斯里蘭卡女性之死促使日本改惡「入管法」修正案遭廢案(2021.8.10 最後更新)

上個月 19號,在野黨聯盟成功擋下簡稱「入管法」的《出入国管理及び難民認定法》修正案。

日本的「入管法」長年以來便飽受人權團體的批評,這次原訂提出的「入管法」修正案,更是朝向「改惡」的方向修法,讓在野黨聯盟從提案之初便強力抵制。但這次的「入管法」修惡,之所以遭到大批民眾抵制,背後則和一名來自斯里南卡的女性桑達馬利(Ratnayake Liyanage Wishma Sandamali、ウィシュマ・サンダマリ)之死有關。

攝影記者林典子在「入管法」修正案遭駁回後,在個人推特上公開了之前為了桑達馬利的案子幫《紐約時報》拍的照片(《紐約時報》報導連結)。

客死異鄉的斯里蘭卡年輕女性

斯里蘭卡出身的桑達馬利想去日本教英文,她在 2017年的時候以留學生的身份來到日本,打算先在語言學校邊學日文,邊找在日本教英文的工作。然而,桑達馬利在日本語學校就讀期間,因為沒有繳清學費,也沒有按時上課,所以學校將她除籍,她的在留資格(留學簽證)也因此失效了。

根據桑達馬利的朋友和鄰居說法,她當時和同為斯里蘭卡籍的男友同居,在家裡遭到同居人家暴,沒有辦法離開這個恐怖情人。

遠離恐怖情人家暴

直到去(2020)年 8月,桑達馬利終於受不了同居人的家暴,鼓起勇氣前去靜岡縣警局報案。但因為桑達馬利的在留資格早已失效,成為逾期居留的外國人,所以馬上被遣送到名古屋的出入國管理收容所(日文:入管収容施設,簡稱「入管施設」),那一天是 8月20日。

等待遣返時遭恐嚇,希望能留在日本

最初,桑達馬利是想回斯里蘭卡的。但因為疫情的關係,日本飛斯里蘭卡的定期航班遭取消,出入國在留管理局想讓桑達馬利搭加開的航班回斯里蘭卡,卻因金錢方面的考量,桑達馬利不得不暫時繼續被收治在名古屋的出入國管理收容所。

就在等待航班的同時,桑達馬利收到了來自那位恐怖情人的恐嚇信,對方在信中威脅桑達馬利說,只要桑達馬利敢回到斯里蘭卡,他就會找斯里蘭卡的友人給她眼色瞧瞧。收到恐嚇信的桑達馬利嚇得不敢回斯里蘭卡,改口和出入國在留管理局說,她想要繼續留在日本。

5個月後身體出現異狀

今年 1月,桑達馬利的身體狀況欠佳,覺得噁心想吐,沒有辦法吃飯,身體也虛弱到根本沒有辦法走路。當時(2月5日),醫生來到入管設施幫桑達馬利做血液和尿液檢查時,初步研判是食道炎,建議送醫就診,並提及「如果沒有辦法服藥的話,建議住院打點滴」。

聲援團體希望能替桑達馬利申請保外就醫,但一直遭到出入國管理局駁回。取而代之的是,出入國管理局以「確認身體狀況(容態観察)」為由,在桑達馬利的房間加裝監視器,監視桑達馬利的一舉一動。

在出入國管理收容所半年離開人世

3月3日,聲援團體來探望桑達馬利時,發現桑達馬利狀況急速惡化,桑達馬利也在隔天緊急送醫。當時醫生在病歷上寫到:「如果可以假釋(仮放免)她的話,病情應該能變好。為了患者,這應該是最好的處置方式,但該怎麼做才好呢?」

最後,桑達馬利就這樣在 3月6日下午 3點半左右死於名古屋出入國管理局的這間房間裡。從她被關進名古屋出入國管理收容所到離開人世,只比半年多一點時間。

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下一節:長年備受爭議的「入管法」

點選下列各節大標的文字超連結,即可快速跳至各節內容
客死異鄉的斯里蘭卡年輕女性長年備受爭議的「入管法」沒有改善只有改惡的「入管法」修正案桑達馬利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