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遇立憲民主黨大阪參議員候選人龜石倫子與「夫婦別姓」青野慶久本尊

去年 11月的台灣九合一地方選舉綁公投期間,我曾經以地方議員候選人助理的身分,幾乎是跟好跟滿了整場選戰。可能也因為這段經驗,讓我現在對於政治、選舉相關的新聞很敏感。或應該說,從 2015–2016年交換留學期間,就有在追日本選舉動向,林林總總也寫了不少篇和日本選舉相關的文章,最大的差別應該是現在知道要怎麼觀察候選人本人和民眾的互動,還有候選人團隊的運作模式吧。

*截至目前為止,寫過和日本選舉有關的文章列表:
・2016/8/15,《七月號:2016日本參議員選舉
・2017/11/9,《只讓選民感到疲倦的日本眾議院提前改選
・2019/1/18,《沖繩下個月辦地方公投,三成縣民投票權「被取消」
・2019/3/21,《知事、市長雙請辭再互換,2019大阪雙首長選舉提前開跑
・2019/3/26,《新法上路後首次試水溫,淺談日本「候選人男女平等法」
・2019/7/8,《山本太郎與他的粉紅朋友,日本網路聲量最強政治團體「令和新選組」

今天中午和先前合作過的新創老闆在梅田碰面,一起吃完飯後時間還很早,不想要這麼早回家,便決定找個咖啡廳坐著看書,自己覺得這樣效率比較高一些。16:30正好書看到一個段落,點開手機滑一下Facebook,赫然發現龜石倫子和青野慶久將在 10分鐘後,在梅田Yodobashi前街講。

是龜石倫子和青野慶久合體耶!!!我上次已經碰過龜石倫子一次了,但還沒見過青野慶久本尊,而且我剛好就在梅田茶屋町,當下馬上收拾東西、把剛好喝完的飲料拿去回收台放著,直接往Yodobashi的方向走過去,應該剛好 16:40。這一切正如同計算般,走到Yodobashi看到青野慶久已經在現場,而龜石倫子則剛從宣傳車上走下來。

我和龜石倫子、青野慶久的連結

對於龜石倫子和青野慶久這兩個人,我有著很特別的情感(?)

先說青野慶久好了,會知道青野慶久完全是因為「選擇性夫妻別姓」(選択的夫婦別姓),覺得這個男的很不簡單,婚後是男方改掉戶籍上的姓氏,要打破這種不成文的傳統(或許還要先過老爸老媽那一關?)真的是很猛。再加上他本身在業界就有一定知名度,由青野慶久作為「選擇性夫妻別姓」的代言人,真的是大大打臉那些在台上說什麼「夫妻別姓又不能拚經濟」、「夫妻同姓才不是什麼男女平權的絆腳石」的政客(對,我就是在講安倍晉三,他最近又說了類似的話)。

關於青野慶久和「選擇性夫妻別姓」,請參考舊文《受夠婚後要改姓,日本「選擇性夫妻別姓」持續抗爭中》。

而且青野慶久是Cybozu(サイボウズ)社長,是阪大校友。我之前上過一堂課(阪大外文系的中文初階班,不要問我為什麼會和日本人一起上中文課,解釋完都可以再開一篇文章了),當時上課和課後練習都是使用Cybozu的聊天室功能和教授互動,只知道Cybozu社長就是阪大畢業生,直到「選擇性夫妻別姓」浮上檯面,Cybozu一詞再度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才驚覺天啊就是他!「選擇性夫妻別姓」浮上檯面的時間點,正好和Cybozu準備收掉聊天室功能的時間點重疊,所以我有一段時間真的是一直看到Cybozu一詞(系統一直寄信提醒我要快點打包聊天室的內容,不然就會消失囉)

至於龜石倫子,其實是因為我曾經寫過日本刺青裁判的文章。簡單來說就是我之前&現在居住的大阪府吹田市,一名刺青師增田太輝因為在藥局買了醫療用的消毒劑,結果警方帶著法院命令突擊檢查增田太輝的店,問他有沒有醫師執照,沒有醫生執照的話就不能幫客人刺青(關於這起事件,細節可以參考【地球圖輯隊】的文章)。

因為這起事件,我追蹤了Save Tattooing in Japan這個粉專。然後某一天突然從這個粉專得知,協助打贏這場訴訟的律師要參選,希望大家幫忙按這名律師的候選人粉絲專頁讚,也呼籲大家支持這名律師:龜石倫子。

政治小出櫃:就是個安倍黑

基本上我就是一個安倍黑,最討厭安倍政權(以及在他領導下的自民黨),在政治立場上和立憲民主黨理念最相近。說白一點就是立憲民主黨支持者,然後痛恨安倍政權的概念(我應該沒有說過安倍晉三的好話,我寫的文章基本上都是各種黑特,把安倍各種黑黑髒髒的一面寫出來給台灣的讀者看),但作為一個老外,我其實也沒有想要參與日本政治的意思,就單純保持著一個「希望立憲民主黨可以撐下去啊啊啊啊」的心情,關注立憲民主黨的動向這樣。然後偶爾寫一寫和立憲民主黨有關的文章,畢竟立憲民主黨的理念和價值,和台灣所謂的第三勢力很相近,可以獲得台灣讀者的共鳴。但寫這些文章並不代表我對於日本政治很樂觀,有些真的只是流於形式和口號,用來加溫同溫層用的,在實務面上日本政治現在就是自民黨一黨獨大,屹立不搖的狀態。

關於我個人的背景大概就介紹到這邊XD 總之我只是想說,我在龜石倫子確定要代表立憲民主黨出來選參議員時,就在觀察龜石倫子(還有京都選區的增原裕子)和立憲民主黨的動向了。

這好像是龜石倫子和增原裕子宣布參選後,首度同台的活動照,地點就在京都阪急河原町車站的那個個路口。

當初會寫《新法上路後首次試水溫,淺談日本「候選人男女平等法」》這一篇,也是因為龜石倫子、增原裕子和立憲民主黨,雖然我到現在都還沒有真的為龜石倫子、增原裕子寫過專文(文章一直躺在草稿匣裡),可能開票結束後再說吧⋯⋯

這不是第一次在路上巧遇本人

拉拉雜雜的說了一堆,這不是我第一次巧遇龜石倫子。第一次見到本尊是在 6月8號,那一天也是無預警在路上遇到掃街拜票的龜石倫子和立憲民主黨現任議員的蓮舫、辻元清美。那天我的臉書貼文是這樣寫的:

me剛剛在上遇到掃街拜票的亀石倫子(還有蓮舫、辻元清美)迷妹模式開啟
還和辻元清美、亀石倫子握手(是辻元清美主動和我握手的,還握了兩次xD 握完之後她趕快叫亀石倫子和我握手xDDD 妙的是她不是叫名字而是叫「候選人快過來」)

由於是第一次和日本的候選人握手(我的手不隨便給人家握的)不知道是日本都這樣or是女候選人/政客的關係,她們握手不像台灣會出一點力握下去,也只會出單一隻手而不是兩手握

作為一個以握力來說沒什麼力的我來說,沒有想到我比候選人握得還要大力

覺得本日功德圓滿

我旁邊剛好有一對年輕情侶,女生和我一樣看到她們(我是不知道她是誰的粉絲啦)瞬間開小花,和男友說等一下她要拍照(和我舉動一樣的概念)之後辻元清美和她握到手時好像還對這女生有點印象

重點,看到身邊這個女生and隊伍後面跟著發傳單的成員年輕和中年各半,覺得大阪還有點救。拜託大阪這席一定要讓亀石倫子拿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蓮舫、辻元清美和龜石倫子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在日本最長商店街:天神橋筋商店街掃街。

說也奇怪,我除了龜石倫子之外,不曾在路上近距離遇過其他參議員候選人,這大概就是命中注定的概念也說不定。


龜石倫子和青野慶久緊急合體

回到正題(?)今天在梅田Yodobashi算是第一次親口聽龜石倫子現場短講。龜石倫子和青野慶久合體街講的消息真的滿晚才出來的,16:40街講,Facebook貼文下午才出來,宣傳時間完全不夠,基本上應該很少人(除了像我這種剛好就在附近閒晃的人)能因為事前看到網路宣傳而趕到現場。

https://www.facebook.com/kameishimichiko/posts/339271923679593:0

我在現場的觀察也是如此,我大概算 16:40準時到現場,當時在現場等待的人數扣掉工作人員,大概只有十人左右,有些人還有配戴記者識別證,或拿著筆記本抄筆記(應該也是政治相關的工作者)。不過因為地點選在梅田Yodobashi,本身就是人來人往人潮很多的兵家必爭之地,看到龜石倫子或青野慶久本尊而駐足(有聽演講,留到最後聽完龜石倫子短講的人)的觀眾人數約 40人吧我想。因為還要留空間給行人通過,實際上可以站著聽短講的空間很少。

比較早到場的青野慶久和辻元清美。

候選人本人(龜石倫子)到了。

由左而右:福山哲朗、龜石倫子、青野慶久和辻元清美。右下角身穿黑色POLO衫的是記者。

據說這是青野慶久首度站台,然後這個約好像是龜石倫子昨天突然密青野慶久,剛好青野慶久今天要來大阪出差,隨口就答應幫忙站台。龜石倫子說,在他們來到梅田Yodabashi之前,青野慶久有幫忙介紹一些IT產業界的人,強調青野慶久有人脈,也很願意幫忙。

青野慶久在街講後發的推文,也提到這是自己第一次幫忙站台。

其實在這次站台之前,青野慶久就有應龜石倫子邀請,以對談的方式出了一篇推薦稿。

其實青野慶久還滿會街講的,真性情流露,而且說話中還會帶點搞笑,這很大阪很可以。

青野慶久在退場時的話很新時代男子風範(?),他說要趕八點到家做家事,所以要先告辭趕搭新幹線回東京了XD

福山哲朗的短講時間。

福山哲朗的街講內容,基本上就是繞著自民黨政權已經夠了(做夠久、議會比例也夠多了),該讓議會改朝換代讓新人進去這樣。

老實說我不太懂,在時間分配上為什麼現任議員要講這麼久,而不是讓候選人本人多講一點,讓候選人自己自我介紹、重複多講幾次不是很好嗎。可能是要發揮母雞帶小雞、老鳥帶菜鳥的功效吧,但我今天的目的就是要聽龜石倫子和青野慶久街講啊,這時間比例分配不對啊。

我最喜歡看助理(或志工)發傳單了,這個人很會發,滿分一百分。是說他們的工作人員全部都穿藍白格襯衫配淺白色下半身,很一致。就連辻元清美都有特別在胸前圍上藏青色和白色格子的領巾,製造整體感。但我不解的是,為什麼要印藍白格的關東旗,還印了兩面,上面連個字啊什麼都沒有,推測可能和法規有關,因為有印候選人姓名和照片的關東旗,右下角都有貼參議院候選人選舉用的印記。

刑事律師經驗奠定人脈

比起其他新人(候選人),我認為龜石倫子的優勢就是她的律師身份,以及打訴訟累積的人脈。龜石倫子最知名的三場勝訴,分別是noon俱樂部訴訟、警方沒有搜索票就擅自在竊盜集團嫌犯車上安裝GPS的「GPS搜查訴訟」和刺青訴訟,這三個都是發生在大阪「看似沒有勝算」的刑事訴訟。

即使是竊盜集團,警方也不能無故偷裝GPS

先說GPS搜查訴訟,事件背景是龜石倫子有接公設辯護律師的案子,GPS訴訟的嫌犯有認罪,但在和龜石倫子自白案發過程的時候,脫口而出自己的車子好像被裝GPS,才讓「警方沒有搜索票就偷裝GPS」事件爆了出來(詳細經過可以參考龜石倫子最近新出的書《刑事辯護人》)。這起GPS訴訟是讓龜石倫子成名(至少小有名氣)的關鍵。

任何人都有職業選擇的自由

至於noon俱樂部訴訟(昭和 23年(1948)的《風俗營業法》規定,提供餐飲又能讓客人跳舞的聲色場所,需要公安同意才可以開業。這條舊法到了平成 22年(2010),警方將《風俗營業法》適用範圍擴大到俱樂部club加強取締)和刺青訴訟,則是兩起都發生在大阪,屬於警方刻意用過時舊法,來取締和主流社會(同時也和龜石倫子本身風格很不搭嘎)不同的次文化。

不管是俱樂部也好,刺青也罷,龜石倫子自己也說這兩個地方都是她接下案件之前不會去的場所,但自己不會去俱樂部或刺青店,不代表這些人沒有職業選擇的自由,這是我認為龜石倫子很了不起的地方。

俱樂部和刺青界情義相挺

龜石倫子不只成功打贏這兩場訴訟,最重要的是在龜石倫子負責俱樂部和刺青訴訟之前,龜石倫子本人基本上和俱樂部或刺青真的就是零交集,龜石倫子不只幫他們打訴訟,還打贏「大家都覺得沒有勝算」的訴訟。這層關係讓龜石倫子宣布參選後,俱樂部和刺青業界紛紛跳出來全力聲援龜石倫子,提供活動會場,舉辦活動的時候也都會出人力充場面,真的是情義相挺。這是其他候選人絕對沒有的跨界優勢。說不定GPS訴訟,讓龜石倫子在竊盜集團(?)的圈子裡也很有名氣,而偷偷相挺也說不定,只是應該沒有人會大肆宣揚自己是竊盜集團的一份子XD

在龜石倫子短講的時候,福山哲朗和辻元清美會不停和另一側(JR大阪站-阪急梅田站人行空橋)的人潮揮手。這點龜石倫子剛剛就沒有做到,果然薑還是老的辣,懂得把握時機(?)

短講主題:《自由和平等》

龜石倫子在Yodobashi前的短講,主題是《自由和平等》,這應該是龜石倫子最後宣傳期的短講主軸(後述)。雖然講稿內容大同小異,但龜石倫子會隨著場合改變演說順序。

讓所有人都有「選擇的權利」

以Yodobashi前短講為例,龜石倫子先提到自己曾經幫附近的noon俱樂部打贏官司,強調任何人都有「選擇」自己想做的工作的「自由」和權利。接著應該是順著「選擇性夫妻別姓」代表青野慶久特別來聲援的脈絡,提到自己支持「選擇性夫妻別姓」,強調讓「想要夫妻別姓的人有選擇的權利,想要夫妻同姓的人也可以維持現狀」,重點是要讓大家有「選擇的權利」。

「選擇性夫妻別姓」不需要修法,政治家可以馬上做到

我認為龜石倫子的選戰策略上主攻「選擇性夫妻別姓」是好的,相較於京都選區的增原裕子就是以出櫃女同志的身份參選,一定要主打同性婚吸同志選票,龜石倫子作為一個走入婚姻的異性戀女性,主打「選擇性夫妻別姓」立場正中保守派異性戀族群,而且強調「選擇性夫妻別姓」不用修法,只要靠政客的力量修改行政體系的作業程序就可以辦到,還可以再打一波為什麼自己要從刑事辯護律師轉戰政治:就是因為有些事情只有政客才辦得到,律師不一定能改變法律或制度(龜石倫子宣布參選後,在立憲民主黨有出一篇類似自介的文章,講自己為什麼會參選。整個故事真的是非常真誠,真誠到作為一個前政治工作者的我都替她捏一把冷汗,因為有些話其實不應該在眾人面前說出來,特別是選前根本不知道能不能選上的時候,但也因為這樣或許能成功強化出龜石倫子真誠不做作的形象也說不定)。

讓同志有選擇結婚的權利

在「選擇性夫妻別姓」之後,龜石倫子接著才提到同性婚。立憲民主黨基本上可以說是所有政黨當中最挺同志的政黨(立憲民主黨目前就有數名已經出櫃的政客),這個基本盤是一定要守住的。延續俱樂部裁判和「選擇性夫妻別姓」的演講主軸,同性婚這一題龜石倫子也是強調讓同志「有選擇和同性結婚的權利」,「有選擇的權利」是龜石倫子演說中不斷出現的關鍵詞。

「我有一個夢想」

《自由和平等》演說的最後,借用了馬丁路德金恩「我有一個夢想」的句型,表示自己想要改變議會裡面都是身穿黑西裝的老先生,希望讓議會裡有更多穿著色彩繽紛的女議員,改變議會男女比例,並最後說道:「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日本未來能選出一個女總理。」

認真不解這關東旗的排法,遠看只能看到福山哲朗和辻元清美的名字吧,龜石倫子的名字完全被吃掉,還在中間放了兩個藍白格的關東旗,其實這兩支關東旗會完全擋住從JR大阪站-阪急梅田站人行空橋的行人視野,即使候選人站在台上,他們也看不出來在台上的人是誰。還有左右兩側最外側的黃色關東旗我也覺得很莫名,雖然我知道藍黃配色是龜石倫子的主視覺,但在兩側放單側的關東旗沒有識別的效果啊。就算我是知道龜石倫子主視覺顏色的人,我看到這面關東旗不會覺得是龜石倫子啊(也不會覺得是時代力量啦)。

搶救大阪第四席

最後是辻元清美的演說。辻元清美短講的內容沒有特別的重點,辻元清美的角色比較像串場主持人,基本上就是在其他人短講以外的時間,一直拿著麥克風講話,吸引走過路過的民眾注意,不斷提到龜石倫子和青野慶久的名字這樣。但辻元清美的話中有話,如果用台灣人熟悉的詞彙來講的話,辻元清美在演說內容中塞了「搶救第四席」的訊息。

這次大阪選區共要選出 4席參議員,照辻元清美的說法,目前前三名大致確定是誰,就是那些不曉得已經做了幾屆的老議員,其他人就在搶第四席的位置,而龜石倫子要拿下第五名沒有問題,就差那關鍵一腳就能擠進第四席。接著辻元清美講到,這次參議院選舉她「不喊立憲民主黨,不喊黨派」、「希望大家支持的是龜石倫子這個人」,讓這個「清爽的」新人龜石倫子進到參議院。

龜石倫子和民眾互動。

被路人纏住的辻元清美。

接著龜石倫子把麥克風接過去,說自己是個不會讀空氣的人(強調自己的新,是不懂玩弄政治手段的新人),講到自己前一天剛和令和新選組(れいわ新選組)的山本太郎一起在大阪拉票,山本太郎說自己是不會讀空氣的人,龜石倫子覺得自己也是不會讀空氣的同年候選人(龜石倫子和山本太郎同年,今年 45歲)。

但我最驚訝的是,龜石倫子和辻元清美接著說到,自己在路上拉票,路人(基本上是立憲民主黨支持者才會特別去講這個)會抱怨立憲民主黨做得還不夠,為什麼不再加把勁。言下之意就是民眾對於「立憲民主黨」這塊招牌是不滿的,喊了沒有加分效果,所以這次選戰就是主打龜石倫子這個人,而不是立憲民主黨的招牌。

我不確定這樣講是好是壞(老實說我不太清楚日本輿論對於立憲民主黨的態度如何,我的同溫層有點太厚所以看不出來),因為這樣算是暴露自己的缺點,但如果日本輿論現在對於立憲民主黨很反感的話,在短講提到「不分黨派、不管立憲民主黨」、「支持龜石倫子這個人」是對的,但我認真不覺得立憲民主黨的名聲有臭成這樣⋯⋯(可能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吧,但應該沒有到臭掉的程度啊⋯⋯)

目送龜石倫子出場,換福山哲郎手持麥克風沿途重複講龜石倫子的名字,但他們的車子有點開太快,雖然麥克風是真的滿大聲應該是聽得滿清楚的沒錯啦,但車速真的有點太快,能聽到內容的時間變很短。

分兩台車行動,這台車就是一個貨車兼運送工作人員趕去下一個點場佈的概念。覺得有錢真好,可以分兩台車人手還這麼多XDD

你以為這樣就結束嗎XD

聽完短講,也目送龜石倫子和青野慶久離開,覺得本日功德圓滿,搭車回家剛好可以準備晚餐,吃完飯就可以認真寫稿寫作業,所以我基本上就是上個廁所後,直接搭阪急回家。然後在車上心想,應該還要找一天去聽龜石倫子的短講或增原裕子的短講,這樣才有辦法做比較。

BUT!就是這個BUT!!我一出站又看到龜石倫子的旗子!!!

我先愣了一下,想說這是不是立憲民主黨吹田支部的人自主發傳單(我有看到上次地方選舉背著「本人」背帶在車站站整天的候選人,當時我真的是覺得那個人瘋了,他真的站了一整天)但我看到有站台覺得不對,跑去問旁邊的工作人員

我:「等一下龜石倫子本人是不是會來」
工作人員:「對喔,就是等一下」
我:「現在是 18:10,大概是什麼時候開始」
工作人員:「表定是 18:30,現在應該快到了」
我:「我剛剛才在梅田聽完龜石倫子和青野慶久的短講,沒想到回到北千里居然又遇到(街講)!」

當下認真心想,現在到底是誰追著誰跑我已經搞不清楚了(其實根本就沒有誰追誰的問題),所以我又聽了一場,覺得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這就叫做命中注定)。

就是這個人(西岡友和)。我記得我那一天一早出門就看到他一個人站在那邊很尷尬,然後我回到家看到他還是一個人站在車站,真的覺得這個人瘋了,然後我現在才知道他有選上XD

我一出站(阪急北千里)時看到的景象,這怎麼看都是候選人本人會登場才會出現的配置。

梅田vs.北千里

這一次我就有比較認真做筆記了。我認為自己算是非常幸運,因為梅田場和北千里場的性質很不一樣。梅田就是市中心,以台北來說就是台北車站這種人來人往流動率很高,有可能會遇到不是選區選民的民眾,而且年齡層會相對較低一點,大約落在 20–60歲這個區間,又以 30–50歲居多,然後男女比例不會差太多。所以這時候的宣傳重點,主要就是打政黨牌,再加上像龜石倫子剛剛的示範那樣,強調自己和當地的連結(曾經幫就在旁邊的俱樂部打贏官司),這樣就夠了。

但像北千里,就是一個bed town,就是一個只有當地居民才會出沒的車站(註:北千里算是大站,因為北千里是終點站,會在這站下車的人,除了是走路就會到的範圍,還有會在這裡轉公車的人潮)所以會出現在北千里這場的人,一定是選民(北千里剛好是吹田市和箕面市的交界,但都屬於大阪選區的範疇)。再來,這場短講沒有公告在社群網站上(我確定 12號星期五一整天的行程,除了和青野慶久即將在幾個小時後合體的PO文外,沒有預告當天其他的短講行程,就連和青野慶久即將在幾個小時後合體的PO文裡面,也沒有提到其他場次)所以能提前知道、特別跑來車站看本尊的人,一定是立憲民主黨內部的人或死忠支持者,這是兩場最大的不同。

捕捉到龜石倫子下車的瞬間。

下車後立刻和支持者打招呼。

距離表定 18:30還有一小段時間,在旁邊standby。是說我記得我以前雖然會排行程表,但是沒有辦法排到這麼細,表定幾點幾分要到哪裡,基本上都會因為各種因素一場比一場更晚到。這點我滿佩服他們(日本or立憲民主黨)是怎麼做到的,果然有組織有人力有經驗就是不一樣。

雖然我說這場有比較認真做筆記,但我還是沒有記福元哲朗說了什麼XD

梅田場和北千里場還有一個很大的差別,就在於梅田場是由辻元清美擔任麥克風手,不停地串場講話,吸引民眾注意。雖然我一開始是覺得這滿怪的,在台灣應該不會讓黨內大咖做這種事,而是有單獨的麥克風手(可能是黨部內比較偏後勤的工作人員擔綱),但這麼做也有優點,因為民眾比較認識黨內大咖,比較能吸引走過路過的民眾注意。

至於北千里場,司儀兼麥克風手的角色,就是由我剛剛說 4月地方選舉時,一個人在車站前站了一整天的那個候選人(西岡友和)擔任。如此一來可以強化和地方的連結(是選區裡選出來的市議員),再來是西岡友和屬於新生代(立憲民主黨吹田支部青年部的成員),他本人的特質可能就很擅於炒熱氣氛(雖然我對他的第一印象並不是這樣)至少可以感覺得出他作為「年輕的」市議員,真的是拼死拼活的一直想要帶動現場氣氛。

我從上次地方選舉就覺得,候選人為什麼要站在圓環車道內環講話,這樣根本看不清楚本人長怎樣。然後西岡友和雖然講起話來很熱情很有活力,但是語速偏快,以政黨宣傳來說速度應該要再慢一點,然後把一句話切得更短。

拚死拚活開場的西岡友和(右二)。我後來才知道右一也是立憲民主黨推派的吹田市議員(有選上),對他沒什麼印象。

福元哲朗沒有做出效果

福元哲朗短講的內容其實和梅田場沒有差太多,主要就是在講自民黨已經做夠久了,該換人做了,然後大阪維新之會在大阪執政(做了很多事,有不少好的政績,但有時候就是會做太多,超出界線)但就讓他們專心市政,至少讓參議員這個席次,不要再被維新之會拿下,換龜石倫子上場。

福元哲朗刻意用了幾句剛剛在梅田講出來時民眾會有反應的句子,「自民党もういっぱい」(自民黨已經多到令人很反胃,大概是這個意思),但在北千里場就沒有做出類似的效果。反之,可能是因為北千里這場本身就是立憲民主黨的支持者才會來聽,而且年齡層偏高,平均年齡乍看之下大概 60歲左右,但也有幾個和我年紀差不多的年輕人,推測應該是下課準備搭車回家的阪大生。人數在 60–80人左右,男性偏多,但女性可以佔到 3–4成,而且是對於政治比較有興趣的女性(會隨著短講內容作出反應)。

雖然沒有記太多福山哲朗的短講內容,但照片倒是拍了不少,只覺得他到底是要講多久有點膩了XD

針對北千里民眾屬性修改短講內容

值得注意的是,在福元哲朗演說的過程中,可以感覺得出反安倍、反自民黨的民眾較多,可能也因為是立憲民主黨支持者的緣故,其實福元哲朗不需要說出「自民党もういっぱい」這種可以逗觀眾的梗,平鋪直述在講安倍政權現在做了哪些事,就可以聽到噓自民黨或安倍晉三的聲音。

或許是抓到這個關鍵,辻元清美的演說內容和梅田場很不一樣,基本上是完全不一樣。

作為一個當年就是在大阪選區以新人、女性之姿選上議員的辻元清美,一開始就先講自己當初參選的經驗,如何在執政聯盟自民黨和公明黨都有推人的狀況下,以新人之姿在隔壁的大阪府高槻市地方票倉拿好拿滿,贏得席次。接著強調龜石倫子現在就和當時的自己一樣,龜石倫子是新人,如果讓龜石倫子選上,她當完這一屆就不當了(希望是我聽錯⋯⋯畢竟龜石倫子選的是參議員,但辻元清美是眾議員啊)。

年金改革是為了下一代

接著辻元清美開始談年金,日本年金問題是這次參議員選舉的主軸議題之一(這次的議題大概就是年金、選擇性夫妻別姓和消費稅,有些人會將同性婚也納入其中,但熱度沒有前三個強)。北千里的聽眾年齡層偏高(北千里的人口組成本來就是如此,背景可以參考舊文《享譽國際的千里新市鎮,回顧日本公營住宅「團地」歷史》),所以辻元清美在這裡談年金問題,最能打中中高齡的痛點,畢竟這次年金紛爭就是執政的自民黨說出「大家的退休生活如果沒有存夠 2,000萬,但靠年金是沒有辦法活的喔」,這對於即將步入退休生活,或剛開始退休養老生活的人來說最有感。

辻元清美的做法,是強調「年金改革是為了下一代」。畢竟底下聽眾的年齡層比辻元清美還要大,所以辻元清美強調「年金改革是為了下一代」,就可以把她自己、龜石倫子納入這個議題裡面,強調自己雖然並不是切身體會年金之痛的一群,但現在不做年金改革,年輕一輩已經放棄靠年金養老了,現在不改,就永遠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順著民眾反映狂嗆安倍和自民黨

此時台下的人開始嗆安倍和自民黨,「安倍あかん」、「自民党あかん」。順著這個趨勢,辻元清美開始打選情告急,說龜石倫子現在排在第五,要搶關鍵第四席。同樣的隱喻辻元清美在剛才的梅田場也有說,但接下來的強度不一樣,辻元清美順著民眾反應(此時台下不時會傳出嗆安倍或自民黨的噓聲),開始嗆自民黨推出的那個參議員候選人當多久了,那個名字已經多舊了,自民黨都沒有要推新人的意思。接著繼續嗆執政聯盟的自民黨和公明黨(公明黨的創價學會在附近有基地,在北千里前一站的山田附近有一個集會據點),只要辻元清美一嗆自民黨和公明黨,台下反應就會很熱烈,這場完完全全就是立憲民主黨的場子,票倉要顧好顧滿。

不敢招惹大阪維新之會,吸引中間選民選票

接著台下傳出了「維新もあかん」(大阪維新之會也不行)的聲音(關於大阪維新之會的介紹,可以參考舊文《知事、市長雙請辭再互換,2019大阪雙首長選舉提前開跑》)。

辻元清美這次的態度變得很保守,她還特別轉向面對在公車站等車的大阪維新之會支持者喊話,強調她沒有要反大阪維新之會的意思(這時候就做出了區隔,大阪維新之會在大阪的勢力還是很強,沒有必要去樹敵,所以這次立憲民主黨的作戰策略就是避談大阪維新之會的市政,希望可以吸引到中間選民的選票,市政支持大阪維新之會沒關係,但參議員支持龜石倫子就對了)。

薑真的是老的辣,辻元清美圓場做得很漂亮。她接下來拿出手機,呼籲大家回家之後打開電話簿,從あ行(日文排序的第一個字母)開始一個號碼一個號碼開始打,不管對方的政治立場為何,這次參議員選舉不分黨派,支持刑事辯護律師龜石倫子這個人就對了,「我就是靠這個方法當選的」。然後辻元清美又提到了公明黨和創價學會一次,說自己很尊敬公明黨或創價學會的成員很團結,都會互相打電話催票,所以大家回去一定要拿出手機從あ行開始一個一個打喔。

從日常生活最有感的錢談起

福山哲朗和辻元清美兩個大老短講完,才換龜石倫子。此時龜石倫子也順著辻元清美的脈絡,辻元清美先講年金問題,龜石倫子則是談工資過低、過勞死和消費稅,這些都和錢有關。

龜石倫子認為,現在工資過低,大家拚死拚活工作,最後換來的卻是過勞死,這一定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所以她主張要將最低薪資(不分地區)提高到時薪 1,500日圓。雖然這對於中小企業來說是一大負擔,但這和財政分配有關。現在日本有各種稅,政府還說什麼接下來消費稅要提升到 10%,新增的稅收要用在社會福利上,龜石倫子認為政府根本把先後次序搞錯,大家根本不缺社會福利,提高消費稅最痛的是百姓日常生活的錢包,如果要提升社會福利,應該是從企業增稅下手,不是和百姓要錢,再把錢換個名義發給大家。

回到《自由和平等》最後宣傳期講稿

講完錢的事,龜石倫子才回到《自由和平等》這組講稿,這組講稿的三大重點和排序和剛才的梅田場一樣,先講選擇性夫妻別姓,再談同性婚,最後是想要改變現在議會裡都是一群身穿黑色西裝的老男人,「我有一個夢想,要讓穿著彩色衣服的女性進國會,選出一個女總理」。

預設民眾不知道青野慶久和「選擇性夫妻別姓」

可能是認為北千里的民眾年齡層偏高,對於「選擇性夫妻別姓」和同婚這些進步議題的認識度不夠,龜石倫子是從介紹青野慶久這個人是誰開始談起,說剛才青野慶久陪她在梅田街講,預設多數民眾不認識IT企業大老闆青野慶久。

龜石倫子介紹青野慶久的方式,是從青野慶久做為一個生理男性,卻選擇婚後改成和妻子一樣的姓氏開始,接著介紹「選擇性夫妻別姓」的概念是什麼,強調走過明治、昭和、平成來到令和,令和是多元的時代,生活方式很多元,大家都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但現行的法律還是明治時期設計的法律,跟不上時代潮流。龜石倫子接著談到「選擇性夫婦別姓」可以從政治(行政層面)下手,不需要修改法律,就能讓大家「有選擇的自由」,選擇要夫妻別姓或同姓的自由,這麼做不會影響到想要維持夫妻同姓的人。

談到同婚完全沒反應

接著談到同性婚。龜石倫子介紹日本現在各地都在打同性婚的裁判,讓想要同性婚的人也可以結婚,提供大家多一個(可以同婚)的選項,而這麼做不會影響到現在的人。但現場完全沒有反應,沒有人說話或是像剛才那樣有人會嗆執政黨,就是一片靜默⋯⋯

一片靜默有兩種可能性,一個是民眾覺得很無感,這是別人家的事和自己沒有關係。另一種靜默是不支持、反對同婚,但沒有說出口。

不爽被當成洋娃娃,這根本就是性別歧視

《自由和平等》的第三部分的起手式基本上沒有變,現在議會都是身穿黑色的老男人,這樣的議會需要改變,讓穿著彩色衣服的女生進國會,「我有一個夢想是要選出女總理」。

龜石倫子接著說道,她剛投入選舉開始跑地方的時候,常被嗆站在台上像個洋娃娃,她說自己作為一個刑事律師,聽到別人說自己像個洋娃娃真的會氣死。龜石倫子說她希望大家看見她的內在,認識她是一個怎麼樣的人,而不是只看外表把她當成一個洋娃娃(也就是中文的花瓶)。

這個身穿粉紅色上衣的小弟弟應該是西岡友和(右三)的兒子。他會一直跑到前面和候選人揮手,吸引候選人的注意。但我認為他最想吸引到的是他老爸的注意,因為比起候選人也和他揮手,他更在意老爸有沒有看到他很認真的在學和大家打招呼,當他老爸要他稍微離遠一點不要打擾到他工作時,小弟弟表情超失落。

烏龜輸在起跑點又怎樣

龜石倫子接下來的內容我滿意外的XD

龜石倫子姓龜石,有個龜,所以她的競選海報上有一個小小的烏龜當作識別。我個人對於這個烏龜沒有想太多,就是她的姓氏這樣。早前在梅田街講的時候,我有觀察到辻元清美特別把青野慶久叫去看龜石倫子的競選海報,當時直覺是有什麼問題。從龜石倫子接下來的短講內容,我得到了答案:

有民眾反應在競選海報上印了一隻烏龜很不吉利,因為龜兔賽跑的烏龜輸在起跑點。

龜石倫子說,她就姓龜石,她也覺得自己和烏龜很像,雖然民眾都說烏龜會被兔子超越,但龜石倫子覺得自己一直以來就和烏龜很有緣,也和烏龜很像。35歲才當上律師,40歲打贏GPS裁判成名,這個速度以律師來說太慢,但自己就像烏龜一樣以自己的速度和方式一步一腳印的走,「自己是不會讀空氣的人」,希望大家可以支持這樣的龜石倫子。

我覺得總結得不錯。

龜石倫子短講完,就趕去下一場,留下兩個吹田市議員在現場,我覺得頗尷尬XD

雖然龜石倫子短講完就趕去下一場(後來和Facebook發現,原來是在隔壁的豐中有簽書會,150人的會場擠了 250人,盛況空前)留下兩個今年 4月剛檔選的立憲民主黨吹田市議員,我覺得頗尷尬。

但驚喜還在後頭,後方突然冒出了立憲民主黨的宣傳車,想說這是不是龜石倫子離開前要再和民眾揮手致意這樣,但又覺得這台宣傳車和剛才那台不同,上面不是印龜石倫子的名字,而是立憲民主黨,想說他們到底是有多少台車交替使用XD

結果當這台車靠近時,裡面坐的是立憲民主黨的尾辻かな子XDDD

這是什麼巧合還是驚喜橋段,重點是才台上炒熱氣氛的西岡友和完全沒有注意到這個插曲,然後立憲民主黨的宣傳車就這樣開了過去沒有特別停下來(下車)或繞回來和大家打招呼XDDDD

當時坐在副駕駛座(前排左側)的就是尾辻かな子,可惜我沒有拍到她的正面。

以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