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健檢要脫光上半身?到底日本健檢出了什麼問題

今天下午,《京都新聞》發了一篇新聞(分上下篇)談讀者來信。有不少讀者和《京都新聞》反應,自己家裡就讀國小或國中的女兒,在學校健檢的時候被醫生要求 #脫內衣。

在進入今天的正文之前,我想要先和大家說,其實這個狀況不是只會發生在學校健檢。前幾天,我才從同樣住大阪的台灣人口中聽到,她接受職場統一健檢時也被硬脫內衣,整個胸部被男醫生看光光。

到底日本的健檢出了什麼問題?

不敢反抗老師,只好不情願地脫上衣

22號《京都新聞》在報導中表示,有一名住在宮津市的讀者反應,小學五年級的女兒在學校健檢的時候被要求上半身要脫光,女兒因為不敢反抗老師,所以還是把衣服脫了,但整個過程覺得很不舒服。這名家長認為,現在這個時代如果學校發生偷拍或是性騷擾都會變成問題,聽到孩子說因為不敢反抗老師所以還是把衣服脫了,作為家長聽到孩子這麼說真的會很擔憂。

另一名住在京都市南區,有 2個女兒正就讀國中的家長表示,自己已經多次和京都市教育委員會抗議過,明明有些學校就可以讓孩子穿著內衣健檢,為什麼自己孩子的學校卻偏偏要求孩子一定要把內衣脫掉?這個家長也是聽孩子說,自己雖然覺得要脫內衣很怪,但在當下那個場合不得不聽從指令跟著脫。

教育委員會:要求學生脫光時會用浴巾遮好

《京都新聞》接著採訪京都市教育委員會(相當於地方政府教育局)。京都市教育委員會表示,他們已和京都市學校醫會達成協議,需要學生脫光上半身的內科檢診和脊椎檢查,必須要顧及學生隱私。京都市教育委員會強調,健診時需要學生脫光上半身,都是為了診察時「不要漏看」,縱使要學生脫光上半身,也一定會用浴巾遮好。

但實務上,學校健檢時到底要不要脫光上半身,其實可以由各校做最後判斷——京都市教育委員會表示,部分學校健檢時沒有要求學生脫光上半身,是該校獨自的判斷。

也正因為各校做法不一,有些學校跟從京都市教育委員會指示,要求學生脫掉上半身,有些學校「獨自判斷」不用這麼做,反而讓學生和學生家長無所適從。

為什麼健檢時一定要脫衣?

《京都新聞》接著訪問了幾位「專家」,將這個議題整理成 4個Q&A懶人包。

首先,學校依據《学校保健安全法》每年必須要定期實施健檢。健檢內容包括確認脊椎、皮膚有沒有異常,或是看看學生的營養狀態。這部分都是視診,如果校醫覺得看起來怪怪的,會在要求學生去做進一步的檢查。

所以為什麼一定要學生在學校健檢時把上半身脫光呢?京都市學校醫會的說法是,從脊椎檢查專家的觀點來看,脫光才不會漏看學生有沒有受虐或是自殘的現象。

就學校檢查是否需要脫衣的這件事情,文部科學省的觀點是「檢查必須要留意學生的發育狀況,只讓孩子露出必要的肌膚範圍」。但就健診的方法,則需要校方、校醫和家長,三方取得共識。

如果堅持要學生脫光,就必須要出來給個交代

對此,熟悉青少年心理狀態的精神科醫生認為,青春期的孩子因為身體的變化,會特別在意外在眼光,所以反對學校健檢時要求所有學生脫衣服。至於醫療倫理的專家則認為,文部科學省應該要和醫師協會之類的機構達成協議,制定一套具體的健檢指南,如果認為學生一定要脫光才不會「漏看」,就必須要提出有科學根據的說法。


以上是《京都新聞》的報導內容。

這篇新聞看下來,大家都會把重點擺在「應不應該讓發育階段的女生健檢時脫光上半身」,接著開始思考孩子進到青春期,特別是女生胸部開始發育之後,好像就不太適合「脫光」。

但是,就如同這篇貼文最一開始提到的,我最近才從同樣住在大阪的台灣女生口中得知,她跟著公司去健檢的時候,被被硬脫內衣,整個胸部被男醫師看光光。當時她就和我說,她覺得我應該要把這件事情寫出來,讓更多在日台灣人注意到這件事情。

我的這位友人,她已經奔三了,不是什麼發育階段的學生。而且,這個堅持說健檢時要脫光上半身才不會「漏看」的醫師,給出來的理由,和《京都新聞》報導寫到的內容完全不一樣。

以下內容有徵得該位友人的同意後才貼出來


剛好遇到會「被掀衣」的醫生

這位友人去公司安排做員工健檢的醫院做健檢時,護士會把女生的上衣和內衣直接掀開來,讓男醫生在「看得到整個胸部」的狀態下聽診。健檢結束後,友人和公司內部其他女同仁討論,才發現不是所有人都「被掀開」,而且大家聽到這個經驗都覺得非常奇怪。

友人和公司反應後,公司再和這間醫院反應。醫院給的理由是:

  1. 聽診時,要把衣服和內衣全部解掉,不然聽診器會收到雜音
  2. 健檢要看胸部的顏色來確認病狀,所以看胸部很正常

這理由是不是和上面京都市醫師會給的理由完全不一樣

如果用聽診器聽診要脫光那我這麼多年聽診沒被脱內衣是⋯⋯?

這位友人認為,其他醫生都很正常地只是把手伸進去衣服裡面用聽診器聽,就只有這個醫生說什麼要把上半身全部露出來才行,所以其他的醫生沒有「看胸部」是在偷懶嗎?還有,胸部用看得是能看出什麼病狀啦?要看的話每天洗澡都會看到自己的胸部啦是能看出什麼異狀(這真的很荒謬)

所以這位友人還在據理力爭中。

院方只強調脫掉內衣是「正當的醫療行為」

然後我剛看了一下這間醫院委託律師發的信函(這封信還是發給友人的公司社長,不是發給當事人),信裡面就維持一貫的立場,說什麼女生被檢查的時候現場一定會有女護士在啊,脫掉內衣是「正當的醫療行為」,因為聽診的時候內衣的布料,或是有些女生乳房組織比較厚,這都會造成聽診時出現雜音。在這封信中,只有強調脫掉內衣是「正當的醫療行為」,避而不談友人最在意的「胸部被看到」這件事。

我到底是看了什麼?胸罩不會把胸部完全包覆,你是不會把聽診器擺在沒有被布料包覆的地方喔~

還有,胸部大錯了嗎?乳房組織很厚的人脫掉內衣不會變比較薄啦GANG

那一天聽完友人的故事,就有在想是不是可以就這個問題寫一篇文章。但是新聞或是網路上相關的討論比較少,怎麼查都是在討論學校健檢的事情,不然就是另一起今年 7月13日二審逆轉有罪的訴訟案(當事人控告醫生在動完乳腺手術之後舔她的左乳頭),比較少「出社會之後」的健檢狀況。

比起漏聽、漏看,更容易被罵「變態醫師」

五本木clinic院長桑満おさむ在自家網站上寫道,有一個只有醫生才能看的m3.com網站上,醫生們針對「聽診時到底該不該要女患者脫內衣」熱烈地討論著。

桑満おさむ表示,要求患者聽診時脫內衣,在醫學上是正確的,但如果只是要聽心音的話,其實讓患者穿著內衣也是可以做診斷。現在在診察時要求患者脫掉內衣,被患者罵「變態醫師」的可能性應該比起「漏聽」「漏看」的機率還要高。

桑満おさむ總結道,在他們家的醫院基本上聽診時不會要求患者要脫內衣,但如果是要找他做豐胸手術的話當然還是要脫下(笑)

2020.11.24 後續更新:

關於昨天發的「日本學校健檢要求脫內衣+友人健檢時被脱內衣」的文章,收到了不少討論和回應。看完大家在底下的留言或是給我的私訊之後,我認為有必要再發一篇文章做進一步的解釋:

私訊和噗浪留言當中,有不只一位醫療人員表示,聽診的時候如果是要聽心尖部的聲音,聽診的位置確實會和鋼圈卡到。所以,如果真的是有必要的話,會希望患者脱內衣,或是折衷方案先請對方解開內衣釦子。

這是聽診的狀況,但是如果是要針對乳癌做初步檢查的話,請患者整個脫掉內衣看胸部外觀是有必要的。如果真的有乳癌的話,皮膚的顏色會改變,乳頭有分泌物、乳房外觀是否有凹陷或是兩邊明顯大小不同、疤痕或發炎潰瘍,都是初步判斷的依據。



以友人的情況,她遇到的最大的問題,就是「在沒有預期的情況下,突然被護士從身後直接把上衣連內衣掀開給醫生看」。

我想,如果在護士強行把友人的上衣+內衣掀給醫生看之前,有先和這位友人解釋並讓友人自己把衣服掀起來的話,我想這件事情有可以討論的空間。問題就出在「護士強行把友人的上衣+內衣掀給醫生看」這樣的做法絕對有問題,友人事後和公司、這間醫院的談判過程中,公司和院方對於這件事情的態度,也讓友人很不滿意,所以這起事件還在協調中。



前天決定寫下這篇文章的原因是因為,希望透過這篇文章可以讓更多人知道,做健檢的時候有可能會遇到需要解開內衣的狀況。

我也相信,沒有醫生會想要冒著被罵變態,或是漏看胸部是否有腫瘤的風險,而做這種事情。

也許在這過程中,因為價值觀、語言等因素出現溝通上的問題,希望友人的事件可以順利落幕,也希望看到昨天那篇文的大家,不要因為這一篇文章,就認為在日本健檢都會遇到這種情況。

對我而言,如果可以透過這一篇文章,帶動大家的討論(例如:為什麼大家會對於要脱內衣、露出胸部給醫生檢查時感到羞恥、不舒服?),還可以藉由這個機會知道,在實務上有時候真的會需要大家解開內衣,對我來說就是很大的收穫。

以上說明,祝好
版主留


參考資料:

  1. 学校健診で「上半身裸」になる必要あるの? 「娘が嫌がっている」保護者から疑問の声
  2. 【Q&A】学校健診で「上半身脱衣」、その目的は
  3. 診察時ブラジャーを外させるか否かで医師間で大論争が勃発している話

本文授權【太報】全文轉載

本站現已推出月刊電子報【石川悄悄話】,每月 15號,它會將「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當月最新內容,或後續新聞追蹤報導,直接推送到你的電子信箱裡!

>>> 按此訂閱電子報 <<<

現在在下列平台,都可以找到「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喔
臉書粉絲專頁噗浪 Plurk推特 TwitterMedium
Apple PodcastsSpotifyGoogle PodcastsFirstorySoundOnKK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