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關於【LINE TODAY看世界】11月25日節目內容

11月25日范琪斐的美國時間的【LINE TODAY看世界】節目後半段內容,本站認為有誤導觀眾的可能性,所以決定發這篇文章稍做說明。該集影片連結:

⑴ 基本上在日本,只要不是短期觀光簽證,持有中長期居留資格的外國人也必須要保健保,但是有沒有按時繳保費是另外一件事。(在台灣我相信應該也是有以各種方式沒有去繳保費的人,之後去看病被發現有缺繳保費,一口氣繳就會覺得荷包很痛)。影片中只以一句「很多外國人沒有醫療保險」草率帶過,有造成誤導的可能性。

⑵ 關於在日本的外籍移工社群影片中以「東南亞或是拉美國家移工」描述「在日本的外籍移工社群」,這樣的說法會忽略掉在日本「來自東南亞的移工」和「來自拉美國家移工」這兩個社群在制度面和社會結構上本質性的差異。

本站至今寫過很多關於在日本「外國籍」的文章,有興趣的朋友在這篇貼文底下會附上相關文章連結。

簡單來說,這些「來自拉美國家」的人和「來自東南亞的移工」,雖然從日本政府的角度,都是利用簽證等相關優惠,企圖吸引廉價勞工來到日本境內做底層工作,補充底層工作的勞動力。但是這兩群人是透過完全不同類型的簽證來到日本,這兩群人來到日本的時間也不一樣。


首先是「來自拉美國家」,日本在 1990年修改簡稱《入管法》的《出入國管理及難民認定法》,允許日裔南美人(日系南米人)來到日本國內工作。

注意,是「日裔南美人」。日本當局當時打的如意算盤是,這些想當年在日本政策下前往南美打拚的日本人後代,文化上應該和「日本人」比較相近,所以日本政府是只有開放簽證給具有日本人血統的「日裔南美人」,並允許他們只要在日本待夠長的時間,就可以取得「定住權」。

這是只有「日裔後代」才有的簽證優惠。

殊不知,這些在南美國家已經傳到第二代、第三代或第四代的日裔南美人,基本上在文化上和語言上早就和生活在日本的日本人不一樣。這些來到日本的日裔南美人,仍舊是以葡萄牙語或西班牙語為主,再加上工作性質的關係,他們幾乎都是在工廠(例如:汽車廠)工作,所以他們在日本的生活是和「在日本的日本人社群」隔離開來的。他們在日本的日常生活,基本上是和「日本人」隔離開來,也沒有什麼機會需要或是可以說日文。這是社會結構上的問題,我對於這支影片中說什麼「這些外國人的居住環境差,習慣群聚」很感冒。

什麼叫做「習慣群聚」?今天他們為什麼在日本的生活會和「在日本的日本人」隔離開來,在工業城市形成日裔南美人社群,追根究底還不是最初日本政府設計這套制度,利用簽證優惠想要吸引日裔後代來到日本補充廉價勞動力,卻沒有考慮到文化上的差異,再加上把人找來日本之後沒有提供後續的協助,沒有提供他們適應在日本生活的協助,在日本的日裔南美人沒有「就學的義務」,孩子沒有去上學學校也不會管,才會讓日裔南美人「回歸母國」30多年,一直到現在日裔南美人還是和「在日本的日本人社群」隔離開來。

這不是日本政府長年累積下來的問題,那是什麼問題?

延伸閱讀:「然後她就死了」一名日裔巴西小朋友之死,看日本外國籍學童就學問題

影片最後提到的解方是:「應該要多多跟外國社區的領導人聯繫,才能以最快速用該族群的語言傳達政府政策」

對,這是短期且有效的作法,透過使用這些族群最能理解的語言,來傳達政策。但是等等,什麼叫做「外國社區的領導人」?

「外國社區的領導人」?你是當這些日裔南美人比例相對較高的社區是什麼少數民族自治區喔?哪來的「外國社區的領導人」(各種黑人問號)

就算真的有「外國社區的領導人」好了,這個「外國社區的領導人」也不可能是當地人自己選出來的嘛~你日本政府是要去哪裡找這個「外國社區的領導人」。如果日本政府知道這些日裔南美人比例相對較高的社區裡面,有誰講話比較大聲,大家都會聽他講話的話

說真的,今天事情真的不會變成這個局面。因為日本政府要能夠知道誰是「外國社區的領導人」,就表示他夠了解日裔南美人比例相對較高的社區,才可以馬上聯絡到日裔南美人比例相對較高的社區裡的人。但實務上就是,日本政府一直都是採取一種don’t ask don’t tell的政策,把日裔南美人當作房間裡的大象,一直假裝沒看到,就可以不用處理,也可以裝作不知道,今天事情才會演變成這樣。

延伸閱讀:【大阪釜ヶ崎✕外籍勞工】|外國人是夥伴:工人階級不分國籍共生的可能性


再來是「來自東南亞的移工」。

其實講「來自東南亞的移工」這句話很不精確,正確來說相當於「來自東南亞的移工」,其實包含很多樣的簽證種類,但日本沒有一種簽證叫做移工簽證。

總之,「來自東南亞的移工」是在「來自拉美國家」的日裔南美人來到日本之後,日本政府發現和他們打的如意算盤不一樣,這些「來自拉美國家」的日裔後代,在文化上和語言上根本沒有辦法融入「在日本的日本人社會」,再加上後來黎曼兄弟破產什麼的,日本經濟狀況也不好,首當其衝的就會是這些「來自拉美國家」的日裔南美人的工作,很多人都在那個時間點紛紛回到南美,所以日本政府就需要找新的一群廉價勞工來補充日本國內的底層勞動力。

就是在這個時候,日本政府開始以各種名目,想要吸引東南亞移工來日本工作。但是這次的簽證就不像「來自拉美國家」的日裔後代,只要在日本待夠久就可以定居在日本,而是設有年限,時間到了就不能繼續留在日本,和台灣的移工政策一樣一個把人用完就丟的概念。

本站所有關於「在日本的外籍移工」的報導,請參考「在日外國人」的這個主題標籤

可以涵蓋在「來自東南亞的移工」這個標籤底下的簽證種類很多,但現在一般講「在日本的東南亞移工」,狹義上應該是指「特定技能實習生」。如果是「特定技能實習生」的話,這些移工就會有一個監理團體,也就是這些移工會有一個負責管理、照顧這些移工的人。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是某個單位的「特定技能實習生」出現群聚感染,最需要出來面對的就是負責該單位的監理團體這樣。

監理團體有義務要照顧他們,當然也包含告訴他們旗下的特定技能實習生,在疫情期間要怎麼樣保護自己、降低感染風險。

延伸閱讀:一次看懂「全面開放外國勞動力」的日本新制「特定技能」是什麼

以上說明

2020.12.21 後續更新:我今天才注意到他們後來有在影片說明及底下留言區的地方修正影片有誤的部分

我也有看完 The Japan Times 的原文報導,其實我覺得 The Japan Times 的原文報導沒有什麼問題,而且 The Japan Times 在處理這篇文章的時候,也非常小心地不要去幫「外國人」貼標籤,大家有興趣看完的話(原文報導有點長),其實會發現The Japan Times會一直去講,這個情況不是只有「外國人」會出現,在日本經濟弱勢的民眾,也有可能因為付不出看診費(文末最後提到的 ¥800,是有繳健保的情況下,去看診也是要付掛號費什麼的,台灣也是如此),而延誤就醫。

我這邊因為沒有辦法遷入Facebook影片+影片說明,所以將該則新增的影片說明截圖如下

本站現已推出月刊電子報【石川悄悄話】,每月 15號,它會將「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當月最新內容,或後續新聞追蹤報導,直接推送到你的電子信箱裡!

>>> 按此訂閱電子報 <<<

現在在下列平台,都可以找到「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喔
臉書粉絲專頁噗浪 Plurk推特 TwitterMedium
Apple PodcastsSpotifyGoogle PodcastsFirstorySoundOnKKBOX

在〈【評論】關於【LINE TODAY看世界】11月25日節目內容〉中有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