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武漢肺炎在日本】疫情新聞報導不該針對特定群體

我是版主。因為「11月25日LINE TODAY看世界」的那一篇貼文一直往外擴散到本站過去不曾觸及到的同溫層,再加上剛好有些事情想要和大家聊聊,所以想要用我個人的身分,在這個版上和大家說一點話。

這是難得出現的版主悄悄話時間,文長慎閱(謎之音:本站的文章哪一次不長XD

長期一直有在追蹤本站的粉絲們應該會知道,我其實很少用「我」這個身份發文(底下回應就另當別論)。今天會選擇用「我」的這個身份和大家聊天,是因為我接下來想要講的事情和「我」個人有關,也和我個人的看法有關。這幾天看到大家在那篇貼文底下的留言,或大家把文章分享出去時附上的短評,都讓我覺得我有些事情想要和大家說清楚,剛好想到草稿匣裡面其實一篇是要談疫情下被污名化性風俗產業(我知道這個主題本站寫過很多次,但這次的內容還沒有公開過),所以會一並打出來。

在網路媒體擔任國際新聞編譯的那一年

首先是,其實這個版開設之後,我曾經在某網路媒體擔任國際新聞編譯過。我現在已經從那一個單位離職了,理由很簡單,單純是因為我現在人在日本唸書,所以不能繼續工作,如此而已。

不管是離職前還是離職後,這個版一直都是我個人的版,所以在離職之後,就都在自己的版上發文章啦~(在這邊要感謝當時的同事很支持我繼續寫文章,在我離職之後也很常受到他們的幫忙,他們是我很重要的夥伴)

當時的工作內容是國際新聞編譯,所以不是只有日本的新聞,真的是每天都要一直看外媒報導的國際新聞,每天介紹不同國家發生的大小事。現在回想起來,我那個時候大概是一個星期最多只產一篇和日本有關的新聞,其他篇都是其他國家的新聞這樣。畢竟我待的是「國際新聞」部,不是「日本時事新聞」部。

不過現在就不一樣啦~某種程度上我也算是自立門戶(自己說),我當時給自己的目標就是,我只想把內容範圍鎖定在「日本」,然後寫深、寫廣,把之前在即時新聞編譯做不到的事情,整理在我的版上。也許有招一日,大家想到日本時事新聞,或是想到大阪,就會想到「石川カオリ」這樣。

在台灣想要做好媒體真的辛苦

雖然說,從「國際新聞」縮小到只有「日本時事新聞」,但其實這個範圍還是滿廣的~相信這段時間一直都有在追蹤本站的粉絲們應該都知道,本站的寫作範圍到底有多廣(笑)

也因為真的在網路媒體當過新聞編譯,所以我知道網路媒體、新聞編譯這一行有多辛苦。我相信會願意投入這一行的人,真的都是抱著熱忱和對世界萬物的好奇心,並想要把發生在這個世界上發生的大小事情分享給更多人知道,才有辦法繼續在這一行做下去。

不只是網路媒體,我相信傳統媒體也是。在台灣這個民眾普遍不信任媒體的大環境下,仍然選擇這條路並堅持做下去的人,那絕對是要有很大的抱負和對這個社會的期許,才有辦法堅持做下去。

勇於認錯最重要,有錯改過就好了

我不會因為今天某個媒體不小心說錯了什麼事情,就全盤否認這個媒體,或甚至他之後出的所有作品。錯了,改就好了,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之前在網路媒體當新聞編譯的時候,就很常出包(這是真的~),每次都覺得很對不起同事或是這個品牌,很怕讀者因為自己一次的失誤,就離我們遠去,再也不看這個品牌推出來的文章。這時候,我的同事就會和我說,勇於認錯是很重要的。有錯,改就好了(如果是被粉絲指證的話,我們改完之後一定都會在底下註明修改時間、修改了哪些段落),最怕的就是寫錯卻沒有人出來指正,那個錯誤就會一直被留下來誤導更多讀者。

啊對,如果被民眾指正還死不認錯的話,真的是很糟糕。印象分數直接被扣光光,這才真的是會讓粉絲選擇離開的關鍵。

不要因為別人一次的失誤就全盤否定別人

所以我不會、也不希望看到大家因為某個媒體今天不小心寫錯什麼或講錯什麼,就全盤否定這個媒體。我覺得這樣做有點太超過。看到那篇貼文底下留言有網友出現這樣的反應,我自己也會擔心,會不會哪一天我不小心寫錯什麼(這是有可能發生的,但我會盡我所能不要讓這件事情發生,誰會想要寫錯啊!),大家就會一直抓著這個小辮子,以後不管我說什麼,都會拿出這件事情全盤否定這個版上的文章。

其實在那篇貼文底下的留言我也講了,我自己有的時候也會看看【范琪斐的美國時間】系列的內容,但我不會全部都認同范琪斐和她的夥伴們的觀點就是了。同理,我也不覺得大家一定要完全認同本站寫的文章或觀點,因為這是不可能辦到的。如果大家的想法都跟我一樣的話,我反而還會覺得很害怕、很擔憂,想說現代人怎麼這麼沒有主見,別人說什麼就聽什麼 ← 這句話有一點反串的含義在,但我想大家懂我想要表達的意思。

處理疫情新聞時,不該強調特定群體

我之所以會寫那一篇文章,就像那篇貼文一開頭說的,單純是因為我覺得觀眾很有可能在不知道日本的狀況下,被那支影片誤導。但如果要接下去說的話,我對於影片中出現「這些外國人的居住環境差,習慣群聚」這句話相當感冒。

就我一個曾經擔任過新聞編譯,現在也還在自己的版上從做中學的人來看,我覺得在處理疫情新聞的時候,替特定族群貼上「容易被傳染」「只要一有人被傳染就很有可能會擴散開來」的標籤,是非常危險的。

今天為什麼日裔南美人社群,和東南亞移工社群,看起來好像「疫情很容易擴散開來」,並不是因為他們是「外國人」,而是和他們的日常生活模式有關。日裔南美人社群,和東南亞移工社群,在日本是相對封閉且被和主流日本社會隔離開來的社群。在這種情況下,只要一有人中標,一起生活的夥伴們就會跟著中標。這種狀況不會只發生在日裔南美人社群或東南亞移工社群上,在日本生活的日本人也是。只是,在日本生活的日本人是主流,在日本的日裔南美人社群或東南亞移工社群是少數,所以只要一有日裔南美人社群或東南亞移工社群出現群聚,就會成為關注焦點。

這個時候,如果沒有處理好新聞呈現方式,就很容易會讓民眾誤將「日裔南美人社群或東南亞移工社群」和「容易得病」劃上等號。這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情。

夜生活、性產業也是疫情下最容易被貼標籤的群體

同樣的事情其實不是只是發生在「外國人」這個標籤上,「夜生活、性產業」也是在這次疫情下很容易被當成「容易得病」,而遭到輿論撻伐的群體。

在這次疫情下和友站開設的【#武漢肺炎在日本】系列寫作計畫當中,本站就寫過不少和性產業有關的文章。幾個月前我其實就有想要就這個事情寫一篇文章,但後來一直忘記,覺得現在正好就是時候。

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後半段:疫情下被污名化的性風俗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