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大阪市堀江小學English Day交流活動筆記

回前一頁:我的小學記憶

課堂的開始和結束

雖然現在在台灣很少這麼做,但上下課鐘響,由班長負責喊「起立」、「立正」、「敬禮」是大家共同的默契。通常,除非是老師一進到教室或下課前喊了「班長」,大家才會記得要和老師鞠躬。現在很少這麼做,並不表示學生不懂得「尊師重道」,而是在現代亦師益友的師生關係當中,這樣的「儀式」實在太彆扭,即便學期初班長還記得自己的責任,過了第二週後就好像沒這回事了。

我不確定現在在日本是不是每堂上課前都會這麼做,畢竟去了國小、國中和高中都是以特別來賓(講師)的身分參與特別課程。如果當天的課程內容是英文教學,把這套「儀式」的說詞特地換成英文也很微妙,因為這樣的上課文化不存在於英語系國家當中,(雖然台灣的英文課,有時老師會要求班長或英文小老師講stand up和bow,「立正」就自動省略了)但是一進到教室的打招呼是一定有的!最常見的打招呼是各班班導指定某同學來喊口令,全班在座位上(並沒有站起來)一起說「妳好」(こんにちは)或good morning/afternoon,但這應該是英文交流活動的特別版本。雖然這類型的跑班交流活動都有一份既定的共同教案,但實際課程內容取決於各班導師。有些老師會為了讓我們這些特別來賓體驗「真正的」日本課堂文化,而指定值日生們(一天有兩位值日生,通常是一男一女)負責喊口號。兩位值日生會先起立,一起說:「現在是第幾堂課,請大家準備」,下課也是兩位值日生起立,說完:「某課程結束了,現在是下課時間」[4],才能下課。順帶一提,日本班級不像台灣喜歡選一堆股長和小老師,好讓每個人都有個職稱在期末成績單所有人都有機會記嘉獎;日本就只有一天兩位值日生,因為就只有值日生,講成「超級值日生」也不為過,什麼事情都由值日生負責,但也不是像想像中有求必應那樣厲害,他們只是「負責」當天的例行公事而已。日本社會的「責任制」是從小就和生活密不可分的。

對我來說,老師說什麼我就跟著做什麼,班導才是課程進行的領導者,我就像是以兒童節目大姊姊的身分出現在班上的「孩子們的大玩偶」;但有些留學生會為了想帶動氣氛,而主動提議接下來做這個做那個,或者希望值日生們用英文說完那串「上課囉」、「下課囉」的話。一方面小學生的英文能力還沒到可以講一句完整英文語句的程度(見2.3段),像是「立正」的英文可能就會比日文和中文來到要長許多[5],另一方面我覺得,真的沒有必要換成英文,因為這是只存在於日本文化當中而不是會在英文裡聽見的句子。

讓其他留學生很驚訝的一點是上體育課時,小朋友們排列整齊地跟著體育老師一個動作、一個動作地做操。如果硬要我說哪裡和台灣很不一樣:日本人隊伍真的排得很整齊,在台灣即使加入了有點軍事意味的「整隊」元素,還是不像日本人「自動對齊」來的整齊。還有做操時都是由體育老師帶操,台灣有時候都是由各班體育股長負責,取決於每個體育老師的習慣。另一點是服裝,平常穿制服,只有在體育課前後換上體育服,我在高中(中山女高)時也是這樣,不過日本體育課的帽子很有意思!前面說過,台灣小學生的帽子是分男女,男生是棒球帽,女生是有帽緣的圓帽;日本是制服帽都是黃色有帽緣的圓帽,體育課的帽子則是棒球帽。平常上體育課的時候會戴上「紅色那面」,如果需要分隊競賽時,某一隊的成員就會將帽子換一面戴,就會成為白帽隊了!小朋友們體育課或是課間到操場玩都一定會戴上帽子,以制服帽為主,只有當忘了帶制服帽或下一節是體育課時,才會戴上棒球帽。

[4] 因為記不得整句日文講了什麼,只記得意思,所以問了幾個日本朋友。沒想到回答是她們也講起立、立正、敬禮,但不是和老師問好,而是說「お願いします」(請多指教,麻煩您了的意思),下課一樣是和老師道謝,「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5] 起立、立正、敬禮的日文分別是:「起立」、「気をつけ」、「礼」

堀江小學校下課日常,午休時的操場比現在這樣人還要再更多!

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營養午餐(給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