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大阪市堀江小學English Day交流活動筆記

回前一頁:課堂的開始與結束

營養午餐(給食)

在台灣,小學和國中學生可以選擇要自己帶便當,或是和班上一起訂營養午餐(西門國小因為宏遠食品中央廚房就在校舍裡,所以都是熱騰騰的「廚房直送」。國中因為學校沒有中央廚房,從校外送來的營養午餐一定是一班兩大箱加一桶湯,反而平常都用「桶餐」這個稱呼,而不是營養午餐)。大家或許對於日本的便當文化很熟悉,以為日本學生每天的午餐都是媽媽親手做的愛心冷便當,但其實國小是統一全部人一起吃「給食」,也就是營養午餐。

「給食」也是很重要的日本文化的一部分,藉由「給食」讓小朋友養成不挑食的習慣、藉由「給食」讓小朋友們學會幫忙和收拾。隨著「和食」被登錄為無形的世界文化遺產,最近也有相關輿論希望能夠透過「給食」讓小朋友們更加認識傳統日本食文化。另一方面,現在也有NPO組織在推廣「小朋友食堂(こども食堂)」,宗旨是希望提供小朋友暖心的用餐環境:幫助在午餐時間被孤立,只能一個人吃飯的小朋友重拾人際互動的信心。相似概念的還有1~2個月宅配一次食物給清寒家庭的「小朋友宅食」(こども宅食),也是近期話題之一。

台灣的營養午餐,通常是由值日生到指定地點「抬」回來(國小因為中央廚房就在校內,所以廚房阿姨們已經直接送到教室門外的專用鐵桌上了),有訂營養午餐的人拿著自己的空便當盒在窗台排隊盛飯打菜,(除非是一人一份的主餐)自己需要對自己盛的份量負責。在日本,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有的人抬餐回來,留在教室的會把桌椅排成組桌(四個人一組,但低年級或許比較沒有力氣每天用餐時間都要抬桌椅,所以座位沒變),每個人出發到自己的午餐崗位前都需要先收拾好桌面,套換上白色頭巾和白色工作服,在桌上鋪好桌巾。

為什麼一定要先整理好桌面再離開?因為抬餐回來之後並不是各自打飯菜,有的人專門盛主食、有的人專門盛主餐、有的人專門發牛奶,其他的人都需要排隊幫忙將一份份盛好的「給食」放到所有人的桌上,這些專門發「給食」的同學,最大的責任就是要確保是不是所有人都拿到完整的一份,是不是大家的份量都是一樣的。

這天的值日生是森香月和冬廣優輝。

當一切準備就緒後,兩位值日生才登場:他們站到台前,手持菜單,唸著當天菜色,詢問同學是否都拿到每一項餐點,接著請所有人雙手合十放在胸前,如果有人不照著做就會不斷復誦「手、合わせて!」(原句應該是「手を合わせてください」,請雙手合十的意思,但為了表示有點煩悶、惱怒有同學不聽指示,所以「請」(ください)消失了),一起喊完「我要開動了」(いただきます,原意是感謝老天的賜與),這兩位值日生階段性的任務也暫時告一段落了。

我跟著吃了三天的「給食」,雖然份量和種類上比較少(每餐都是主食、主餐、水果和牛奶而已,台灣一定是三菜一湯加主食,水果一週兩次),不過整體來看每天種類的變化,對於台灣人來說真的會很驚訝:台灣的營養午餐幾乎都是白飯,偶爾才會有炒飯或麵、米粉的出現;原先以為日本也是以米飯為主食的亞洲國家,主食也應該是以米飯為主,但我連續吃了三天,居然只有第二天吃到了白飯。

・第一天:雞肉燉菜配長麵包、罐頭橘子和牛奶

・第二天:雞肉漢堡排配白飯、草莓和牛奶

・第三天:雞肉稀飯配蘋果醬吐司、椪柑和牛奶

第一天:雞肉燉菜配長麵包、罐頭橘子和牛奶

第一天是和一年級小朋友一起吃午餐,她們一直建議我把麵包撕小塊,沾著燉菜一起吃。我心想自己不是在日本嗎?怎麼日本小學生的午餐像是印度烤餅配咖哩,要用手拿著麵包沾著燉菜吃啊!還有「罐頭橘子」的出現也是令我印象深刻,總覺得「罐頭橘子」在台灣人眼裡不是很健康,嚴格來說好像也不屬於「真正的水果」。

第二天:雞肉漢堡排配白飯、草莓和牛奶

第二天和四年級小朋友一起用餐,我的給食是她們班的班導幫我打的,所以是「大盛」,特別大碗:一塊半的漢堡排、幾乎是兩人份的飯量和五顆草莓(一般學生都是一人兩顆草莓)。草莓也不會是台灣常見的營養午餐水果,印象中的營養午餐水果通常都會是「一人一整顆」小蘋果、香蕉、小橘子或一小串葡萄,偶爾也會有福樂保久乳或小瓶濃縮還原柳橙汁當做替代品。

第三天:雞肉稀飯配蘋果醬吐司、椪柑和牛奶

相較於前兩天,第三天好像就已經見怪不怪了。椪柑尺寸是小型的,一人一半已經事先切好,只是並非沿著橘瓣的方向切,而是剖腹的對半,像吃切片柳丁一般,一口氣把皮剝開再塞進嘴裡。蘋果醬吐司的果醬是像蕃茄醬包一人一包,撕開一小角就可以擠在吐司上,我不太吃果醬,所以送給同桌的小朋友了。

緊接著又是值日生登場的時刻,值日生必須要精確的掌握時間,提醒同學吃飯時間快結束了請加快速度吃完,沒有在時間內吃完並不會怎麼樣,至少一定要先將牛奶喝完:「給食」的牛奶一定是玻璃瓶裝,所以用餐過後除了要將餐具抬回去指定地點(沒錯,連餐盤、餐具都是統一的),牛奶玻璃瓶一個都不能少,一定要徹底沖乾淨再還回去。

在台灣午餐時間一定是準正午十二點開始,堀江小學校的午餐時間是12:35∼13:15,稍微晚了一點。或許是因為校長需要早一個小時吃完當天給食,確定沒有安全上的問題(吃了不會身體不舒服),再提供給小朋友。

在台灣的時刻表通常都是午餐時間半小時,包含十分鐘的午間打掃(黑板和走廊、窗台、垃圾桶是午間打掃的重點),緊接著一定是午休時間:全校保持安靜,在教室的同學一定要趴在桌面上,還有帶有一點軍事成份的巡邏隊負責評分「秩序」(是否保持安靜和趴在桌面上不亂動)或「整潔」(只專注於上述重點)。

12:35-13:15是午餐時間,個人覺得 12:35才吃午餐滿晚的。(所以我第一天去的時候,發現第四節課居然是 11:50才開始,心心念念何時才能吃午餐。

仔細看堀江小學校的課表,確實清楚記著四十分鐘的午餐後是「午休」和打掃時間各二十分鐘。但這個「午休」完全不是台灣所謂的午覺時間;反之,幾乎全校學生都在操場上玩耍。我那時聽到他們邀請我一起玩躲避球,一開始以為是吃完飯、休息一下之後的下課時間,沒想到居然是吃完飯後緊接著去打球,這種情況在台灣一定會被大人說「小心消化不良」吧!

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打掃時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