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推極右派不實言論也該負法律責任,日本#MeToo代表伊藤詩織正式提告

回上一頁:極其羞辱又低級下流的推文內容

主張作品是虛構的,所以不須刪文

回顧山口敬之性侵伊藤詩織一案,當去年底民事訴訟判決出來的當下,就可以說山口敬之確實曾性侵伊藤詩織,只是山口敬之不須負刑事責任,而是民事上的損害賠償。但也因為民事訴訟判伊藤詩織勝訴的關係,未來或許有機會翻案,讓檢方重新向山口敬之展開調查。

在伊藤詩織打贏民事訴訟時,はすみとしこ就在自己的臉書、推特和YouTube上說,這一系列的諷刺漫畫都是虛構的,和真實世界的人物、團體一點關係都沒有,「和伊藤無關」,所以她不會刪掉推特上的發文。這次伊藤詩織就在訴狀上寫到,はすみとしこ插畫人物髮型和她很像,而且手上還拿著一本叫做《CLAP BOX》的書,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就是出版《BLACK BOX》的她。對此,伊藤詩織希望はすみとしこ連那幾篇辯稱自己的推文都是虛構的推文,應一併刪除。

在民事訴訟判伊藤詩織勝訴後,はすみとしこ就在推特上辯稱自己之前畫的「山ロ(ヤマロ)沙織〜オシリちゃんシリーズ」諷刺漫畫都是虛構的,和真實人物或團體無關,所以她不會因為判決結果出爐就刪文。
類似的聲明她也發在臉書上,還長篇大論的宣傳自己對於「弱者・被害者商業(令人心生憐憫的商業)」的看法。一句話總結就是她覺得自己是對的,沒有要刪文的意思。
在這則插畫中,はすみとしこ寫上的斗大的:「沒錯!尻勝訴ー!」文字,並在右側寫到:「訴訟很簡單的!媒體、人權團體⋯⋯只要在鏡頭前哭一下,讓法官看到就行了」中間下方還有「BCC記者」拍下受害者泛淚的鏡頭說:「演得真好」。畫面右下角則是律師拒絕被告把話說完的場景,但該插畫的被告沒有說完的那句:「她的證言的整合性⋯⋯」其實是法官判山口敬之有性侵
事實的理由——山口敬之的證詞前後不一,「整合性」有問題。

下一頁:收到訴狀也死不刪文,詆毀對方一切都是為了錢

延伸閱讀:《承認被害者沒有同意性交,卻判加害者無罪:為什麼日本的性侵案難從刑事訴訟獲得正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