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定技能」外籍移工可以到福島第一核電廠工作?東京電力公司:「廢爐」屬於營建業

18號新聞指出,取得今年 4月正式上路的日本在留資格(=簽證)「特定技能 1號」外籍移工,可於東京電力公司及其承包商底下工作。

過去曾介紹過,「特定技能 1號」首波開放職種只有 14種,包括:看護、大樓清潔工、金屬材料加工業(素形材産業)、工業機械製造業(産業機械製造業)、電子業、營建業、造船業、汽車工業、空運業、飯店業、農業、漁業、食品製造業(不含酒類)與外食服務業。(忘記的話請參考舊文《一次看懂「全面開放外國勞動力」的日本新制「特定技能」是什麼》複習一下)

這次新聞指出,東京電力公司及其承包商因工作性質的不同,可分為營建業、工業機械製造業、電子業、汽車工業、外食服務業等職種。

其中,持有「特定技能 1號」的外籍移工可以「營建業」的身份,在福島第一核電廠參與「廢爐」工作。東京電力公司也計畫在「以重啟為前提的」新潟縣柏崎刈羽核電廠招收「特定技能 1號」外籍移工。

「特定技能」=技能實習制度2.0

「特定技能」的前身可以追溯到「技能實習制度」(請參考舊文《一次看懂「全面開放外國勞動力」的日本新制「特定技能」是什麼》)。過去東京電力公司就曾向法務省表示,希望能在福島第一核電廠招募「技能實習生」補充勞動力。然而,當時法務省以「所有和廢爐有關的事情,一般來說都不會在海外發生」為由,認為在福島第一核電廠招募「技能實習生」不符合「國際貢獻」的宗旨,而拒絕了東京電力公司。

這次東京電力公司公關表示,這次他們詢問法務省福島第一核電廠是否能招募持有「特定技能」在留資格的外籍移工的結果,法務省表示只要外籍移工的工作待遇和日本勞工相同、不將外籍移工的工作場所和日本勞工隔開就行。

上個月 28號,東京電力公司召集數十間承包商召開「安全衛生推進協議会」會議,向承包商說明雇用「特定技能」外籍移工的規範。除了上述外籍移工的工作待遇必須比照日本勞工、不得實施種族隔離政策外,在必須要配戴輻射劑量計的管制區域工作的外籍移工,必須要有「正確理解輻射、班長或同事作業安全指示的日語能力」才行。至於各個承包商是否要聘請持有「特定技能」 資格的外籍移工,則由各個承包商自行判斷。

圖為 2011年事故發生前的福島第一核電廠全景。

法務省:「特定技能」外籍移工不能從事「廢爐」工作

然而時隔一天(19),法務大臣山下貴司立即跳出來澄清,表明擁有「特定技能 1號」營建業資格的外籍移工工作內容不能以「除(輻射汙)染」為主。如果東京電力公司或旗下承包商提出「特定技能 1號」外籍移工的申請,法務省和相關政府單位一定會審查外籍移工的工作內容,如果是以「除(輻射汙)染」為主就不予通過。


參考資料

  1. 《NHK》廃炉 特定技能外国人受け入れへ
  2. 《朝日新聞》福島廃炉に外国人労働者 東電「特定技能」受け入れへ
  3. 《NHK》廃炉の除染作業「外国人材の受け入れに該当せず」山下法相

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處理費用by日本經濟研究中心

日本經濟研究中心(日本経済研究センター,以下簡稱「經濟研究中心」)在 2017年3月7日和 2019年3月7日分別發表了一篇關於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的事故處理費用估算。經濟研究中心在 2017年的報告中推估事故處理費用「總金額有可能達 50–70兆日圓」,但到了 2019年的報告則改為「40年內可能花上 35–80兆日圓」。由於兩份報告有先後關係,故以下先從 2017年的報告書說起。


2017年:事故處理費用有可能達50–70兆日圓

2017年報告書背景

2016年12月,日本經濟產業省東京電力・1F委員會(*)重新計算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處理費用為 22兆日圓。對此,日本政府希望能藉由提高部分電費的方式,來解決資金缺口。然而,經濟研究中心按照 2016年12月東京電力公司・1F委員會的報告書內容,重新計算的結果發現,事故處理費很可能不止政府所說的 22兆日圓。

*1F是福島第一核電廠「1st Fukushima」的簡稱

2017年經濟研究中心的計算方式

計算方法一:

1. 聽取廢爐、汙染水處理專家(未提及是誰)的說法,再加上 100萬公噸已經收集、儲藏的含氚的受汙染廢水,每公噸處理費用 2,000萬日圓。

2. 作為中貯的青森縣六ヶ所村現有 2,200萬立方公尺的低階輻射廢棄物汙染土,以每萬公噸 80–190億日圓的處理費用計算,除輻射汙染費用為30兆日圓。

– – – – –

計算方法二:

1. 包含 100萬公噸已經收集、儲藏的含氚的受汙染廢水處理費用,其餘的含氚汙染廢水經稀釋後直接注入海洋。其餘含氚汙染廢水稀釋後注入海洋的費用低,在此忽略不計。

→ 因此廢爐、汙染水處理費用,計算方法一和計算方法二才有 32兆和 11兆日圓的差別

2. 當其餘的含氚汙染廢水經稀釋後直接注入海洋,就會造成當地漁業「風評被害」的問題,故需要額外加上〖每人每年 1,000萬元賠償金〗x〖1,500名漁業相關人士〗x〖40年〗,賠償金額總計 3,000億日圓。

→ 因此賠償金,計算方法一和計算方法二才有 0.3兆日圓的價差

3. 作為中貯的青森縣六ヶ所村現有 2,200萬立方公尺的低階輻射廢棄物汙染土,以每萬公噸 80–190億日圓的處理費用計算,除輻射汙染費用為 30兆日圓。

經濟研究中心的質疑點

由於日本政府估算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處理費用為 22兆日圓,這 22兆日圓當中,有 16兆日圓是從東京電力公司的獲利和股票交易支出,日本政府從國庫出資 2兆日元除輻射汙染,剩餘費用由其餘各家電力公司、電力市場自由化後新加入電力市場的業者負擔。換算下來,轉嫁到日本國民身上的「國民負擔分」金額為 2.4兆日圓,即使是選購其他電力公司而非東京電力公司的消費者,也會因此負擔到這筆費用。

  • 質疑一:是否真的能從東京電力公司的獲利和股價收到 16兆日圓?
  • 質疑二:總計 22兆日圓的事故處理費用是否足夠?

按照經濟研究中心的計算,只要加上中期貯藏地青森縣六ヶ所村現有的 2,200萬立方公尺的低階輻射廢棄物汙染土處理費用,就已達 30兆日圓。更不用提目前還未定低階核廢料的最終處理方式,以及福島第一核電廠各機組該如何處理爐心熔毀的熔落核燃料,不管是要全數取出,還是向車諾比一樣外加水泥牆整個封住,這些費用都還沒有計算到。更不用提以廢爐為前提回到家鄉的居民們的損害賠償、移住問題的費用。

  • 質疑三:如果 22兆日圓的處理費用不夠,最後多出來的部分是否又要轉嫁到百姓身上?

2019年:事故處理費用在40年內可能達35–80兆日圓

2019年報告書背景

承接 2017年的報告,這次的報告以 2050年前(相當於事故發生後 40年內)所需的事故處理費用進行評估。除了 2017年的兩種計算方式外,2019年版再加入第三種計算方式:不取出原子爐內的熔落核燃料,直接封存管理所需的費用。

2017和2019年計算方式的差異

  • 含氚的受汙染廢水總量,經濟研究中心在2017年估算貯水槽共 100萬公噸,2019年經濟研究中心估計時將數值上修到 200公噸。

原因:

以 1–3號機組,在 2030年以前原子爐內的熔落核燃料冷卻後可以改為乾貯,這段時間就需要 80萬公噸的水來冷卻。80萬公噸的冷卻水再加上目前福島第一核電廠廠區內既有的 120萬公噸左右的汙染水,總計 200公噸。

此外,未來這 80萬公噸的冷卻水還需要除去水中的鍶和氚,要除去水中的氚還需額外 40兆日圓的費用。
→ 因此 2019年版的廢爐、汙染水處理費用,計算方法一和計算方法二差了 40兆日圓。

  • 東京電力公司需要負擔費用已達 8兆7,000億日圓,這次經濟研究中心估算時預測將會上漲到 10兆日圓左右。
  • 關於除輻射汙染產生的低階輻射廢棄物與汙染土,日本環境省已經從總量 2,200萬立方公尺下修到 1,400萬立方公尺,所以 2019年的除輻射汙染費用估算也從 30兆日圓,下修到 20兆日圓。

2019年版經濟研究中心的計算方式

計算方法一:汙染水不會放回海洋

1. 聽取廢爐、汙染水處理專家(未提及是誰)的說法,再加上 200萬公噸已經收集、儲藏的含氚的受汙染廢水,每公噸處理費用 2,000萬日圓。

2. 經濟研究中心預測賠償金將上漲到 10兆日圓左右。

3. 作為中貯的青森縣六ヶ所村現有 1,400萬立方公尺的低階輻射廢棄物汙染土,以每萬公噸 80–190億日圓的處理費用計算,除輻射汙染費用為 20兆日圓。

– – – – –

計算方法二:汙染水經稀釋後,再注入海洋

1. 稀釋200萬公噸含氚的汙染水後注入海洋,注入海洋費用低,忽略不計。

2. 當含氚汙染水經稀釋後直接注入海洋,就會造成當地漁業「風評被害」的問題,故需要額外加上〖每人每年 1,000萬元賠償金〗x〖1,500名漁業相關人士〗x〖40年〗,賠償金額總計 3,000億日圓。

3. 作為中貯的青森縣六ヶ所村現有 1,400萬立方公尺的低階輻射廢棄物汙染土,以每萬公噸 80–190億日圓的處理費用計算,除輻射汙染費用為 20兆日圓。

– – – – –

計算方法三:「不廢爐」,汙染水放回海洋(「不廢爐」是原文表格上的標題寫法)

1. 聽取廢爐、汙染水處理專家(未提及是誰)的說法,汙染水每年管理費需要1,000多億日圓,故經濟研究中心這次假定汙染水每年管理費為 1,500億日圓。

如果無法取出熔落核燃料,意即「不能廢爐」,直到 2030年底需要 1,500億日圓的管理費,在這之後費用逐年遞減,假定到了 2050年度趨近 0,總額需要 3兆2,500億日圓。

2. 如果可以取出熔落核燃料,就需要購買「帰宅困難地域」所有的土地。參考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前半徑 20公里內的地價,如果需購買的土地範圍為核電廠半徑 10公里內的半圓面積,則需 1.1兆日圓。

3. 作為中貯的青森縣六ヶ所村現有 1,400萬立方公尺的低階輻射廢棄物汙染土,以每萬公噸 80–190億日圓的處理費用計算,除輻射汙染費用為 20兆日圓。

經濟研究中心的評論

2019年版的事故處理費用,最便宜的是第三種計算方法得出的 35兆日圓。但這 35兆日圓不包含以廢爐為前提回到家鄉的居民們的損害賠償、移住問題的費用,以及 2050年後的管理費用。此外,現在在福島縣內避難人數約9,000人,這些人現在每年可以獲得 1,000萬元的賠償金,在 30年後賠償金會逐漸減少,假定到了 2050年賠償金歸零,這段時間累計賠償金額就達 1兆4,000億日圓(關於這個數字還需要更多驗證)。

圖為 2011年事故發生前的福島第一核電廠全景。

參考資料

  1. 事故処理費用は50兆~70兆円になる恐れ,2017/3/7
  2. 事故処理費用、40年間に35兆~80兆円に,2019/3/7

20190213,福島第一核電廠2號機組內部調查

13號,東京電力公司(以下簡稱「東電」)為了要調查福島第一核電廠 2號機組底部熔融核燃料(下述)的狀態,將新設計的調查機具(如影片縮圖所示)置入 2號機組內部展開調查。這是自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以來,首次接觸到 2號機組內部的熔融核燃料。

熔融核燃料是什麼

原子爐內部燃料棒因為無法冷卻,發生爐心熔毀。原先置於原子爐內部的燃料棒因高溫成熔融態,順勢落於原子爐底部。隨著時間經過逐漸冷卻之後,於原子爐底部凝固成燃料棒+原子爐構造的混合物。

兩年來的調查成果

以這次進行調查的福島第一核電廠 2號機組為例,當時爐心熔燬的溫度足以將原子爐一次圍阻體、工作人員工作時站立的網狀金屬踏板一併熔毀,落於 2號機組最底部(請參考影片動畫 1’00”-1’10”所示)。

2017年1月的調查確認了工作人員的網狀金屬踏板熔毀,開了一個大洞(影片 1’35“-1’45“)。
左邊是應該要長的樣子,右邊是 2號機組現狀。

在這次的調查之前,2017年1月的調查確認了工作人員的網狀金屬踏板熔毀,開了一個大洞(影片 1’35”-1’45”)。2018年1月,東電從這個網狀金屬踏板大洞,投入調查機具,成功拍攝到 2號機組底部熔融核燃料的影片(1’50”-2’10”),從畫面中可以看到 2號機組底部熔融核燃料的狀態呈現碎石、黏土狀。

2018/01/19,東京電力公司在福島第一核電廠 2號機組內部拍到的熔融核燃料狀態。

調查機具再升級

基於前兩次的調查結果,這次東電打造了新的調查機具(2’28”-3’08”)。這個調查機具的底部有一個類似夾娃娃機的構造,當機具接觸到底部熔融核燃料後,可以用「雙臂」夾住底部熔融核燃料的碎石,以測量熔融核燃料碎石的硬度、大小,是否可以搬運,作為未來規劃該如何取出底部熔融核燃料的參考資料。

這次使用的調查機組,搭載輻射計數器、溫度計、光源和攝影機。整體高約 30公分,直徑約 10公分,重量約 1公斤,橫向可以 360°旋轉,向下擺動幅度達 30°。
底部像是夾娃娃機的構造,可以用「雙臂」夾住底部熔融核燃料的碎石,以測量熔融核燃料碎石的硬度、大小,是否可以搬運,作為未來規劃該如何取出底部熔融核燃料的參考資料。
調查示意圖大概就像這樣,把這個調查機組以懸吊的方式,從之前找到的大洞投下去。
2019/02/13,東電工作人員遠距監控的模樣(左)和在廠區內將調查機組投入一次圍阻體內的東電工作人員(右)。
2019/02/13,調查機組投入 2號機組內部的監視畫面

整項作業都是以遠距操作的方式(有進到廠房內,但沒有進到一次圍阻體)
目前在東電的網站上可以看到當天現場操作的照片,以及工作人員操作中的情況,但沒有針對這次得到的數據做進一步的分析。

2019/02/13,在福島第一核電廠 2號機組內部調查地點一,將熔融核燃料碎石夾起前(左)碎石夾起時(中)夾起後放開(右)
2019/02/13,在福島第一核電廠 2號機組內部調查地點二,將熔融核燃料碎石夾起前(左)碎石夾起時(中)夾起後放開(右)
2019/02/13,在福島第一核電廠 2號機組內部調查地點三,將熔融核燃料碎石夾起前(左)碎石夾起時(中)夾起後放開(右)

當日調查報告書如下:

http://www.tepco.co.jp/decommission/information/newsrelease/reference/pdf/2019/1h/rf_20190213_1.pdf?fbclid=IwAR0tgy7ycMmKm0Kpqmu8tFxiCbccrRgGL-dnThPjijv7U17_3QmdKCB728k


參考資料

  1. 2019/02/13,東電發布的現場照片(新聞稿)
  2. 2019/02/13,東電發布的調查報告書(新聞稿)
  3. 2019/01/28,東電官網發布的官方介紹影片(預告)
  4. 2018/01/19,東電發布的現場照片(新聞稿)
  5. 2018/01/19,東電發布的調查報告書(新聞稿)

怠惰失職?!JAEA大洗研究開發中心輻射汙染事故

照片來源:大洗研究開發中心官方特設網站
初稿日期:2017/6/16,最後修改日期:2017/6/20

2017年6月6號上午十一點十五分左右,日本原子能研究開發機構(JAEA)旗下的大洗研究開發中心(大洗研究開発センター)在燃料研究棟 108分析室進行用過核廢料貯存狀況的檢查時,因儲存方式設計不良,使得五名作業員遭受核輻射汙染。在接受完放射線醫學綜合研究所(放射線医学総合研究所)的住院觀察與療程後,五名作業員已於 13號出院,18號又再度入院 19號起連續 5天進行第二次的投藥。

現在燃料研究棟 108室已經封鎖,進出都需要經過一整套的防護措施。

去年 11月,日本原子能規制委員會在JAEA的保安檢查時發現,JAEA旗下的機構並沒有妥善的保存用過核廢料,在今年 2月命令JAEA限期改善。這次大洗研究開發中心的用過核廢料清點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所展開的事前調查。大洗研究開發中心共存有 80個用過核廢料貯存罐,其中有 21個因內部雜質含量多、非均質態或使用容器不同等因素,被列為需特別留意的貯存罐。今年 2月起到事發之前,已經清點過 30個貯存罐都是相對來說比較安全的貯存罐,而這次事發的貯存罐,就是被標註需特別留意的 21個罐子當中第一批被開封的。

事發的貯存罐內部所存放的實驗藥品為 1991年大洗研究開發中心園區內的「常陽」快滋生反應實驗爐(fast breeder reactor)實驗結束後剩餘的 300公克用過核廢料。這些藥品先裝入聚合物塑膠罐中,再以兩層的聚氯乙烯(PVC)塑膠袋密封過後,最後再裝入不銹鋼製容器裡,並在蓋子上鎖上六根六角形螺絲釘。實驗結束至今 26年,這個貯存罐首次開封便發生了這次的事故。

和貯存罐最內層聚合物塑膠罐同款式的樣品。
和貯存罐內部使用的PVC塑膠袋同款,貯存罐內部套有兩層這個款式的PVC塑膠袋。

當天的作業流程上,5名作業員為一個小組,由 1名 50多歲的職員負責作業,1名 20多歲的職員在其身後輔助,另有 3名 3、40歲的承包商與派遣員工偕同。先將貯存槽由下圖的推車推至燃料研究棟 108室的通風櫥前,將貯存罐搬運至通風櫥上之後,才開始進行開罐檢查的作通風櫥前目前現場的模樣,可以發現到事發的貯存罐還在通風櫥上,地板上鋪有透明塑膠墊的地方還有一些小黑點。為了操作上的方便,當時通風櫥的玻璃隔板並非完全緊閉的狀態。

通風櫥前目前現場的模樣,可以發現到事發的貯存罐還在通風櫥上,地板上鋪有透明塑膠墊的地方還有一些小黑點。

檢查作業來到了第 5罐編號 1010,根據現場作業員的說法,在鬆開貯存罐上方的螺絲釘時,拆下 4根螺絲釘後,伴隨著「咻~」的一聲像漏氣的聲音,發現貯存罐的蓋子慢慢地浮起。為了以防萬一,確認過貯存罐周邊並沒有輻射外洩的疑慮之後,負責主要作業的 50多歲職員用手稍微壓住貯存罐的蓋子以鬆開最後兩根螺絲釘,就在這個同時PVC塑膠袋爆開,離貯存罐最近的該名作業員表示:「當下腹部可以感受到一股風的壓力」。

燃料研究棟 108分析室內的通風櫥和事發的貯存罐。

5名作業員當下研判發生重大事故,透過室內電話和外面聯繫,除了從房間內部將門反鎖,並請求在緊急逃生口外貼上警示。等待同仁在 108分析室外搭建好除去輻射汙染用的塑膠棚,已經是當日下午 2點半,亦即 5名作業員在 108分析室內等待時間超過 3個小時。

待 5名作業員完成初步的體表輻射性物質除染作業後,進行了鼻腔與肺部核輻射物質檢測,發現體內有吸入輻射性物質的情形,為了加速代謝到體內的輻射性物質,5名作業員送往放射線醫學綜合研究所進行Ca-DTPA的投藥。

目前進出燃料研究棟 108分析室都需要完整的防護措施。

究竟問題出在哪裡?1991年「常陽」快滋生反應實驗爐實驗過後的核廢料裡面,含有鈽 239與濃縮鈾,鈽 239和鈾 235、鈾 238即便不在反應爐中進行實驗,還是會自然進行衰變。在衰變的過程中,多半會伴隨α射線、β射線和γ射線的產生。其中,α射線就是氦的原子核,和電子結合之後就會產生性質穩定的氦氣。這次事故的發生,很有可能就是因為最內層的聚合物塑膠罐不適合用來長時間貯存當年實驗結束後的實驗藥品,藥品從最內層的聚合物塑膠罐跑出,再加上氦氣囤積在第 2層與第 3層的PVC塑膠袋中,這次的作業將最外層的蓋子稍微打開之後,由於大氣壓力無法壓過PVC塑膠袋內部的氣體壓力,使得PVC塑膠袋破裂,內容物也隨之「徐徐地」逸散出來。但詳細的情況,還有待JAEA更進一步的調查報告出爐,JAEA有法律上的義務在 19號之前必須向原子能規制委員會上呈調查報告,而 19號於官方網站上公開的調查報告內容也已目前 108分析室的輻射值監測狀況為主,對於事發成因還沒有明確的調查結果出爐。

事實上,早在 2004年4月JAEA旗下的核燃料循環工學研究所(核燃料サイクル工学研究所)的鈽第一開發室(プルトニウム第 1開発室)就已經發現同款的貯存罐當中的雙層PVC塑膠袋有膨脹的現象,推測有可能是因為內部的有機質因為輻射能而分解產生氣體,當時的處理措施是將該貯存罐移往別的箱子貯存。可知,JAEA在事前即有可能已知該款貯存罐在設計上或保存方式上有潛在的問題,卻未更進一步的反映在之後的作業流程上。目前大洗研究開發中心還有 20罐被標註需要特別留意的貯存罐,今後JAEA該如何開封、點檢這 20罐的貯存罐內部狀況,也是現階段的難題之一。

目前作業員透過監視器畫面 24小時監視 108分析室內的狀況。

在事發當天,外界最在意的莫過於 5名作業員所承受到的輻射劑量為何。根據JAEA在第一時間發布的數值,5名作業員進行了鼻腔與肺功能監測儀的檢測,有三名作業員於鼻腔測得 3、13與 24貝克(Bq,每秒衰變的原子數,α射線)的輻射值,事發當下負責主要作業的 50多歲職員被檢測出肺部含有 2萬2,000貝克的鈽 239與鈽 220貝克的鋂 241,還有另外三名作業員也在肺部檢測出鋂 241的存在。然而,5名作業員被送往放射線醫學綜合研究所進行治療後,由放射線醫學綜合研究所反覆進行檢測的結果,5名作業員的肺部都沒有檢測出鈽 239的存在。

5名作業員在隔天送往放射線醫學綜合研究所時,事實上還沒有完全除去附著於體表的輻射汙染,事發當天JAEA所測得的數值很有可能就是檢測到仍附著於作業員體表的輻射性物質,才會出現 2萬2,000貝克這樣的數值。然而,儀器的量測有其極限,特別是作業員在事發當下配有附有濾器的特製口罩,卻仍於鼻腔檢測出輻射性物質,還很有可能作業員體內仍有輻射性物質的存在,但含量過低無法被儀器檢測出。像是 5名作業員中共有 4名在肺部檢測出鋂 241,而鋂 241相對於鈽 239,即使含量很少也很容易被儀器給檢測出來。

5名作業員於 13號出院後,18號返回放射線醫學綜合研究所檢查的結果,從5名作業員的尿液中檢測出極少量的鈽 239、鈽 238和鋂 241,證實Ca-DTPA有助於代謝體內輻射性物質的效果,再度住院進行第二波連續 5天的投藥。

左:5名作業員在事發當下配有的附有濾器特製口罩,得以遮住口、鼻。右:同款特製口罩的濾器(可拆卸式)。

從現場照片中,可以發現通風櫥附近有些許的小黑點,目前推估就是事發當下從貯存罐中逸散而出的輻射性物質。目前 108分析室內測得輻射最大值為每平方公分 55貝克(α射線),每平方公分 3.1貝克(β與γ射線)。除了 108分析室以外,輻射汙染的問題並不會擴大到其他區域。

從照片中還能清楚看出用透明塑膠墊遮蓋的地面上有一些小黑點。

根據大洗研究開發中心官方網站 15號公告的最新資料,發生事故的貯存罐內部含有鈽和鈾的氧化物與雜質,若假設貯存罐中只含有鈽和鈾,則重量百分濃度分別為 26.9%和 73.1%。實際值仍要等到化學分析完所有物質的組成,才得以推算出正確的數值,然而基於核物質防護的問題,今後即便計算出明確的總量,也無法對外公開。5名作業員當中的 3名在事發當下,輻射計所測得的讀值分別為 2、3與 60微西弗(μSv,「西弗」是從「貝克」的數值,根據輻射性物質的種類乘以對應係數而得的數值),在日本從事輻射相關工作者,每年最高可累積承受 50毫西弗(mSv),也就是說,這次事件中作業員所承受的輻射線量小於每年標準值的八百分之一。

大洗研究開發中心官方網站 15號公告的最新資料中,附上了 5名作業員於事發當下拍下的相機畫面:

事故發生當天,作業員於現場拍攝的實際照片:剛轉下 6根鏍絲釘後的貯存罐內部模樣。
事故發生當天,作業員於現場拍攝的實際照片:作業員手持著雙層PVC塑膠袋包覆住的樣子。
事故發生當天,作業員於現場拍攝的實際照片:作業程序來到了編號第 1008的貯存罐,可以從照片中看出PVC塑膠袋也因為氣壓差而鼓起。
事故發生當天,作業員於現場拍攝的實際照片:事故發生後編號 1010貯存罐上和破裂的PVC塑膠袋。透過通風櫥玻璃的反射,還得以看見作業員的身影。

這次的事件,在作業程序上如同 311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一般,作業員在操作流程上依據工作守則上的流程進行,並無失職。然而,工作守則上的內容是否有所缺漏?JAEA在事前已經有發現同款貯存罐中的PVC塑膠袋有膨脹的可能性,卻沒有尋找可能成因與未來可能會演變的狀態,是不是一種疏失?26年前所設計出的這款貯存罐,在材質的選用或設計上是否合適?以及JAEA接下來的貯存罐清查作業該如何繼續進行與五名作業員定期健檢的狀況,都有待後續的追蹤。


原文刊載於【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粉絲專頁
上線時間:2017年6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