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唯一的棄嬰保溫箱,熊本慈惠病院「送子鳥的搖籃」十年回顧

回上一頁:日本唯一,天主教私立慈惠病院

十年來的變與不變

著有《為什麼要拋棄自己的孩子「寶寶郵筒」10年來的真實》(なぜ、わが子を棄てるのか 「赤ちゃんポスト」10年の真実,暫譯)一書的NHK横浜放送局記者山室桃認為,「送子鳥的搖籃」存在的意義,象徵著虐待、懷孕、男性的無責任感、收養制度等的社會問題。「送子鳥的搖籃」最多曾在一年內接獲 20名以上的寶寶,但在那之後每年大約只有 10名左右的寶寶,山室桃推測這可能是因為「送子鳥的搖籃」媒體曝光度減低,相對來說就有越多有需求的人不知道它。

十年如一日:家長可匿名

山室桃指出,「送子鳥的搖籃」這十年來不曾改變的地方就是它的「匿名性」,家長可以不留下任何資料就將孩子留在「送子鳥的搖籃」裡面,沒有人知道孩子的生父生母究竟是誰。關於這點,慈惠病院的立場十年來都不曾改變——慈惠病院認為,這些將孩子送到「送子鳥的搖籃」的家長就是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生了孩子,而特別從外縣市跑到熊本將孩子放在「送子鳥的搖籃」裡,一但「送子鳥的搖籃」要求家長一定要留下真實姓名,可能就不願意來這裡,間接造成悲劇發生。

十年,從嬰兒變成小學生

而這十年來最大的改變,就是第一年抵達慈惠病院的孩子們,少說已經 10歲了。雖然慈惠病院認為,這些被送來「送子鳥的搖籃」的孩子們只要有寄養家庭的溫暖照顧,就能成長茁壯,但所有家庭一定會面臨到什麼時候、又該如何告訴孩子們真相的問題。

放一張照片也好

現在就讀小學,曾被親人送到「送子鳥的搖籃」的男童翼(化名)便說,他雖然已經從寄養家庭口中得知這件事情,也能接受這個事實了,但自己曾經迷惘過,很想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到底是怎麼樣的人,也很希望當年他的親生父母能在「送子鳥的搖籃」裡面放一張照片也好。

山室桃認為,或許「送子鳥的搖籃」真的救到了這些孩子的生命,但不可否認的是,現在的我們該如何面對孩子們的將來,這是日本社會該一起思考的課題。


Photo by Kristina Tripkovic on Unsplash

將孩子送到「送子鳥的搖籃」的家長在想什麼

山室桃指出,有些將孩子放到「送子鳥的搖籃」的家長,事後還是能得知其真實身份,在這幾年來的調查後發現,這些家長多半都是需要幫助的時候,沒有辦法找到任何可以討論的人或資源,認為除了將孩子送到「送子鳥的搖籃」之外,別無他法。

有的家長因為家裡經濟問題、孩子生了男方就跑了,即使孩子生了下來自己也無力扶養他們。或者因為不倫關係、未成年生子,讓當事人不想讓周圍的人知道自己懷孕產子一事,選擇「送子鳥的搖籃」就能確保自己的真實身份不被公開。

背後成因要分兩種

山室桃認為,在這些原因的背後要分成兩件事,一種是生父生母為了明哲保身,而將孩子送到「送子鳥的搖籃」;一種是真正需要社會支持網幫忙的人,沒有辦法取得他們需要的資訊。

因為匿名,助長家長拋棄孩子

在NHK的調查當中發現,有些將孩子送到「送子鳥的搖籃」的家長,其真實身份是學校教師、醫師或甚至是社工都有。一對學校教師發生不倫戀,懷孕之後是由其他同事建議將孩子送去「送子鳥的搖籃」的。也有案例是孩子的親生父母以「我想要去留學」、「想要回到職場工作但找不到保育所」而將孩子送去「送子鳥的搖籃」。上述這些例子,都是「送子鳥的搖籃」的匿名性助長了家長不用負起責任,而棄養孩子。

日本的幼托機構
日本的幼托機構分成「保育所」和「幼稚園」兩種,「保育所」收的是 0歲到學齡前的嬰幼兒,而「幼稚園」則只收 3–6歲的幼童(滿 3歲到上小學前)。

更多關於日本幼托機構的介紹,請參考舊文《太缺幼托專業人員,大阪市:來工作就送環球影城年票!日本「待機兒童」出了什麼問題

真正有需要的人不敢問

山室桃指出,在採訪的過程當中她注意到的是真正需要幫忙的家長,不敢讓別人知道自己懷孕,所以也不敢尋求協助。特別是未成年懷孕不想讓爸媽或校方知道,等到肚子漸漸大了起來就改穿寬鬆的衣服,宣稱自己最近變胖了,有的人真的靠著這招連孩子生了爸媽都不知道。

也有些案例是,當事人沒繳稅便不敢到公家機關尋求協助,認為自己不在社會福利的保障範圍內。更甚者,連去婦產科產檢都不敢去,羊水破了乾脆在自己家裡自己生。

福利再優渥,有需求的人不知道就沒用

山室桃表示,日本社會福利制度對於低收入家庭生孩子時的福利其實很優渥,只要當事人去絕對會提供各式各樣的協助,但問題就出在真正有需求的人不知道這件事,這是日本社會安全網路的一大缺失。

被反嗆「孩子生了再來」

山室桃接著提到,以這些家長的情況來說,她們如果去兒童相談所(児童相談所,日本的兒童福利諮詢機構,屬於行政機關)尋求支援,應該是可以以匿名的方式,也不須提供住址就能諮詢。但有案例表示,當她去兒童相談所諮詢時,卻被職員反嗆「孩子生了再來」。

事實上,《児童相談所運営指針》在第一章就有明文提到, 兒童相談所的服務內容包括孩童和孕婦所需的相關資料。不過近年來兒童相談所面臨工作量太大、人手不足的問題,而出現兒童相談所職員素質參差不齊的狀況。

(繼續閱讀)下一頁:全年無休24小時孕婦熱線電話

One thought on “日本唯一的棄嬰保溫箱,熊本慈惠病院「送子鳥的搖籃」十年回顧

  1. Pingback: 【武漢肺炎在日本】學校停課、經濟困頓、性教育不足⋯⋯疫情下的非預期懷孕少女恐爆增 –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