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西電力公司廣告:一覺醒來突然變成關西人的男子

成立於 1965年的關西電氣保安協會(関西電気保安協会),主要負責大樓、工廠或一般家庭的電氣安全檢查。每年都會推出新一季廣告的關西電氣保安協會,這次以「有一天突然變成關西人的男子(ある日突然関西人になってしまった男の物語)」為題,推出全系列共 12支片長 15秒的短片,在網路上造成轟動

第0集:你是關西人嗎?

故事主角是從東京突然調職到關西的「西尾學(編註:西尾學的日文發音「にしお まなぶ」正好和「學習(關)西」一樣)」,來到關西的西尾學,在路上遇到一個怪阿姨,被阿姨問說:「你是關西人嗎?」,西尾學說完自己是才剛調職到關西來的,就被阿姨硬塞了一張CD,要他回家仔細聽。

然後西尾學就真的半夜播著這張CD聽到睡著⋯⋯

其實這張CD的曲子,正是關西電氣保安協會從 1977年以來的廣告主題曲。而飾演在路上發CD的怪阿姨,正是關西電氣保安協會人力部門的主管松本潤子。


第1集:なんでやねん

可能因為一整晚都在聽關西電氣保安協會廣告歌曲的緣故,第 1集從西尾學一覺醒來說出口的第一句話就是最常被模仿的關西腔「なんでやねん(搞什麼鬼、幹嘛、搞啥啊的意思)」開始,接著轉開電視看到黃色安全帽的廣告,脫口而出:「安全帽,なんでやねん」

最後畫面帶到窗外一名帶著黃色安全帽的男子,比出「安全確認」的手勢。飾演這名黃色安全帽男子的,正是在關西電氣保安協會負責高壓電點檢的技工内田竣士。


第2集:急性關西人症

在第 2集,西尾學來到一間診所,醫生要西尾學講出看到這幾個單字直覺想到什麼。西尾學一看到「飯店(ホテル)」,就唱出兵庫縣洲本市Hotel New Awaji(ホテルニューアワジ)的廣告歌曲「New~A~wa~ji~♪」,接著換成「炸豬排 炸豬排(とんかつ とんかつ)」,就唱出炸豬排連鎖店KYK的廣告歌,最後看到「佛壇(お仏壇)」就唱出兵庫縣姬路市「浜屋」的廣告歌。這三家的廣告歌被譽為關西廣告歌曲「御三家」,關西的電視兒童應該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看到西尾學能夠唱出這三首廣告歌,醫生馬上診斷西尾學是「急性關西人」,西尾學馬上反擊:「你開玩笑的吧(うそやん)」,醫生則回說:「啊我不知道啦(知らんけど)」,這是標準關西人日常對白。

飾演這名醫生的是,關西電氣保安協會大阪北支店的守口營業所長満嶌章浩。


第3集:完全就像個關西人

故事來到第 3集,西尾學和女友到咖啡店時,直覺說了要來兩杯「麗子(レイコー)」。這個梗在名偵探柯南劇場版也有玩過:在關西會把冰咖啡(アイスコーヒー)叫成「冷(レイ)コー」,音同「麗子」。

不知為何,服務生居然拿了一根香蕉出來說:「有你的電話」,西尾學接過香蕉也很直覺地把香蕉當成話筒拿起來,做出接電話的樣子,接著說:「這是香蕉吧」。這個香蕉橋段,也是關西人都知道的笑梗。

把香蕉遞給西尾學後,突然戴上黃色安全帽在旁邊偷笑的服務生是由關西電氣保安協會奈良支店營業部的宮本美佳飾演。


第4集:我們分手吧

西尾學和女友在第 4集來到一間酒吧,女友表示自己沒有辦法大阪燒和飯一起吃,想要和西尾學分手。在女友轉身離去後,調酒師遞上一杯綜合果汁Mix Juice(ミックスジュース)說:「店家請客」,故事最後斷在西尾學說「怎麼會是綜合果汁⋯⋯」

綜合果汁Mix Juice(ミックスジュース)是大阪特產,是由大阪・新世界的千成屋珈琲發明的,其特色是小碎冰和罐頭水果(是的,它不是新鮮綜合果汁,它裡面居然有加水果罐頭的水果來增加甜度⋯⋯)。

廣告中戴著黃色安全帽打綜合果汁的調酒師是關西電氣保安協會理事兼工事部長橋本石明。


第5集:要不要吃個糖

被分手的西尾學在公車上大哭,一旁的歐巴桑看他難過,就給他一顆糖。接著西尾學在路上一直遇到給他糖吃的歐巴桑,最後手捧著一大堆的糖果說,為什麼要給這麼多糖果⋯⋯

大阪的都市傳說,就是大阪的歐巴桑隨身一定會帶糖果,遇到小朋友就會問說:「あめちゃんいる?」,「あめちゃん」是糖果在關西的暱稱。

在西尾學捧著一大堆糖果,還硬要給他最後一顆糖的黃色安全帽歐巴桑是關西電氣保安協會姫路支店姬路營業所的技術 2課係長寺岡良江。


第6集:這樣報路會通嗎

第 6集開始,西尾學成為公司前輩,負責照顧剛來到關西的後進。在計程車上,西尾學很關西地和司機說:「沿著這條路往前走,然後啪~的轉彎,的那棟大樓」後進才問完:「這樣報路真的會通嗎?」,兩個人就被計程車司機丟在荒郊野外。

「這裡是哪裡?」「這裡是御堂筋⋯⋯(編註:御堂筋是大阪市的主要幹道)」

接著鏡頭帶到田邊小路旁上一名戴著黃色安全帽的工人,他是關西電氣保安協會京都支店京都南營業所的技術 1課長谷山直。


第7集:活著的炸雞塊

故事第 7集,西尾學和後進來到一間居酒屋,桌子上剩下最後一個炸雞塊,西尾學要後進吃下最後一個,結果筷子一個失手,沒有夾好就掉了下來。

西尾學:「這個炸雞塊還活著呢」

女主角:「生魚片好慢喔」

西尾學:「現在還在釣魚吧」

接著就有一名戴著黃色安全帽的大叔,抱著一大條魚走進店裡,「還真的去釣魚嗎」。他的真實身份其實是關西電氣保安協會滋賀支店工事部管理人田引静治。


第8集:然後兩個人就在一起了

故事第 8集,西尾學和自己帶的新人假日跑到動物園看熊貓。女主角一看到熊貓很興奮,西尾學只在旁邊掃興的說:「關西到處都看得到熊貓(關西地區像和歌山的白濱或神戶市立王子動物園都看得到熊貓)」,然後兩個人就在一起了(?)

其實他們兩個看到的熊貓不是真的熊貓,而是關西電氣保安協會企劃部經營企劃擔當部長吉本正樹裝扮的。


第9集:關西人是不是家裡都有一台章魚燒機

西尾學和女主角來到一間章魚燒店,女主角問說:「關西人是不是真的家裡都會有一台章魚燒機啊?」西尾學耍帥回說:「當然有啊」但其實他家根本就沒有章魚燒機。於是乎,當女主角回說:「那下次可以去你家嗎?」鏡頭下一幕就來到西尾學買了一台章魚燒機回家開箱的畫面。

正當西尾學準備把章魚燒機的插頭插上時,一名關西電氣保安協會的調查員突然現身,和西尾學說:「就算是章魚燒機也不能在延長線上一次插太多插頭(編註:這裡玩了可以插很多個插頭的延長線日文暱稱「章魚腳(タコ足)」的梗)」。這名調查員的真實身份是關西電氣保安協會大阪南支店堺電氣安全中心指導員小林剛。


第10集:西尾學到底能不能求婚成功?

在第 10集,西尾學和女主角來到一間燈光美氣氛佳的餐廳。西尾學問說:「電視上不是有一個新婚夫婦一起參加的節目嗎?妳願不願意和我一起去呢?」言下之意是要和女主角告白的意思。

沒想到女主角卻回說:「所以是要找我一起去電視台參觀的意思嗎?」

原本在餐廳已經set好的暗樁們,聽到女主角的回答全都傻眼跌倒。其中扮演要幫西尾學開瓶慶祝的服務生是關西電氣保安協會和歌山支店長的阪中健二。


第11集:你願意當關西人嗎?

總之西尾學求婚成功了,「有一天突然變成關西人的男子」這一系列的最後一集就是西尾學和女主角步入禮堂,當牧師問說:「不論是生病或健康,你們是否願意成為關西人呢?」兩人回答:「我願意」之後,隨後出現唱詩班唱出:「關西電氣保安協會」的歌詞。

女主角問西尾學:「要一直待在我身邊喔」,沒想到西尾學的回答居然比關西電氣保安協會假扮的牧師、唱詩班的回答還要慢半拍。這一系列的故事便在,西尾學對著關西電氣保安協會的成員說出:「なんでやねん(搞啥啊)」,呼應第 1集的台詞中結束。

這次飾演風琴師的是關西電氣保安協會大阪南支店庶務部經理亀田美幸,關西電氣保安協會營業部的山口有未和人財・安全推進部勞務安全組的野村綾花則飾演和聲小天使。


「我們就在關西人身邊」

關西電氣保安協會這一系列影片,成功以「關西人的種種」、「關西人才看得懂」為賣點,製造出「關西電氣保安協會就在大家身邊」的親切感。並且在廣告中找公司員工客串每一集,就能在官網上順帶介紹公司內部各個職種的工作,對於求職者來說可以預先認識各個職種在公司的工作內容是什麼,有利於公司未來招募新人。

關西電氣保安協會公關表示,這次的廣告是以「我們就在關西人身邊」為主軸發想,之前就曾經有找過公司員工客串廣告角色,今天擴大找來在剛進公司第 2年的年輕職員,希望這種不是很好但又很好(へたうま)的演技,配上關西特有的梗(関西あるある),可以讓大家樂在其中。

最後再讓我們一口氣看完「有一天突然變成關西人的男子」完整系列(片長 3分鐘),完整版有附上日文字幕可以邊學關西腔(?)怎麼講。


參考資料

  1. ある日突然「関西人」になってしまった男
  2. 「急性の関西人」ってなんやねん! “関西あるある”動画「ある日突然関西人になってしまった男の物語」がシュール
  3. 関西電気保安協会の新CM「ある日突然関西人になった男」が人気のワケ

創作千年極品美味「蘇」的大挑戰,日本網友發揮創意救酪農

因為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疫情關係,日本政府突如其來的各級學校大停課,讓不少提供學校營養午餐鮮乳的酪農業者,一夕之間不知該如何解決鮮乳滯銷的問題。為解決鮮乳滯銷的問題,有日本網友號召做「蘇」救酪農(#蘇を作る)的「蘇」的大挑戰(#蘇チャレンジ),讓「蘇」的網路詢問度瞬間飆高,堪稱是「平安時代以來再次引爆風潮」,食譜網站與歷史學者紛紛感到驚訝。

日本料理食譜網站Cookpad(クックパッド)表示,從 3月上旬起「」搜尋頻率急速上升,光是 3月2–8日一週的搜尋次數,就是前一週(2/24–3/1)的 94倍。Cookpad認為,製作「蘇」只需要牛奶,食材容易取得,再加上是「古代的貴族點心」很有話題,才能讓「蘇」爆紅。

關於日本各級學校學校停課衍生出來的問題,請參考舊文《新型肺炎的停課政治學(下)|民以食為天

「蘇」的歷史

說起「蘇」的歷史,在平安時代是獻給貴族的料理,或作為佛教祭祀的貢品,也會被當成藥來使用。例如,在平安時代的高官藤原實資就在日記《小右記》寫到,當時握有大權的藤原道長病倒時,就是獻上名為「蘇蜜煮」的料理。

然而,關於「蘇」的詳細做法,在文獻上並沒有太多記載,學者們對於「蘇」究竟是何物的見解也很分歧。目前只知,在平安時代的《延喜式》中曾記載:

作蘇之法、乳大一斗煎、得蘇大一升

翻成白話文的意思是:使用一斗的牛乳燉煮,就能得到一升的「蘇」。在燉煮的過程中,生乳的體積會因為加熱濃縮成十分之ㄧ左右。

有一說認為,日本的「蘇」其實就是中國古代的「酥」。佛教的《大涅槃經·聖行品》中就有寫到:「譬如從牛出乳,從乳出酪,從酪出生酥,從生酥出熟酥,從熟酥出醍醐,醍醐最上。」
「酥」是從生乳加工再製而成的乳製品,分成「生酥」和「熟酥」;日本的「蘇」也有分「生蘇」和「精蘇」,保有Q彈口感的叫做「生蘇」,乾的叫做「精蘇」。

另外,根據東野治之和池山紀之在《日本古代の蘇と酪》一文中的考究,蘇的外型應似奶油或濃縮乳(鮮奶油、煉乳)的狀態。

專精於古代史的關西大學博物館學藝員佐藤健太郎表示,「蘇」的原料是鮮乳,這在古代是很難取得的原物料,因為當時的環境只有生過寶寶的乳牛有辦法泌乳,鮮乳產量很少,不會在市面上流通,是很稀有的原物料。

佐藤健太郎接著指出,目前日本國內可以找到的最早記載是平安時代《新撰姓氏録》當中寫到:渡日的「善那」使者,因向孝德天皇獻上鮮乳,獲賜「和藥使主」的姓氏,可見當時鮮乳被視為一種藥。不僅如此,從天武天皇的王孫・長屋王住處遺址中出土的木簡上,也有寫到:只要能帶鮮乳來並煎煮之,就能獲得米作為報酬。另外在孝德天皇在位時期,朝廷公職還有專門搾乳的「乳長上」,由此可以推測,日本朝廷早在奈良時代就有飲用鮮乳、製作乳製品的文化。

讓「蘇」爆紅吧

這次日本網路上出現「蘇」的大挑戰,可以回溯到推特網友「ミケ太郎(@bokumike)」3月1日的推文。他在推特上發了一系列使用鮮乳挑戰製作「蘇」的推文,獲得大批網友按讚、轉推,就連日本農林水產省的官方推特帳號都有分享,應而興起一波模仿潮。

ミケ太郎在推文中寫到,小的時候就一直很想吃看看「蘇」,最近在想有什麼事可以大量使用到鮮乳的食譜,想來想去好像只有「蘇」。

喜歡看以農業為題材的漫畫《銀の匙》和《百姓貴族》的「ミケ太郎」說,日本食材自給率很低,唯獨鮮乳自給率可達 100%,鮮乳當中又有一成是專門提供給學校營養午餐,所以得知學校停課時,就在想到底該怎麼辦,「牛是有生命的,養牛需要飼料費和管理費,這些勞動力和經費都是由各個農家自己出,這次學校營養午餐暫停供餐,有可能會讓農家倒閉」。但是,牛奶又不可能大量購買,喝個不停,這樣腸胃會受不了,「如果把牛奶濃縮到極致的話,每個人的消費量就可以提升了吧」,這讓「ミケ太郎」想到以前曾在日本史課堂上聽過的「蘇」。

創意無限的「蘇」的大挑戰

在「ミケ太郎」推特分享自製「蘇」的成品後,不少網友也在底下留言建議「ミケ太郎」可以把自家製「蘇」配上什麼調味可能會比較好吃,也有網友學起「ミケ太郎」挑戰自製「蘇」。畢竟「蘇」是已經失傳的點心,沒有人知道怎麼樣的成品才最貼近古人的「蘇」,也沒有人知道古人到底是怎麼吃「蘇」的,造就了網路上創意無限的「蘇」。

ミケ太郎接著製作各種調味的「蘇」,左下是加了橄欖油和黑胡椒,左上則是淋上蜂蜜的版本。
還有配上餅乾、各式果醬,生活火腿和和風波菜海苔的「蘇」。玻璃杯裝的是「ミケ太郎」自製的「精蘇」佐蜂蜜堅果。

目前「蘇」的大挑戰終極目標是,把牛奶燉煮成均勻的黃色,盡可能地讓所有水分蒸發掉。根據網友們的分享,如果使用平底鍋一次注入 2公升的牛奶,大約需要花上 2小時才能做出「蘇」,期間還要注意不能讓底下燒焦,所以需要不停拌煮。

「ミケ太郎」說,他是等「蘇」出現一點彈性之後,反覆揉捏「蘇」,最後再用保鮮膜包起來,整理一下外型後放進冰箱冷卻。「ミケ太郎」也提到,他也有用優酪乳做「蘇」,但優酪乳的版本會比較酸,用牛奶做的話口感比較像起司,如果在冰箱內靜置一晚,會有牛奶特有的風味,他個人比較喜歡牛奶版的「蘇」。「ミケ太郎」表示,雖然這可能只是一時的風潮,但能在社會因為新型肺炎感到不安的時候,出現比較正向的話題,覺得在人生上寫下一行重要的紀錄,希望有興趣、有時間的人,也可以試著做做看「蘇」。

這是挑戰用優酪乳做成的「蘇」。
使用優酪乳製成的「蘇」顏色比較白,製作時間也比較短。

穿越時空來到現代的「蘇」

佐藤健太郎則說,自己雖然曾經研究過「蘇」,但卻不曾實際做過「蘇」,看到這次網路上「蘇」的大挑戰爆紅感到很驚訝。他也說自己從網友們在社群網站上分享的自家製「蘇」中學到不少,會不自覺在心裡想「這個應該是『生蘇』」、「這個可能就是『精蘇』」。佐藤健太郎表示,日本人愛吃乳製品,並不是戰後以來才有的事,希望這次藉由令和時代再度爆紅的「蘇」,可以讓大家再次憶起古代以來的日本食文化。


參考資料

  1. 新型コロナでブームの「蘇」、数奇な歴史 「一度消えた権力の象徴」
  2. [新型コロナ] 幻の乳製品 蘇 牛乳消費盛りげ レシピ検索人気急上昇
  3. 古代の珍味「蘇」新型コロナで人気爆発 不明な製法、想像力でカバー

只有爸爸能請兩次育嬰假?關於日本育嬰假的種種

Photo by Kelly Sikkema on Unsplash

陪產假和育嬰假不是女生的專利,雙方一起討論最適合自己的方式才能將社會福利發揮到最大功效

自從小泉進次郎去年 8月宣布要和知名主播滝川クリステル帶球閃婚(預產期是 2020年1月),接著在 9月晉升內閣一員,被外界視為最有潛力的未來總理大臣候選人後,外界就一直期待小泉進次郎可以成為第一個「在議員任期期間成功請到育嬰假的生理男性」。

在小泉進次郎之前的「育休議員」

之所以要強調「第一個成功請到育嬰假的生理男性議員」的原因在於,早在小泉進次郎之前,日本政界少見的眾議員夫妻檔宮崎謙介・金子恵美夫婦當中的宮崎謙介就曾在 2015年12月底表示,在長子出生後希望能請 1–2個月的育嬰假,藉由開創國會議員先例,改變大眾對於男性也該請育嬰假,在家幫忙帶小孩的看法。當時,宮崎謙介還在部落格上自稱為「イクメン(編註:イクメン是日文的「育(iku)」+男人(man),該詞曾獲選為 2010年日本流行語大賞前 10名)」,他不只成功地事先請到育嬰假,也成功地帶動不少討論。 然而,原本應為一則佳話的新聞,卻在宮崎謙介・金子恵美夫婦的長子出生後沒過幾天,劇情急轉直下——2016年2月,《スポーツニッポン新聞社》和《週刊文春》接連爆料宮崎謙介在金子惠美臨盆前幾天,有一名女性進出宮崎謙介在京都的住處。最後,宮崎謙介主動請辭,成為名副其實的家庭主夫,在家帶小孩。

關於這起事件的細節,請參考舊文《「育休議員」或許毀了男生也有責任請育嬰假的好印象》,或其後續發展的《不離婚也是一種選擇,太太懷孕期間背地偷吃的前育休議員分享心路歷程》。

國會議員只有產假沒有育嬰假

本月 15號,小泉進次郎終於鬆口表示已經申請育嬰假。報導指出,小泉進次郎在妻子滝川クリステル生完小孩後的 3個月內請了總計 2星期左右的育嬰假。在育嬰假期間,一部分的工作交由副環境大臣或政務官代為處理,如果是因為事務聯絡需要開會時,則利用電子郵件或視訊會議處理公務。

國會議員和一般民間企業最大的不同是,國會議員並沒有所謂的育嬰假,更不用提國會議員育嬰假期間是否有支薪。小泉進次郎這次的做法,可以說是利用國會議員既有的假期彈性調整後的結果,但距離開創國會議員制度面的「育嬰假」還有一段距離。

回顧日本國會議員的育嬰假和產假,參、眾議院雖然在 2000–2001年間修改規則,得以讓有孕在身的議員以「生孩子」為由缺席會議,也就是所謂的產假。但遲至 2009年2月才有小渕優子眾議員請過產假,當時小渕優子眾議員身兼少子化對策擔當大臣,但她在生完孩子之後便辭去公職。時至今日,也只有 14名生理女性的國會議員請過產假,但並沒有為了「帶小孩」得缺席國會會議的規定,也就是所謂的育嬰假。

在官方部落格宣示

根據小泉進次郎在官方部落格上以〈關於取得育嬰假(育休取得について)〉為題的分享,他在太太懷孕之後得知,有 10%的孕婦在生完小孩後會出現產後憂鬱症,看到身邊的太太而萌生想要申請育嬰假的念頭。另一方面,2017年日本生產性本部的數據指出,生理男性的社會新鮮人約有 8成希望自己未來能請育嬰假,但現實上現在只有 6.16%的男性成功請到育嬰假。社會上,還有環境省內部有不少職員希望小泉進次郎能帶頭請育嬰假,來改變整個社會風氣。挪威一份調查指出,如果職場內有同事先請到育嬰假,就能讓職場的育嬰假取得率上升 11–15%,如果是公司高層請到育嬰假,育嬰假取得率可以再提高 2.5倍。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調查也指出,如果爸爸在第一胎的時候育兒時間越長,就有更高的比率會生第二胎,再加上日本政府也希望男性公務員可以請「原則上 1個月以上」的育嬰假,所以他才下定決心請育嬰假。

三個月只有請兩週,只是做做樣子

然而,小泉進次郎這次只有請「3個月內總計 2週」的育嬰假,不少民眾認為他這樣實在是「半調子」的請法,但仍肯定他願意請育嬰假的做法。

上表為網路媒體「mama+(ママタス)」的營運公司C Channel株式会社針對 1,251名生過孩子的媽媽的問卷調查結果

《ディリー新潮》指出,小泉進次郎這一次會請 2週,可能是和法國的男性育嬰假有關。滝川クリステル本身就是日法混血,據說小泉進次郎在單身時代,就曾經和其他議員見過《為什麼法國可以克服少子化(フランスはどう少子化を克服したか,暫譯)》一書作者高崎順子,當時小泉進次郎拿著畫滿紅線的書一直問高崎順子關於第一章〈男人在兩週內變父親(男を2週間で父親にする,暫譯〉的內容。

高崎順子在書中介紹到,法國的男性育嬰假制度分成 3天的陪產有薪假(Le congue de la naissance)和連續 11天的育嬰假(Le conge de paternite et d’accueil de l’enfant),合計起來共 14天。在伴侶剛生完孩子的前 3天,爸爸必須要到醫院學習幫寶寶洗澡、換尿布、餵奶等,接下來的 11天連假只要在孩子出生後 4個月內都可以請,但多數人都會一口氣兩個加起來請 14天。

只有新手爸爸可以一胎請兩次育嬰假

話說回來,一般民眾有可能和小泉進次郎一樣「半育休(請彈性育嬰假)」嗎?事實上,根據日本《育児・介護休業法》,員工如果因為孩子出生需要陪小孩,可以申請每個月工作 80小時以下的「育嬰假」。這是 2014年修法後的結果,如果遇上天災人禍或緊急狀況,不得不「暫時工作」的話,在育嬰假期間可以每個月至多工作 80小時。對此,厚生勞動省表示,這條法律並不是以「育嬰假期間工作」為前提修法的,過去不讓大家在請育嬰假期間工作,就是為了要確保育嬰假休假的權利。但是,有些時候需要有點彈性的做法,如果男性能妥善利用「半育休」的話,就能在另一半剛生完小孩的前期,把手邊剩下的工作處理完或交接給其他人,就能更順利地進入休假模式。

不僅如此,日本的《育児・介護休業法》還可以讓新手爸爸生一胎請兩次育嬰假,而且這個生一胎可以請兩次育嬰假,還只限生理男性,媽媽不能請兩次。新手爸爸在太太剛生完的 8周內可以請一次產假,接下來在太太請完 8周產假進到最長 1年的育嬰假期間,新手爸爸隨時都可以以「協助新手媽媽回到職場」為由再請一次育嬰假。

然而,上述這些育嬰假制度只限勞工,像小泉進次郎這種國會議員並不適用。NPOファザーリング・ジャパン(Fathering Japan)的代表理事安藤哲也在 6號的活動上表示,他和小泉進次郎提了請兩次育嬰假的點子,小泉進次郎好像原本不知道男性勞工可以請兩次育嬰假這件事,表示自己獲得了靈感,接著他就在隔天的記者會上提到「第二次產假」。究竟小泉進次郎是否會再請第二次產假,還有待觀察。


在小泉進次郎之前的(男)政治人物

事實上,小泉進次郎並不是第一個成功請到(彈性)育嬰假的生理男性政治人物。2010年,東京都文京區長成沢広修就請過 2週育嬰假,緊接著廣島縣知事湯崎英彦也在同年(2010)曾請過育嬰假。近期還有三重縣知事鈴木英敬分別在 2012年和 2016年請過育嬰假,以及愛知縣西尾市市長中村健在 2019年11月宣布要接連 2個月取消晚上的公務活動,在家帶小孩,還有奈良縣三宅町町長森田浩司宣布要放「無限期育嬰假」也備受矚目。

取消晚上公務,早點回家帶小孩

以愛知縣西尾市的中村健市長為例,在次男出生之後,他每天晚上 6點多回到家,6點半一起吃晚餐,陪孩子玩一下之後就帶著長男去洗澡,晚上 8點半一起入睡。中村健說,他會決定要請育嬰假,一方面是因為地方首長多半是 60、70歲左右,所以之前就想過如果自己當上地方首長應該要請育嬰假來提起這個議題。聽了曾請過 2次育嬰假的三重縣知事鈴木英敬的話,覺得自己作為地方首長請育嬰假是很有意義,再加上生第一胎的時候正好是剛選上市長的時候,當時都交給太太照顧,覺得第二胎不能再這樣,所以才決定要請育嬰假。

中村健也說到,如果問太太的意見的話,自己應該還沒有做到滿分,但應該已經比第一胎好 5–10倍左右了。舉例來說,中村健不會煮飯,所以他只能找自己能幫忙的事情做,但有時還是會被太太說:「把洗好的衣服收進來摺好,把碗盤洗一下,希望這些不是直接和帶孩子有關的事情也都能一起做」這時候他就知道自己還做得不夠好。

被問到為什麼會想到「下班之後放育嬰假」的計畫,中村健說,當時他問太太什麼時候最需要幫忙,得到「傍晚之後到孩子睡著前的 3小時」的答案,而且太太還說「早上不用在家也沒關係」,就決定早上專心公務,然後早點下班回家帶小孩的結論。由於中村健的「下班後放育嬰假」正好是年底 11、12月最多應酬的時候,中村健說都是秘書在幫忙回絕邀約,不曾聽過有市民反對,但如果遇到一定要出席的情況,就會委託副市長幫忙,反而辛苦到的是副市長。

無限期(提早下班)放育嬰假

奈良縣三宅町的森田浩司町長也和愛知縣西尾市市長中村健情況類似,森田浩司的太太也和他說「比起老公一整天在家,晚上早點回家幫忙做家事還比較幫得上忙」,所以森田浩司現在每天早上 8點半左右上班,下午 7點左右下班,但他的「下班之後放育嬰假」計畫並沒有設期限,可以說是「無限期(提早下班)放育嬰假」。

不只率先請育嬰假,還要提倡育嬰政策

不論是請過兩次育嬰假的三重縣知事鈴木英敬或「無限期(提早下班)放育嬰假」的奈良縣三宅町町長森田浩司,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是在任內積極推廣育嬰政策。例如,森田浩司一當選三宅町町長(2016),就將送給新手爸媽的祝賀禮包價值從 1萬日圓擴充到 2萬日圓(2017年度上路),去年(2018)11月更新增育兒諮詢的政府窗口。

至於三重縣知事鈴木英敬則在上個月(2020年1月)宣布,要讓三重縣政府內的所有男性職員都可以請到育嬰假,成為第一個參與顧問公司ワーク・ライフバランス的「男性育休 100%宣言」的地方政府。根據日本總務省 2018年度的統計,三重縣知事的部門男性職員育嬰假取得率為 36.7%,是全國一級行政單位(都道府縣)當中最高的,如果是在妻子剛生完 5天內請的短假,則有 93.3%,今後三重縣政府預計讓男性職員因為育兒因素請的長假或短假(類似下休)達到 100%。另一方面,目前三重縣內民間企業的男性育嬰假取得率在 2018年度仍只有 4.4%,三重縣表示未來將會和縣內民間企業分享提高男性育嬰假取得率的做法。

三重縣知事鈴木英敬說,小泉進次郎會和他請教該如何照顧寶寶的事,小泉進次郎還用電子郵件報告說這 2週的彈性育嬰假期間,他要負責幫寶寶洗澡。


參考資料

  1. 「公務最優先、そして危機管理万全で」育休表明の小泉氏 現職閣僚で異例の対応
  2. 小泉進次郎氏、“育休取得”を発表。「大臣の働き方も改革していきたい」
  3. 小泉環境相、育休取得 第1子誕生時、2週間程度
  4. 小泉進次郎大臣の育休はなぜ「2週間」なのか フランスの制度が参考に?
  5. 政府内から小泉氏は「育休1カ月に」との声も、“半育休”って会社員も取れるの?
  6. 進次郎氏に“育休2回”を伝えた内幕。共働きの妻支えるために復職のタイミングでも
  7. 時短育休中の愛知・西尾市長「定時帰宅でもいい。自分なりの働き方を」
  8. 奈良・三宅町の森田町長、育児で時短勤務へ
  9. 町長が異例の「無期限育休」へ 復職する妻支え時短勤務
  10. 男性職員の育休推進 三重県知事が自治体首長初宣言
  11. 知事、男性育休100%宣言 県職員の取得促進さらに
  12. 小泉環境相は「お風呂担当」 育休経験者の鈴木三重知事明かす

本文同步刊載於【DQ地球圖輯隊

新時代的NHK紅白歌合戰,是時候拋開女生是紅隊男生是白隊的規則了

紅白歌合戰首頁截圖

70年來從不間斷的跨年節目

說到日本跨年,就要提到NHK從 1951年起每年都會在 12月31日晚上播出的歌唱節目《NHK紅白歌合戦》(以下簡稱「紅白」)。紅白是將男、女歌手分成紅隊(女)和白隊(男)PK,由當天的來賓審查員(通常是當年度著名的運動選手、演員,特別是有參與NHK連續劇演出的主要演員擔任)、現場觀眾,以及電視機前的觀眾按遙控器投票,選出當年度是由紅隊還是白隊獲勝。

2018年底就有歌手在節目上反抗

由於紅白的特色是將男、女歌手分成兩隊,當遇到音樂團體的成員不限單一性別的時候,多半會依照主唱的生理性別來決定要歸在紅隊(女)還是白隊(男)。時至今日,這樣的分類方式已經不能滿足越來越多元的音樂型態,亦會將性別限縮在非男即女的二元觀點之中。前年(2018),歌手星野源就在紅白上說到:

思ったのは、紅白もこれからね、紅組も白組も性別関係なく、混合チームでいけばいいと思う

我在想的是,今後的紅白,紅隊和白隊都和性別沒有關係,可以組成(男女)混合隊的話就好了

星野源在NHK有一個期間限定的音樂節目《おげんさんといっしょ》,在節目中星野源會穿女裝扮演「おげんさん(註:星野源的「源」就讀作「げん」)」,「おげんさん」是「おげんさん」Family裡的媽媽,「おげんさん」Family的爸爸則是由女扮男裝的高畑充希飾演,另外還有男扮女裝的藤井隆飾演「おげんさん」Family的長女,聲優宮野真守則替「おげんさん」Family的老鼠配音。

2018年的第 69屆紅白,《おげんさんといっしょ》就以特別節目的方式在紅白上參了一角。當時,由宮野真守配音的老鼠問星野源,「おげんさん」到底該歸在紅隊還是白隊?星野源接著答到:「到底是哪一邊呢?『おげんさん』既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我在想的是,今後的紅白,紅隊和白隊都和性別沒有關係,可以組成(男女)混合隊的話就好了」,接著星野源轉向女扮男裝飾演爸爸的高畑充希說:「這樣的話,爸爸也可以登上紅白了!」

當時這段內容透過NHK在日本國內外播出之後,在網路上獲得不少網友支持,認為紅白是時候該打破這種硬是將歌手以非男即女的二分法拆成兩隊的做法了。

挑戰傳統男女二分法的「令和初紅白」

時隔一年,日本的紀元也隨著德仁天皇登基從平成進入令和,在令和首次的紅白上,確實也可以看到紅白的工作人員為了「令和首次的紅白」,想要和觀眾傳遞的訊息——也許,按照非男即女的二分法將歌手硬是拆成紅隊(女)和白隊(男)的傳統,將在令和年間劃下句點也說不定。

在本次NHK公布紅白歌手名單後,27號NHK發表了追加來賓名單,以獨特的「Matt化」照片修圖方式自成一格的現役模特兒,同時也是前巨人投手桑田真澄次男的Matt桑田將司,將在演歌歌手天童芳美(天童よしみ)演唱《大阪恋時雨》一曲時擔任鋼琴伴奏。

身為星二代的Matt,靠著獨特的Matt修圖美學在社群網路上引起很大的話題(想知道Matt風的修圖長怎樣,請直接點此連到Matt的Instagram百聞不如一見)。Matt除了模特兒的身份,本來就是音樂科系出身的他,早在 2017年為了宣傳電影《布拉格間奏曲(Interlude in Prague,暫譯)》就曾扮裝成莫札特小露一手,更於 2019年11月預告自己將在 2020年情人節這一天舉辦首次個人演唱會。

這次被NHK找來擔任天童芳美的鋼琴伴奏,就連Matt本人似乎都有些意外。Matt在記者會上便說道:「可以和天童小姐一起上紅白,驚訝到想說『我真的可以嗎?』」

https://www.instagram.com/p/B6xdxCGDD9C/?utm_source=ig_web_copy_link

❗注意❗過度修圖以至於無法分辨真實世界與自拍照中的自己,這很有可能是「Snapchat身體畸形恐懼症」(Snapchat dysmorphia),應儘速尋求專業人員協助。

https://www.instagram.com/p/B6xlkoEjtla/?utm_source=ig_web_copy_link

在NHK發表Matt將在紅白上和天童芳美共同演出後,素有「演歌王子」之稱的冰川清志(氷川きよし)在 28號紅白彩排那一天,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一直以來一直被貼上『冰川清志』的形象,現在正好來到(出道)20週年的一年,有想要用力打破這個形象的心情。時代變了,想要用有自我風格的自己原本的樣貌來表現音樂。表現出真實的自我,用自己真實的樣貌來表演。」

由於 28號的彩排內容並沒有對外公開,當時只知道冰川清志將在紅白上演唱新曲《大丈夫》和《限界突破×サバイバー》,到時候將換上「像是紅隊也像白隊」的服裝,被外界視為打破紅(女)白(男)界限的出櫃宣言。

《大丈夫》是冰川清志在 2019年3月最新發行的單曲,《限界突破×サバイバー》則是冰川清志在 2017年替動漫《七龍珠超(ドラゴンボール超)》獻唱的主題曲,是冰川清志以演歌歌手出道以來首次跨界替動漫獻唱主題曲。

事實上冰川清志在 2019下半年就能看出冰川清志想要打破 20年來的「演歌王子」形象。先是在 11月成立官方Instagram帳號,以「kii」自稱和粉絲互動,露出不同於過去華麗演歌王子形象的水嫩美感,更大方分享自己年過 40膚質卻能越活躍水嫩的秘訣就是每天喝 3公升的水。在 12月初發行的《週刊新潮》更以〈冰川清志首次告白:「被說要活得像個男生,就會想要自殺⋯⋯」〉為題,寫到冰川清志至今出道 20週年想要徹底改變至今被塑造出來的歌手形象。

❗注意❗自殺不能解決問題,求救是勇敢的表現。如果覺得自己快撐不下去,需要幫忙的話,你可以撥打 1925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1995生命線協談專線或 1980張老師專線。

「至今一直貫徹扮演著大家想要的『冰川清志』,過了 40歲後,有了作為一個人想要擴大表演範圍的心情。原本演歌是一種樣式美(編註:日文中的「樣式美」指的是經過推敲琢磨經練出來的藝術風格上的美感),也就是有應該要這樣做的模板。(演歌)是日本獨特又很棒的音樂風格沒錯,但有在演歌裡容不下的『自我的個性』⋯⋯」冰川清志接受採訪時說。

所以這次當紅白名單確定有冰川清志,曲目為《紅白限界突破スペシャルメドレー(紅白《限界突破》特別組曲)》時,冰川清志屆時的造型變成一大話題。

「一直覺得要表現自我,運用自己的才能演唱至今,(出道)20年有了想要稍微用力打破這個被賦予的冰川清志形象。時代也變了,想要用自己原本的姿態來表現音樂。我在想,人們為什麼會有幫人分門別類再和其他人比較的傾向呢,要這樣生活真的會很辛苦。所以我一直都在想什麼時候才能在紅白上演唱《限界突破》這首曲子,這是我很有感的一首曲子。因為能和唱演歌時的『清志君(きよしくん)』告別,用『kii醬(きーちゃん)』的方式演唱」
——冰川清志,於 2019/12/28紅白彩排記者會

https://www.facebook.com/kiyoshi6/videos/574326120013543/https://www.instagram.com/p/B6ve36blYc1/?utm_source=ig_web_copy_link

本屆紅白的驚喜還不僅如此,在冰川清志之後的紅隊壓軸MISIA(米希亞)以《愛的形狀組曲(アイノカタチメドレー,暫譯)》,演唱〈愛的形狀(アイノカタチ)〉、〈INTO THE LIGHT〉和〈你是一切(Everything)〉。從〈愛的形狀(アイノカタチ)〉換到〈INTO THE LIGHT〉時,加入DJ EMMA、DJ Noodles和變裝皇后,最後換到〈你是一切(Everything)〉時舞台上出現超大一面六色彩虹旗,就連在舞台兩側加油的紅、白兩隊也都人手一支小彩虹旗,將同志大遊行的派對直接搬上NHK的紅白舞台。

至於在「平成最後的紅白」上率先開砲說:「我在想的是,今後的紅白,紅隊和白隊都和性別沒有關係,可以組成(男女)混合隊的話就好了」的星野源呢?

這一次在星野源上場前再度召集《おげんさんといっしょ》的成員,在《おげんさんといっしょ》的攝影棚小唱一首日本版的《哆啦A夢》主題曲(第一次聽到日本版的《哆啦A夢》主題曲,台灣的「童年回憶」完全不一樣啊,所以那個「ㄤㄤㄤ」呢!!!)亮點是星野源的服裝——星野源扮演「おげんさん」時身穿粉紅色毛衣,畫面切到預錄的演唱現場時,星野源身穿粉紅色的羽絨外套在某處屋頂演唱《Same Thing》。對於台灣的觀眾來說,身穿粉紅色可能沒什麼特別,也許會覺得這是為了連戲(從「おげんさん」切換到星野源本人)而穿粉紅色,但是只要想到紅白原本的設定是紅隊(女)的人穿紅色,白隊(男)的人穿白色,就會發現星野源這一次在服裝上其實下了一點功夫(我還真的很少見到有店家在賣粉紅色的羽絨外套)

輪到冰川清志和MISIA上場的時候,攝影機都會特別CUE到人就在白隊側第一排的星野源,而星野源看到冰川清志騎著龍換上視覺系造型登場時的表情,還有彩虹旗出來的時候跟著大力揮旗,都可以看出星野源本人是真的很開心大家真的在紅白上挑戰那個不成文的傳統,在體制內做出改變。

也許在不久的將來,紅白再也不用受限於非男即女的二分法,紅隊和白隊不分性別,回歸到最原始的歌唱PK賽。而這一天,在令和年間應該會到來吧?

【現場直擊】日本基督教、神道教、佛教聯手替同志伴侶證婚,靠民間的力量讓想結婚的人都可以辦婚禮

在日本同婚運動進到司法訴訟,希望可以一舉讓同婚通過的同時,在關西地區(大阪・京都)有一群神職人員也站了出來,替所有想結婚的人都可以辦一場屬於自己的婚禮。(關於於日本同婚運動上訴法院的細節,請參考舊文《Marriage For All Japan「讓所有人都能結婚」日本LGBT同性伴侶正式提告》)

【文章目錄】(點擊底線文字可以直接跳到該段落)
・後篇:【彩虹伴侶婚禮特展】現場直擊
 。重演相遇過程的基督教經典款婚禮
 。在眾人之前交換誓約的「人前式」
 。雙方親友尷尬到爆炸但超省時的「神前式」
 。媽媽在天之靈也可以見證的「佛前式」
 。基督宗教、神道教、佛教的跨宗教座談會

讓所有人都能想結婚的人都能辦婚禮

全力支持結婚協會(一般社団法人結婚トータルサポート協会)是一群由牧師、行政書士/律師(日本的行政書士近似於英國的事務律師(Solicitor),需要考證照,是日本特有的職業)、婚紗與飯店業者共同發起的民間團體,其成立的宗旨就是希望讓任何想要結婚卻受限於某些現實因素結不了婚的人,也可以辦一場屬於自己和另一半的婚禮。

這個計畫的契機是為了法律上無法結婚的同志伴侶,也能舉辦婚禮。但現實上不單只有同志伴侶有這樣的需求,縱使是異性戀伴侶也可能受限於雙方家庭因素結不了婚,又或是現在日本的婚禮業者已經將婚宴、婚紗、婚禮小物⋯⋯整套全都綁在一起,價格十分高昂,未必是所有人都能負擔得起。難道,因為法律、家庭或經濟因素,相愛的兩個人就不能舉辦自己的婚禮,向另一半許下給對方的承諾嗎?

根本就沒有拒絕同志結婚的理由

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的代表岸本誠是一名牧師。4年前,曾有FTM的跨性別當事人岸本誠幫忙證婚時,岸本誠遲疑了一下。同志可以結婚嗎?幫同志證婚是對的嗎?岸本誠心情上覺得很複雜,覺得好像哪邊怪怪的,但又說不出來是哪裡怪,也想不到「為什麼這樣不行」的理由。

直到某天岸本誠受邀參加一對男同志伴侶的婚宴,他才發現原來同志婚禮就和「一般的婚禮」沒有什麼兩樣,都是相愛的兩個人互相許下給對方的承諾。從那時候開始,岸本誠決定要全力支持同婚,讓所有想要結婚的人都可以辦一場自己的婚禮。

同志想結婚,根本就沒有能拒絕的理由。《聖經》上強調的愛根本就沒有分性別,那些假借《聖經》的名義說結婚一定要一男一女的,那是對於《聖經》的解釋,《聖經》上根本就沒有這樣寫。
——全力支持結婚協會代表・岸本誠

我問岸本誠,既然《聖經》上沒有這樣寫,那是什麼原因讓他一開始對同婚遲疑了一下。岸本誠說,他認為這和社會化的歷程有關,從小到大看過的「結婚」都是一男一女的組合,就會限制住自己對於「結婚」的想像,而沒有辦法想到不是「一男一女」結婚的可能性。岸本誠說,他覺得這種對於婚姻印象的限制是來自於日本社會,而非宗教教導他的:「基督宗教只有強調神愛世人,神愛每一個人,不會因為對方的性別、種族、年齡而有別。」

婚禮之所以「很貴」,都是被業者賺走了

作為牧師的岸本誠至今替這麼多異性戀伴侶證過婚,三折肱而成良醫,對於該如何花少少的錢就能辦一場特別的婚禮,岸本誠很有一套。「辦婚禮一點都不難,」岸本誠說,日本現在的婚禮商業氣息太過濃厚,完全都被飯店也者壟斷,在飯店的宴會廳舉辦婚宴、婚紗什麼的全部都是和飯店配合好的業者,去飯店預約婚宴的時候就像套餐組合那樣整套包在一起,絕大多數人結婚都是「第一次」,根本不知道哪些服務其實不需要,所以飯店說什麼就照單全收,就會讓「結婚」變得很貴,但其實根本就不用花到這麼多的錢,這些錢都被業者賺走了。

對於岸本誠來說,作為一個牧師只要任何有難的人來找他,他都要全力協助。所以岸本誠決定要用自己多年來累積的經驗,再找來他熟悉的婚紗、旅館業者組成全力支持結婚協會。讓所有想要舉辦一場婚禮的人,都可以花小錢客製化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婚禮。

結婚不能和傳宗接代畫上等號

岸本誠說,在日本「辦婚禮」這個概念是近年才流行起來的,老一輩的人根本就沒在「辦婚禮」,所以現在很流行「還曆婚」:孫子輩替不曾辦過婚禮的阿公阿嬤,在阿公阿嬤結婚 60週年的時候送上「還曆婚」這個大禮,讓阿公阿嬤有機會體驗一下當「婚禮主角」的感覺。說到這裡,岸本誠還順帶嗆了一下那些說「同志不能結婚」的人:

那些主張同志不能結婚的人,表面上都是說:『啊呀這種事情沒有前例啊,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其實某些人心裡面真正想的是:『同志不能傳宗接代,所以不能結婚。』你說,現在這麼多異性戀伴侶的高齡者結婚(註),難道會和他們說:『對不起,你們已經沒有辦法生孩子了,所以不能結婚』嗎?
——全力支持結婚代表・岸本誠

(註:這裡的異性戀高齡者結婚,除了上述的「還曆婚」之外,現在在日本因為各種因素和另一半離婚後,「人生七十才開始」,認識新的對象決定一起度過「後半生」的新聞時有所聞。)

獨自發行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

全力協助結婚協會每個月定期舉辦跨業種的交流會,目前已經有婚紗業者、旅館業者、行政書士、保險業者加入,讓大家一起思考有哪些事情是縱使法律上同性伴侶還不能結婚,但民間業者可以先做的。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獨自發行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パートナーズ婚証明書):不管是LGBTQ+還是異性戀伴侶,只要是任何想要和另一半組成「伴侶」的人,都可以向全力協助結婚協會申請「伴侶婚證明書」。

具體來說,這份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經過行政書士或律師協助立定、經過公證具有法律效力的民事契約。透過民事契約的方式制定雙方在「以伴侶關係共同生活」狀態下的權利義務,或當有其中一方遭遇不測時授權讓另一方代替自己簽署手術同意書,概念上就和日本近年異性戀「事實婚」伴侶簽署的婚姻契約雷同,唯獨差在有沒有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獨自發行的「伴侶婚證明書」及隨身攜帶版「伴侶婚證明卡」(パートナーズ婚証明カード)而已。

關於日本異性戀伴侶「事實婚」及「事實婚」的婚姻契約,請參考舊文《千葉市伴侶制度不只LGBT連異性戀「事實婚」都能申請,到底「事實婚」是什麼?

除了獨自發行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之外,全力支持結婚協會也會定期舉辦LGBTQ+講座,還有對於異性戀伴侶來說也超罕見的基督教、神道教、佛教大集合,一次體驗 3種宗教共 4種婚禮形式的「彩虹伴侶婚禮特展」(Rainbow パートナーズ・ウェディングフェア~ 誰もが自由にウェディングを!~)。

這是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發行的「伴侶婚證明書」(上)與隨身攜帶用的小卡(下)

點此前往下一頁:【彩虹伴侶婚禮特展

大阪「淀川區的奇蹟」:日本第一個推出同志友善與LGBT支援宣言的行政區

Photo by yoav hornung on Unsplash

提到日本的同志友善政策,很多人可能都會馬上聯想到東京都渋谷區和世田谷區在 2015年首先推出的同性伴侶註記。事實上,早在東京都渋谷區或世田谷區推出同性伴侶註記之前,大阪市淀川區早在 2013年就發表「LGBT支援宣言」,並在隔年(2014)年推出熱線電話服務,更撥出 100萬日圓的行政預算來支持LGBTQ+。

大阪市淀川區能有這樣的成績,背後的關鍵人物正是當年的淀川區長榊正文。

新官上任的橋下徹推公募區長

時間回到 2012年,當時正好是大阪維新之會橋下徹全盛時期:橋下徹在 2011年提前請辭大阪府知事一職,並宣布參選大阪市長發動「大阪雙首長選舉」,一舉讓同屬大阪維新之會的橋下徹和松井一郎分別選上大阪市長和大阪府知事。從大阪府知事「降級選上」大阪市長的橋下徹,氣勢日正當中,在大阪市內推動數項改革,其中一項便是開放公募區長。

關於「大阪雙首長選舉」請參考舊文:《知事、市長雙請辭再互換,2019大阪雙首長選舉提前開跑

大阪市屬於政令指定都市,大阪市底下的 24個行政區的區長,不是民選而是由大阪市長選任。就如同台灣的直轄市首長是民選的,但直轄市底下的區長是官派區長。

當時,橋下徹便宣布他要開放公募區長:只要你覺得自己夠格當區長,就把自己的履歷寄給他。橋下徹從來自日本全國 1,461名毛遂自薦的申請者當中,書審再加橋下徹親自面試,從中挑出 24人擔任區長。在這 24人當中,有 18人原先並不是公務員,多數獲選的新科區長都有經營管理的經歷。例如,新科淀川區長榊正文原為民間企業的高階主管,在獲選為淀川區長前並沒有在公部門工作過的經歷。

公募區長沒有行政包袱,同志友善也是剛好

2013年3月,榊正文和時任美國駐大阪・神戶總領事Patrick Joseph Linehan會談。Patrick Joseph Linehan積極推動LGBTQ+運動,就是希望能讓榊正文理解同志的處境,並獲得榊正文的支持一起推廣同志權益。沒想到榊正文和Patrick Joseph Linehan這一會面,徹底改變了淀川區,讓淀川區的行政團隊動起來。

小補充:Patrick Joseph Linehan是誰?
Patrick Joseph Linehan是著名的出櫃外交官,其伴侶是日裔巴西人Emerson Luis Soares Kaneguske。兩人在加拿大渥太華完婚後,日本外務省頒發配偶簽證給Emerson Luis Soares Kaneguske,讓Emerson Luis Soares Kaneguske可以和Patrick Joseph Linehan一起來到日本。這是日本外務省首次頒發配偶簽證給同性伴侶。

幾乎在同一時間,淀川區役所附近正好一間要改善職場LGBTQ+處境的NPO「虹色ダイバーシティ(Nijiiro Diversity)」剛成立。淀川區行政部門的基層多次和虹色ダイバーシティ聯繫,詢問有沒有什麼是行政部門可以幫上忙的地方。

簡直是「淀川區的奇蹟」

淀川區先是舉辦了「What is LGBT?それぞれの愛」活動,成為首次由大阪行政部門主導的同志推廣活動。接著淀川區在 2013年9月發表了「LGBT支援宣言」,2014年推出「淀川區LGBT支援事業」,提供同志熱線電話、增設同志交流空間與同志推廣活動,並在 2014年11月針對區役所全體職員實施認識同志的研習課程。

如果扣除掉地方政府的愛滋病防治宣導活動的話,大阪市淀川區絕對是日本第一個推廣同志相關政策的行政單位。虹色ダイバーシティ理事長村木真紀便形容,這簡直是「淀川區的奇蹟」。

淀川區役所「LGBT支援宣言」中譯(翻譯:張 郁婕,原文請參考淀川區役所網站

淀川區為了要成為一個能讓各式各樣的人都能自在生活的城鎮,所以淀川區尊重LGBT(性少數者)的人權!

為此・・・・

淀川區針對淀川區職員進行LGBT相關的人權研習課程!
淀川區會正確傳遞和LGBT有關的資訊!
淀川區會支援LGBT當事者的活動!
淀川區會傾聽LGBT當事者的聲音!

平成25年9月 淀川區長 榊 正文

*什麼是LGBT?

LGBT取自

L=Lesbian(女同志)、
G=Gay(男同志)、
B=Bisexual(雙性戀)
T=Transgender(出生時的生理性別和自身的性別認同不相符的人)

的字首,本網站以SOGI(Sexual Orientation・Gender Identity/性傾向與性別認同)作為minority(少數族群)的總稱。

從同志教育學到「男生也可能被家暴」

說起淀川區針對職員舉辦的同志研習課程,淀川區市民協働課課長代理白方昌秀表示,在參與課程之前他並沒有想過原來男同志伴侶間也可能會發生威脅要公開伴侶同志身份的言語家暴,也是從LGBT當事人和區役所職員的意見交流會上才意識到,原來男生也可能成為家暴受害者,進而發現當時的家暴庇護中心只限女性是個問題。在課程中白方昌秀也學到,當有同志伴侶前來區役所時,如果問了「所以你們誰是先生,誰是太太?」這種問題,會造成當事人很大的反感等內容。

由政府支持,地方NPO來幫忙

事實上,淀川區的同志熱線電話或是同志交流活動,並不是由淀川區役所的職員負責,而是交由NPO QWRC(Queer & Women’s Resource Center)負責。總的來說,淀川區底下的「淀川區LGBT支援事業」是由虹色ダイバーシティ和QWRC這兩個大阪在地的NPO接手,虹色ダイバーシティ負責提供同志在職場上的協助,QWRC則是提供同志教育、醫療、社會福利上的支持。

目前「淀川區LGBT支援事業」提供每周 2次的熱線電話時間,每個月舉辦 2次同志交流活動。淀川區的同志熱線每年可以接到 1,000件以上的電話,當中有半數以上都是第一次來電。

同志朋友最後的避風港

虹色ダイバーシティ理事長村木真紀指出,淀川區的同志熱線電話背後是行政部門在支持,對於民眾來說比較安心。這些來電的民眾當中,有不少人的問題其實都和貧困有關:當下沒有辦法工作,或找到了工作卻在職場遇到廁所問題(例如:如果職場的廁所有分男女廁,對於跨性別來說要走進哪一間廁所都有可能會引來側目),或是職場同事的不諒解,而決定辭職,再度落入無職的輪迴當中。村木真紀也提到,淀川區每月兩次的同志交流活動,參加民眾的年齡層從 10幾歲到 60多歲都有,當中不乏同時具有同志、精神疾患等雙重或甚至是三重弱勢的成員。曾有參加民眾表示:「只有在這裡能接納像我這樣的人」,讓村木真紀感受到淀川區的同志交流活動真的是這些同志朋友在社會上最後的避風港。

淀川區LGBT支援事業成效驚人

在一份 2015年淀川區針對一般市民實施的問券調查發現,高達 8成的民眾支持支持淀川區的同志友善政策。最特別的是,當中有 2成的民眾是從淀川區發行的政府公報得知LGBT、性少數(性的少数者/性的マイノリティ/セクシュアルマイノリティ)等指涉同志的單字。由於政府公報的受眾主要是以地方的中高齡者為主,代表淀川區的同志推廣政策真的能突破同溫層,打入地方爸媽的族群當中。

事實上淀川區在政府公報推廣同志友善政策時有一個特點,就是淀川區的職員會將自己參與同志研習課程時的心得感想,寫在政府公報上。自淀川區推出「LGBT支援宣言」以來,淀川區的政府公報也反映出淀川區職員的變化,從不了解,到「如果我的孩子是同志,我想要給他一個擁抱」,讓淀川區真正從上而下變成一個同志友善的環境。

大阪市:歡迎同志當寄養家庭

不僅如此,淀川區職員還會積極的在市府的公共空間貼上象徵同志的六色彩虹,積極舉辦講座在校園內張貼活動海報。2015年9月號的「淀川區LGBT支援事業」公報上,大阪市兒童相談中心刊登了一則:「(我們)不會排除LGBT當事者,請務必登記成為寄養家庭(里親),有適合的孩子就會幫你配對」的訊息。

關於日本的收養、寄養制度,可以參考舊文《從6歲上修到15歲,日本收養制度「特別養子緣組」修法通過

最後真的有一對男同志伴侶通過寄養家庭研習,成為「寄養父父」。在過去,同志伴侶只能以「單身」的身份申請成為寄養家庭,這個例子是由公部門主動歡迎同志伴侶以「伴侶」的身份申請為寄養家庭,是一大的突破。

至於這一對日本有史以來第一組「寄養父父」是誰?他們是以「夫夫」自稱的執業律師南和行與吉田昌史,相關報導可參考《日本多元成家首例!大阪市男同志伴侶成功寄養一位小孩!》。南和行與吉田昌史想成為寄養家庭的原因則可從去年秋天上映的紀錄片《愛と法》當中找到答案。此外,這支紀錄片中提到的 3+1場訴訟案,包括《日藝術家陰道自拍 遭控猥褻》與《日本大學「被出櫃」事件 家屬和學生達成和解》在日本國內外都有掀起一波討論。






參考資料

  1. 行政機関初!淀川区役所がLGBT支援
  2. 大阪市、公募区長24人決定 社長・元首長…外部から18人
  3. 「全国初、同性カップルが里親認定」..その意義を聞いてみた
  4. 渋谷区パートナーシップ条例から1年、でもLGBTモデル自治体は淀川区を推します!
  5. 虹色ダイバーシティの代表・村木真紀さん
  6. 職場でALLY(アライ)を可視化・情報発信することで性的マイノリティも働きやすく。-NPO法人 「虹色ダイバーシティ」
  7. 大阪・淀川区が全国初のLGBT支援、「正しい理解を深めたい」

日本3–5歲幼托免費新制上路(中)|「幼保無償化」再度排除外國人

Photo by Austin Pacheco on Unsplash

#幼保無償化

伴隨今年 10月1日「一國兩稅制」的日本消費稅新制上路,日本政府也在同一天正式推出「幼保無償化」。簡單來說,就是將消費稅從 8%調漲到 10%當中多出來的 2%稅收,用來補助家有 3–5歲學齡前幼童的幼托費用,或是家有 0–2歲嬰幼兒的低收入戶(住民税非課税世帯)可以免費將孩子送到幼稚園或保育所。

然而,這項看似可以舒緩家長經濟負擔的政策,卻刻意或無形間造成家有學齡前兒童的家長間產生新的階級。這項政策是否真的解決日本幼托現狀的問題?這項政策究竟幫到了誰又害到了誰?本文接下來將探討日本政府這回推出的「幼保無償化」到底出了哪些問題。

— ▌前篇:日本3–5歲幼托免費新制上路(上)|「幼保無償化」真的人人有獎嗎?


在日朝鮮・韓國人又被排除

根據日本《學校教育法》規定,外國人學校和駕訓班一樣同屬「各種學校」,這些外國人學校附屬的幼托機構也是「各種學校」。結果就出現了將孩子送到未經地方政府認可的「認可外保育施設」可以領到補助,但把孩子送到外國人學校的幼兒園,卻完全領不到補助。最弔詭的是,將孩子送去主打英語或雙語教學的私立幼稚園可以領到補助,但把孩子送去全英語教學的外國人學校,就是不在「幼保無償化」的範圍內。

這一次被排除在「幼保無償化」之外的 88所「各種學校」當中,有 40所是朝鮮學校的幼稚園,而朝鮮學校才剛經歷過「高校無償化」被排除事件。

重演十年前「高校無償化」劇碼?

2010年,日本政府推出「高校無償化」,要讓公立高中學費全免、私立高中學費同額補貼來減輕負擔時,安倍政權在 2013年宣布華僑學校、美國學校等外國人學校適用「高校無償化」,唯獨朝鮮學校不適用,因為朝鮮學校和北韓過於緊密,所以因為政治因素刻意將朝鮮學校排除在補助對象外。直至今日,日本各地的朝鮮學校畢業生還在和政府打官司,希望能讓朝鮮學校成為「高校無償化」的補助範圍內。

關於日本朝鮮學校的背景,與「高校無償化」論爭,可參考友站【DQ地球圖輯隊】《當個堂堂正正的朝鮮人 揭開日本「朝鮮學校」神秘面紗》這篇文章。

這一次的「幼保無償化」將所有的外國人學校排除在外,有一說是有鑒於上一次「高校無償化」只將朝鮮學校排除在外,這次「幼保無償化」一口氣將所有的外國人學校排除在外,之後朝鮮學校如果要告政府的話,就沒有理由說為什麼其他外國人學校有補助卻只有朝鮮學校沒有。

事實上這一次在「幼保無償化」正式上路前,發生了幾件插曲。

「各種學校」和「認可外保育設施」不衝突

這一次「幼保無償化」補助範圍的「認可外保育設施」只有規定,只要幼托機構滿足《兒童福祉法》每日 4小時以上、每週上課 5天,就可以向當地地方政府申請成為「認可外保育設施」。由於「認可外保育設施」和「各種學校」分屬《兒童福祉法》和《學校教育法》,所以不少外國人學校選擇追加申請為「認可外保育設施」,讓幼稚園同時具有「認可外保育設施」和「各種學校」的資格。

原先,東京都內 2所朝鮮學校幼稚園曾向東京都申請成為「認可外保育設施」,而且東京都政府在一開始也受理了。但中央政府卻突然在今年 4月向地方政府表示,「各種學校」不能變更為「認可外保育設施」,東京都政府只好將這 2所朝鮮學校幼稚園的申請給退回。

捲入在日政治風波的日裔南美人

至於巴西人學校也和朝鮮學校一樣,覺得「各種學校」和「認可外保育設施」不衝突,便追加申請為「認可外保育設施」,但地方政府的態度卻和朝鮮學校不太一樣。

一所位在靜岡縣的巴西人學校收到縣政府的指示,希望學校方面主動取消「認可外保育設施」的申請。至於岐阜縣政府則和該縣美濃加茂市的日裔巴西人學校Colégio Isaac Newton Japão表示:「只要(Colégio Isaac Newton Japão)取消『各種學校』的資格,就可以成為(幼保)無償化的(補助)對象。」

在所有地方政府動向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靜岡縣浜松市。靜岡縣浜松市是因為產業的關係形成為數可觀的外國人社群,其中最大族群就是日裔南美人(巴西、秘魯)。浜松市決定,要將浜松市內 2所巴西人幼稚園認定為「認可外保育設施」,讓這些日裔巴西人家長也可以領到 3–5歲小孩每人每個月上限 3萬7,000日圓的補助。

原本只有政府認可的幼托機構才有補助

這一次之所以會發生「幼保無償化」唯獨將外國人學校排除在外的狀況,最主要的原因之一是:日本政府原本只有考慮要讓把孩子送到經政府機關認可的「認可保育所」或「認定幼兒園」才能獲得補助。但考量到如此一來會不會讓搶不到「認可保育所」或「認定幼兒園」的家長覺得不公平,聽取了保母業界及「認可外保育施設」相關人士的建議後,才擴大實施到保母和「認可外保育施設」等幼托機構。問題是,當時政府在聽取各界意見的時候唯獨沒有找外國人學校出席,進而造成現今這種局面。

— ▌下篇:日本3–5歲幼托免費新制上路(下)|人人有獎的「幼保無償化」解決不了問題


參考資料

  1. なぜ? 幼保無償化から外国人学校除外 理由は「多種多様な教育をしている」
  2. 外国人の幼児が通う各種学校 無償化で救済措置 浜松
  3. 幼保無償化から外国人学校除外、真の狙いは

日本3–5歲幼托免費新制上路(上)|「幼保無償化」真的人人有獎嗎?

Photo by The Honest Company on Unsplash

#幼保無償化

伴隨今年 10月1日「一國兩稅制」的日本消費稅新制上路,日本政府也在同一天正式推出「幼保無償化」。簡單來說,就是將消費稅從 8%調漲到 10%當中多出來的 2%稅收,用來補助家有 3–5歲學齡前幼童的幼托費用,或是家有 0–2歲嬰幼兒的低收入戶(住民税非課税世帯)可以免費將孩子送到幼稚園或保育所。

然而,這項看似可以舒緩家長經濟負擔的政策,卻刻意或無形間造成家有學齡前兒童的家長間產生新的階級。這項政策是否真的解決日本幼托現狀的問題?這項政策究竟幫到了誰又害到了誰?本文接下來將探討日本政府這回推出的「幼保無償化」到底出了哪些問題。

— ▌跳至(下)集:日本3–5歲幼托免費新制上路(下)|人人有獎的「幼保無償化」解決不了問題

「幼保無償化」是什麼?

這回日本政府推出的「幼保無償化」,可以依據孩子的年紀分成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只要家有 3–5歲學齡前幼童,將孩子送到經政府機關認可的「認可保育所」或「認定幼兒園(認定こども園)」,都能獲得全額補助。如果是將 3–5歲學齡前幼童交由保母或其他未經地方政府認可的「認可外保育施設」照顧,則最高可以獲得每個月 3萬7,000日圓的補助。至於將 3–5歲孩子送到私立幼稚園的情況,考慮到有些私立幼稚園主打特色教育收費較高,故最高上限只有每月 2萬5,700日圓。但上述情況只限幼托機構的基本收費,若要延長幼托時間或幼托機構幫忙接送小孩的費用或餐食費等,都不在這次的補助範圍內。

第二部分則是針對家有 0–2歲嬰幼童、符合住民稅免稅資格的低收入戶家庭,只要將孩子送到經政府機關認可的「認可保育所」或「認定幼兒園」,就能獲得全額補助。若是將孩子交給保母或其他未經地方政府認可的「認可外保育施設」照顧,則最高可以獲得每個月 4萬2,000日圓的補助。

日本政府推行這項政策的同時,其實也是在鼓勵各家幼稚園轉為「認可保育園」或「認定幼兒園」。因為幼稚園只要轉為「認可保育園」或「認定幼兒園」,家長就能獲得政府的幼托費用全額補助,這對於家長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誘因;如果幼稚園選擇維持現狀,則家長最多只能獲得最高每月 2萬5,700日圓的補助。截止至去年 4月,共有超過 4成共 3,271所幼稚園申請轉為「認可保育園」或「認定幼兒園」。


家有3–5歲孩子人人都有獎?魔鬼藏在細節裡

這項政策乍聽之下只要家有 3–5歲學齡前幼童的家庭人人有獎,實際上並非如此。外國學校提供的幼托,或「幼稚園類似設施」(幼稚園類似施設)都被排除在這次的補助範圍之外。而且就算孩子就讀同一間幼托機構,明明孩子都是 3–5歲,卻有分「符合補助資格的家長」和「領不到補助的家長」。

明明孩子都是 3–5歲,卻有分「符合補助資格的家長」和「領不到補助的家長」的問題,會發生在「認定幼兒園」、私立幼稚園和「認可外保育施設」。根據《幼稚園教育要領》,日本幼稚園的「教育時間」只有 4小時,所以如果家長希望延長幼托機構的照顧時間,或週末、長假期間也能幫忙帶小孩,就需要「預かり保育」。

這一次日本政府推出的「幼保無償化」,如果是「認定幼兒園」、私立幼稚園的「預かり保育」,或將孩子送到「認可外保育施設」的情況,家長必須要先取得「保育必要性(保育の必要性)」的資格,才能拿到補助(會依據孩子年齡、是否為低收入戶、將孩子送到哪一種類型的機構,而有不同的補助上限)。

刻意排擠家庭主婦/夫,鼓勵雙薪家庭?

所以怎麼樣的情況才會符合「保育必要性」的資格呢?雙薪家庭家長每天工作或上課達 4小時以上且每個月 16天以上、家長需要產休或因病需要人代為照顧孩子、還在找工作(限 3個月內)、家庭內有家暴可能性⋯⋯簡單來說,就是家裡有專業家庭主婦/夫的情況下不符合資格。

之所以會造就這種家裡有家庭主婦/夫就只能取得「預かり保育」補助的情況,要從幼稚園的「教育」時間和「保育」時間是分屬不同行政部門管轄說起。幼稚園標準 4小時的「教育」時間是由日本文部科學省管轄,不管孩子的家長是否為雙薪家庭,孩子都必須要接受「教育」。但「教育」以外的「預かり保育」時間就不是如此:「保育」是由日本厚生勞動省管轄,厚生勞動省認為「沒有在工作的家長」不一定需要「預かり保育」,才會出現這種一定要是雙薪家庭才能領到「預かり保育」補助款的情況。

大家的消費稅都一樣變成 10%,也沒有人少繳稅,為什麼同一個幼托機構會出現家長是不是家庭主婦/夫,拿到的補助款有差?

為什麼大家的消費稅都一樣從 8%變成 10%,明明孩子都是 3–5歲,為什麼會有幼托機構不在補助範圍內?

佔地面積不合規定,無法升格的老牌幼托機構

其中一種被排除在「幼保無償化」之外的幼托機構為佔地面積或法人資格不符幼稚園標準的「幼稚園類似設施」。根據日本內閣府、文部科學省與厚生勞動省的調查,目前日本全國共有 200間以上「幼稚園類似設施」。這些「幼稚園類似設施」的課程內容無異於幼稚園,但因為法規規範而無法申請為幼稚園,福島縣筑前町的大念寺中央幼兒園就是一個例子。

成立於 1966年的大念寺中央幼兒園,至今照顧了 2,000多名幼童,當中不乏不少因為身心發展障礙、需要裝人工肛門等理由遭到其他幼稚園拒收的幼童。大念寺中央幼兒園在今年 7月已經從「幼稚園類似設施」升格為「認可外保育設施」,但若要將大念寺中央幼兒園改為認可幼托機構,讓雙薪家庭或家長其中一人為家庭主婦/夫的家庭都能領到補助,大念寺中央幼兒園偏偏就是佔地面積不符資格。

大念寺中央幼兒園的手塚敦子理事長表示,一旦「幼保無償化」上路之後,像大念寺中央幼兒園這種家長比較難拿到補助,或甚至拿不到補助的幼托機構,就會面臨學生數減少,經營出現困難的問題。手塚敦子認為,在這樣下去,等到現在這群孩子們畢業後,大念寺中央幼兒園可能只有關門這條路。她希望,政府能夠派人到大念寺中央幼兒園現場看過她們是如何照顧這些身心障礙兒童,而不是單靠紙本文件就決定哪些幼托機構適用「幼保無償化」,哪些機構不適用。

中央和地方都不清楚「幼稚園類似設施」到底有幾家

目前關於這些「幼稚園類似設施」的問題,文部科學大臣萩生田表示將會盡力在新學年度(指 2010年4月)想出解決方案。但目前必須要先解決的問題是,地方政府並沒有掌握這些「幼稚園類似設施」的資訊,更不用提中央政府也不清楚「幼稚園類似設施」的確切數量。

以九州 7縣為例,只有福岡縣表示他們知道縣內至少有 2間「幼稚園類似設施」,但另外 6縣是一概不知道。與之相對,東京都則決定在中央政府提出配套方案之前,會單獨補助這些「幼稚園類似設施」。鹿兒島大學伊藤周平教授便批評道,政府這一次沒有把握幼托現場的實際狀況,沒有考慮到「幼稚園類似設施」便推行「幼保無償化」的結果,就會造成不公平的情況發生。

— ▌下篇:日本3–5歲幼托免費新制上路(中)|「幼保無償化」再度排除外國人


參考資料

  1. 【図解・行政】幼保無償化の概要(2019年9月)
  2. 幼保無償化が明日よりスタート!同じ園内に無償化対象のママとそうでないママが混在し女女格差を生む
  3. 無償化の対象外、幼稚園類似施設も支援策検討…萩生田文科相
  4. 幼保無償化、対象外で悲鳴 「類似施設」の保護者ら戸惑い

本文同步刊載於《關鍵評論網

日本3–5歲幼托免費新制上路(下)|人人有獎的「幼保無償化」解決不了問題

Photo by Stephen Andrews on Unsplash

#幼保無償化

伴隨今年 10月1日「一國兩稅制」的日本消費稅新制上路,日本政府也在同一天正式推出「幼保無償化」。簡單來說,就是將消費稅從 8%調漲到 10%當中多出來的 2%稅收,用來補助家有 3–5歲學齡前幼童的幼托費用,或是家有 0–2歲嬰幼兒的低收入戶(住民税非課税世帯)可以免費將孩子送到幼稚園或保育所。

然而,這項看似可以舒緩家長經濟負擔的政策,卻刻意或無形間造成家有學齡前兒童的家長間產生新的階級。這項政策是否真的解決日本幼托現狀的問題?這項政策究竟幫到了誰又害到了誰?本文接下來將探討日本政府這回推出的「幼保無償化」到底出了哪些問題。

— ▌前篇:

日本3–5歲幼托免費新制上路(上)|「幼保無償化」真的人人有獎嗎?

日本3–5歲幼托免費新制上路(中)|「幼保無償化」再度排除外國人


擴大實施就達不到最初目的

回到「幼保無償化」本身,原先「幼保無償化」是希望透過鼓勵幼托機構申請為經政府機關認可的「認可保育所」或「認定幼兒園」的方式,藉機淘汰不適合的私托機構。

2012–2016年間,日本幼托機構共發生 29起因為讓嬰幼兒趴睡窒息而死的事故,當中有 23件就是發生在沒有經過政府認可的「認可外保育施設」。日本厚生勞動省在 2017年度前往「認可外保育施設」實際調查時便發現,有 44.6%的「認可外保育施設」不合格。

問題是,現在「幼保無償化」擴大適用範圍到「認可外保育施設」後,就失去了原先希望藉機淘汰劣質私托機構的目的,只會讓絕大多數家有 3–5歲學齡前兒童的家長感到開心而已。

全面適用的「幼保無償化」只會讓貧富差距擴大

在「幼保無償化」實施以前,原本就有針對中低收入戶提供幼托補助。如果是領政府生活補助金生活的「生活保護世帯」,不管孩子幾歲去哪間幼托機構一律免費。如果是不需要課徵市町村民税的「低所得世帯」,幼托費用上限全國一律是 9,000日圓。至於年收在 1,000萬日圓以上(住民稅達 39萬7,000日圓以上)的家庭,幼托費用上限全國一律是 10萬4,000日圓。

現在推出「幼保無償化」,只是讓高所得的家庭賺到一筆,他們可以這筆原本要拿來將孩子送去幼托機構的費用拿去別的地方投資,這樣只會讓有錢的越有錢,沒錢的人生活還是照舊,造成貧富差距擴大。

解決不了問題,還可能造成幼托品質惡化

再者,「幼保無償化」是否真能解決目前幼托現場的問題,或是會衍生更多問題,都該被打一個大問號。

目前日本幼托現場的問題是,有幼托需求的家長多於幼托機構可以負荷的量,保育士人手不足、工作量過大,都會造成幼托品質惡化。

現在日本政府推出的「幼保無償化」方針,基本上就是鼓勵家長把孩子送去幼托機構,雙方家長都外出工作變成雙薪家庭。一旦 3–5歲學齡前兒童的幼托免費,就會有越多家長願意將孩子送到幼托機構,或延長幼托時間(別忘了「預かり保育」有補助)。如此一來沒有從源頭解決幼托機構人手不足的問題,反而加重保育士的負擔,造成幼托人員的勞動環境惡化。

要先從品質下手,接著才是減輕家長負擔

日本綜合研究所的主任研究員池本美香表示,2013年南韓就曾實施過針對 0–5歲學齡前幼童幼托全部免費的政策,但很快就發現這會造成幼托現場人手不足、幼托品質日益低下,而且還沒有達到南韓政府預期能提高出生率的目標,而有一派認為應該廢除這項政策。

池本美香指出,目前有不少先進國家都推行過幼托免費的政策,從成功的案例當中可以發現,「幼托免費」要能成功,必須要先確保幼托品質沒問題,接著才是減緩家長經濟負擔。但日本至今都沒有獨立機關來評價幼托機構的好壞,一切都交由地方政府自行處理。而且幼托專業人員一旦取得保育士資格,也不需要定期換發證照,如此一來沒有人可以替家長把關幼托機構品質的好壞,家長也無從判斷幼托機構的好壞。

0–2歲比3–5歲更需要照顧

池本美香接著提到,這次日本政府推出的「幼保無償化」還有兩個問題:一個是針對 0–3歲嬰幼兒的協助相對薄弱,以及這次政策完全沒有顧及沒有使用幼托服務、自己在家帶小孩的家庭。

這次的「幼保無償化」是針對 3–5歲學齡前幼童幼托費用全免,0–2歲的嬰幼童只有低收入戶家庭(可免繳住民稅)才享有幼托免費。

問題是相對於 3–5歲的學齡前幼童,0–2歲的嬰幼童是更需要大人細心照顧的群體。按照日本「認可保育所」的規定,每 3名 0歲幼童須有 1名保育士照顧、每 6名 1–2歲幼童須有 1名保育士照顧、每 20名 3歲幼童須配 1名保育士、每 30名 4–5歲幼童須配置 1名保育士。

沒有幫到現在最需要幫忙的家長

目前擠不進去「認可保育所」的「待機兒童」有 9成都是未滿 3歲的嬰幼童,但日本政府這次推出的「幼保無償化」是只有針對把 0–2歲的孩子送去「認定保育所」且符合低收入戶資格,才享有幼托免費的補助。

現在最需要幼托機構、擠不進去「認可保育所」的家長,反而被排除在這次「幼保無償化」的對象外,只能去找私托或保母,最糟的情況勢必得自己在家帶小孩。而這些自己在家帶小孩的專業主婦/夫,在這次的「幼保無償化」政策當中就只有孩子 3–5歲的時候每天 4小時的「教育」課程是免費的,要延長幼托時間還領不到補助

只從大人的角度思考,沒有從孩子的角度出發

池本美香認為,日本政府的改革都只著眼在「解決少子化」、「女性活躍」,但卻從來沒有從孩子的角度去思考孩子究竟需要什麼樣的照顧,才會出現像這次這樣只先想到要減輕家長負擔,卻沒有先想到要顧好幼托品質的政策。池本美香總結道,所有幼托政策最大的前提就是要先確保幼托品質,減輕保育士負擔,具體做法有加強提供 0–3歲嬰幼童的照顧,並將「幼托免費」限定在有品質保證的幼托機構。


參考資料

  1. 10月実施「保育園無償化」が、保育の質を低下させ少子化対策にもならないこれだけの理由
  2. 10月実施「保育園無償化」は、子どもの人権に配慮ナシの穴だらけ施策…保育の質の確保を
  3. ”待機”の母「税金なのに不公平」 恩恵ない上、働けない 幼保無償化で入園希望増の可能性も
  4. 1日に迫る幼保無償化 入園の希望者増加 人材確保に悩む現場

本文同步刊載於《關鍵評論網

外帶8%內用10%,一國兩制的日本消費稅新制「輕減稅率」即將上路

Photo by Sharon McCutcheon on Unsplash

2019年10月1日起,日本的消費稅(*)將從 8%調升為 10%。但你知道嗎?並不是所有的消費稅通通從 8%調成 10%,到底哪些東西維持 8%,哪些東西漲為 10%,保證你看完這篇之後還是霧煞煞!(搞不懂也不用太擔心,因為日本人自己也都霧煞煞,這絕對不是你的錯,而是想出這種「何不食肉糜」政策的官員的錯。

*消費稅是當消費者購物時,必須要乘以特定比率的稅率,將這筆消費稅繳納國庫。雖然消費稅須由消費者承擔,但實際的作法上,是由業者(店家)先向消費者(顧客)代收消費稅,再由業者替消費者上繳國庫。

【目錄】
・從平成走到令和的消費稅「輕減稅率」是什麼?內用和外帶稅率不同該怎麼辦?各家連鎖店出奇招
  。すき家:調整未稅原價,讓加了稅後內用外帶都一樣
  。麥當勞和肯德基:避免糾紛,決定內用外帶都一樣
  。便利商店:採用顧客自主申告制推測外帶人潮會變多,提前做準備
  。摩斯漢堡:改善漢堡麵包
  。星巴克:縮短點餐時間,加速出餐率
  。大戶屋:趁這個機會來降價
  。外送業者跟著動起來趁消費稅調漲,順勢推行動支付越看越不懂的輕減稅率怪象大集合

從平成走到令和的消費稅

回顧日本消費稅的歷史,日本第一次引進消費稅的時間點,正是平成元年(1989)由時任首相的竹下登引進的。誕生於 1989年4月1日的消費稅,最早只有收 3%。直到平成 9年(1997)時任首相的橋本龍太郎將 3%上調為 5%,是消費稅首次調漲。

當時之所以會將消費稅從 3%上調為 5%,其中一個因素是在消費稅當中新增「地方消費稅」。簡單來說,就是這 5%的消費稅當中的 1%,不是繳給中央國庫而是由地方政府徵收(屬於地方稅)。然而,將消費稅從 3%上調為 5%的時間點,正好是日本泡沫經濟崩壞的時間點,有不少金融機關相繼倒閉,便有人認為消費稅從 3%上調到 5%,正是造成泡沫經濟崩壞後日本經濟長期不振的原因之一。

回不去的消費稅,一路漲漲漲

接著,經過自民黨→民主黨→自民黨兩度政權轉移,再度由安倍晉三擔任首相時,安倍晉三首先在平成 26年(2014)年4月1日,將消費稅從 5%調漲為 8%,「地方消費稅」的部分也從原本的 1%(佔 5%消費稅當中的 20%),變成 1.7%(佔 8%消費稅當中的 21.25%)。

同時,過去商品的標示價格一律標示的是含稅價,當消費稅從 5%上漲為 8%時解除了「售價一定是含稅價」的規定,商家可以自行決定是要標示含稅價或是未含消費稅稅金的「商品原價」。而這個改變,正是為了消費稅接下來還要再增稅預做準備。

然而,原訂要在 2015年10月將消費稅從 8%調到 10%(內含 2.2%的地方消費稅),卻一延再延,先說是要延期到 2017年4月,接著又說要延到 2019年10月才實施,並預告將在 2019年10月新增「輕減稅率」(軽減税率),讓部分商品的消費稅維持在 8%「體察民意」,其他的商品上漲為 10%,而造就了目前這般「一國兩制」,還沒結帳前消費者可能都還搞不清楚自己買了這個多東西到底要付多少錢的窘境。

消費稅從 8%上漲為 10%之路,就這樣從去年(2018)預告將於今年上路,然後消費稅的歷史就跟著年號從平成變成令和了。

【快速跳至】
・「輕減稅率」是什麼?內用和外帶稅率不同該怎麼辦?各家連鎖店出奇招
  。すき家:調整未稅原價,讓加了稅後內用外帶都一樣
  。麥當勞和肯德基:避免糾紛,決定內用外帶都一樣
  。便利商店:採用顧客自主申告制推測外帶人潮會變多,提前做準備
  。摩斯漢堡:改善漢堡麵包
  。星巴克:縮短點餐時間,加速出餐率
  。大戶屋:趁這個機會來降價
  。外送業者跟著動起來越看越不懂的輕減稅率怪象大集合

「輕減稅率」是什麼?

早在日本推出「輕減稅率」之前,歐洲就有不少國家推出類似制度。簡單來說,所得較低的家庭相對於收入較高的家庭而言,將收入花在民生必需品的比例會比較高(也就是沒有閒錢可以玩樂的意思),為了不要讓所得較低的家庭因為調稅而負擔變重,所以針對生活必需品的課徵較低的稅率,就能達到「針對有錢人課比較高的稅」的效果。

圖片來源:内閣府大臣官房政府広報室

然而,「輕減稅率」的立意雖好,但在執行上有其難度:到底哪些商品要維持 8%消費稅,又有哪些商品適用 10%消費稅,就是一個大哉問。然後日本政府的決定是:

食物(不含酒類)維持 8%,但只限於外帶,內用的話是 10%。

每週發行兩次以上,而且是定期購買的報章雜誌維持 8%,如果不是訂購制、該報章雜誌每週沒有出刊兩次以上(例如:週刊),就維持 10%。

等等,「外帶是 8%但內用是 10%」是什麼意思?假如說我今天在便利商店買了微波食品,然後結帳的時候和店員說我要外帶,店員算我 8%消費稅,然後我結帳完發現店內剛好有位置耶,所以就順手坐了下來吃我的微波食品,難道這個時候店員要衝過來和我說:「先生/小姐,您這樣算內用,要麻煩您補(10%-8%=)2%消費稅喔」這樣嗎?

類似的情況不只會發生在便利商店,像是麥當勞、肯德基、吉野家⋯⋯這種同時有做內用和外帶的餐飲連鎖店,通通都會出問題。到底店員要怎麼要在什麼時間點、怎麼樣界定消費者到底是內用還是外帶,如果是食券機的話要怎麼樣分開算內用和外帶?(大型連鎖集團像松屋那種比較新型的食券機可以辦到內用和外帶分開選,但傳統拉麵店的食券機難道是要內用和外帶分開成兩個不同的按鈕嗎?),消費者是不是真的能在結帳之前搞清楚自己到底要付多少錢,都會造成店家和消費者計算上的麻煩。

【快速跳到】
・內用和外帶稅率不同該怎麼辦?各家連鎖店出奇招
  。すき家:調整未稅原價,讓加了稅後內用外帶都一樣
  。麥當勞和肯德基:避免糾紛,決定內用外帶都一樣
  。便利商店:採用顧客自主申告制推測外帶人潮會變多,提前做準備
  。摩斯漢堡:改善漢堡麵包
  。星巴克:縮短點餐時間,加速出餐率
  。大戶屋:趁這個機會來降價
  。外送業者跟著動起來趁消費稅調漲,順勢推行動支付越看越不懂的輕減稅率怪象大集合
Photo by Micheile Henderson on Unsplash

內用和外帶稅率不同該怎麼辦?各家連鎖店出奇招

面對即將上路的消費稅新制,這些餐飲連鎖店最正確的做法,應該要在菜單上標示「不含消費稅」的「商品原價」,然後依據顧客是要「內用」還是「外帶」,來決定到底是要算他 8%還是 10%消費稅。然而,幾家知名的餐飲連鎖店龍頭擺明這麼做會造成他們作業上的麻煩,而決定要「微調一下」計算方式。

すき家:調整未稅原價,讓加了稅後內用外帶都一樣

例如, 牛丼店三大龍頭吉野家、すき家和松屋,就只有吉野家按部就班的將菜單上的售價改為「不含消費稅的商品原價」。但すき家和松屋決定要調整「內用」和「外帶」的商品原價,讓「內用」和「外帶」的價格分別乘上 8%或 10%的消費稅率之後的「售價」是一樣的。也就是說,不管今天消費者選擇要內用還是外帶,消費者要付給店家的錢都一樣,但店家報給中央政府的稅金不一樣。

舉例來說,すき家中碗牛丼一碗是 350日圓。在新制消費稅上路之後,內用一碗中碗牛丼的未稅原價是 319日圓,加上 10%消費稅後剛好是 350日圓;至於外帶一碗中碗牛丼的未稅原價是 325日圓,加上 8%消費稅後剛好也是 350日圓。すき家表示,因為消費者們一直以來都知道すき家的中碗牛丼一碗就是 350日圓,所以採取這樣的做法,而且如此一來,內用一碗中碗牛丼的「未稅原價」還便宜了 6日圓。すき家表示,雖然內用中碗牛丼的「未稅原價」比過去來得便宜,但其他商品的原價會順應新稅制讓原價調漲 10日圓,就能確保すき家整體的收支平衡。

麥當勞和肯德基:避免糾紛,決定內用外帶都一樣

麥當勞和肯德基的做法,也和すき家一樣,採用的是調整未稅商品原價的方式,讓消費者不管是要內用還是外帶,加上消費稅後要給店家的金額都一樣。麥當勞的做法是調降 7成左右的主要商品原價,特別是那種 100日圓左右的飲料或 500日圓銅板價套餐,加了稅金之後都能維持銅板價;其餘 3成商品則在新制消費稅上路之後,調漲商品原價。

事實上,肯達基原本在今年 3月時的計畫是,菜單上印上不含稅金的商品原價,再依據消費者是要內用還是外帶加上 8%或 10%消費稅。但考量到可能會發生消費者在結帳時說要外帶(8%),結果卻在店內吃了起來(內用是 10%),店員如果衝過去收那(10%-8%=)2%的消費稅可能會發生消費糾紛,還有那種可能外帶含稅剛好是 500日圓的午間套餐,內用會因此變成 509日圓,在結帳時這些零頭對於消費者或收銀員來說都很麻煩,才會在今年 7月急轉彎,決定跟進麥當勞做法。

便利商店:採用顧客自主申告制

至於三大便利商店(含其他也有加入日本フランチャイズチェーン協会的便利商店)則採用顧客自主申告制,如果顧客在結帳時說要「內用」,就適用 10%消費稅;如果顧客在結帳時說自己要「外帶」,就適用 8%輕減稅率。

這項規定是依據日本國稅廳的標準,只要在明顯的位置告訴消費者「如果要內用的話請主動提出」,就適用顧客自主申告制。

Photo by Asael Peña on Unsplash

推測外帶人潮會變多,提前做準備

除了上述這些苦思到底該怎麼要處理內用和外帶稅率不同的餐飲連鎖店之外,不少餐飲連鎖店從中看見商機,決定要趁機撈一筆。

摩斯漢堡:改善漢堡麵包

摩斯漢堡在今年 7月表示,假如有 2%的消費者因為內用和外帶的稅率不同,而選擇外帶,那他們就有必要適時作出調整。所以,摩斯漢堡改善了漢堡麵包的口感,讓顧客外帶回家過一段時間再享用,麵包也不容易濕掉。

星巴克:縮短點餐時間,加速出餐率

至於星巴克則評估,未來將有更多民眾選擇外帶而非內用,所以決定改善自家APP,讓消費者可以預先用APP點餐,這樣來到門市就能直接取餐而不需多花時間等待。

大戶屋:趁這個機會來降價

以內用為主的大戶屋則決定趁這次機會調降餐點原價,讓消費稅即使從 8%調到 10%,消費者在店內用餐要付的錢還是和消費稅調漲前一樣。

大戶屋之所以會這麼做,其實和大戶屋今年 4–6月的業績不佳有關(註:大戶屋在今年 3月也有遇上「打工族的恐攻」,在 3/12所有門市暫停歇業一天,進行員工再教育)。大戶屋希望能藉由調降餐點原價的方式,吸引顧客回流,讓業績回到原本的狀態。

外送業者跟著動起來

由於比薩、便當等外送業者也適用輕減稅率(消費稅只要 8%),有越來越多店家開始和Uber Eats或「出前館」等外送業者合作,在日本消費稅新制上路之後,或許能促成外送業者產業發展。

【跳至下下節】越看越不懂的輕減稅率怪象大集合

趁消費稅調漲,順勢推行動支付

事實上這一次日本政府有意趁著新制消費稅,來推廣電子錢包、行動支付等的「無現金社會」。

有這個LOGO的店家才適用,同一個系列的連鎖店每家門市的適用情況也不一樣,所以一定要認LOGO。

只要在 2019年10月到 2020年6月期間,在指定店舖內使用信用卡、簽帳金融卡、電子錢包或行動支付付款,就可以獲得最高 5%的點數回饋(如果是連鎖加盟店的話只有 2%回饋)。

對於一般消費者來說,使用非現金式的付款方式還可以獲得至少 2%的紅利點數,就相當於消費稅從 8%漲到 10%多出來的那 2%還是能拿回來,是一個很大的誘因。

圖片來源:内閣府大臣官房政府広報室

所以不少業者都會趁這個機會在自家門市引進電子錢包(例如:SUICA這種類似悠遊卡的交通系電子票券,或像LINE Pay這種QR code掃描付款的電子錢包)或Google Pay、Apple Pay⋯⋯等Pay來Pay去的行動支付系統。

然後就發生 7–11想要搶攻行動支付市場,結果欲速則不達,一上線就被竊盜集團盯上上線不到一週急喊卡的慘劇。

越看越不懂的輕減稅率怪象大集合

看到這裡,你以為自己已經完全搞懂消費稅什麼時候是 8%,什麼時候算 10%了嗎?接下來的例子保證讓你越想頭越暈:

圖片來源:内閣府大臣官房政府広報室
  • 如果是玩具和糖果一起賣(例如:健達出奇蛋)或是過年過節的福袋裡有糖果,只要總金額低於 1萬日圓以下,食物的價格又佔三分之二以上,那就是食物算 8%,玩具(非食物的部分)算 10%。
  • 使用高級容器包裝起來的甜點:只要容器的價格超過整體三分之一以上,整盒一起算 10%。
  • 啤酒配毛豆:兩個必須要分開賣,啤酒算 10%,毛豆算 8%。
  • 買礦泉水來喝是 8%,但直接生飲自來水是 10%。
  • 味醂和料理酒屬於酒類要算 10%,但如果是酒精濃度低於 1%的「味醂風調味料」就可以算 8%。(覺得和想當年台灣加入WTO時在米酒加鹽是「料理米酒」有異曲同工之妙
  • 基本上寵物食物算 10%,但如果是人類也可以吃的寵物食物算 8%。
  • 營養飲料上面如果有寫「医薬品」或「医薬部外品」,就不適用 8%輕減稅率。
  • 如果是在棒球場或是電影院的賣店買東西吃,如果是買完之後拿到自己的座位上吃,就適用 8%輕減稅率,如果是在由賣店自己管理的座位區享用,就算內用 10%。
  • 如果是在遊樂園的賣店買東西吃,基本上邊走邊吃適用 8%輕減稅率,如果是在由賣店自己管理的座位區享用,就算內用 10%。(所以我想美食街應該也是如此,點完餐之後拿到大賣場管理的座位區吃,可以算 8%輕減稅率,但如果是在店家自己管理的座位區吃就算內用 10%。這樣還有誰要在店內吃啊,又有哪個店家會想要自己開座位區啊


參考資料

  1. マック、吉野家、スタバ「軽減税率」をめぐる思惑
  2. 消費税の基礎知識:平成と共に歩んだ消費税の歴史、そして令和へ
  3. 食べ歩きは8%、ベンチなら10% ややこしい軽減税率
  4. レシートは語る……コンビニ3社の軽減税率3大ポイント
  5. 消費税10%の「軽減税率」日本全国でこれから「大パニック」になる

本文同步刊載於【地球圖輯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