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直擊】日本基督教、神道教、佛教聯手替同志伴侶證婚,靠民間的力量讓想結婚的人都可以辦婚禮

點擊底線文字可超連結到【彩虹伴侶婚禮特展】的「基督教經典款」、「扣除宗教色彩的人前式」、「神道教神前式」與「佛教佛前式」。

媽媽在天之靈也可以見證的「佛前式」

從神前式到「佛前式」使用的是同一個會場,Hotel Osaka Castle的負責人說這次希望讓大家可以看到從「神前式」變「佛前式」的過程,所以要大家留在座位上稍待。這次負責主持「佛前式」婚禮的住持,是大家(本站粉絲)應該已經很熟悉的大德山浄峰寺(性善寺)的柴谷宗叔。

不認識或需要複習一下「性善寺」和「柴谷宗叔」是誰的話,請參考舊文《柴谷宗叔和日本第一間專為LGBT成立的佛寺「性善寺」》。

從「神前式」變成「佛前式」,飯店人員直接拿了一塊金色屏風把神道教的神壇擋住,原本在神壇旁的帶有神道教色彩的擺飾沒有辦法被金色屏風擋住,就索性搬到會場外。擺好金色屏風後,接著拿了一張鋪有白布的神桌,在神桌上擺上佛壇、酒杯、鮮果、花,還有蠟燭燈,並接上電源替佛壇「點燈」。與此同時,我正前方的桌面也換上真言宗的擺設與法器。

從「神前式」變「佛前式」,就是拿一個金色屏風把神道教的神壇遮住,然後再搬一個桌子擺上佛像,插上插座「點燈」。
真的就在正前方⋯⋯

柴谷宗叔說,一般而言通常會舉行佛教式婚禮的,多半都是出家人或是信徒才會選擇「佛前式」。「佛前式」的服裝基本上很自由,但因為會舉辦「佛前式」其中一方多半是和尚,所以柴谷宗叔就曾經看過和尚穿袈裟,另一半穿婚紗的組合。

「今天很有可能是日本佛教界第一次替同志伴侶證婚,」柴谷宗叔說,因為沒有「先例」,所以她為了今天的活動寫了一份同婚版佛前式SOP與誓詞。

給新人看的大抄,這應該是日本佛教界有史以來第一次替同志伴侶證婚。

當一切準備就緒後,平田小姐和D再度入場。這次「彩虹伴侶婚禮特展」的下半場主角都由平田小姐和D擔任。

再度入場的平田小姐和D。
柴谷宗叔(司婚者)在儀式開始之前,把超大一張的大抄拿給雙方當事人。

這次的佛前式流程大致如下:

  • 雙方親友就定位後,新人與主持婚禮的司婚者入場。
  • 柴谷宗叔(司婚者)開場
  • 新人互相交換念珠
  • 新人向佛祖獻花(*原本這裡應該是要向佛祖納經,手抄經文供奉佛祖,但這是以獻花替代)
  • 接著是性善寺緣日必備的那一整套真言宗派誦經順序:《三帰》→《三竟》→《十善戒》→《般若心經》
  • 柴谷宗叔(司婚者)唸完最後的祝賀詞宣布儀式結束,新人退場。



這就是柴谷宗叔這次特別為了「可能是日本佛教界史上第一次替同志伴侶證婚」寫的大抄內容。

在整個儀式結束之後,柴谷宗叔說今天這場「佛前式」除了佛祖之外,神壇其實還有擺放新人媽媽的骨灰,相信媽媽在天之靈一定有見證到這次的婚禮,我才注意到佛祖旁邊那一個供奉在銀色包裝袋裡的是⋯⋯新人的媽媽。

這個骨灰罈是佛壇「點燈」之後,柴谷宗叔才帶進會場內的,當時並沒有想太多,以為是佛前式必備的器具之一。對比剛才的神前式並沒有出現骨灰罈,或許正是因為在日本佛教和另一個世界的連結比較強,親人過世要找佛家,所以這一次只有佛前式出現了骨灰罈,而且移動骨灰罈的這個動作從班進場到撤離會場,都是柴谷宗叔執行,可以再度印證日本「死要找佛家」的價值觀也說不定。

平田小姐的友人席,與失焦的骨灰(佛像旁邊那個銀色袋子)。
每一個親友席的座位上都有這樣一套擺設,這是「神前式」最後要雙方親友一起喝下神酒用的,但這次活動省略了這個步驟,只留下擺飾。
我的座位就在平田小姐親友方的下一個,坐在我左手邊的就是即將成為大阪府大東市同志伴侶認證第 1號的井上小姐和她的伴侶C。在新人還沒入場前,我就已經快被旁邊的井上小姐和C閃瞎了,覺得井上小姐和C比今天活動的 2對新人都還閃。

點此前往下一頁【彩虹伴侶婚禮特展】基督宗教、神道教、佛教的跨宗教座談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