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直擊】日本基督教、神道教、佛教聯手替同志伴侶證婚,靠民間的力量讓想結婚的人都可以辦婚禮

在日本同婚運動進到司法訴訟,希望可以一舉讓同婚通過的同時,在關西地區(大阪・京都)有一群神職人員也站了出來,替所有想結婚的人都可以辦一場屬於自己的婚禮。(關於於日本同婚運動上訴法院的細節,請參考舊文《Marriage For All Japan「讓所有人都能結婚」日本LGBT同性伴侶正式提告》)

【文章目錄】(點擊底線文字可以直接跳到該段落)
・後篇:【彩虹伴侶婚禮特展】現場直擊
 。重演相遇過程的基督教經典款婚禮
 。在眾人之前交換誓約的「人前式」
 。雙方親友尷尬到爆炸但超省時的「神前式」
 。媽媽在天之靈也可以見證的「佛前式」
 。基督宗教、神道教、佛教的跨宗教座談會

讓所有人都能想結婚的人都能辦婚禮

全力支持結婚協會(一般社団法人結婚トータルサポート協会)是一群由牧師、行政書士/律師(日本的行政書士近似於英國的事務律師(Solicitor),需要考證照,是日本特有的職業)、婚紗與飯店業者共同發起的民間團體,其成立的宗旨就是希望讓任何想要結婚卻受限於某些現實因素結不了婚的人,也可以辦一場屬於自己和另一半的婚禮。

這個計畫的契機是為了法律上無法結婚的同志伴侶,也能舉辦婚禮。但現實上不單只有同志伴侶有這樣的需求,縱使是異性戀伴侶也可能受限於雙方家庭因素結不了婚,又或是現在日本的婚禮業者已經將婚宴、婚紗、婚禮小物⋯⋯整套全都綁在一起,價格十分高昂,未必是所有人都能負擔得起。難道,因為法律、家庭或經濟因素,相愛的兩個人就不能舉辦自己的婚禮,向另一半許下給對方的承諾嗎?

根本就沒有拒絕同志結婚的理由

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的代表岸本誠是一名牧師。4年前,曾有FTM的跨性別當事人岸本誠幫忙證婚時,岸本誠遲疑了一下。同志可以結婚嗎?幫同志證婚是對的嗎?岸本誠心情上覺得很複雜,覺得好像哪邊怪怪的,但又說不出來是哪裡怪,也想不到「為什麼這樣不行」的理由。

直到某天岸本誠受邀參加一對男同志伴侶的婚宴,他才發現原來同志婚禮就和「一般的婚禮」沒有什麼兩樣,都是相愛的兩個人互相許下給對方的承諾。從那時候開始,岸本誠決定要全力支持同婚,讓所有想要結婚的人都可以辦一場自己的婚禮。

同志想結婚,根本就沒有能拒絕的理由。《聖經》上強調的愛根本就沒有分性別,那些假借《聖經》的名義說結婚一定要一男一女的,那是對於《聖經》的解釋,《聖經》上根本就沒有這樣寫。
——全力支持結婚協會代表・岸本誠

我問岸本誠,既然《聖經》上沒有這樣寫,那是什麼原因讓他一開始對同婚遲疑了一下。岸本誠說,他認為這和社會化的歷程有關,從小到大看過的「結婚」都是一男一女的組合,就會限制住自己對於「結婚」的想像,而沒有辦法想到不是「一男一女」結婚的可能性。岸本誠說,他覺得這種對於婚姻印象的限制是來自於日本社會,而非宗教教導他的:「基督宗教只有強調神愛世人,神愛每一個人,不會因為對方的性別、種族、年齡而有別。」

婚禮之所以「很貴」,都是被業者賺走了

作為牧師的岸本誠至今替這麼多異性戀伴侶證過婚,三折肱而成良醫,對於該如何花少少的錢就能辦一場特別的婚禮,岸本誠很有一套。「辦婚禮一點都不難,」岸本誠說,日本現在的婚禮商業氣息太過濃厚,完全都被飯店也者壟斷,在飯店的宴會廳舉辦婚宴、婚紗什麼的全部都是和飯店配合好的業者,去飯店預約婚宴的時候就像套餐組合那樣整套包在一起,絕大多數人結婚都是「第一次」,根本不知道哪些服務其實不需要,所以飯店說什麼就照單全收,就會讓「結婚」變得很貴,但其實根本就不用花到這麼多的錢,這些錢都被業者賺走了。

對於岸本誠來說,作為一個牧師只要任何有難的人來找他,他都要全力協助。所以岸本誠決定要用自己多年來累積的經驗,再找來他熟悉的婚紗、旅館業者組成全力支持結婚協會。讓所有想要舉辦一場婚禮的人,都可以花小錢客製化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婚禮。

結婚不能和傳宗接代畫上等號

岸本誠說,在日本「辦婚禮」這個概念是近年才流行起來的,老一輩的人根本就沒在「辦婚禮」,所以現在很流行「還曆婚」:孫子輩替不曾辦過婚禮的阿公阿嬤,在阿公阿嬤結婚 60週年的時候送上「還曆婚」這個大禮,讓阿公阿嬤有機會體驗一下當「婚禮主角」的感覺。說到這裡,岸本誠還順帶嗆了一下那些說「同志不能結婚」的人:

那些主張同志不能結婚的人,表面上都是說:『啊呀這種事情沒有前例啊,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其實某些人心裡面真正想的是:『同志不能傳宗接代,所以不能結婚。』你說,現在這麼多異性戀伴侶的高齡者結婚(註),難道會和他們說:『對不起,你們已經沒有辦法生孩子了,所以不能結婚』嗎?
——全力支持結婚代表・岸本誠

(註:這裡的異性戀高齡者結婚,除了上述的「還曆婚」之外,現在在日本因為各種因素和另一半離婚後,「人生七十才開始」,認識新的對象決定一起度過「後半生」的新聞時有所聞。)

獨自發行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

全力協助結婚協會每個月定期舉辦跨業種的交流會,目前已經有婚紗業者、旅館業者、行政書士、保險業者加入,讓大家一起思考有哪些事情是縱使法律上同性伴侶還不能結婚,但民間業者可以先做的。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獨自發行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パートナーズ婚証明書):不管是LGBTQ+還是異性戀伴侶,只要是任何想要和另一半組成「伴侶」的人,都可以向全力協助結婚協會申請「伴侶婚證明書」。

具體來說,這份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經過行政書士或律師協助立定、經過公證具有法律效力的民事契約。透過民事契約的方式制定雙方在「以伴侶關係共同生活」狀態下的權利義務,或當有其中一方遭遇不測時授權讓另一方代替自己簽署手術同意書,概念上就和日本近年異性戀「事實婚」伴侶簽署的婚姻契約雷同,唯獨差在有沒有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獨自發行的「伴侶婚證明書」及隨身攜帶版「伴侶婚證明卡」(パートナーズ婚証明カード)而已。

關於日本異性戀伴侶「事實婚」及「事實婚」的婚姻契約,請參考舊文《千葉市伴侶制度不只LGBT連異性戀「事實婚」都能申請,到底「事實婚」是什麼?

除了獨自發行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之外,全力支持結婚協會也會定期舉辦LGBTQ+講座,還有對於異性戀伴侶來說也超罕見的基督教、神道教、佛教大集合,一次體驗 3種宗教共 4種婚禮形式的「彩虹伴侶婚禮特展」(Rainbow パートナーズ・ウェディングフェア~ 誰もが自由にウェディングを!~)。

這是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發行的「伴侶婚證明書」(上)與隨身攜帶用的小卡(下)

點此前往下一頁:【彩虹伴侶婚禮特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