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在日本】「對不起我確診了」,為什麼日本人感染COVID-19要向大眾道歉?

「對不起,我確診COVID-19了。」

生病根本不需要道歉

近日,日本有越來越多公眾人物確診COVID-19。他們在確診後多半都會向大眾道歉,提到是自己太過不小心才會感染病毒,很抱歉在潛伏期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接觸到很多人,很可能進一步將疫情擴散出去,並在最後以目前一切良好,希望粉絲們不要擔心作結。

對此,社會學者古市憲壽 4月4日在「中居正広のニュースな会」節目上談到,生病不是當事人的錯,生病根本就不需要道歉,任何人都有可能會生病,有人生病了就該相互扶持,而不是道歉。

神戶大學的感染科教授岩田健太郎接受記者採訪時也說,確診的人不需要向別人道歉,其他人也不應該責怪確診的人。岩田健太郎表示,病毒是不會挑人的,雖然現在大家都說要盡量避開「密閉、密集、密接」的「三密空間」,但這並不表示只要避開這些環境就不會感染到病毒,責怪別人「染病」這件事情本身就是不對的。再者,一旦社會風氣變成大家都在獵巫,想要肉搜有誰確診,這只會讓當事人不敢公開自己的資料,不願講出自己的接觸史,進而造成疫調上的困難。岩田健太郎說,像現在這樣進入疫情擴大階段,很多案例都追不出感染源,這時候最重要的就是要告訴當事人:「我們會守護你的隱私,所以請告訴疫調人員你所有的接觸史,我們不會責怪你。」

為什麼要為COVID-19道歉?

但是,事情真的只有這麼簡單嗎?本文將整理這段期間以來,能在新聞上看到的「道歉」,分析日本人為什麼要為了COVID-19道歉,以及這個「道歉」究竟代表什麼意思。

情況一:行政疏失

4月6日,熊本市長大西一史召開記者會,向外界「謝罪」,原因是行政疏失。熊本市內一名 40多歲女性,她在 3月時曾一度在濟生會熊本病院住院,由於濟生會熊本病院出現院內感染,曾在 3月住院過的患者都必須要檢驗。這名當事人的檢驗結果應為陰性,卻因為行政人員的疏失,把她和另一名陽性患者的資料搞錯。直到驗完和當事人有接觸史的 191件通通是陰性,才意識到原來是最初的資料輸錯了。

類似的行政疏失也發生在大阪府身上。大阪府在 4月9日向當事人家屬及醫療機關「謝罪」,因為他們將一名檢驗結果應為陽性的患者講成陰性,害得醫院把當事人從外來急診轉到一般病房(個人房),過程中很有可能造成醫療人員或當事人家屬感染。

上述這兩個例子嚴格來說都只是行政過失,而不屬於因為確診COVID-19而對外道歉。今天不管是不是和COVID-19有關,行政程序上有疏失,本來就該向當事人道歉,只是今天正好這些例子和COVID-19有關,如果因此放掉陽性的患者,很有可能就會讓疫情進一步擴散出去。

情況二:當事人自己道歉

當事人自己道歉的例子,最常見於前述有一定知名度的人確診後,透過官方公告告訴粉絲自己確診一事。就如同先前在台灣確診的印尼看護,還有在國家音樂廳演出完,回到澳洲後確診COVID-19的中提琴家。人在生病之後,會想和親友說:「我生病了,但我現在很好,大家不用太擔心」,本來就是人之常情。只是,日文在表達上,本來就很常「道歉」,當「道歉」成為日常用語的一部分,有時候這裡的「道歉」不一定是真的道歉,而是表達客氣、婉轉、謙虛的態度,而把自己的位階往後退一步,以維持檯面上群體的和諧。一樣是想要傳達出「我生病了,但我現在很好,大家不用太擔心」的概念,卻因語言、文化上的差異,而有不同的呈現方式。

至於這到底是不是真的在「道歉」,這個問題就交給日本人自己去解決。外人如我,只要把這種「道歉」當作是在和認識自己的人說:「我生病了,但我現在很好,大家不用太擔心」來理解就可以了。

下一頁:醫院爆發院內感染,醫院向大眾道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