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推極右派不實言論也該負法律責任,日本#MeToo代表伊藤詩織正式提告

回上一頁:網路誹謗蒐證大不易

這次提告有沒有勝算?

在木村花過世之後,關於網路誹謗中傷的討論一度成為熱門話題。關於誹謗中傷可以採取刑事或民事的損害賠償訴訟。

刑事訴訟的作法有「名譽毀損罪」或「侮辱罪」這兩種。前者必須要有具體的誹謗事實才能成立(讓不特定多數知道,有造成當事人社會評價變糟的具體事實),如果是意見陳述或評論,則只能用侮辱罪處理。以木村花遇到的的情況,只能可能選擇後者。

伊藤詩織這次走的是民事訴訟,熟悉網路中傷事件的清水陽平律師指出,民事訴訟的重點是「是否超過社會上可以容許的範圍」,必須要看這些貼文的頻率和用詞的惡毒程度。

過去就曾經發生過,前大阪府知事橋下徹吿一名男記者轉推誹謗他的推文。雖然這名男記者在橋下徹提告前,就已經將該推文刪除,但法院認定「就算沒有附上自己的評論,轉推就代表同意原推文內容」,要求該名男記者賠償橋下徹。本案仍在上訴中。

山口敬之性侵伊藤詩織一案時間表:

2015.4.3
伊藤詩織和山口敬之在東京・惠比壽用餐之後,被山口敬之帶到東京港區一間飯店性侵得逞

2015.4.30
警視廳高輪署受理伊藤詩織向山口敬之提「準強姦(現已改稱準強制性交罪)」的告訴狀

2016.7.22
東京地檢署以罪證不足為由,決定不起訴山口敬之

2017.5.18
《週刊新潮》報導本案

2017.5.29
伊藤詩織向檢察審查會申請不服(不服東京地檢以罪證不足為由不起訴山口敬之)。同天,以本名「詩織」召開記者會,成為日本#MeToo運動第一人(當時伊藤詩織沒有公布姓氏,只有公布名字,所以後來就有假新聞說她其實是叫做「尹詩織」的在日朝鮮人,試圖煽動民族情緒)。

2017.9.22
檢察審查會以「沒有可以駁回不起訴的理由」,維持不起訴山口敬之的決定。刑事訴訟一路遇上瓶頸。

2017.9.28
確定刑事訴訟無法往下一步後,伊藤詩織改向山口敬之提民事訴訟,以「不想要的性行為造成精神上的苦痛」為由,向山口敬之求償 1,100萬日圓。

2017.10.18
伊藤詩織出版《Black Box》一書。(這時候才公開姓氏)

2019.2
山口敬之以伊藤詩織誹謗個人名譽,反過來向伊藤詩織求償 1億3,000萬日圓並登報道歉。

2019.12.18
伊藤詩織吿山口敬之的民事訴訟判決出爐,東京地方法院鈴木昭洋要求山口敬之賠償伊藤詩織約 330萬日圓的慰問金,並撤銷山口敬之反過來告伊藤詩織的訴訟。同一天,山口敬之召開記者會宣布將上訴。

2020.1.6
山口敬之向東京地方法院申請不服。

2020.05.20 後續更新:

本日(2020.8.20),伊藤詩織追加控告自民黨眾議院議員杉田水脈和前東京大學特任准教授大澤昇平。

杉田水脈(就是那個說「同志沒有生產力」的那個議員)因為按了上一次控告的極右漫畫家はすみとしこ的那幾篇推文愛心,讓 11萬名左右的粉絲看到這則貼文,並展現出自己支持這些誹謗言論,因而向杉田水脈提告。

這將會是首次針對按了誹謗言論愛心而起的訴訟

至於大澤昇平則是在伊藤詩織控告極右漫畫家 #はすみとしこ 與轉推はすみとしこ推文的 2名男子事件之後,在推特上批評伊藤詩織,質疑「伊藤詩織」是假名,而提起的民譽誹謗訴訟。

大澤昇平就是上一次(2019年11月)在網路上說聲稱拒絕錄取中國人,因為涉嫌種族歧視遭東大開除的那個人。



新聞來源:
自民党の杉田水脈議員を伊藤詩織さんが提訴 誹謗中傷の投稿に「いいね」したため
中傷投稿に「いいね」 伊藤詩織氏が杉田水脈議員を提訴


參考資料

  1. SNSに風刺画や「枕営業」…伊藤詩織さん中傷の漫画家ら提訴
  2. 【伊藤詩織さんインタビュー】漫画家はすみとしこ氏らを提訴。SNSの誹謗中傷など70万件を分析
  3. 伊藤詩織さん、漫画家はすみとしこさんら3人を提訴。「枕営業」などツイートめぐり
  4. 異例の提訴 伊藤詩織さんが「セカンドレイプ」と訴えた中傷ツイートの拡散力
  5. 「気持ち悪い、消えろ」でも法的責任を問える? SNSの誹謗中傷、識者に聞いた

延伸閱讀:《承認被害者沒有同意性交,卻判加害者無罪:為什麼日本的性侵案難從刑事訴訟獲得正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