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郵局存摺幫你記寶寶出生體重,日本新手媽媽Instagram話題hashtag

近年,在日本Instagram上有個熱門話題「出生體重儲蓄」(#出生体重貯金)。「出生體重儲蓄」顧名思義就是新手爸媽幫寶寶開設銀行帳戶之後,利用這本存摺記錄下寶寶的體重變化,像是這樣:

這一串數字代表寶寶於 2018年7月30日15:06出生,出生時體重 3,062公克、身高 49.0公分。圖片出處:nana_0730_stagram

事實上在很久之前,就有不少新手爸媽在開立孩子的銀行帳戶時,會特別用寶寶剛出生的體重值,當做存摺的第一筆儲蓄金額。

郵局廣告幫了一把

現在這股「出生體重儲蓄」會突然在Instagram成為話題,就不能不提到這支日本郵局 2017年的廣告:

不少新手爸媽看到郵局這支廣告後,也希望在寶寶出生之後幫他/她辦一個存摺當作成長記錄。一方面,因為Instagram推波助瀾的成果,讓越來越多爸媽加入「出生體重儲蓄」的行列。

只要3,000左右,負擔很小

另一方面,新生兒剛出生的體重大約在 3,000前後,這筆金額對於新手爸媽來說不是太大的負擔,每個月利用存摺幫寶寶記錄體重變化,這樣一筆一筆存下來,等到孩子高中或大學畢業之後,就能當作送給孩子獨立的大紅包。

如果不想存到孩子這麼大之後,即便是只有記錄下寶寶剛出生時的體重,或是到寶寶一歲之後改成每年定期存一筆錢,「第一本存摺的第一筆儲蓄」都還是很有意義。

「出生體重儲蓄」常見內容

「出生體重儲蓄」的內容,除了紀錄寶寶體重之外,媽媽手冊上的資訊也都是不少媽媽會選擇記在存摺上的內容。像是:

出生年(YEAR)

生日,只有月份和日期(BIRTH DAY)

出生時間(TIME)

出生時的體重(WRIGHT)

出生時的身高(HEIGHT)

出生時的胸圍(CHEST)

出生時的頭圍(HEAD)

只是,因為每一列、每一筆都要轉帳一次,所以記錄越多列也就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和金錢。所以通常在第一次「出生體重儲蓄」時只會記錄前 5項。之後接著逐月、逐年追蹤的體重變化,才會加註測量日期,或換算下來是「O歲O月」大。

為什麼都選在郵局開戶?

另外,不少新手爸媽會選擇幫寶寶開辦郵局帳戶,除了「出生體重儲蓄」最初是從郵局廣告紅起來之外,幫寶寶開辦郵局帳戶時,最一開始只需要在郵局帳戶裡存 1円即可,但有些銀行一開始會要求要在戶頭裡面存 1萬日圓。

再來是,只要爸媽都有郵局帳戶,就能單靠郵局ATM輕鬆完成「出生體重儲蓄」。作為「出生體重儲蓄」廣告推手的郵局,在 2018年後期還推出「幫 0歲寶寶開辦郵局帳戶,郵局就送你 1,000円紅包」,也是不少新手爸媽會選擇郵局銀行的原因。

不只「出生體重儲蓄」,還有「郵局巡禮儲蓄」

除了現在正夯的「出生體重儲蓄」外,其實也有不少人會利用郵局存摺當成旅遊手札,稱為「郵便局巡り(めぐり)貯金」或「旅行貯金&風景印」),像是這樣:

日本郵局也有「郵便局めぐり貯金」活動網站,可以一覽各地哪些分局有推出「郵局巡禮」,以及各分局有哪些造型的印章。

「出生體重儲蓄」步驟,以郵局為例

  1. 進到ATM畫面選擇「轉帳」(ご送金)、「轉入郵局帳戶」(ゆうちょ口座へのご送金)
  2. 插入新手爸媽的郵局存摺或卡片,輸入密碼
  3. 輸入寶寶的郵局帳戶號碼
  4. 輸入轉帳金額(例如:2,018)
  5. 點選變更轉帳用戶名稱,接下來的畫面會出現任意文字串(例如:YEAR)或自己輸入文字
  6. 確認畫面金額與文字無誤後點選「確認」
  7. 如果還需要存入下一筆金額再回到最一開始的步驟
  8. 如果還有時間,再拿出寶寶的存摺將內容打印在存摺上

「出生體重儲蓄」重點:

一、不要霸佔ATM

不少網站或SNS交流平台會強調,因為「出生體重儲蓄」一次可能要重複操作ATM數次,建議大家在轉帳時挑選ATM人較少的時候,或留意後面有沒有人在排隊,不要長時間佔用ATM。有些銀行的APP疑似可以用手機線上轉帳,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https://twitter.com/hellohelloyy1/status/1003901435380051968

二、查好轉帳手續費怎麼算

另外是,2018年10月1日起,郵局每個月只有一次轉帳免手續費,第二次開始每一筆就要加收 123円。但如果申辦「ゆうちょダイレクト」的話,就可以每個月最多 5次轉帳免手續費,很適合「出生體重儲蓄」每個月替寶寶轉帳一次。

三、想自己手寫,先問銀行員

如果覺得用ATM轉帳還要一次次修改轉帳人姓名,也有新手爸媽會用手寫的方式記錄每一筆金額代表的數字,覺得用手寫比較有個人風格。但這最好要先詢問銀行員。有時使用鉛筆或深色原子筆在存摺上寫字,會造成存摺機無法判讀或毀損。


參考資料

  1. 出生体重貯金の3つのやり方~窓口?ATM?話題のベビー通帳
  2. 話題の出生体重貯金の始めかた!やり方を紹介
  3. 【インスタで話題】お宝印に、赤ちゃんの体重も!ちょっと変わった貯金まとめ

本文同步刊載於【地球圖輯隊】,並授權地球圖輯隊編輯重新編排上線。

「全對才能放有薪假」 日本自動販賣機爆出業界黑暗面

在日本隨處可見自動販賣機,據統計日本國內約有 244萬台飲料自動販賣機。然而,要確保這些自動販賣機 24小時都有飲料可以賣,就需要一群「route driver」補貨員,每天巡迴指定路線上的自動販賣機來補飲料。

京都自動販賣機補貨員自組工會

最近在京都,就有一群飲料自動販賣機的「route driver」補貨員宣布要自組工會,來對抗飲料公司不合理的勞動條件。

Photo by Steven Su on Unsplash

自動販賣機補貨員的一天

在京都一間飲料公司擔任「route driver」8年的岡一德表示,他一天從早上 6點天還沒全亮就開始工作,一個人負責管理 170台自動販賣機,每天的目標是幫 30台自動販賣機補充飲料、回收現金、切換飲料機上的冷、熱設定,再加上回收自動販賣機旁的空瓶回收桶。

一人開車,副駕駛趁機吃飯糰當午餐

「在京都市中心可以很有效率地繞很多次,但到了郊外就不行了,」岡一德說,通常他們一天有 90分鐘的休息時間,但只要一休息就沒有辦法作完當天該做完的工作,所以他們會省去完整的休息,以兩人一組的方式,先一個人開車,另一個人吃飯糰,再換人駕駛。

表訂三點下班,但七點才離開

通常他們表訂的工作時間是到下午 3點15分,但通常都要繞到下午 5–6點左右才能完成,一天大約可以補充 3,000瓶的飲料。即便回到公司之後,還要接著處理明天要運送的商品,每天大約都要 7點左右才能離開公司準備回家。

數目不對,錢還要補貨員自己墊

「route driver」的工作內容還不只如此,接到自動販賣機故障的客訴電話要迅速處理,如果自動販賣機系統的銷售紀錄和回收到的金額不同,「route driver」要自掏腰包自己墊。

岡一德說:「原因不明,卻要(我們)單方面賠錢這太奇怪了。」岡一德和另外 2名「route driver」在這 2年內就墊了 1萬3,550到 4萬8,040元。也因此,今年 8月岡一德和 7位朋友合組「route driver」工會,希望公司能夠還他們這段時間自掏腰包墊的錢。


是「機會」還是「命運」?全對才能放有薪假

值得注意的是,岡一德等人在京都籌組「route driver」工會,並不是 2018年第一件和自動販賣機業有關的新聞。2018年真正引起媒體注意自動販賣機業問題的是「Japan Beverage東京」(ジャパンビバレッジ東京)支店長的「有薪假CHANCE」(有給チャンス)。

仿造「機會與命運」的模式,「Japan Beverage東京」支店長曾在 2016年5月寄了一封《有薪假CHANCE問題集》為題的e-mail給旗下勞工,只要能夠全部答對,就能獲得有薪假,答錯的話還要「永久追放,先降格」。

題目內容是這樣的:下列有 15個車站,請按照公司OOOO年XX月的自動販賣機營業額,由高到低排序。

1. 新宿
2. 原宿
3. 澀谷
4. 惠比壽
5. 品川
6. 浜松町
7. 新橋
8. 有樂町
9. 東京
10. 神田
11. 上野
12. 西日暮里
13. 鶯谷
14. 池袋
15. 新宿

然而,這個題目設計有誤,15個車站當中有兩個「新宿」。該名支店長在解答信中寫到:「大家辛苦了,很可惜全員都答錯。太好了,太好了。)^o^(」在信中支店長表示,原本 2個「新宿」其中一個應該是「秋葉原」。

隨著「有薪假CHANCE」內容在今年爆了出來,也讓越來越多人注意到自動販賣機業界,長期以來高工時、積欠加班費等問題,也有不少在自動販賣機業界工作的勞工開始加入工會。

至於Japan Beverage,該公司也在「有薪假CHANCE」後,順利廢除「事業場外みなし労働時間制」,讓跑外務的勞工可以實際按照工作時數獲得工資、付清積欠的加班費、提供休假和有薪假,並增加分店的勞工人數。


參考資料

  1. 自販機補充「ルートドライバー」過酷 実態知って、労組結成
  2. 相次ぐ自販機ベンダー業界の労働問題 背景にある業界再編とストライキ
  3. ジャパンビバレッジ「有給チャンス」事件 「告発」の背景
  4. “有給クイズ”が物議。「正解したら有給が2倍」はアリなのか?弁護士に聞いた

本文同步刊載於關鍵評論網(台灣主站)

NHK晨間連續劇暗藏大量「假面騎士」?前「假面騎士」攻佔媽媽市場之謎

一個是專為家庭主婦・媽媽客群設計的NHK晨間連續劇(朝ドラ),另一個則是小男生們很愛看的「假面騎士」(仮面ライダー),你知道NHK晨間連續劇裡不少演員,都曾經演過「假面騎士」系列,接著才轉戰晨間連續劇的媽媽市場嗎?

在這張《まんぷく》劇照中,左邊的要潤和右邊的瀬戸康史都是前「假面騎士」。圖片出處:《まんぷく》官方推特

連NHK現正熱映中的晨間連續劇《まんぷく》(*)男主角長谷川博己,都在部落格上寫到

「和前一部晨間連續劇《半分、青い》相比,覺得《まんぷく》的男演員們年齡層高了一點?」

「但這部的演員群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特點 — — 《まんぷく》裡有不少假面騎士演員!」

長谷川博己還列出《まんぷく》當中所有曾和假面騎士有關的演員名單,保證讓大家看完一定嚇一跳心想「什麼?!這個人也是(假面騎士)?」

*《まんぷく》,暫譯《萬福》,講述杯麵之父・日清杯麵創始人安藤百福(漢名:吳百福)之妻的故事。

有哪些假面騎士軋過晨間連續劇一角?

以NHK現正熱映中的《まんぷく》當中,就有:

瀬戸康史:假面騎士KIVA

菅田将暉:假面騎士W

要潤:假面騎士AGITΩ(アギト)的假面騎士G3

片岡愛之助:假面騎士鎧武,客串假面騎士マルス一角

浜野謙太:假面騎士DRIVE,飾演西城究(不會變身、也不是假面騎士)

。前SKE48的松井玲奈:假面騎士Build,飾演才賀涼香

在《まんぷく》前就有大量「假面騎士」

但除了《まんぷく》之外,在NHK晨間連續劇過去的作品當中,也有不少曾經在假面騎士系列擔任要角的演員。例如:

2011年《糸子的洋裝店》中,已有妻小卻和女主角糸子關係曖昧的周防龍一,就是由「假面騎士555」的綾野剛飾演。嚴格來說,綾野剛在「假面騎士555」不是扮演正義一方的假面騎士,而是假面騎士的敵人,但這樣的反派形象意外融入《糸子的洋裝店》的形象,在當時一度讓周防龍一一角人氣飆高。

另外像「假面騎士龍騎」的須賀貴匡演過《鬼太郎之妻》(2010)和《糸子的洋裝店》(2011),以及「假面騎士Fourze」的福士蒼汰演過《小海女》(2013)、「假面騎士Drive」的竹內涼真和「假面騎士Ghost」磯村勇斗都演過《少女的時代》(2017),還有《まんぷく》前一部《半分、青い》男主角佐藤健同時也是「假面騎士電王」主角等。

不只「假面騎士」,還有「超級戰隊」

撇開「假面騎士」系列,如果換成同樣是「特攝」(*)的「超級戰隊」系列(スーパー戦隊),像「侍戰隊真劍者」的松坂桃李也演過《小梅醫生》(2010)和去年的《笑口常開》、「天裝戰隊護星者」的千葉雄大也演過《笑口常開》。

另外還有「獸電戰隊強龍者」的竜星涼演過《少女的時代》(2017)、「烈車戰隊特急者」的志尊淳也有出現在今年初的《半分、青い》。

*「特攝」是「特殊撮影技術」(Special Effects, SFX)的簡稱,意指利用電影特殊攝影技術製成的電視劇及電影。

為什麼晨間連續劇很愛「假面騎士」?

長谷川博己認為,一方面「假面騎士」每年都會出新作品,能發展出自己一套的「假面騎士」系列演員,演完「假面騎士」變成人氣演員的不在少數。另一方面,小朋友在家看「假面騎士」或「超級戰隊」時,多半會有家長陪著一起看,這時候「特攝」的觀眾群就不會只有小男孩。

舉例來說,2001年《週刊 女性自身》就曾經出過一篇標題為:〈星期天一早起來看到「晨間英雄」覺得怦然心動!小朋友、媽媽、姊姊們都超愛的「假面騎士空我」、「未來戰隊時連者」帥哥圖鑑〉的文章,接著在 2002年《Hanako》和《週刊朝日》都接連報導地方媽媽們心中的「帥哥騎士」小鮮肉特輯。

2000年正好是「假面騎士」的分水嶺,在 2000年《假面騎士空我》以後的「假面騎士」被分為「平成時期」,除了在故事設定上捨棄不少「昭和時期」留下來的傳統,同時也捧紅不少「假面騎士」出身的男演員,這些演員除了出現在媽媽取向的晨間連續劇當中,不少前「假面騎士」在電視劇、電影都有不少代表作。

平成「假面騎士」改變晨間連續劇客群

自由作家木俣冬認為,雖然無法判斷NHK一開始找「假面騎士」來演晨間連續劇是刻意的,還是因緣際會下覺得須賀貴匡和綾野剛很適合《鬼太郎之妻》(2010)或《糸子的洋裝店》(2011)。

但去年《少女的時代》找來竜星涼、竹内涼真和磯村勇斗三名前「假面騎士」,讓NHK晨間連續劇的客群不再只以女性閱聽者為主,SNS上不分男女都在討論《少女的時代》,讓晨間連續劇變成親子同樂的家庭路線,明年 4月的《なつぞら》也找來「假面騎士Fourze」的吉沢亮,飾演女主角的朋友。

未來即便平成時代落幕,但平成時期的「假面戰士」們和晨間連續劇的關係應該還會持續下去。


參考資料

  1. 朝ドラと平成ライダーのすてきな関係
  2. #まんぷく に出演の #仮面ライダー 俳優まとめ!仮面ライダー俳優が大集合 #瀬戸康史 #菅田将暉 #要潤 #片岡愛之助 #浜野謙太 #松井玲奈

本文同步刊載於關鍵評論網(台灣和香港分站)

連「已讀」都不按,東大醫生四成不看CT報告

醫生漏看CT報告 一個月三起

今年 6月,千葉大學附屬醫院(6/8)、兵庫縣立癌症中心(6/22)和橫濱大學(6/25)接連爆出,明明病患的CT電腦斷層掃描有照出癌症,但醫生沒有針對CT結果做進一步處置,疑似因醫生漏看CT斷層掃描報告書。

也因此,日本醫學放射線學會在今年 7月時呼籲,主治醫生們收到放射科醫生做的CT電腦斷層報告書一定要閱讀。同時,日本醫學放射線學會也指出,現在醫療已經進到高度專業分工的時代,主治醫生未必熟悉其他科專業(例如:放射科),再加上放射科專門醫生人手不足、醫療人員間溝通力不足等,都有可能會導致上述事件發生。

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CT電腦斷層報告是什麼?

通常,在主治醫生判斷患者需要接受CT電腦斷層掃描後:

  1. 患者必須要去放射科接受CT檢查
  2. CT檢查結果會即時上傳到電腦系統,出現在患者的電子病歷上
  3. 由放射科醫生負責判斷CT檢查結果,將檢查結果寫成一篇CT檢查報告書交給病患的主治醫師
  4. 主治醫生收到放射科醫生完成的CT檢查報告書,再做綜合判斷。

也就是說,主治醫生會收到放射科醫生的CT檢查報告書,是因為有醫生指示該名患者需要做CT電腦斷層掃描,放射科才會替病患做檢查、將檢查結果寫成報告書並交給主治醫生。

不看CT斷層掃描報告很正常?

東大附設醫院的CT報告書系統在設計上,主治醫生在看過CT報告書之後還有一個「已讀」按鈕可以按,確保主治醫生都有收到、看到病患的CT報告書。

今年 10月,東京大學醫院針對醫院內部 1–8月份的CT斷層掃描報告書進行調查,這 8個月共 5萬2,000份的CT報告書當中,直到今年 10月25日有 1萬9,500份CT報告書沒有按「已讀」。

在調查結束之後,院方再度呼籲主治醫生們「已讀」的結果,在 2周內「未讀」的CT報告書就少了 7,500份。

可能只是沒按「已讀」

東大附設醫院表示,CT報告書沒按「已讀」按鈕,還是可以看完整份報告書。醫院公關表示,有些例子是CT報告書顯示「未讀」,但主治醫生已經看過了;也有的情況是CT報告書「已讀」,但沒有仔細看,所以這次的調查結果沒有辦法判斷出主治醫生們到底有沒有認真看完報告書。

金澤大學附設醫院院長蒲田敏文則說:「主治醫生沒有仔細看CT報告書,而是自己看電腦斷層掃描的影像進行判斷,這已經是不少醫院的常態,會不會也有可能是主治醫生看到CT報告書發現病情有問題,太過緊張而沒有按『已讀』呢。不論如何,主治醫生都應該要仔細看過CT報告書,再和患者說明病情。」


參考資料:

  1. 《讀賣新聞》東大病院、画像診断書「未開封」4割…主治医の確認形骸化
  2. 続く「CT見落とし」なぜ起きる? 医師の視点
  3. 《讀賣新聞》画像診断がん見落とし、放射線学会が防止へ見解…主治医に注意喚起「強化を」

一次看懂「全面開放外國勞動力」的日本新制「特定技能」是什麼

8號凌晨,日本參議院正式通過《出入国管理及び難民認定法》修正案(以下簡稱《入管法》),自 2019年4月起,新增外國人在留資格*「特定技能 1號」與「特定技能 2號」。日本政府預定在 5年內,讓至多 34萬5,150人(相當於 45%)的技能實習生,在技能實習期滿後,可將在留資格換成「特定技能 1號」或,進一步更新成「特定技能 2號」,得以繼續留在日本工作。

*在留資格相當於簽證種類

Photo by Christopher Burns on Unsplash

何謂日本「技能實習制度」?

1993年,作為日本政府國際合作、國際貢獻政策的一環,特別針對來自開發中國家的外國人,提供到日本學習技術、再將從日本學到的技術帶回母國的簽證,這套體系特稱「技能實習制度」(技能実習制度)。

然而,這套「技能實習制度」長期以來被外界批評為,以提供開發中國家技術之名,實際上卻是以低工資、高勞力引進外國勞動力,行剝削之實。

再加上「技能實習制度」在設計上,所有技能實習生在最長 5年「技能實習」期滿後必須要離開日本、回到母國,而被外界認為這是將外籍移工包裝成「技能實習生」,不願承認「技能實習生」實際上就是「外籍移工」的同時,又將這群外籍移工用過就丟。

外國人技能實習機構(OTIT)由日本法務省和厚生勞動省共同管理,是監理團體(公會、農漁會)、中小企業和技能實習生的聯絡窗口。截圖自OTIT製作的《技能實習生手冊》簡體中文版

新增技能實習監管機構

事實上在這一次《入管法》修法之前,為了要保障技能實習生的勞動權益與工作環境,去年 11月日本政府通過了《技能實習法》(技能実習法)。《技能實習法》最大的特色就是新設立由法務省和厚生勞動省共同管理的「外國人技能實習機構」(外国人技能実習機構, OTIT)專職負責一整套「技能實習制度」。

外國人技能實習機構的工作內容,上至和簽署技能實習備忘錄的開發中國家,合作找尋惡質仲介公司,下至要求監管單位繳交報告、實際探勘技能實習生的工作環境與接獲技能實習生通報案件,相當於政府 — 企業 — 技能實習生間的對口,目的是要打擊惡質仲介與企業,來保障技能實習生的勞動權益。

透過技能實習制度,外籍移工最長可以在日本工作 5年,截圖自OTIT製作的《技能實習生手冊》簡體中文版

企業評鑑優等,就能延長年限

《技能實習法》除了新設立「外國人技能實習機構」作為技能實習制度的監管機構外,也調整了技能實習生居留年限。

過去,技能實習生抵達日本後,第一年的在留資格為「技能實習 1號」,包含原則上為期 2個月的講習課程,在講習課程結束後才得以展開「實習」。在抵達日本第一年內,必須要通過基礎級的實作與學科考試,才能將在留資格換成「技能實習 2號」,取得「技能實習 2號」資格的技能實習生,可以留在原單位再實習 2年。

《技能實習法》通過後,被外國人技能實習機構評鑑為「優良」的監理團體(中小企業、工會、農會、漁會等),除了可以增加僱用的技能實習生比例(舊制最多 5%,新制上調為最多 10%) ,受僱於優良監理團體的技能實習生,只要通過實作考試「技能檢定 3級」在簽證轉換期間回母國 1個月以上,就能取得「技能實習 3號」,回到同一個單位再實習 2年。相當於該名技能實習生從「技能實習 1號」起算,可以在同一個單位任職最多 5年。


Photo by jesse orrico on Unsplash

「特定技能」:技能實習制度2.0

回到這次《入管法》修正案,技能實習生在至多 5年的技能實習結束後,擁有一定技能的外國人才只要能通過技能測驗和日語能力考試,就將在留資格換成「特定技能 1號」(以下以「特定技能」泛指特定技能 1號與 2號)。

「特定技能」制度和既存技能實習制度不同在於,「特定技能」是針對在特定領域已有特定技能的外國人才,抵達日本工作之後的薪資、勞動標準比照日本人辦理,並且是由各個企業直接聘用外國人才,所以在制度設計上不像技能實習制度「假借實習之名,行剝削之實」,只給外籍移工較低的工資,或有惡質仲介居中斡旋。

「特定技能」在留資格申請流程,出典:ビザ&帰化サポートサイト — アスコット行政書士事務所

特定技能1號首波開放14職種

在留資格「特定技能 1號」每年必須更新一次,最長可以留在日本 5年,期間不能攜帶家眷。首波開放「特定技能 1號」簽證的職業種類只有 14種,包括:看護、大樓清潔工、金屬材料加工業(素形材産業)、工業機械製造業(産業機械製造業)、電子業、營建業、造船業、汽車工業、空運業、飯店業、農業、漁業、食品製造業(不含酒類)與外食服務業。

目前日本政府推算出來的 5年內讓 45%技能實習生取得「特定技能 1號」,是從 3年期滿的技能實習生推算而得出的結果。其中金屬加工與鑄造業的金屬材料加工業、熔接的工業機械製造業因為缺工問題嚴重,所以在《入管法》上路後,預定將上述職種的技能實習生簽證全數換發為「特定技能 1號」,相當於居留時間直接延長 5年。

一切未定的特定技能2號

「特定技能 2號」則是在取得「特定技能 1號」後,在 1~3年間通過更高難度的技能考試,就能申請換成「特定技能 2號」。擁有「特定技能 2號」在留資格的外國人才,可以將伴侶、子女等家眷接來日本生活,也沒有簽證更新次數的限制,實質等同於能在日本永久居住。不過,「特定技能 2號」和既存的「永住許可」在法律規範上並不相同,但外國人想取得日本永住權的條件之一,就是要先在日本生活滿 10年,所以取得「特定技能 2號」的外國人,或許在未來有機會取得日本永住資格。

目前預定開放「特定技能 2號」的職種為營建業和造船業,但詳細的內容與規劃,日本政府表示要等到首波「特定技能 1號」的在留人數,再決定從「特定技能 1號」升級成「特定技能 2號」的考試內容與開放職種。

此外,如果外籍移工的身份是看護,則在「特定技能 1號」結束後,可以直接將在留資格可以轉成「介護」(看護)。

申請「特定技能」所需的日語能力考試,目前只預定在越南、中國、菲律賓、印尼、泰國、緬甸、柬埔寨、尼泊爾和蒙古等 9個國家舉辦。

只限東亞9國,不含台灣

由於「特定技能」實際上屬於「技能實習制度」的延伸,「特定技能」的適用對象也只限於特定國籍的外國人。

本月 17號,日本政府確定將在越南、中國、菲律賓、印尼、泰國、緬甸、柬埔寨、尼泊爾和蒙古等 9國舉辦「特定技能」必備的日語能力考試,並於明年 3月前日本政府將分別與這 9個國家簽署政府間文書,針對打擊惡質仲介成立合作備忘錄。

上線日期:2018/12/24
增修日期:2018/12/30,新增資訊


參考資料

  1. 新たな外国人技能実習制度について
  2. 新在留資格、8カ国で日本語試験
  3. 外国人共生策124列挙 政府検討会 日本語試験9カ国で
  4. 外国人受け入れ5年で最大34万人 改正入管法が成立
  5. 入管法改正案を閣議決定 単純労働で外国人受け入れへ

本文同步刊載於關鍵評論網(台灣和香港分站)

大阪・梅田地區只有JR西日本叫做「大阪車站」、其他都叫「梅田站」之謎

▍本節重點
・最遙遠的距離:近在咫尺,站名卻不同
・JR大阪車站最早蓋好,其他私人鐵路卻不願跟進,堅持要叫「梅田」的理由是?
・山手線在東京如此成功,為什麼大阪環狀線就是贏不了私鐵?

JR大阪車站2F連通橋,Photo by Hyunwon Jang on Unsplash

大阪市交通、商業重心分成南邊的難波、天王寺,和北側的金融中心的梅田。但作為大阪北側最大轉運站的梅田地區,除了JR車站叫做「大阪站」外,其他車站通通叫做「梅田站」。像是:阪急、阪神、地下鐵(Osaka Metro)御堂筋線的「梅田站」、地下鐵谷町線叫做「東梅田駅」和地下鐵四つ橋線的「西梅田站」。

JR大阪車站最早開幕

回顧JR大阪車站的歷史,1874年(明治 7年),大阪−神戶鐵路開通時,當時的大阪車站比現今的JR大阪站偏西一點(約為現・中央郵便局的位置)。

雖然JR大阪站是大阪第一個建好的車站,但其實早在 1869年(明治 2年)年,就曾有一家美商公司想建一條大阪−神戶鐵路,並將車站取名為「大阪車站」。然而,當時明治政府認為,建鐵路是政府的工作,而拒絕讓這間美商公司蓋鐵路。

市民的反抗,就是不爽「大阪車站」

谷川彰英在《大阪「駅名」の謎》一書中指出,雖然日本政府在 5年後建好大阪車站,但因為政府曾經拒絕讓民間公司蓋這條鐵路,作爲一種反抗,當時的大阪人不願稱這個車站為「大阪車站」,而是用「梅田站」或「梅田 Station」的稱法。

此後,進出梅田・大阪車站附近的鐵道,為了要讓大阪市民覺得很親切,紛紛以當地地名「梅田」作為站名。

最早的例子是 1908年(明治 41年)的大阪市電(路面電車),大阪市府有了JR大阪站的前例後,特別將梅田站附近的路面電車停車場取名為「梅田停車場」。緊接著 2年後的箕面有馬電氣軌道(現・阪急電鐵)成立梅田站、1914年(大正 3年)阪神電鐵,以及大阪市營地下鐵(現・Osaka Metro)的梅田、東梅田、西梅田陸續開幕,也都是以「梅田」作為車站名稱。

JR大阪環狀線打不贏私鐵的原因

JR西日本在大阪雖然有一條大阪環狀線,再沿著環狀線連結神戸線、京都線、東西線、學研都市線和大和路線,但為什麼人稱關西地區是「私鐵王國」(私鐵:私人鐵道公司),JR為什麼唯獨在大阪碰壁?

說到JR環狀線,東京的山手線絕對是最成功的例子——整個東京鐵路交通,就是以山手線環形向外輻射出去,所有的私鐵幾乎都以山手線沿線車站作為大型轉運站,再向外延伸路線,很少有私鐵路線能夠深入山手線以內的範圍(私鐵直通地下鐵則不在此限)。例如:京成電鐵的京成上野站、西武鐵道的池袋站、西武新宿站等。

然而,攤開大阪市鐵路路線圖,在JR大阪環狀線以內的區域,就有南海電鐵的難波站、阪神電鐵的梅田站、近畿日本的大阪上本町站、京阪電鐵的中之島與淀屋橋站等私鐵公司大型轉運站。

東京和大阪會有這樣的差別,原因出於建造時間的不同。

東京山手線在 1925年(大正 14年)完工,但大阪環狀線是在 36年後的 1961年(昭和 36年)完工。

東京的私人鐵道公司加入戰局時,由於山手線以內的區域,路面電車路線已經很完善,所以當時的政府不讓私鐵路線延伸到山手線以內的範圍。

同一時間的大阪不像東京已經有一條環狀線,所以私鐵沒有環狀線的限制,自然而然可以深入市區中心建造大型轉運站。私鐵蓋鐵路的速度比國鐵(現・JR)快的結果,私鐵路線能深入大阪市中心,比JR環狀線更方便,而能雄踞一方。


參考資料:

  1. 私鉄は「梅田」なのに、なぜJRだけが「大阪」駅?

八月號:觀光立國

駐日小編專欄隨著交換期間結束,就這麼到了最後一篇。其實在一年前,我本來已經有先寫好每個月想要寫的主題,但最後真的要按照我計畫中的主題寫的只有第一篇和最後一篇:「觀光立國」一定要放在最後一篇當作一個結束。原本想要在八月底前準時交稿的,沒想到一忙起來居然都已經開學了……真的是非常抱歉(但還是八月號喔!)。

「觀光立國」是什麼?

「觀光立國」是日本喊出來的口號:下一步的日本要以觀光業作為主要的產業(產業升級)。因為「觀光立國」才是能讓「地域活化」的產業;因為「觀光立國」才是能讓人口結構邁向超高齡化的日本,不受年齡限制,工作壓力負擔減輕的一個未來藍圖。 簡單來說,「觀光立國」是官方喊出來的口號,但可以確定的是日本的民間也真的努力朝著「觀光立國」的方向去做,但是民間怎麼做、是不是和官方想的目標一樣又是另一件事。以下主要介紹在日本作為外國人的我所看到的「觀光立國」:要怎麼去做、做了什麼、之後還要做些什麼,以及這一年來我自己實際參與了觀光推廣活動的感想。

Airbnb、guesthouse和「民泊」

Airbnb的議題,假定大家對於爭議點都不陌生。在日文裡「民泊」指的是「在民家住個幾晚」的意思:所以台灣的民宿是「民泊」的一種,homestay也可以被稱為「民泊」(但通常如果是homestay都會直接用英文單字),Airbnb的日租型套房也可以說成是「民泊」。在這點上,我覺得用一個集合名詞「民泊」來討論這幾種case滿有問題的,但這部分就先略過。

撇開Airbnb遊走在法律邊緣,在大家不太會到別人家玩(更何況還要借住一晚)的日本,在Airbnb的網站上絕大多數的日租型套房真的就是「借一個就像樣品屋的家」給你,「一個房東」可能有數間空家等待出租,「房東」不住在附近,或甚至「空家」和「空家」之間的距離也有好一大段距離,簡單來說就真的是包租公和包租婆。對於當地民眾來說,最擔心的莫過於自家大樓會不斷出現陌生人(在這棟大樓某間房間租了一晚的旅客)進出,而對於使用Airbnb訂房的旅客來說,入住當晚不一定能見到房東本人,若發生臨時狀況也會求助無門。

Airbnb在日本的興起,還有一個更大的原因是在大城市裡的(具有正式營業牌照的)旅館客房數不足,特別是在東京、大阪和京都。不同於其他地區,京都的「民泊特區」其實是一個舊屋翻新的契機,在Airbnb上可訂到的京都房間,多半是古民家翻新改建而成,對於想體驗「傳統」日式建築的外國人來說,反而是一大吸引力。在京都訂出民泊特區的規範後,大阪也隨即跟進,發表了大阪府內的民泊特別條例,只是租屋硬體設施規定過多,原先又強制一定要旅客一住就是「連續七天六夜」,基本上到大阪旅遊的觀光客(不分國籍),極少數會待超過一星期以上。由於特別條例發布後,符合規定並已登記的民泊實在少之又少,又不符合實際上外國觀光客的旅遊習慣(在條例公告後一個月內,合法民泊的入住率都是零),最近門檻降為三天兩夜,但後續發展還有待觀察。 但也要幫Airbnb說點好話,當討論地區離開大城市到了鄉鎮之後,事實上Airbnb活化了不少小型地方旅館。 正如同前述京都的民泊特區促成了舊屋翻新,鄉鎮的小型地方旅館濃厚的「傳統氛圍」,也吸引了不少外國觀光客特地入住,順帶活絡的當地觀光產業。在Airbnb逐漸成為主流的觀光客訂屋管道之後,鄉鎮的民宿若趕上這股潮流(只要註冊一個帳號),或許就不用再費心「不知從何打起廣告」上,因為在Airbnb的網站上不再是旅館找房客,而是房客找旅館。

Guesthouse在台灣好像比較少會講這個詞,我會覺得它比較接近我們所謂的青年旅館:價格低廉,和其他陌生房客一起共用公共空間,比較少個人隱私,像是住在宿舍一樣。Guesthouse適合喜歡旅遊、交朋友的人,每天晚上都是一場又一場的故事分享大會,可以聽到其他背包客的冒險故事,也可能一拍即合成為接下來行程的旅伴。

Youtube頻道「不要鬧工作室」曾推出一支影片〈台灣為什麼該為青年旅館修法: Why Hostels Are Vital in Taiwan〉 ,雖然我自己覺得它的影片標題和內容有點不太一樣,但我覺得這支影片完整的描述了:其實青年旅館(hostel或guesthouse)是現代年輕人外出旅遊、拓展眼界的一個重要社交場所,或可說是全球化時代年輕人的主流意識形態。

註1:「民泊VS旅館業」はもう古い? Airbnbで再生した地方旅館 http://wedge.ismedia.jp/articles/-/6461
註2:台灣為什麼該為青年旅館修法: Why Hostels Are Vital in Taiwan https://youtu.be/euohTqZEucE

外國人眼中,來日本觀光就是要……

我習慣簡單將來日本觀光的外國人分成兩大類:亞洲人(還僅限季風亞洲)和金髮碧眼西洋人(這兩大類幾乎涵蓋快九成九以上的訪日觀光客,很抱歉來自其他地區的朋友)。其實因為是在討論「觀光客」,如果是討論長期住在日本的外國人(念書、工作等原因),我不會這樣劃分。

在東京的外國觀光客絕對是國籍最豐富,放眼望去膚色最均勻(真的是什麼膚色都有)的地方。沒辦法,因為是首都,首都一定會聚集全國各地的特色於一身(以食物來說,即便還是原產地最好吃,但還是會有。就像在台北一定都能看到打著台南小吃或嘉義雞肉飯之類名號的店家,但口味就是和當地的不太一樣),而且首都通常都是對於自己比較陌生的國度,可能唯一知道的地名。套用一句我一位歐洲朋友的話,她說她在準備來大阪之前,說到日本她唯一能講出的日本地名就只有東京而已。不過也因為東京街頭真的太容易遇到「外國人」,有一個我在京都認識的紐約朋友,他說自己是紐約人,還是只有像東京這樣擁擠繁忙的大都市他過得比較習慣,而且因為外國人比例比較高,東京人比較不會排斥和外國人一起相處。當然,這應該是個特例啦!不過他的觀點我覺得還滿有趣的。

會願意遠渡重洋來到日本的西洋外國人,背包客式壯遊路線是絕大多數「單身旅客」的傾向(他們真的會特別來到日本還去荒郊野外走一圈),兩個人以上的小群體比較像是「尋找想像中的日本」,京都和奈良的古都風情或文化體驗活動都是他們很有興趣的內容,也有為了電玩、動漫而來的老外御宅族,只是後者往往會發現自己和日本當地的同好知道的或有興趣的東西有所出入,因為「海外版」(特別是遠渡重洋後)都在地化了。

歐洲人的臉孔我分不太出來,但是我知道會特別跑去美術館看展覽的都會是法國人。在台灣算是頗有人氣的瀨戶內藝術季就有不少法國人會特地為了看展,而跑到香川縣去。 亞洲人來日本就是來消費的啊!(明明日本的平均物價相較於自己的國家一定比較貴,但大家都很願意掏出自己的錢包)所以像大阪這樣的百分百商業大城,亞洲人根本大獲全勝,甚至難波、心齋橋一帶,根本就是只做亞洲人(還是華人)的生意。應該是說,亞洲人(就單看台灣人就好),足跡遍佈全日本,但以人口比例來說,大阪是密度超高又總人數超多的特例之一啊!

以大阪來說,台灣或香港觀光客和中國人會出現的情況不一樣,應該是說在本質上的旅遊型態不同:在路上會遇到的「會說中文的觀光客」幾乎都是台灣人或香港人,因為自由行的比例很高,相較之下中國人來日本玩是不太能百分之百自由行的(這是官方規定,而且要來日旅遊的中國人還要有一定財力水準)。殊不知,中國人就是總人口多,想當然爾,如果比較在日本定居或長時間居留的人口來說,當然還是中國人多。就會行程遇到的店員通通都是中國人,看到的招牌都寫簡體字,但顧客不喜歡看簡體字,用詞、腔調也不同的局面。重點是日本人徹頭徹尾沒搞懂這中間出了什麼問題,這是我常常覺得「日本人你們搞錯了吧!」的點之一。


我這一年做過和「推廣觀光」有關的事

在日本的前半年,我幫某個日本知名網站的台灣分站寫專欄,以現地筆者的身分用中文寫一些期間限定小活動或「這就是只有大阪才有」的觀光旅遊介紹文。或者像是很早之前有分享過的「留學生net」網站,從大型活動的中英雙語服務台人員,到後來「被邀請」去參加各式體驗活動(交換條件是要幫忙在網路上打介紹文)等。


到了後半年,還誤打誤撞成為某間guesthouse的小義工(這是一個說來話長的故事),偶爾會幫忙招呼一下當天入住的外國觀光客(提供一些行程建議)、設計專門給這間guesthouse房客的半日遊行程,或出現在他們網站活動照冒充一下自己是「非常享受住在這裡的外國人房客」,也因此曾和日本國內旅遊業者討論關於「民泊」和各國觀光客旅遊習慣之類的事。


就我的觀察,日本人看準了觀光立國的商機,卻在本質上沒有先從了解外國觀光客旅遊習慣會因國籍、地區而有所不同,最糟糕的情況是誤以為外國人會對某個「日本文化」很有興趣,結果設計出來的方案完全沒有抓到外國觀光客的口味(我真的遇過不少次這種情況)


最後一章。

這一整年來,我覺得自己做過最棒的決定就是:課餘時間不把自己當成觀光客,最好是各式各樣以後即使來日本旅遊也做不到的事最好!(想想看,會有台灣人因為報名了在日本當地的義工活動而特地跑去買機票飛來日本嗎?)有很多事現在不做,以後就沒機會了!而我自己最大的改變,就是把所謂的「外國人的厚臉皮」帶回台灣,居然在不知不覺內化成自己的一小部分,這好像也不是非常不好。「大家總是說」在亞洲長大的亞洲人總是比較不會「表達自己的意見」,但最近開學突然有感自己上課的時候變得(連自己都被嚇一跳地)很有勇氣,就覺得,好吧!再觀察一下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好了!不過是真的連自己都能感覺到一股我變得好怪的感覺。

我還想和大家介紹我在日本的家人:住在同一個留學生宿舍的「外國人朋友們」。特別是我在日本的後半年,宿舍真的是我們所有人的家:每天晚上聚在大廳聊聊自己今天發生了什麼事,和每個經過一天漫長跋涉終於回到家的朋友說聲「歡迎回家」,偶爾分享一下自己國家的食物、從文化衝擊到國際時事……所有同住在留學生宿舍的人就是彼此最緊密的家人,即使和我同一批去到日本的人已經各自回到自己的國家,留學生宿舍的居民們每年都會如此這般大換血一次。但是在這裡,我們一起描繪、一起打造了屬於彼此的家,而且這個家不是真的我們住的宿舍,而是在我們心裡面那份為關心彼此生活的那份心意。套用一句我的麻吉在我離開後對我說的話:「誰よりも、今ここに住んでいる人たちにとっての、”居心地のよさ”と”成長のチャンス”が、確保されるべきだと思っている(^^)☘」(比起任何人,我一定會把住在這裡的溫暖,以及是個讓身心成長的地方的想法傳遞給現在住在這裡的所有人)


稍微介紹一下這張照片裡出現的國籍:十一個巴西人(其中三個是日裔血統)、三個德國人(含一個日德混血)、三個澳洲人(但兩個是華裔血統)、三個日本人、三個中國人、兩個菲律賓人(含一個是菲律賓華人)、比利時人(日比混血)、美國人、印尼人、韓國人、巴基斯坦人和台灣人。我自己是覺得要能猜對所有人的國籍還滿困難的,其實會發現在這裡相聚的很多人,其實「國籍」都和我們看到外觀的第一印象滿不一樣的:我們這裡聚集了很多歐亞混血、來尋根的「日系人」(通常祖先到美洲移民拓荒的日裔),或者無所不在的「華人」(台灣人常說的ABC,我遇過解釋起來最複雜的就是「馬來西亞華人但移民到加拿大」)

認識這群人,給了我很多的啟發:什麼是一個家?國籍和身分認同是什麼?還有自己之後可以做什麼?沒有人敢保證離開這個宿舍之後,我們是不是還會在世界的某個角落相見,但在這段時間裡我們就是出生入死的好哥兒們、好姊妹,這一點是永遠不會改變、也永遠不會被遺忘的。

常常會有人問我說:「你到底想要做什麼啊?怎麼感覺你做的事情有點雜、有點多?」

這個問題其實就和半年前,我和照片其中的三個人訂下約定,要把這裡打造成所有人的家一樣,到底要怎麼做、該怎麼做都沒有一個標準答案,只知道先做下去就對了!

為什麼最後一篇的主題一定要是「觀光立國」呢?我一直覺得台灣和日本就像兄弟一樣(我沒有要指誰是老大哥,誰是小老弟的意思,大家都是好哥兒們),從歷史到現在,或甚至未來更是如此。我能做的就是讓更多台灣人或「更多外國人」認識更多關於日本的事,同時也讓更多日本人知道台灣是個怎麼樣的地方。透過觀光,是「外國人」能最直接去親自感受日本魅力的方式,而在「觀光立國」上,我覺得日本人其實也能從台灣的case上學到很多事。


最後一個問題,「那妳喜歡日本嗎?」

當然是因為喜歡日本才來的啊!但來之前也不是所有關於日本的事都非常喜歡;來了之後,嗯,真的有這些本來就有想到,實際體驗之後(對於台灣人的我來說)還是覺得有點惱人的事。不過我覺得喜歡一個人也是這樣,對方多少都還是會有自己不能全部接受的小缺點啊,但即便知道這樣,還是喜歡這個人、這個東西、這個國家,或許這才是真正的喜歡吧!

(這張有八個巴西人、三個日本人、三個法國人、兩個澳洲人、兩個菲律賓人、一個德國人、一個泰國人、一個韓國人、一個中國人和一個台灣人,這張照片比前一張早了兩個月,是今年四月時拍的)

聽我高中朋友說(他現在也在大阪大學交換,也住在和我之前一樣的留學生宿舍),現在在宿舍裡報上我的名字,只要是我回國前就住在這裡的人,通通都會馬上眼睛為之一亮呢!覺得生為一個人,能做到這樣在離開之後還是會被記得,那也不愧作為一個人了吧!


原文刊載於【清華大學諮商中心】駐日小編專欄
上線時間:2016年10月2日

七月號:2016日本參議員選舉

雖然晚了好一段時間,今年七月在日本有兩個重要的選舉:七月初的參議員和月底的東京都知事補選。這次的七月號就要和大家分享關於這兩個選舉的重點。

十八歲選舉權

這次的參議院選舉,是日本將投票權從二十歲下降到十八歲之後的首次大型選舉。將投票權下降到十八歲最常聽到的兩個理由就是:十八歲就已經是大學生了,當然有「足夠的判斷能力」可以投票。但這背後更重要的原因是,日本年輕世代的投票率相較之下比較低,再加上超高齡化的日本,很多人擔心這群人數相對人數較多、又比較喜歡投票的人,對於整個日本的政治局勢影響力太強(例如像是,候選人的牛肉都端給高齡者,或者高齡者對於老年照護比較在意,而使得現在也迫在眉睫的幼托問題,或女性就業問題的問題,會因為相對來說支持者比較少,進展想快也快不得),那麼,就讓更多有資格年輕人去投票吧!(相關閱讀:nippon.com〈選舉年齡降至18歲,日本的政治會改變嗎? 政治家和政黨的舉措面臨考驗〉http://www.nippon.com/hk/currents/d00189/

其實投票權下降的還滿突然的,更正確來說應該是2007年通過下降門檻到十八歲後,突然就說今年七月的參議員選舉適用。甚至到投票前一週在推特上都還有人在問說,到底是怎麼樣年滿十八歲的人才具有投票權?(正確答案是投票日當天,或正好翌日00:00滿十八歲的就有資格投票)在確定投票門檻下降之後,就是高中老師們頭痛的時候了:參政突然變成對高中生來說很重要、必須要學會的課題。

各高中幾乎都舉辦了至少一次的「模擬投票」,讓學生們熟悉整個投票的流程。本來日本就有「期日前投票」的設計:在投票日當天無法到投票所投票的人,可以先申請自己要提前投票,通常是前兩週末在指定地點投票。為了這群新的投票人,也有更多大學在校內設置投票所(因為將投票門檻下降之後,除非早讀,不然所有學生都有投票權)。 日本政府也算是想盡各種辦法想吸引年輕世代去投票,「十八歲投票權」的官方代言人正是投票日前一個月剛好滿十八歲的演員廣瀨鈴(広瀬すず):「大家~要和我一樣去投票喔」[1]在校園裡各處的佈告欄,也都可見廣瀨鈴的身影,海報確實是吸引到大家的注意了,但實際成效如何這我就不清楚了。(身邊的日本朋友們也有不少想投票,即使有期日前投票都還是會各種錯過)

關於部分高三生也有投票權這件事,有些高中教職員們開始擔心學生們開始參加政治活動這件事。當然,在校內想要組織政治性質的社團有一定難度(基本上普遍來說日本人對政治都很冷感),至於下課後如果他們想要參加示威遊行之類的活動,怎麼辦?有不少高中傳出學校規定,如果學生下課後想參加示威遊行需要和老師報備,或是直接禁止學生參加任何校外政治活動。根據《中華民國憲法》,人民有集會、遊行的自由,在日本的憲法裡其實也是這麼說的。但在這件事情上,居然變成各都道府縣的教育委員會有權自己決定,自己轄區內的高中生的集會遊行自由。這點身為台灣人的我實在不能理解,為什麼類似大法官會議的人沒有出來說這已經違反憲法了。[2]

就結論來說,這群可能兩三年前都還沒有想過自己在十八歲就可以投票的高三生和小大一,最後出來的投票率可是比十九歲和20~30歲代搶眼呢![3]


改憲勢力

在台灣,好像大家多少都有聽說過安倍晉三的《安保法案》或因此產生的「憲法九條論爭」。(相關閱讀:菜市場政治學〈第三種日本想像─為什麼台灣人要關心日本的參院選舉和「憲法九條論爭」?〉http://whogovernstw.org/2016/07/23/linchung1/?utm_campaign=shareaholic&utm_medium=twitter&utm_source=socialnetwork) 簡單來說,就是安倍晉三帶領的自民黨越來越右翼(這時候如果單純把右派當作保守派來說,「因為越來越保守而想要把法律改成這樣」會比較難理解是怎麼一回事),很多人都說《安保法案》「解禁了集體自衛權」,但如果實際去看過安倍先生把內文換成怎麼樣,我上次和創價學會的大學生聊過,我們都覺得其實改成這樣並沒有說日本就可以隨時想出兵就出兵啊,只是想要嚇阻中國大陸而已。(補充:現在日本的執政黨是自民黨和公明黨組成的聯合政府,而公明黨最初就是由創價學會組成的,不過現在公明黨和創價學會之間的關係有點微妙就是了)

至於「改憲勢力」就有趣了。現在安倍先生改了幾條法律,下一步,他想修的是憲法。(不過這是安倍先生有意見的點並不只和國安有關而已了),想提憲法修正案就需要議會過三分之二門檻。這次的參議院選舉確實讓「想改憲的政黨」(暱稱:「改憲勢力」)的席次超過三分之二的提案門檻了。

但是想改憲的政黨不只有安倍晉三的自民黨啊!日本媒體統稱的「改憲勢力」包含了四個政黨:自民黨、公民黨、大阪維新之會、The Party for Japanese Kokoro (日文全名「日本のこころを大切にする党」,意譯兼我對這個政黨的認識,我會翻成是「我們要守護日本精神、保護下一代幼苗的內心」黨。幾乎可以說是日本目前最右派的政黨)。這四個政黨都有意願、都有想改的憲法條文,但是四個黨想要改的憲法條文是不同的啊!(正確來說,除了公明黨之外,都各自有公開各黨版本期待的憲法條文內容,但因為公明黨和自民黨現在是聯合政府,所以自民黨想改憲法,公明黨也不太會去扯後腿)

綜合來說,大阪維新之會版本的憲法修正案是最具體,現階段最能直接交付全民公投的部分。(果然靈魂人物是律師出身的就有差),而大阪維新之會重視的社會議題在於:教育無償化(國民教育免費)、統治機構改革(改變現有的中央和地方政治權力的劃分)和設置憲法裁判所。[4] 由於公投的問題設計,只能是同意或反對的二選題,像是自民黨[5]和The Party for Japanese Kokoro[6]版本的憲法修正案,幾乎是已經把內文整個改成他們喜歡的樣子,這在現行的修憲方式下是難以實現的。[7]

沒有真的點進去看自民黨版本的憲法修正案,很難強烈感受到自民黨到底想要把現在的日本倒退回「多保守」的樣子,難以忘懷自己親自讀完全文的震驚感,於是乎我想簡單和大家分享一下自民黨版本憲法修正案的前言就好,正文開始的前言:

現行的日本憲法前言

這是自民黨喜歡的憲法前言的樣子

安倍晉三成功地以「呼籲改憲勢力過半」,整體來看算是自民黨大贏(原因之一絕對可以歸咎在在野黨最大勢力的「民進黨」即使重整過組織架構,還是個完全不用上場就會輸掉的對手。日本的「民進黨」是今年三月初,在野的「民主黨」和「維新之黨」合併後的新名稱,完整的黨名就剛好只有這三個字),但最大的贏家真的就是安倍晉三這個人。

在開票結果出爐,安倍晉三接受電視台記者採訪時,被記者問到現在取下了夠多的席次,之後在修憲之前是否會交由全民公投。殊不知,「改憲勢力」也只是取得足夠多的席次可以提憲法修正案,憲法修正案能不能通過當然還是要交由公投決定。這段採訪當然可以顯出這個記者怎麼自己沒搞清楚整個修憲流程就發問,卻也同時可以看到安倍晉三很像在暗示「今天我順利取得夠多的席次,之後公投過不過又是另一回事,總之我現在有夠多席次就對了」的感覺。[8]


關於2016參議員選舉的二三事

「十增十減」的選區重劃

原先,參議員選區劃分以都道府縣為分界,每一個都道府縣都至少會有一個席次,而人口數較多的都到府現在按人口數比例分配到更多的席次(單一選區比例代表制)。但這次「為了要讓地區代表比例『更符合』各地區人口數」,人煙相較稀少的島取縣與島根縣(日本的中國地區)、高知縣與德島縣(四國地區)分別倆倆合併成一個選區。而這兩個選區的席次最後都由執政的自民黨拿下,等等,怎麼會這麼剛好呢!(相關閱讀:nippon.com〈草率而粗暴:違憲的參議院選區合併〉 http://www.nippon.com/hk/currents/d00198/

除了上述選區重劃而備受矚目的選區外,東北各縣和沖繩的開票結果也是大家關注的焦點。以往都是自民黨票倉的東北,這次即便選前安倍勤跑東北宣傳,最後只有秋田縣保住了。這被說是給安倍政權的一個警訊:東北的住民們對於災後復興「漸入佳境」的無感。而沖繩,這段時間因為美軍基地移轉、美軍自己行為不檢點,還有種種歷史、政治和社會上的因素,自民黨在沖繩也沒有開出漂亮的成績,除了今井繪理子之外。

今井繪理子原先是女團SPEED的主唱,離了婚後成為單親媽媽獨力照顧聽障的兒子,這次以自民黨政治素人之姿替自民黨在沖繩取得一席。撇開自民黨來看,光是前樂團女主唱加上獨力照顧聽障兒子的單親媽媽,在記者會上一律邊說話同步比手語,主打的也是替身心障礙和撫養小孩這點,如果是無黨籍參選也很容易選上,而且這或許能讓選上的今井面臨的風波小一點。尷尬就在於,從頭到尾今井就是為了爭取身障兒權益而出來參選的,相較於沖繩「當地的事」,沒有這麼在乎。今天只是剛好今井本來就是沖繩縣出生的,所以巧妙地被自民黨安插在沖繩選區,當篤定當選後今井接受採訪卻答不出「作為自民黨在沖繩的參議員」一定要回答的美軍基地爭議。[9]

作為外人的我只能說:第一,今井的選上、今井的支持者相信的是作為聽障兒單親媽媽的今井一定會努力解決身障家庭現狀;第二,打從一開始今井就是以自民黨員的身分參選,如果真的想知道今井對於美軍駐沖繩基地的個人意見,或整體自民黨的意見,選前就可以直截了當的問啊!

「支持沒有任何政黨」

輕鬆一下,這是類似選舉公報的選舉公佈欄。在每個社區公園、車站或市役所附近一定都會有這樣的板子告訴這區的民眾,這個選區有哪些候選人。按規定,一個候選人只能使用一個格子(不過一個政黨可能在同一個選區會推出不只一人),但有些時候在候選人沒有這麼多、選戰競爭比較不激烈的地方,兩方各貼滿一半的格子也是偶爾會看到的景象。


像是在這張照片裡面最左上的高木小姐和最右下淺田先生,底下都有一條淺綠色的橫幅,其實他們倆個都是同一個政黨「大阪維新之會」在大阪(這個選區)的候選人。至於這兩個人明明同一個政黨為什麼要貼得這麼遠,就任由大家猜想了。

其中,上排正中間有沒有看到一個紅底,上面寫著「支持政党なし」和「政策一切なし」的格子?讓我們再放大一點來看:


這個政黨的名稱叫做「支持政党なし」,支持「沒有政黨」。這是什麼意思呢?這個政黨自稱是沒有任何政策、沒有任何立場,對於所有的決策都交由「公民線上投票」,選上的參議員就真的是大家的代議士,贊成或反對哪邊支持的人數比較多,這位選上的代議士就會投哪邊。

我當時看到這個,覺得他的想法有點接近時代力量或是柯P的i-Voting。一方面有點遲疑這是不是真的行得通(是不是真的有這麼多認真的民眾們會一直去線上投票,採用線上投票的手法也是間接地再過濾「參與政治」的民眾組成),而且怎麼有點偷懶(代議民主,不就是因為大家都很忙才要選出相對專業的人幫忙我們處理嗎),再來是最重要的一點:日本人投票不像台灣是在印好的選票上蓋印章,他們要自己用手寫在選票上。

上一次的眾議院選舉,這個「支持沒有政黨」黨一共獲得十萬票。這次的參議院選舉的得票數真的是「大躍進」成64萬票。到底這些投票人真的是支持這個「支持沒有政黨」黨,還是只是在政黨票上表示自己不支持任何一個黨(投廢票的意思)?[10]雖然答案無從而知,但可以確定的是,本身這個政黨取這樣的名字就是一種「故意」。

關於開票的幾件事

我這次在看電視台開票時發現很微妙的一點。日本的參議員選舉也和台灣一樣是單一選區兩票制:一票選人、一票選黨。我在看各個小選區的開票結果,當下前四高票的人的我就佔用1234代替好了,當時已經有兩個人「被電視台宣佈當選」,就在他們的名字旁邊就打著當選的字樣。怪的是,這兩個「被電視台宣佈當選」的候選人,居然是目前開票數第一高票和第三高票的人,並同時附上字幕再說現階段還無法判定到底是第二高票還是第四高票的人可以搶下席次。

這不是候選人在自家選民服務處開記者會自行宣布當選喔!到底為何會先說第一高票和第三高票的人當選,這是電視台開票開太快還是怎麼一回事?隔天和日本人請益,她說這是因為在期日前投票已經多少可以看出端倪,而且日本的電視台記者會埋伏在各大投票所外面,只要一有人投完票出來,就問他你剛才投了誰,所以電視台早在開始開票前就大致可以知道各個候選人的得票數了。等等,電視台這樣做對嗎?

所以上述這種情況很有可能是,電視台已經知道最後就是當下開票結果第一和第三高票的人會當選(只是第三高票的人票還沒開出來),第二高票和第四高票最後的票數會很接近才這麼說。但這……和台灣電視台會提前灌票來比有比較好一點嗎?無法理解為什麼電視台可以在開票所外面埋伏,而且所有人還會回答他們的問題。

另外,也有投票所在投票日前不小心把選票搞丟了[11],也有投票所因為天候不佳,從離島送回本島的時間晚了一天。[12]


東京都知事補選

原本的東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因為公私不分(帳務和行程等等)提前下台,於是很臨時的在七月底多一個東京都知事補選(相當於台北市市長)。這次都知事三大候選人真的是各有各的特色:

在野黨們聯合推薦的鳥越俊太郎老先生,真的是76歲的老先生:在競選過程中,常常答非所問或上下一秒所講的話有所出路,就連自己的競選口號內容也會不斷的在即席演說時東加西減,被外界懷疑可能有初期的阿茲海默症。極右派執政黨(自民黨、公民黨和The Party for Japanese Kokoro)聯合推薦的增田寬也在被提名的時候還是東京電力公司外委託代表,抗議風聲一出來後就自動辭掉了「和東電的合作關係」。

這次選上的小池百合子本來是自民黨的,以台灣去年的例子來說,就像洪秀柱突然說要代表國民黨參選,初期民調還都一直大幅領先黨內其他有機會代表黨參選的樣子。但不同的是,小池百合子最後在黨內代表的競爭敗給了增田寬也,她還是很有骨氣地以個人身分自己出來選東京都知事,還選上了!

撇開可能有輕微阿茲海默症,被醫生在社論上寫「建議就醫」的鳥越老先生外,小池百合子的對手其實只有同為自民黨的增田寬也。這次的都知事選舉來的很突然,能準備的時間不多,但相較於理論上資源比較豐富的增田來說,小池才是完整端出具體政見和作為的人,我認為這是小池的當選的重要關鍵。

大家也許知道,日本的NHK是要和觀眾額外收費的。這次的東京都知事補選,還有一位有趣的候選人:來自「從NHK守護國民」黨的立花孝志先生[13]。這位立花先生原先在NHK工作,但有感於NHK不應該到民家幾乎是強制要求對方付收看費用(受信料),於是乎組了這個政黨,希望能改《放送法》當中關於「受信料」的描述。不過我們今天是要選首都首長耶,想要改法律的話是不是……跑錯場了?

最後還想再介紹一個人:資深演員石田純一先生。他本來也想出來選東京都知事的,但除了參選需要付的金額外,手上的代言和節目都在他發表想參選的意願之後消失了。由於代價太大,沒選上也很難回到選前的生活,於是就在發表了想參選的「意願」後沒幾天,就反悔了。


心得

雖然普遍來說日本人比較政治冷感,很剛好留學生宿舍的日本人齋長本身就對這很有興趣,更正確來說右翼政權的宣傳手段是她的碩論主題,選前到選後開票這一整段時間,可以用外國人的角度去發現日本人為什麼會這樣,也知道更多不同政黨之間微妙的立場差異,這真的不是只要剛好住在日本、努力去查就可以釐清的資訊。而且她剛好以前當過補習班老師,我再問那個怪到不行被電視台自行宣布當選的問題時,她還幫我複習了曾經出現在高中公民補充教材的比例代表制席次算法,完全就是除了考試之外平常不需要知道的細節,笑。

日本人的推特生態,在選舉期間也是一個處在「百家爭鳴」的狀態,沒有這樣的「推友」,就看不到日本政治的這一面。左翼、右翼的這種分法,對於台灣的我們來說雖然懂廣義上代表著自由和保守主義,比起極左派,極右派會出現的情況其實是我們比較難以想像、比較難以理解的,至少我是這樣。


參考資料


原文刊載於【清華大學諮商中心】駐日小編專欄
上線時間:2016年8月15日

六月號:「向多樣的性說YES」日本的酷兒文化

在美國,六月被稱作是「LGBT Pride Month」,雖然台灣的同志大遊行和日本的同志大遊行也都不在六月(今年東京是2016.5.8,大阪是在十月左右),不過今天就來看看「不一樣」的日本吧!

LGBT society是什麼?

在故事開始之前,我們還是從頭開始說起好了。

說到「性別」你會想到什麼?「男生或女生」這兩種?當別人在問「性別」的時候,更明確的問法應該要點出是在問「生理性別」(biological sex)、「社會性別」(gender,也有人譯作性別特質)或「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除了「非男即女」的二分法外,其實性別應該是一條帶狀光譜,有人比較「偏男/女生一點」,有人可能就在中間或是覺得自己就是其實100%的男生或女生。但其實上述的「生理性別」、「社會性別」和「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在同一個人身上未必三個剛好都是一樣的。

LGBT分別是Lesbian(女同志)、Gay(男同志,但也泛指喜歡和自己同一個性別的人)、Bisexual(雙性戀)和Transgender(跨性別),這四個英文單字的簡稱。等等,如果你以為只有這樣就可以一言以蔽之的話,那就又落回異性戀思想的圈套了!來到彩虹的世界的第一課就是「什麼都有可能」,因為什麼都有可能,所以沒有必要一定要幫大家分類,不能擅自幫別人貼標籤,也不需要一定要幫自己找到一個適合的「類別」。

不是主流的異性戀,又稱為「性少數」(sexual minority,日文很常用這個詞),除了LGBT之外,當然還是有很多「種類」,LGBT也就可以加長成LGBTQIAA,但這實在是太長一串了,最常見的用法還是LGBT或LGBTQ。而這個Q,有人說是questioning(懷疑的、不確定的)或queer,也就是中文最近還滿常見的「酷兒」。(註:原本queer這個詞是指奇怪的,現在是非主流異性戀群體,又不想硬是幫自己分類的人自我解嘲的詞,queer現在使用程度比sexual minority還廣泛,是中性的詞)

日本的sexual minority

隨著台灣已經有八個縣市(人口數超過75%)開放同性伴侶註記,日本也是地方行政單位跑得比中央單位還快,在台灣最多人提到的例子就是東京的澀谷區和世田谷區,但其實關西還有兵庫縣寶塚市和三重縣伊賀市(希望下一個就是大阪的淀川區了!)

和台灣不太一樣的一點是,日本人「看得到」的sexual minority(因為今天在聊酷兒,就入境隨俗都用日本人常用的sexual minority了),不是「男同志」或「女同志」,而是以跨性別和「其他」,在LGBT社群當中屬於比例更低的族群sexual minority。(補充:LGBT大概佔總人口7%,而不是男同志、女同志或雙性戀的比例只有0.3%)

在台灣的電視上也許大家都有看過已經出櫃的同志,也有很多同志會主動參加談話節目「讓大家看見」,但在日本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另外日本有很多彩虹社群的聊天聚會(不知道台灣是不是也有不少,畢竟自己之前沒有特別去注意),這些聊天聚會主要都是由地方自治單位和民間機構合辦,或直接由民間的諮商中心主辦,但參加成員真的清一色以「不是男同志、女同志或雙性戀」的「酷兒」為主,這真的是滿有趣的現象。


遠近馳名的日本酷兒們

電視上的男大姊和「無性別男子」

有看過《男女糾察隊》的人也許都對「男大姊」這個詞不陌生,原本這只是指男同志裡面個性比較女性化,會自稱「姊」的男生,但現在講到電視節目上的「男大姊」,它的範圍還包含了男跨女的跨性別和「女裝」(日文的女裝專指喘穿女裝、打扮成女生的男生)。電視上的「男大姊」們幾乎可以說是一般日本人平常唯一能夠「看見」的LGBT,而這群「男大姊」們的出現,並不表示日本人對LGBT的接受度很高,DON’T ASK, DON’T TELL,對於日本人來說這只是娛樂節目,只是一種戲劇效果而已。

連續兩年獲得「不管他說什麼都不會生氣」獎的マツコ (以下就用音譯「松子DX」來稱呼他,這是我目前能找到的中譯。)雖然在台灣真的很少關於松子DX的消息,老實說我也是到了大阪之後,覺得這個人怎麼廣告接這麼多,到處都能看到她,但我卻真的不認識她是誰。先讓大家看一下她的照片:

マツコ・デラックス:怒られたい著名人、2年連続であの人気者が1位に http://zasshi.news.yahoo.co.jp/article?a=20160606-49226423-woman-life

你看!這麼有特色的藝人絕對看一次就印象深刻啊!但是我真的在台灣從來都沒有看過松子DX啊!

這個女生可能不只一點壯碩,電視上的松子DX講話聲音很低沉,走一種講話很嗆辣的路線(想像一下日本人學小S說話方式就對了)轉了一圈,終於揭開松子DX的真面目了。

一次參加兵庫縣川西市的sexual minority讀書會時,聊到日本藝能界的男大姊們,突然聽到「但大家好像很難理解Matsuko不是男大姊」。Matsuko是誰?當時的我只對松子DX的外觀有印象,但並不知道他的藝名(日本的平面廣告不像台灣都很喜歡印上藝人的簽名),過了很久才突然發現居然就是他!!

松子DX的藝名就和我的筆名一樣是用片假名(關於片假名的二三事都在有點久之前的九月號 ),其實松子不是女生,他只是穿著女裝的男同志(日文:「女装ゲイ」,日本人看到「女装」這個詞絕對先想到的是穿女裝的男生),而且這個穿著女裝的男同志被連兩年獲選為「不管他說什麼都不會生氣」獎,而且會喜歡松子DX特別受女生歡迎,因為他總是誠實地說出自己的想法,把自己最真實的一面呈現在大家面前。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松子DX能連兩年如此受大家信賴的原因。但其實,松子DX他自己曾說過他只有在節目上才會穿女裝,對他來說穿女裝只是工作的一部分,而不是個人興趣的樣子。

在那之後,開始是專注在看松子DX的談話節目(以前總是直接轉台過去,因為談話節目即使很專心聽,也總是有有聽不懂的地方),「優太郎君」(ゆうたろうくん,這是我自己音譯的)正好就是我第一次看松子DX節目時的專題主角。 下圖左到右分別是優太郎君和「りゅうちぇる」(Ryucheru,這發音太特別到沒有對應的漢字,於是就用拼音了)的推特截圖。不知道大家這時的第一個念頭又什麼呢?

左到右分別是優太郎君和「りゅうちぇる」(Ryucheru,這發音太特別到沒有對應的漢字,於是就用拼音了)的推特截圖。

Ryucheru是自封genderless的出道藝人,優太郎君則是號稱最可愛二手衣服飾店店員。也許現在日本藝能界又正值第二波的LGBT風潮 ,不知道現在台灣的電視能不能看到這群「比女生還要可愛」的genderless不只是中性的男生嗎?

(因為已經花了不少篇幅了,從這裡開始會加速一點)

寶塚、歌舞伎

寶塚是地名,也是全日本最有名的女子歌劇團名稱;歌舞伎是日本傳統藝能之一,整個劇場的表演者只有男生。寶塚相信,只有女生才能完整描繪出少女們想像的愛情世界,所以所有男生的角色全部都由個子較高的女生出演;歌舞伎則是因為曾經發生過「擾亂社會道德的事件」,自此所有的女生角色也都由男生出演。一個象徵融合西方歌舞劇和芭蕾舞的新形態日式歌舞劇,一個是日本傳統藝能,意外地都有一股濃濃的酷兒磁場啊!

順帶一提,當時我和洋人們一起去看歌舞伎的時候,他們一致表示「故意演的」女生實在太爆笑太不自然,還有刻意學的聲音也是怪的很誇張。我自己是覺得真正的女生根本就不是這樣,應該是說「像女生一樣」不應該有所不一樣啊。(延伸影片:《這個影片重新定義了”像女孩子一樣”這句話(中文字幕)》 )

BL和「腐女子」

感謝唐立淇在網路直播上的「出櫃」,「出櫃」這個詞本來就是說出自己最深沉的祕密,所以勇敢地和大家說自己就是腐女也是一種出櫃,這真的是很新鮮的說法(和日本友人分享大家也都覺得很酷)。雖然「出櫃」這個詞並沒有很直接負面的意思,但使用範圍的擴大,確實可以讓整個社會看見並接受更多的「不一樣」,在這點上我非常支持各個領域的人一起大聲說出自己不一樣的地方,一起向世界出櫃吧(笑)

BL是boys’ love的簡稱,「腐女子」是指對於BL情有獨鍾、喜歡一次看兩個帥哥(她們說這是一石二鳥)、在現實生活中也喜歡把BL情節投射在生活周邊的人身上(內部的行話:「腦補」)事實上,BL的粉絲(耽美文化)主要是腐女們而不是男同志,一個在乎的是一次看兩個帥哥配上浪漫的情節,男同志們想看的只有……比較激情的部分吧(笑,但這是事實),所以讀者群不太一樣。大家如果想要更認識腐女們的異想世界,歡迎GOOGLE尋找唐立淇出櫃的影片,真的是從頭到尾把腐女文化解釋得一清二楚,大家也可以「看見」腐女們當談到自己興趣時的樣子。

要特別講到這個是因為,加拿大出櫃女演員艾倫佩姬(Ellen Page)近期製作了一系列節目《GAYCATION》,每一集會到不同國家去尋找她的LGBT夥伴,其中第一站就是來到日本(影片連結:http://www.dailymotion.com/video/x3vzauc )。這一集的節目裡面,除了我剛才介紹的男大姊和最近興起的genderless男子,真的幾乎把日本的酷兒文化都拍進去了,只是很可惜的是,當Ellen Page遇到了願意和她分享自己生活重心的腐女們,Ellen Page並沒有想要去理解他們、去了解BL和酷兒文化的關係,正如Ellen Page自己在開頭說的:她要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去找出L、G、B、T。(延伸閱讀:施舜翔,〔艾倫佩姬的同志之旅:「真正」的同性戀與消失的日本腐女〕


第十屆關西酷兒影展

最後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我幾乎全程參與的關西酷兒影展。雖然我一直和TIQFF台灣國際酷兒影展插身而過,但我可以說的是相較於TIQFF台灣國際酷兒影展的規模,關西酷兒影展比較像是學生社團的活動。


這是我的門票(free pass),大阪和京都兩個會場的通票,兩個會場都各三天,但我都各去週六和週日而已:一早去一早回,在京都根本就是夜宿京大一晚(稍後在解釋)。

關西酷兒影展有趣的地方在於,今年日本推出的酷兒影片少到六天展期只有一部,所以今年的特集是pink wash、慰安婦和「華語」為主題。放映展場外有個慰安婦議題的特設展示廳、電影放映前會有司儀的小小自白時間(以「我的性別是我的東西,你的性別是你的東西」為主題的三分鐘演講,原文是「私の性は私のもの、あなたの性はあなたのもの」,但是中文只打「性」感覺有點太刺激了,就我聽完很多版本的感覺,覺得翻成「性別」比較好)、特集的影片在放映後會有座談會(導演訪談或電影內容相關的小型發表)。

花一個小段落的篇幅來介紹華語特集。關西酷兒影展的工作人員有兩個中國人和一個會說中文的日本人(不少中文影片都是他翻譯成日文字幕的),大阪場次的映後座談是和中國導演skype(因為中國政府不發出境許可啊),但京都場次的電影座談會港台導演都有到會場(所以那時候為了這些遠道而來的貴賓們,所有影片都有即時中文同步口譯)。原定的映後座談會只有一個小時,但其實清場之後,大家都匯聚在會場外的小帳棚繼續聊起來,台灣、中國、香港、新加坡不同的國籍但都用中文講著自己國家的事真的很有趣(如果有日本人加入的時候,當然我們會特地簡單的翻譯成日文讓他們聽懂啦)。忘了講到什麼了,我只是像口頭禪一般很平常的講出「幹嘛比爛的!」這句我很常講的話,結果中國人整個暴怒一直再說「那北韓呢!你把北韓放哪裡了!」,覺得是很有趣回答,可能中國人的心中北韓也是很強大吧(笑)


既然是酷兒影展,如果這裡不是gender friendly的環境,那還有哪裡是呢!通常台灣都會說成「性別友善廁所」 (因為有華語特集,所以會有中文標示,也有提供即時中文口譯),這張照片是京都會場的標示,在大阪會場的中文標示是寫成「不分性別的洗手間」。

之所以會說真的很像學生社團的活動,除了像這樣的標示都是純手工之外(不少影片的日文字幕也都是他們自己翻的),京大的會場真的是一個充滿自由氣息的地方,如果有看過吉卜力工作室的《來自紅花坂》,這裡就是動畫裡的「拉丁區」,什麼都沒有但什麼都有可能。


一開始有說到,我幾乎是夜宿在京大一晚是因為,5/21晚上是free night,連播六部電影從晚上十點半到隔天上午五點,一個進會場前天是黑的,出來天已經亮了的概念。上圖是京都會場內的樣子,因為有free night,所以會場中間的座位就是一塊墊高的草蓆,大家各自為政自己找一塊舒服的地方趴著或躺著(不是free night也是有很多人就把這塊區域當家裡的沙發一樣)。下面這張照片就是我當晚的床墊了:


真的是剛好一個人躺在上面,配合著電影院昏暗的燈光,睡起來正舒服(笑)。

除了展期那幾天,我之後還有和關西影展的工作人員們見了兩次面,很有趣也很好玩(但同時也想著這裡不是京大嗎!這群人怎麼有辦法每次都在幾乎已經可以說是廢墟的地方待上這麼長的時間),下次也許就是在台北的同志大遊行相見了吧(笑)

「向多樣的性說yes」Say YES to sexual diversity.


原文刊載於【清華大學諮商中心】駐日小編專欄
上線時間:2016年7月12日

神奈川縣大和市決定將學校男廁「完全個室化」

有點久違的新聞時間(想和大家分享的新聞很多,但一直沒有完整的時間可以好好整理成主題式的介紹),今天要聊的是日本廁所的二三事。

每五個小學生就有一個便祕兒童!

根據NPO日本廁所研究所(NPO法人日本トイレ研究所)對日本全國47個都道府縣共4,833人的家長所進行的調查(小学生の排便と生活習慣に関する調査)結果,有20.2%的小學生有便秘的情況,且其中32.0%的家長並不清楚自己小孩有便秘的問題。按照都道府縣別,有最高比密便祕兒童的地方就在大阪府(29.8%,大阪真的是很常進入最糟排行榜內的都道府縣)。(新聞來源:《小学生の5人に1人が便秘状態! 最も便秘の子が多い都道府県は・・・》)在台灣討論便秘問題時,最常被討論的因素不外乎是飲食習慣和生活作息。但是在日本還有一個更關鍵性的因素:日本人的「遠慮」(相關新聞:《 日本小學的廁所不可以上大號?從廁所略談日本的「遠慮文化」 》)。因為在乎同學的眼光,不想要被同學發現就是自己剛才在廁所大號,所以寧可「我慢」(忍耐)。同一份調查當中,隨著年級越高,這種忍耐的傾向就越強:平均來說在學校會寧可忍耐也不上廁所的人約半數,但只看小六的學生卻接近六成。解決便祕問題的第一步就是「不能忍」,一有便意就要練習蹲廁所,但如果這種「過於在意別人眼光」的心態不改,要大幅降低日本學生便秘情況的問題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有趣的是,每四人就有一個小朋友覺得「在學校上廁所比較順暢」

原因就在於學校廁所都還是以蹲式(和式)為主,比起坐式馬桶,「蹲馬桶」是不是真的比較方便呢?(感受應該因人而異啦)相反的,四月日本開學季的時候就會出現很多文章,在講剛從幼稚園升上小一的小朋友們,一個瞬間要從習以為常的座式馬桶換成蹲式廁所,突然不知道該如何「上廁所」了!很多的幼稚園還會在大班畢業前特地開一堂「蹲馬桶教學」,就怕這些小朋友們找不到熟悉的「馬桶」。

趁著學校廁所整修,那就一口氣全部換成座式馬桶吧!

神奈川縣教育委員會決定要在2023年底前,將縣內所有的和式(蹲式)馬桶全部更換成洋式(坐式)馬桶。在這之前,縣內高中14,000個「可以上廁所」的馬桶,只有三成是洋式的。(新聞來源:《学校の全トイレ洋式化 県教委が施設再整備計画》)(終於要講到今天看到的新聞,這才是突然決定今天要一鼓作氣打完文章的原因)

神奈川縣大和市決定將學校男廁「完全個室化」

新聞來源:《学校で大「恥ずかしい」→全部個室にします

既然縣政府都確定要改廁所了(把蹲式馬桶換成坐式馬桶)神奈川縣底下的大和市更進一步,市教育委員會決定從今年起,市內28個市立中、小學校(小學19所、國中9所)的一樓男廁全部移掉小便斗,像女廁全部都是一間間隔好的「個室」(註:如果一樓男廁不只一個也是只設一處)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1. 既然來到這間廁所全部都是有隔間的了,就不用擔心被朋友發現「就是自己進去有隔間的廁所」、「他剛才一定是去大便」等「遠慮」(身為台灣人,看到「遠慮」這個詞在心態上真的很微妙。對日本人來說「遠慮」就相當於是禁止妳這麼做的意思,但我怎麼看都很想自己加註「請謹慎思考,但如果你真的深思熟慮過了還想這麼做也行」,這是在公共場合看到標語寫著遠慮時的內心話。如果是像現在的用法,就單純是「日本人你們自己想太多把自己綁死了」的心態,已經「遠慮」到身心狀態都很不健康了)
  2. 配合今年四月正式上路的日本〈障害者差別解消法〉,考慮到性別氣質和非男即女的生理性別不同的學生,決定乾脆一口氣個室化一樓男廁。(相關閱讀:《 你還記得15年前的「玫瑰少年」葉永鋕,是怎麼死的嗎? 》)
註:「性同一性障害」Gender Identity Disorder,縮寫G.I.D.
在日本的討論非主流性別議題時,比較受關注的部分、慣用的分類方式和用詞和台灣比較不同。嚴格來說,「性同一性障害」屬於日本精神神經學會的「診斷名稱」,更好的說法應該是「性別違和」(gender dysphoria):自己的性別認同和生理性別不完全相符。但在日本普遍輿論當中,還是一直「沿用」G.I.D.這個詞,而且因為日文翻成「性同一性障害」,「障害者」在日文的意思套用成中文我們常說的詞就是「身心障礙者」。套用這樣的邏輯,從這次介紹的新聞原文當中可以很清楚地發現「性別氣質不完全符合非男即女二元生理性別分法」的人,在多數日本人的價值觀中這是「性同一性障害」,是「障害者」,是我們在生活當中要注意是否有「差別」(不平等對待),需要被「解消」(消除)。
更多關於日本的彩虹社群介紹待下回《六月號:向多樣的性說yes》再和大家完整的分享。

關於廁所的都市傳說:午餐恐懼症

其實要分享的事情說完了,但想說難得開啟了平常不太會在檯面上說的話,那就再說一件和日本廁所有關的事好了。「ランチメイト症候群」,更直白一點(或應該說是更糟的進展)又說是「便所飯」,顧名思義就是午餐的時候沒有朋友要和自己一起吃飯,怕被發現「自己好像人緣不好」,於是乎開始害怕用餐時間,或乾脆躲去廁所一個人偷偷吃飯。相關的中文介紹在網路上都寫得滿清楚的,維基百科關鍵評論網都有相關的內容(雖然我個人不是很喜歡關鍵評論網的這篇)其實現在關於「ランチメイト症候群」這件事,日本已經有政府補助的民營組織在各地展開名為「小朋友食堂」(こども食堂)的活動,而且「小朋友食堂」背後服務的對象更廣」關注的層面更多,之後有機會再和大家好好介紹「小朋友食堂」到底是什麼樣的計畫。(也歡迎大家下個學期開學後再來諮商中心坐坐,直接和小編面對面聊天喔)

祝大家在期末考水深火熱之中,都可以平安順利 ALL PASS!


原文刊載於【清華大學諮商中心】駐日小編專欄
上線時間:2016年6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