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icon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

【現場直擊】日本基督教、神道教、佛教聯手替同志伴侶證婚,靠民間的力量讓想結婚的人都可以辦婚禮

在日本同婚運動進到司法訴訟,希望可以一舉讓同婚通過的同時,在關西地區(大阪・京都)有一群神職人員也站了出來,替所有想結婚的人都可以辦一場屬於自己的婚禮。關於於日本同婚運動上訴法院的細節,請參考舊文《Marriage For All Japan「讓所有人都能結婚」日本LGBT同性伴侶正式提告

【文章目錄】(點擊底線文字可以直接跳到該段落)
・後篇:【彩虹伴侶婚禮特展】現場直擊
 。重演相遇過程的基督教經典款婚禮
 。在眾人之前交換誓約的「人前式」
 。雙方親友尷尬到爆炸但超省時的「神前式」
 。媽媽在天之靈也可以見證的「佛前式」
 。基督宗教、神道教、佛教的跨宗教座談會

讓所有人都能想結婚的人都能辦婚禮

全力支持結婚協會(一般社団法人結婚トータルサポート協会)是一群由牧師、行政書士/律師(日本的行政書士近似於英國的事務律師(Solicitor),需要考證照,是日本特有的職業)、婚紗與飯店業者共同發起的民間團體,其成立的宗旨就是希望讓任何想要結婚卻受限於某些現實因素結不了婚的人,也可以辦一場屬於自己和另一半的婚禮。

這個計畫的契機是為了法律上無法結婚的同志伴侶,也能舉辦婚禮。但現實上不單只有同志伴侶有這樣的需求,縱使是異性戀伴侶也可能受限於雙方家庭因素結不了婚,又或是現在日本的婚禮業者已經將婚宴、婚紗、婚禮小物⋯⋯整套全都綁在一起,價格十分高昂,未必是所有人都能負擔得起。難道,因為法律、家庭或經濟因素,相愛的兩個人就不能舉辦自己的婚禮,向另一半許下給對方的承諾嗎?

根本就沒有拒絕同志結婚的理由

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的代表岸本誠是一名牧師。4年前,曾有FTM的跨性別當事人岸本誠幫忙證婚時,岸本誠遲疑了一下。同志可以結婚嗎?幫同志證婚是對的嗎?岸本誠心情上覺得很複雜,覺得好像哪邊怪怪的,但又說不出來是哪裡怪,也想不到「為什麼這樣不行」的理由。

直到某天岸本誠受邀參加一對男同志伴侶的婚宴,他才發現原來同志婚禮就和「一般的婚禮」沒有什麼兩樣,都是相愛的兩個人互相許下給對方的承諾。從那時候開始,岸本誠決定要全力支持同婚,讓所有想要結婚的人都可以辦一場自己的婚禮。

同志想結婚,根本就沒有能拒絕的理由。《聖經》上強調的愛根本就沒有分性別,那些假借《聖經》的名義說結婚一定要一男一女的,那是對於《聖經》的解釋,《聖經》上根本就沒有這樣寫。

全力支持結婚協會代表・岸本誠

我問岸本誠,既然《聖經》上沒有這樣寫,那是什麼原因讓他一開始對同婚遲疑了一下。岸本誠說,他認為這和社會化的歷程有關,從小到大看過的「結婚」都是一男一女的組合,就會限制住自己對於「結婚」的想像,而沒有辦法想到不是「一男一女」結婚的可能性。岸本誠說,他覺得這種對於婚姻印象的限制是來自於日本社會,而非宗教教導他的:「基督宗教只有強調神愛世人,神愛每一個人,不會因為對方的性別、種族、年齡而有別。」

婚禮之所以「很貴」,都是被業者賺走了

作為牧師的岸本誠至今替這麼多異性戀伴侶證過婚,三折肱而成良醫,對於該如何花少少的錢就能辦一場特別的婚禮,岸本誠很有一套。「辦婚禮一點都不難,」岸本誠說,日本現在的婚禮商業氣息太過濃厚,完全都被飯店也者壟斷,在飯店的宴會廳舉辦婚宴、婚紗什麼的全部都是和飯店配合好的業者,去飯店預約婚宴的時候就像套餐組合那樣整套包在一起,絕大多數人結婚都是「第一次」,根本不知道哪些服務其實不需要,所以飯店說什麼就照單全收,就會讓「結婚」變得很貴,但其實根本就不用花到這麼多的錢,這些錢都被業者賺走了。

對於岸本誠來說,作為一個牧師只要任何有難的人來找他,他都要全力協助。所以岸本誠決定要用自己多年來累積的經驗,再找來他熟悉的婚紗、旅館業者組成全力支持結婚協會。讓所有想要舉辦一場婚禮的人,都可以花小錢客製化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婚禮。

結婚不能和傳宗接代畫上等號

岸本誠說,在日本「辦婚禮」這個概念是近年才流行起來的,老一輩的人根本就沒在「辦婚禮」,所以現在很流行「還曆婚」:孫子輩替不曾辦過婚禮的阿公阿嬤,在阿公阿嬤結婚 60週年的時候送上「還曆婚」這個大禮,讓阿公阿嬤有機會體驗一下當「婚禮主角」的感覺。說到這裡,岸本誠還順帶嗆了一下那些說「同志不能結婚」的人:

那些主張同志不能結婚的人,表面上都是說:『啊呀這種事情沒有前例啊,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其實某些人心裡面真正想的是:『同志不能傳宗接代,所以不能結婚。』你說,現在這麼多異性戀伴侶的高齡者結婚(註),難道會和他們說:『對不起,你們已經沒有辦法生孩子了,所以不能結婚』嗎?

全力支持結婚代表・岸本誠

(註:這裡的異性戀高齡者結婚,除了上述的「還曆婚」之外,現在在日本因為各種因素和另一半離婚後,「人生七十才開始」,認識新的對象決定一起度過「後半生」的新聞時有所聞。)

獨自發行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

全力協助結婚協會每個月定期舉辦跨業種的交流會,目前已經有婚紗業者、旅館業者、行政書士、保險業者加入,讓大家一起思考有哪些事情是縱使法律上同性伴侶還不能結婚,但民間業者可以先做的。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獨自發行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パートナーズ婚証明書):不管是LGBTQ+還是異性戀伴侶,只要是任何想要和另一半組成「伴侶」的人,都可以向全力協助結婚協會申請「伴侶婚證明書」。

具體來說,這份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經過行政書士或律師協助立定、經過公證具有法律效力的民事契約。透過民事契約的方式制定雙方在「以伴侶關係共同生活」狀態下的權利義務,或當有其中一方遭遇不測時授權讓另一方代替自己簽署手術同意書,概念上就和日本近年異性戀「事實婚」伴侶簽署的婚姻契約雷同,唯獨差在有沒有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獨自發行的「伴侶婚證明書」及隨身攜帶版「伴侶婚證明卡」(パートナーズ婚証明カード)而已。

關於日本異性戀伴侶「事實婚」及「事實婚」的婚姻契約,請參考舊文《千葉市伴侶制度不只LGBT連異性戀「事實婚」都能申請,到底「事實婚」是什麼?

除了獨自發行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之外,全力支持結婚協會也會定期舉辦LGBTQ+講座,還有對於異性戀伴侶來說也超罕見的基督教、神道教、佛教大集合,一次體驗 3種宗教共 4種婚禮形式的「彩虹伴侶婚禮特展」(Rainbow パートナーズ・ウェディングフェア~ 誰もが自由にウェディングを!~)。

點此前往下一頁:【彩虹伴侶婚禮特展

讓所有人都能自由結婚的「彩虹伴侶婚禮特展」

承前,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的代表岸本誠本身是一名牧師,在教堂裡替新人證婚是岸本誠的工作之一。但除了基督宗教性質濃厚的婚禮之外,難道不是基督教徒就不能體驗西式婚禮嗎?除了西式婚禮之外,如果是佛教徒難道就不能結婚嗎(日本的出家人依流派有的可以結婚)?還有神道教傳統的神前婚禮儀式啊。面對上述這些問題,全力支持結婚協會正如同名稱所示「會全力支持任何人以自己喜歡的方式結婚」,所以全力支持結婚協會和Hotel Osaka Castle(大阪キャッスルホテル)合作,利用Hotel Osaka Castle的婚宴會場舉辦「彩虹伴侶婚禮特展」,讓所有想婚的同志伴侶可以一口氣認識 3種宗教共 4種同志婚禮的舉辦方式。

點擊底線文字可超連結到【彩虹伴侶婚禮特展】的「基督教經典款」、「扣除宗教色彩的人前式」、「神道教神前式」與「佛教佛前式」。

透過性善寺的介紹而認識全力協助結婚協會的我,當得知可以免費參觀「彩虹伴侶婚禮特展」時,二話不說馬上報名「體驗」。在事前我只知道當天會一口氣介紹 3種宗教共 4種同志婚禮的舉辦方式,介紹各個宗教婚禮儀式的流程及象徵意義,中間還會穿插座談會聊聊目前日本同婚或婚禮業界的現狀。之所以說是「3種宗教共 4種同志婚禮」,是因為當天的活動流程是從基督宗教的婚禮儀式,到扣除基督教色彩(拿掉聖歌、十字架、聖經等各種和宗教有關的連結)但流程上還是西式婚禮風格的「人前式」,日本傳統神道教的「神前式」,以及佛教的「佛前式」。但我沒有想到的是,當天找來當「婚禮主角」的同志伴侶,是真的在舉辦她們自己婚禮,不是只是來「示範」而已,而且我見證了一場極有可能是日本史上第一次的佛教風同志婚禮現場。

獲得同志友善認證,還大喇喇地掛了不少面彩虹旗的Hotel Osaka Castle。

活動當天,我提早了一點到活動會場,一抵達會場後就遇到先前曾在全力協助結婚協會活動上認識的工作人員和性善寺的朋友,覺得備感親切。在報到時還一度發生「參加者名單上找不到我的名字」的窘境,被問說是不是以性善寺的身份一起來的(並不是),後來才發現原來我當初報名的時候為了讓主辦的岸本誠認出我的名字,所以我不是填本名,而是用了筆名⋯⋯

在報到時會拿到當天活動資料和一份問卷,問卷是Hotel Osaka Castle負責的,主要想知道這次的參加者是透過什麼樣的方式得知這次活動、「想不想要結婚」,還有最重要的一個問題:作為活動紀錄和電視台採訪,能不能被拍。

拿到問卷之後我被帶到名為「寫真室(照相館)」的休息室,心想休息室這個地方真的是我這種「一般參加者」可以來的地方嗎?還是工作人員把我當成性善寺的人而讓我先在休息室休息?在我抵達休息室之前,休息室裡面坐著一對女高中生,另一桌則是性善寺柴谷宗叔與她的好朋友大集合。看到裡面坐著一對女高中生,當下心想原來這個活動的年齡層這麼低啊,這兩個高中女生是已經想婚了嗎(答案並不是如此)。總之,在休息室打滾一下之後,飯店工作人員就通知我們差不多可以到會場找位子坐了。

走進會場的那一瞬間,我才發現剛才報到的時候為什麼會找不到我的名字——會場的座位都有寫上名字,然後我的座位是「石川カオリ」 ⋯⋯!

點此前往下一頁【彩虹伴侶婚禮特展】基督教經典款

當發現自己的名牌居然是筆名時,覺得尷尬的瞬間。

點擊底線文字可超連結到【彩虹伴侶婚禮特展】的「基督教經典款」、「扣除宗教色彩的人前式」、「神道教神前式」與「佛教佛前式」。

重演相遇過程的基督教經典款婚禮

在活動正式開始之前,岸本誠和大家解說待會儀式的流程,並提到今天的婚禮示範組(女主角們)一個是雙性戀,一個是泛性戀,她們希望被叫做「夫婦」,所以今天的儀式都會用「夫婦」一詞。岸本誠解釋道,在替同志證婚的時候,一定要先和當事人確認過希望被怎麼稱呼,看是要「夫夫」、「婦婦」、還是「夫婦」 ⋯⋯一切都以當事人為主。今天的當事人希望被叫做「夫婦」,其實也隱約透露了待會新人入場時的造型。

這是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的代表岸本誠,岸本誠當天還特別在胸前配帶一個彩虹十字架。正好當天是 12月1日,現場又有聖歌隊,所以很應景地唱了幾首聖誕歌曲。

在岸本誠開完場,預告完今天一整天的活動流程後,便換成當天負責主持婚禮儀式的日本聖公會首席主教ディアコニア教会牧師山口光登場。

這是日本聖公會首席主教ディアコニア教会牧師山口光,及坐在旁邊standby的攝影師。

當大門打開時,只見身穿褲裝的A進場,走到牧師前。

這是朦朧美的婚禮女主角A。

接著換穿婚紗的B進場,B的身後還跟著兩個穿制服的高中女生,原來剛才在休息室遇到的高中生們是今天的伴娘啊。

新娘B進場。

當身穿婚紗的B慢慢地走到走道中央時,原本在牧師前的A快速走到B的前面,給B一個大大地擁抱,AB兩個人還有兩個高中生伴娘,再一起走到牧師前。

事後牧師解釋道,這一幕象徵著原本A和B各自過著自己的人生(分別在走道的兩端),接著在人生某一個瞬間遇見彼此(在走道中間相擁),決定要一起走過後半生(從走道中間一起走到台前)的意思。

在走到中間相擁的A和B。
好不容易走到台前的A和B。
A和B互相朗讀寫給對方的信。
A和B互換戒指。
A幫B掀頭紗。
True Love’s Kiss
聖歌隊唱完聖歌後,A和B到台前簽「伴侶婚證明書」時,兩個伴娘在旁邊討論手機拍照。
從今天起正式成為「夫妻」的A和B。

A和B是 5年前在網路上認識的。A說,她相信即使不是網路,她也一定會在現實生活中遇到B。

在儀式結束之後,岸本誠問A和B有沒有什麼心得想要和大家分享,兩個人異口同聲地都說能夠真的辦一場婚禮實在太好了。一直到這個時候我才意識到,今天這真的是A和B的婚禮,不單只是一個「彩虹伴侶婚禮特展」而已。等等,所以我這樣一個事前完全不認識A和B的「外人」來參加她們的婚禮是對的嗎?而且我的座位還被安排在很前面、非常靠走道,這個位子感覺就要是婚禮主角很重要的親友才能坐的位置啊⋯⋯

點此前往下一頁【彩虹伴侶婚禮特展】扣除宗教色彩的人前式

點擊底線文字可快速跳至【彩虹伴侶婚禮特展】的「基督教經典款」、「扣除宗教色彩的人前式」、「神道教神前式」與「佛教佛前式」。

在眾人之前交換誓約的「人前式」

體驗完「經典的」基督教婚禮儀式後,接著換本身就是一名牧師的岸本誠上場,讓A和B先退場休息一下。

日本人對於不同宗教的接受度,可以從孩子出生或逢年過節要去神社(神道教),結婚的時候嚮往在教堂舉辦西式婚禮(基督宗教),過世的時候就要找佛家來超渡。或許是受到傳媒的影響,嚮往西式婚禮的日本人不在少數,但如果想要在教會舉辦西式婚禮一定要是教徒才行嗎?

岸本誠說,在基督宗教裡有很多人認為結婚是「在神的面前立約」,但正確來說當事人並不是「在神的面前立約」,而是透過牧師這個角色向另一半發誓。既然如此,那就只要將帶有基督宗教色彩的部分抽掉,不就好了嗎?話一說完,岸本誠立刻轉身將牆壁上的十字架拆下:「十字架其實是活動式的,沒有釘死,所以只要把它拿下來就好。」

把牆上的十字架拆下,隨手擺在旁邊的岸本誠。

除了十字架之外,撤掉台上的《聖經》,省去聖歌隊,不用唱《讚美歌》也不用喊「阿門」,牧師不穿牧師服也不站在台上,牧師就是婚禮的司儀站在側邊負責主導整個婚禮流程。原本新人是在牧師面前立誓,現在少了台前的牧師,所以新人是轉過來面向台下的親友立誓,才會稱之為「人前式」。但我想「人前式」這個名字的背後,其實是相對於傳統神道教婚禮就稱之為「神前式」,所以少了神、面對大家,才會取「人前式」這個名字吧。

總的來說,「人前式」最重要的流程就是新人走過紅毯,兩個人走到台前時轉身面對親友,和對方立誓並交換信物,如此而已。

這是Hotel Osaka Castle的西式婚禮會場。

日文裡面習慣將紅毯稱之為「バージンロード」,字面意思是「處女之路(virgin road)」,帶有「女性要守貞/處女崇拜」的含義在,好像「不是處女就不能結婚」一樣。岸本誠說,他之前就曾遇到一對男同志伴侶表示對於「處女之路」這個名字感到反感,除了男同志伴侶之外,「處女之路」這個名字對於再婚或老年結婚的人來說,也覺得很不舒服。所以岸本誠便提倡將婚禮會場中間這條走道改成中性的「伴侶之路(パートナーズロード、partner’s road)」,就沒有處女崇拜的問題,而Hotel Osaka Castle聽完岸本誠的提議,也決定從此將這條青鳥走道稱為「伴侶之路」。

作為「體驗活動」的一環,岸本誠問現場活動參加者:「機會難得,有沒有人想嚐嚐走紅毯的滋味?」接著將眼神轉向坐在前排的高中生伴娘們。才知道,原來前排的高中生們是新人B的孩子,坐在走道另一側前排的高中男生,應該是新人A的孩子,當天新人AB的親友就是坐在第一排的高中生們。

這是自願要上來體驗走紅毯滋味的活動參加者,他們兩個只是朋友但不是一對。
練習搭配節拍走台步的活動參加者。

介紹完走紅毯的方式,接著就是立誓和交換信物了。這時候岸本誠邀請了井上小姐和她的另一半C上台——井上小姐和C「即將成為」大阪府大東市發行同性伴侶認證的第 1號。作為像大東市政府提議引進同性伴侶認證的井上小姐和C,理所當然就是大東市同志伴侶認證的第 1號,但大東市預定在 12月4日發行同性伴侶認證,「彩虹伴侶婚禮特展」是 12月1日,所以井上小姐和C「即將成為」第 1號。

井上小姐(左)和C在台上「示範」如何交換誓約。

岸本誠說,平常「交換信物」都會選擇戒指,但其實要交換什麼樣的信物都可以,選擇戒指或其他圓環狀的物品只是剛好有圓滿的含義。岸本誠也分享道,有些西式婚禮會有給新人花束,讓新人將花束集結成束,最後從花束裡面抽出一朵花插在胸口的橋段,這是因為過去在歐洲有男方沿路摘花,將花集結成束後送給女方代表求婚,如果女方從花束裡面抽出一朵插到男方胸口,就表示同意,所以這個橋段象徵的含義就是「求婚」。

在剛才A和B的婚禮當中,就是以兩個人先在走道的兩側,接著在走道中間相遇,決定要一起走下去的這個部分,來象徵「求婚」。說到這裡,A和B情緒已經平復了,再度入場和大家分享剛才的心得。

「彩虹伴侶婚禮特展」當天,上半場的新人A(左)B(中)與證婚人山口光牧師(右)。新人AB手上拿的就是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發行的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

負責證婚的山口光說,看到A和B交換誓約的時候兩個人都哭了,自己也忍不住落淚,但身為神職人員其實不應該這樣,所以他很努力要忍住眼角的淚水。岸本誠接著說,基督宗教式的婚禮因為雙方當事人就站在牧師前面立約,牧師這個角色是最能直接感受到新人情緒的人,有的時候真的會被現場氛圍被感動流淚,特別是同志婚禮最感人。岸本誠還不忘強調,異性戀的婚禮沒有同志婚禮感人,「我是說真的,異性戀的婚禮才沒有這麼感人」。

點此前往下一頁【彩虹伴侶婚禮特展】神道教神前式

點擊底線文字可超連結到【彩虹伴侶婚禮特展】的「基督教經典款」、「扣除宗教色彩的人前式」、「神道教神前式」與「佛教佛前式」。

雙方親友尷尬到爆炸但超省時的「神前式」

結束了上半場的西式婚禮,下半場是在和式神壇前舉行神道教的「神前式」與佛教的「佛前式」。神前式是由開運・幸福祈願神社「願いの宮」的桃山きよ志(井上清志)宮司主持。

看到鏡頭還特別把頭側一邊裝可愛定格不動等我拍的桃山きよ志宮司。
這是「神前式」的神壇,這次儀式中最主要會用到的器具(不是供品)都放在底層(最靠近座位區的這一排)。

上半場的女主角A和B,此時已在休息室換裝(把禮服換下)。下半場的女主角換成平田小姐和D。

在「活動參加者」都還在休息室喝茶聊天時,飯店方突然喊了我的名字,心想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怎麼會找我,接著我就被帶到下半場的座位。一進到會場,映入眼簾的是兩排面面相覷的座位,雙方親友各坐一邊,在我之前已經有 3人坐在平田小姐親友席。座位方式是從靠近神壇一側開始坐起,越靠近神壇代表親屬關係越近、輩份越高,然後我的座位緊接在平田小姐親友席之後,排序第 4。眼看著對面D的親友席,名牌上的名字應該都是「活動參加者」,相較之下覺得自己的座位不是在對側前 3席比較過意得去(畢竟我並不認識女主角們,「神前式」傳統上只有親屬能參加,遠親或朋友都不能入席),但事實上我覺得我的位置可能是整排座位當中視野最佳的——因為等一下的「神前式」和「佛前式」會使用到的桌面就在我面前,我只要坐在位置上就能拍到整個儀式過程。更正確來說,整個儀式真的「近在眼前」。

「神前式」的座位方式,是雙方親友各坐一邊面面相覷(覺得尷尬到爆炸,結婚這種事情不是主角們緊張就好,這種座位方式連台下的雙方親友都緊張到爆炸好嗎),按照親屬關係遠近及長幼順序,從最靠近神壇一側開始坐起。

「神前式」的流程如下:

雙方當事人入場,畫面左側的是平田小姐,右側是D。我坐在平田小姐親友側,所以最靠近我的人是平田小姐。
在「修祓の儀」幫大家除去晦氣的「齋主」。
負責主持儀式的「齋主」向神明請安,巫女站在面對神壇的左側。

「三献の儀」所有的動作都以 3為單位:酒杯有小、中、大三個尺寸,巫女斟酒的時候都要倒 3次,喝酒的時候也要分 3口喝,每一個酒杯要輪 3次,總共 9次,所以又稱「三三九度」。

三個尺寸的酒杯分別代表過去(小酒杯)、現在(中酒杯)和未來(大酒杯),喝的時候要按照小→中→大的順序。

  1. 首先是小酒杯,小酒杯的順序是:巫女→平田小姐→D→平田小姐。巫女先在小酒杯倒 3次酒之後,將小酒杯遞給平田小姐,平田小姐分 3口喝完之後把小酒杯遞給D,換D分 3口喝完之後再把小酒杯遞給平田小姐,平田小姐又喝了 3口之後把酒杯交給巫女。
  2. 接著中酒杯,中酒杯的順序是:巫女→D→平田小姐→D。巫女在中酒杯倒 3次酒之後,改將中酒杯遞給D,D喝了 3口換平田小姐喝 3口,中酒杯由D喝完最後 3口。
  3. 最後換大酒杯,大酒杯的順序是:巫女→平田小姐→D→平田小姐。巫女分 3次倒完酒,先由平田小姐喝 3口再換D喝 3口,最後由平田小姐喝完大酒杯最後 3口。
無限 3循環(分 3次倒酒,每一個人要分 3口喝, 一個杯子要來回喝 3輪,一共有 3個杯子)的交杯酒。
交換誓詞(左上)和信物(右上),最後再到神壇前供奉「玉串」。
新人退場。上半場的主教山口光牧師全程坐在D的親友席參與。

負責主持這次同婚神前式的宮司桃山きよ志說,神前式的特色就是「整個過程很安靜」,再加上神前式一般來說都只會讓親戚列席,所以真正能夠看過整個儀式流程的人很少,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選擇神前式婚禮的新人,相對於西式婚禮來得少一點。桃山きよ志接著說道,其實神前式並不一定要在神社舉辦,而且神前式需要的器具並不多,基本上都可以帶著走,所以只要是在新人喜歡的地方,基本上都能舉行神前式。

點此前往下一頁【彩虹伴侶婚禮特展】佛教佛前式

點擊底線文字可超連結到【彩虹伴侶婚禮特展】的「基督教經典款」、「扣除宗教色彩的人前式」、「神道教神前式」與「佛教佛前式」。

媽媽在天之靈也可以見證的「佛前式」

從神前式到「佛前式」使用的是同一個會場,Hotel Osaka Castle的負責人說這次希望讓大家可以看到從「神前式」變「佛前式」的過程,所以要大家留在座位上稍待。這次負責主持「佛前式」婚禮的住持,是大家(本站粉絲)應該已經很熟悉的大德山浄峰寺(性善寺)的柴谷宗叔。

不認識或需要複習一下「性善寺」和「柴谷宗叔」是誰的話,請參考舊文《柴谷宗叔和日本第一間專為LGBT成立的佛寺「性善寺」》。

從「神前式」變成「佛前式」,飯店人員直接拿了一塊金色屏風把神道教的神壇擋住,原本在神壇旁的帶有神道教色彩的擺飾沒有辦法被金色屏風擋住,就索性搬到會場外。擺好金色屏風後,接著拿了一張鋪有白布的神桌,在神桌上擺上佛壇、酒杯、鮮果、花,還有蠟燭燈,並接上電源替佛壇「點燈」。與此同時,我正前方的桌面也換上真言宗的擺設與法器。

從「神前式」變「佛前式」,就是拿一個金色屏風把神道教的神壇遮住,然後再搬一個桌子擺上佛像,插上插座「點燈」。
真的就在正前方⋯⋯

柴谷宗叔說,一般而言通常會舉行佛教式婚禮的,多半都是出家人或是信徒才會選擇「佛前式」。「佛前式」的服裝基本上很自由,但因為會舉辦「佛前式」其中一方多半是和尚,所以柴谷宗叔就曾經看過和尚穿袈裟,另一半穿婚紗的組合。

「今天很有可能是日本佛教界第一次替同志伴侶證婚,」柴谷宗叔說,因為沒有「先例」,所以她為了今天的活動寫了一份同婚版佛前式SOP與誓詞。

給新人看的大抄,這應該是日本佛教界有史以來第一次替同志伴侶證婚。

當一切準備就緒後,平田小姐和D再度入場。這次「彩虹伴侶婚禮特展」的下半場主角都由平田小姐和D擔任。

再度入場的平田小姐和D。
柴谷宗叔(司婚者)在儀式開始之前,把超大一張的大抄拿給雙方當事人。

這次的佛前式流程大致如下:

這就是柴谷宗叔這次特別為了「可能是日本佛教界史上第一次替同志伴侶證婚」寫的大抄內容。

在整個儀式結束之後,柴谷宗叔說今天這場「佛前式」除了佛祖之外,神壇其實還有擺放新人媽媽的骨灰,相信媽媽在天之靈一定有見證到這次的婚禮,我才注意到佛祖旁邊那一個供奉在銀色包裝袋裡的是⋯⋯新人的媽媽。

這個骨灰罈是佛壇「點燈」之後,柴谷宗叔才帶進會場內的,當時並沒有想太多,以為是佛前式必備的器具之一。對比剛才的神前式並沒有出現骨灰罈,或許正是因為在日本佛教和另一個世界的連結比較強,親人過世要找佛家,所以這一次只有佛前式出現了骨灰罈,而且移動骨灰罈的這個動作從班進場到撤離會場,都是柴谷宗叔執行,可以再度印證日本「死要找佛家」的價值觀也說不定。

平田小姐的友人席,與失焦的骨灰(佛像旁邊那個銀色袋子)。
每一個親友席的座位上都有這樣一套擺設,這是「神前式」最後要雙方親友一起喝下神酒用的,但這次活動省略了這個步驟,只留下擺飾。
我的座位就在平田小姐親友方的下一個,坐在我左手邊的就是即將成為大阪府大東市同志伴侶認證第 1號的井上小姐和她的伴侶C。在新人還沒入場前,我就已經快被旁邊的井上小姐和C閃瞎了,覺得井上小姐和C比今天活動的 2對新人都還閃。

點此前往下一頁【彩虹伴侶婚禮特展】基督宗教、神道教、佛教的跨宗教座談會

點擊底線文字跳回【彩虹伴侶婚禮特展】的「基督教經典款」、「扣除宗教色彩的人前式」、「神道教神前式」與「佛教佛前式」。

基督宗教、神道教、佛教的跨宗教座談會

體驗完上、下半場的模擬婚禮,「彩虹伴侶結婚特展」最後的節目是座談會。首先由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的成員在台前分享,最後換主持今天各場婚禮的牧師/宮司/住持來一場超稀有的跨宗教對談。

左圖是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的成員,右圖是今天負責主持婚禮的牧師/宮司/住持們,他們三個人今天剛好都穿紫色(桃山きよ志宮司的褲子顏色是紫色)。

在座談會上「願いの宮」的桃山きよ志宮司分享到,作為神職人員,常常會有信徒來找他們訴說自己的煩惱,當中就有一些煩惱是和性別認同有關。桃山きよ志說,當時自己只能在旁邊傾聽,但並不知道該如何才能幫助對方卸下煩惱,直到後來得知有人想要辦同志婚禮,「那就來辦啊」,才打響了桃山きよ志的神社「願いの宮」同志友善的名號,同志婚禮現在也是「願いの宮」主力宣傳的活動之一。

「我是個怪咖,」桃山きよ志強調自己在神道教界裡走的是非傳統路線,不能一蓋而論地認為神道教對於同志很開放,桃山きよ志說絕大多數的神社都會拒絕替同志辦婚禮。

全力支持婚禮協會的代表岸本誠接著問桃山きよ志:「站在神社的立場為什麼麼反對(同婚)?」「因為沒有前例。」

「如果因為沒有『前例』就不辦,但永遠都沒有前例了,」岸本誠才剛說完,柴谷宗叔馬上補充說:「佛教反對的理由也是因為『沒有前例』,『沒有前例』所以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次我(同婚版佛前式)做了誓詞,我們也辦了儀式,所以我們寫下歷史,成為『前例』!」

左起依序是:全力支持結婚協會代表岸本誠、山口光主教、柴谷宗叔住持和桃山きよ志宮司

談起宗教,岸本誠說基督宗教裡面有一個詞叫做「鄰人愛」,意思是要大家愛身邊的人,「鄰人愛」和對方的性別無關,而是把對方當成「人」來愛。桃山きよ志則分享到,大家常說「宗教是為了人類的幸福」,但大家常常把順序搞錯,應該是「為了人類的幸福而有了宗教」,不是「先有宗教才有幸福」,如果把順序搞錯就糟了。

希望未來同婚,就像大家在儀式結束後不會記得我的名字一樣自然。

「願いの宮」宮司・桃山きよ志

全力支持婚禮協會代表岸本誠總結道,全力支持婚禮協會希望,讓任何想舉辦婚禮的人都能結婚,不因性別、種族、年齡、宗教、殘疾⋯⋯而有別。婚禮的形式、服裝、流派/教派一直都很自由,場所也很自由,30年前日本人根本不會特別跑到飯店舉行婚禮,大家想在哪裡辦婚禮,牧師都能到現場證婚。透過今天的「彩虹伴侶結婚特展」想要傳達的概念也是如此,不只基督宗教,神道教和佛教都是宮司/住持帶著器具,就能到對於新人來說別具意義的地點幫忙證婚,希望天底下所有想要辦一場屬於自己的婚禮的人,都能舉辦自己心中理想的婚禮。

在活動結束後,Hotel Osaka Castle的工作人員問我:「妳有考慮要結婚嗎?」我:「嗯⋯⋯我現在單身,如果哪天我有另一半的話會再和對方討論⋯⋯」沒事真的不要一個人去參加什麼婚禮特展,覺得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