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武漢肺炎在日本】續寫「醫療崩壞」:日本醫療體系的結構性問題

回上一頁:「醫療崩壞」到底是什麼意思?

從媒體上「被消失」的詞

去年 4月底和 5月初,《東洋經濟》和《商業透視》分別出了一篇報導在講,日本政府希望記者們不要在報導上使用「醫療崩壞」一詞。

基本上,日本政府能不能要求媒體記者不要使用「醫療崩壞」一詞,就已經是一個很值得探討的議題,因為這和新聞自由有關。很可惜的是,這件事情看起來沒有太多的後續討論(主流媒體不敢報,但是有複數名媒體從業人員匿名爆料,看起來應該就是有這麼一回事。就算不是直接從政府方的人馬聽到「医療崩壊と書かないでほしい」這句話,各家媒體內部的行規裡面在那之後也都有避開使用「醫療崩壞」一詞)。

政府是不是有權利要求媒體記者不要使用「醫療崩壞」一詞,這絕對是一個很值得討論的議題。但撇開這個問題,我個人非常贊同「不應該繼續使用這種語意曖昧不明的詞彙」的概念,所以我在那之後應該就沒有在公開場合使用過「醫療崩壞」一詞,只有和朋友私底下討論時聊到「醫療崩壞」,才會使用「醫療崩壞」這個詞。

實際上,日本真的是在去年 4月底之後就很難在主流媒體上看到「醫療崩壞」一詞。當然一方面可以說,「緊急事態宣言」可能真的有效,所以「醫療崩壞」的危機趨緩,媒體就不會繼續在使用「醫療崩壞」一詞。但我個人是認為日本政府要求媒體不要再使用「醫療崩壞」一詞,才是「醫療崩壞」一詞「暫時」從媒體上消失的主因。看到最近「醫療崩壞」一詞再度出現在媒體上,老實說我個人是覺得滿意外的,因為我本來以為「醫療崩壞」一詞會就此消失(畢竟這個詞神隱了半年之久)。最近「醫療崩壞」一詞會捲土從來,應該是醫界出來開記者會時又用了「醫療崩壞」一詞,人家在記者會上的發言是這樣,引述時就要原封不動地寫出來,大概就是「醫療崩壞」一詞最近在鏡頭前復出的背景。

「醫療崩壞」不是一個yes or no的疑問句

不管是去年 4月或是現在,當媒體(包含社群網站)開始討論起「日本現在是不是『醫療崩壞』」的時候,因為這是一個yes or no的疑問句,所以就會看到有些人說「日本已經『醫療崩壞』了」,也有些人說「哪有~我們這邊根本就沒有發生『醫療崩壞』這種情況」。

這個現象不只出現在那兩個和日本有關的台灣人粉專貼文底下的討論區,日本的媒體投書或是日本的推特也是如此。這個問題其實出在「醫療崩壞」本來就是一個沒有辦法被量化的詞,沒有辦法定義怎麼樣叫做「醫療崩壞」,每個人心中的那把尺都不一樣,今天你硬要用yes or no的疑問句問說「日本現在是不是『醫療崩壞』」,答案就會只有「是」和「不是」兩種,就會出現這種「好像兩邊都對,所以到底是怎樣」情況。

就如同「醫療崩壞」一詞在疫情之前的使用情境,「醫療崩壞」這個問題的本質,其實出在日本醫療體系長期以來的結構性問題。日本醫療體系現在面臨到最大的問題,COVID-19新增感染者集中在大都市是一個點,但更大的問題是醫療資源分配不均。這個醫療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不是都市和偏鄉的醫療資源分配不均,而是在COVID-19疫情大爆發的狀態下,大都市內部的醫療資源不能有效分配的問題。

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公立醫院被迫扛下COVID-19的重擔

點選下列各節大標的文字超連結,即可快速跳至各節內容
前言「醫療崩壞」到底是什麼意思?從媒體上「被消失」的詞公立醫院被迫扛下COVID-19的重擔按病情程度作分流,但重症塞爆後中症跟著爆應用急診檢傷分類概念的「神奈川模式」實際情況和想像不一樣的「醫療崩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