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反人權不適用主權豁免的歷史性判決,2021.1.8南韓法院判日本須賠償日本軍「慰安婦」倖存者

回上一頁:一切始於七年前

訴訟爭點:司法管轄權與「主權豁免」

本次訴訟案最大的爭點就在於,由於被告方是日本政府,南韓法院是否具有司法管轄權(jurisdiction,日文:裁判管轄権)可以審理本案?

南韓法院是否具有司法管轄權的這個問題就會牽扯到,日本政府和日本媒體在判決出爐後,不停提到的「主權豁免(state/sovereign immunity,日文:主権免除)」的概念。

日方說法:南韓法院沒有司法管轄權

日本政府至始至終一直主張,因為本案的被告是日本政府(國家),所以南韓法院沒有資格審理本案,如果日本軍「慰安婦」倖存者想要吿日本政府,那她們就該到日本打官司(補充:日本軍「慰安婦」倖存者不是沒有到日本打過官司,而是所有在日本按鈴申告的相關案件,不是被駁回,就是敗訴作結)。

日本政府對於「主權豁免」的解釋是,各個主權國家彼此都是平等的,某國的法院不能審理他國政府是被告的訴訟案。所以,日本政府一直在媒體前主張,南韓法院沒有資格審理本案,因為日本政府在南韓具有主權豁免權,這是「國際慣例」,如果南韓法院敢審理本案,就是打破「國際慣例」。

這裡必須留意的是,日本政府從頭到尾都沒有委任律師、也沒有派代表出庭,上述這些日本政府透過媒體對空喊話的內容,都沒有透過司法管道向南韓法院表達被告方的立場。所以南韓法院在判決的時候,並不會引用上述這些日本政府透過媒體對空大外宣的主張。

司法管轄權取決於南韓法院

再來是,這個案子法院有沒有資格審理,不是當事人(被告)說的算,而是法院的職權。所以不管日本政府(被告)透過媒體一直宣揚「南韓法院沒有資格審理本案」,法院能不能審理本案,決定權一直都在南韓法院手中。

從結果來看,既然南韓法院都已經做出判決了,就代表南韓法院認定南韓法院有資格審理這次的案件(南韓法院具有司法管轄權)。南韓法院認為:

  1. 日本軍對慰安婦當事人做出的不法行為,是發生在南韓的領土上
  2. 被害人是南韓國民
  3. 從既有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報告書等資料,已經不需要前往慰安所現場做實地調查
  4. 原告們已經在世界各地提起訴訟,日本政府應能預想到原告也可能會在南韓法院提起訴訟
  5. 國際裁判管轄權不具有排他性
  6. 本次訴訟不會影響到訴訟當事人的公平性,本案具有國際裁判管轄權

基於上述理由,南韓法院認定這起訴訟案可以經由南韓法院審理。

話說回來,雖然被告方的日本從頭到尾都沒有委任律師、也沒有派代表出庭,這並不代表這起訴訟案原告在南韓法院就可以輕鬆打。因為這起訴訟最大的關卡,就是要說服南韓法院,南韓法院有資格審理這個案子,特別是「日本在這個訴訟案上是否具有主權豁免權?」的部分。

下一頁:有彈性空間的主權豁免權

目錄(點擊段落標題即可快速跳至指定章節)
訴訟始於七年前訴訟爭點:司法管轄權與「主權豁免」有彈性空間的主權豁免權「違反人權就不適用主權豁免」是國際慣例?這次判決的意義掩人耳目的對空喊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