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反人權不適用主權豁免的歷史性判決,2021.1.8南韓法院判日本須賠償日本軍「慰安婦」倖存者

回上一頁:訴訟爭點:司法管轄權與「主權豁免」

有彈性空間的主權豁免權

說起日本政府一直在媒體上對空喊話說是「國際慣例」的主權豁免權,其實沒有這麼的「慣例」,也不是所有法律爭議都適用主權豁免權。

19世紀前的「絕對豁免主義」

回顧國際上對於主權豁免權的認識,在過去(19世紀以前)剛開始有主權豁免權這個概念時,一般認為所有法律案件只要和其他國家的主權相關,為了方便外交代表業務上的需求,各國基於互相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則,都享有外交豁免權,這個概念又稱為「絕對豁免主義(日文:絶対免除主義,absolute immunity)」。

「絕對豁免主義」的概念,就和前面日本政府就這次訴訟案的對外說法如出一轍 — — 日本政府認為「各個主權國家彼此都是平等的,所以韓國法院不能審理被告是日本政府的訴訟案」。

從「絕對豁免主義」到「限制豁免主義」

然而,「絕對豁免主義」的概念在 19世紀後開始出現了轉變,取而代之的是「限制豁免(日文:制限免除主義)」的概念。

舉例來說,國家的商業行為從 19世紀起基本上不適用主權豁免權。另外像某國外交人員在他國遇上違反當地法律的問題時,該外交人員可以主張自己在當地有外交豁免權(diplomatic immunity),就是一種限制豁免主義的實踐。總的來說,基本上現在多數國家都是採用限制豁免主義的概念,包括本案當事人的日本和韓國都是如此。

主權豁免權的國際公約

回到這次的訴訟案。目前關於主權豁免權的相關國際公約,主要有 1972年的《歐洲國家豁免公約(European Convention on State Immunity)》和 2004年聯合國的《聯合國國家及其財產管轄豁免公約(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Jurisdictional Immunities of States and Their Property)》。但前者只有有加盟的 8個歐盟國家才適用,後者根本就沒有生效,所以以這次的訴訟案來說,這 2個公約都不適用。

沒有國內法,就依循國際慣例

此外,包括這次一直對空喊話說自己有主權豁免權的日本在內,在日本國內也不是所有法律爭議都適用主權豁免權。

包括日本等 10個國家,為了因應聯合國的《聯合國國家及其財產管轄豁免公約》,不論這個公約是否有生效,這 10個國家已經在自己國內制定了規範主權豁免權範圍的國內法。就以日本的《外国等に対する我が国の民事裁判権に関する法律Act on the Civil Jurisdiction of Japan with respect to a Foreign State, etc.)》為例,裡面清清楚楚地明記哪些情況不適用主權豁免權。

至於像韓國這樣,沒有針對主權豁免權範圍制定國內法的國家,就要看當時的國際慣例,由法院判斷該法律爭議是否適用主權豁免權。

所以以現在的國際慣例來看,這次在南韓法院的訴訟案日本是否享有主權豁免權呢?

下一頁:「違反人權就不適用主權豁免」是國際慣例?

目錄(點擊段落標題即可快速跳至指定章節)
訴訟始於七年前訴訟爭點:司法管轄權與「主權豁免」有彈性空間的主權豁免權「違反人權就不適用主權豁免」是國際慣例?這次判決的意義掩人耳目的對空喊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