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不知道中國武漢觀光團去過哪,2019-nCoV新型肺炎在日本恐將爆發

Photo by Michael Amadeus on Unsplash

日本首例本土案例已確診

28號下午 16點,日本國立感染症研究所確診了日本境內第 6起新型肺炎(2019n-CoV,俗稱「武漢肺炎」)病例。當事人是一名住在奈良縣的 60多歲男性巴士駕駛,今年 1月曾兩度載過來自中國武漢的觀光團,但當事人並未去過中國,是日本第一起本土案例,也是首起人傳人的案例。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在第一時間釋出的新聞稿,該名男性駕駛曾於 1月8–11日接送一團來自武漢的團客,12–16日緊接著載了另一團同樣來自武漢的團客。該名男性駕駛於 14日首次出現發冷、咳嗽與關節痛等症狀,17號在奈良縣內的醫療機關就診,檢查結果並未發現異常,但有向上通報保健所。22號,該名男性駕駛的症狀加劇,25號再度就診時進行胸部X光檢查發現異常,便住院治療,並同時將檢體交付國立感染症研究所檢驗。

中央政府不願公布細節

根據目前已知情報,該名男性駕駛 8號到 11號先載了第一團共 31名武漢團客從大阪一路玩到東京,全程並未戴口罩。接著,這名男性駕駛在 12號到 16號又載了另一團共 29人的武漢團客反向從東京成田機場(千葉縣)到大阪關西機場,這次全程都有攜帶口罩。該名男性駕駛 17號在奈良就診後,18-22日又載了另一團來自中國大連的團客,從大阪一路玩到東京,在行程最後一天(22)病情惡化。

厚生勞動省表示,為確保當事人的個人隱私與避開「風評被害」的可能性,所以厚生勞動省不會公開與這起案例有關的更多資料,如:該名男性駕駛的居住地、實際就診醫院,或該名男性駕駛載送中國武漢觀光團的大阪—東京行程路線。所以目前有關這起案例更多的細節,都是由地方政府和該名男性駕駛所屬的巴士公司自行公布的。

奈良縣政府單獨召開記者會

由於這起案例是在奈良縣被通報,奈良縣政府便在第一時間(28號晚間)召開記者會,表示該名男性駕駛載的第二團武漢團客,曾於 16號在奈良縣內的奈良公園駐足 1小時,當時男性駕駛並未離開巴士,只有武漢團客下車行動,隨後便拉車前往關西空港出境;至於該名男性駕駛所載的第一團武漢團客,並未駐足在奈良境內。

然而,奈良縣政府在記者會上只有公布和奈良有關的行程,外界對於這兩團疑似帶有新型肺炎傳染力的武漢團客到底還去過日本哪裡,毫無所知。該名男性駕駛所屬的巴士公司也僅透露,兩團遊客人數,以及這兩團去過山梨縣和奈良縣,並強調所有團客都已經回到中國了。

29號,被巴士公司點名「武漢觀光團曾到過山梨」的山梨縣政府表示,該名男性駕駛載的 3團分別在 9–10號(第一團武漢團)、12–13號(第二團武漢團)、19–20號(大連團客)下榻山梨縣的旅館,並造訪縣內多個觀光景點,每一個景點只停留 30分鐘左右。山梨縣政府也提到,現階段日本中央政府沒有提供更詳細的資料,山梨縣內也沒有來自曾和該名男性駕駛密切接觸過的案例通報。

連地方政府都不知道團客去哪

面對中央政府不願公開更多本案細節,在大阪維新之會的帶領下,一向最敢嗆聲的大阪地方政府這次也站出來槓上中央政府,質疑現在都已經知道這兩團來自武漢的團客一個從大阪進、東京出,一個從東京進、大阪出,中央政府卻連這些團客到底行經哪裡都不願公布,是要如何撫平人心。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更發誓,只要大阪府一掌握資訊,例如那幾團到底是去了哪些景點、待了多久時間,一定會向大眾公告,這樣才能撫平民眾的不安,「增加自我防衛的措施機會」。

就在大阪府知事召開完記者會後沒多久(29號傍晚),就傳出日本第 8例新型肺炎患者已確診,當事人正是住在大阪、和第 6例的男性駕駛搭了同一台巴士的 40多歲女性導遊。

第八例就來了

根據厚生勞動省發表的新聞稿,這名女性導遊曾於 12–17號和第 6例的男性駕駛與來自中國武漢的團客搭了同一班巴士,17號傍晚又接著帶了另一團來自中國河南省的團客直到 22號,期間曾於 20號發燒時於東京都內就診,21號由於高燒不退,轉往其他醫院就診,照射胸部X光並未發現異常,期間都有配戴口罩。23號,該名女性導遊結束工作回到大阪後,症狀仍未減輕而到大阪府內的醫療機關就診,此時才主動通報曾與來自武漢的觀光客有所接觸,因出現發燒、呼吸道症狀,胸部X光影像也可看見肺炎而入院治療。目前(29號晚間)該名女性導遊咳嗽的症狀已獲得改善,仍在住院觀察中。

對此,奈良縣政府表示,這名女性患者是他們事前已知曾與第 6例男性駕駛密切接觸過的人之一,他們知道第 6例男性駕駛在這段時間曾與奈良縣內 17人、奈良縣外 5人有過密切接觸,第 8例的女性導遊是 5名奈良縣外人士當中的 1人。奈良縣表示,這些曾與第 6例男性駕駛在 2公尺內接觸過的人,每天需要量 2次體溫,一但體溫高於 37.5°C便須立刻通報。

比對日本厚生勞動省前後兩天(28、29號)分別發表的第 6例和第 8例新聞稿,可以發現兩次新聞稿的罐頭內容有所不同。厚生勞動省 28號發表的第 7例(來自中國武漢到北海道觀光的 40多歲女性),都還會強調:「中國國內雖然認定新型肺炎可以人傳人,但我國並不承認新型肺炎能持續地人傳人」

◆国民の皆様へのメッセージ

○ 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の現状からは、中国国内では人から人への感染は認められるものの、我が国では人から人への持続的感染は認められていません。国民の皆様におかれては、過剰に心配することなく、季節性インフルエンザと同様に咳エチケットや手洗いなどの感染症対策に努めていただくよう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但到了 29號發表的第 8例,厚生勞動省才刪掉意義不明的「我國不承認新型肺炎能持續地人傳人」,改口為:「我國目前並沒有承認新型肺炎在流行」

◆国民の皆様へのメッセージ

○ 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は、我が国において、現在、流行が認められている状況ではありません。国民の皆様におかれては、過剰に心配することなく季節性インフルエンザと同様に咳エチケットや手洗いなどの基本的な感染症対策に努めていただくよう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並在新聞稿上加上,目前(1月29日晚間 20點)日本共有 28起疑似病例(不包含從武漢包機回日本),當中有 8起初步檢測為陽性,其餘 20例皆為陰性。

開包機將滯武漢日僑載回家

目前,日本政府已確定要將新型肺炎列為「指定感染症」,未來可要求新型肺炎患者強制入院或限制患者工作,但該政策要等到 2月7日才正式實施,現階段只能要求疑似新型肺炎的患者配合。

此外,日本政府已於 28號晚間派遣一輛ANA的波音 747從羽田機場出發,前往武漢載送 206名滯武漢日僑回國。首波接送的 206名日僑以居住在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或武漢機場附近的人為優先。

搭乘這輛班機的所有乘客,在機上都必須要量測體溫,如果出現發燒症狀(共 5人),待飛機落地後將會直接送到東京都內的醫院進行診斷(目前 5人的檢驗結果皆為陰性);至於沒有出現發燒症狀的 201人當中的 199人,在飛機落地後由巴士直接從羽田機場載到國立國際醫療研究中心進行進一步的檢查,2名不願接受進一步檢查的日僑,則由檢疫官親送到家門,未來將會持續追蹤狀況。這些從武漢回來的日僑須連續 2週每天量體溫直到潛伏期過,期間沒有必要建議不要外出。

目前第二班專機已經於 29號晚間出發前往武漢,30號預估會再加派 2台專機,將申請希望回到日本的 650名左右日僑接送回國。


參考資料

  1. 武漢ツアー客、奈良公園に1時間 大阪府は厚労省を批判
  2. 感染した奈良県のバス運転手 どう動いたのか
  3. 新型肺炎、新たに3例 奈良、愛知、北海道で確認 武漢渡航歴ない日本人も
  4. 大阪市の女性バスガイド ウイルスに感染 奈良の運転手と同乗
  5. 新型肺炎「武漢からのツアー、奈良公園に1時間」 県庁で対策会議初会合
  6. 帰国者の今後 症状ない人もウイルス検査へ 検疫体制さらに特別対応
  7. 搬送の5人は陰性 新たに症状訴えた7人入院へ 新型肺炎帰国第1便
  8. 新型肺炎感染のバス運転手、山梨に3泊 観光地数カ所回る

本文授權【太報 Tai Sounds】全文轉載。

不離婚也是一種選擇,太太懷孕期間背地偷吃的前育休議員分享心路歷程

四年前轟動一時的育休議員夫妻檔

如果是本站草創時期就一直有在追蹤的讀者,可能會對這則新聞記憶猶新:

2015年12月底,日本政界少見的眾議員夫妻檔宮崎謙介・金子恵美夫婦當中的宮崎謙介表示,在長子出生後希望能請 1–2個月的育嬰假,藉由開創國會議員先例,改變大眾對於男性也該請育嬰假,在家幫忙帶小孩的看法。當時,宮崎謙介自稱為「イクメン(編註:イクメン是日文的「育(iku)」+男人(man),該詞曾獲選為 2010年日本流行語大賞前 10名)」,他不只成功地事先請到育嬰假,也成功地帶動不少討論。
然而,原本應為一則佳話的新聞,卻在宮崎謙介・金子恵美夫婦的長子出生後沒過幾天,劇情急轉直下。2016年2月,《スポーツニッポン新聞社》和《週刊文春》接連爆料宮崎謙介在金子惠美臨盆前幾天,有一名女性進出宮崎謙介在京都的住處。最後,宮崎謙介主動請辭,成為名副其實的家庭主夫,在家帶小孩。

關於這起事件的細節,請參考舊文《「育休議員」或許毀了男生也有責任請育嬰假的好印象

新的育休男議員,和另一個背地偷吃的男人

近日,宮崎謙介・金子惠美夫婦的故事再度被世人憶起,這和近日 2則新聞有關。其中一則是,現任眾議院議員兼環境大臣的小泉進次郎在長子出生前終於做出「育休聲明」,長子出生後也正式進入「半育休」的狀態,成為國會議員當中第一名「成功請到」育嬰假的生理男性,也是內閣大臣的首例(關於這部分的詳細內容,將於近期公開的文章中介紹);另一則是,演藝圈夫妻檔東出昌大・杏夫婦遭《週刊文春》爆料,東出昌大在杏懷老三的時候偷吃未成年女演員,現在東出昌大・杏兩人分居中。

消息指出,東出昌大從 2017年起就和一起參與電影《睡著也好醒來也罷(日文片名:寝ても覚めても)》演出的唐田えり交情匪淺。電影拍攝期間正好是杏懷老三的時候,而東出昌大和唐田えり兩個人在電影拍攝結束之後也都有保持聯繫。當杏發現東出昌大在外偷吃之後,東出昌大曾答應杏會處理好這段關係,但卻藕斷絲連到現在,讓杏感到相當苦惱,所以兩個人才會暫時分居。東出昌大的經紀公司表示,爆料內容絕大多數屬實,兩個人雖然暫時分居,但分居並不是要走向離婚,而是要讓雙方能暫時冷靜一下,再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雖然這想必是一條嚴酷的道路,但我們認為這是東出(昌大)作為一名丈夫和父親,為了要再度和家人一起生活而已自己的方式表現出來的證據」。

金子惠美:希望旁人不要亂下結論

在東出昌大的劈腿事件爆發之後,作為「前輩」的宮崎謙介・金子惠美夫婦也分別在不同的節目上分享這段時間以來的心路歷程。4年前宮崎謙介劈腿事件爆發後,剛生完孩子的金子惠美展現超高EQ,理性處理這起風波令人印象深刻。當時只有宮崎謙介本人主動請辭眾議院議員的職位,金子惠美則是 2017年眾議員改選時落馬,兩人並未因此離婚。

金子惠美在 26號播出的TBS《サンデージャポン》節目上說到:「如果只有一次,也發誓不會再見面了就算了,一直被背叛,說老實話,對於妻子來說真的會不知道自己到底該相信什麼。無法相信丈夫,但看著眼前的孩子,就會覺得作為一名母親面對孩子不能不向前看。只要一去想(杏)當時到底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得知這個新聞時就忍不住留下眼淚來。」

金子惠美接著批判起社會輿論一味地猜測東出昌大和杏到底會不會離婚,她認為旁人這樣已經管太多了。金子惠美說:「當時我身邊的人全盤否定丈夫的人格,我很討厭這樣。縱使大家都在講:『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還不離婚就太不合情理了』,我當時很想要拜託大家不要再管我們。這次,大家在討論(東出昌大和杏)今後的發展,大家雖然都在猜會離婚,但我希望外人們可以不要亂下結論。」

宮崎謙介:你不是一個人!一起加油吧!

至於宮崎謙介則是在 24號播出的TOKYO MX《バラいろダンディ》節目上說到:「東出說的道歉,是指先修復(和杏的)關係,再重新來過,對吧?我完全能夠理解現在這個狀態的東出(指和杏分居)還有他的心情,畢竟被報導成這樣⋯⋯如果決定要繼續走下去,從現在開始才是修羅道。這不是一條普通的道路,而是有一條有一大堆必須要克服的阻礙的路。人常說,『快樂是一瞬間,謝罪是一輩子』,我會背負著這個重擔努力下去。」

宮崎謙介並轉向鏡頭向東出昌大喊話:「東出先生,你不是一個人!一起加油吧!」他也開玩笑地在節目上說道,東出昌大和唐田えり背地交往 3年真的是很長呢,「我可是只有 2週呢!」

圖為 2017年12月31日的跨年節目上,宮崎謙介和金子惠美分享是如何走過老公偷吃、太太落選,還不離婚的秘密。圖片出處:Abema news

宮崎謙介的育夫之道

在這之後,宮崎謙介也在網路上公開了一封寫給東出昌大的信,分享他和金子惠美是如何走過這段日子的。

宮崎謙介先和東出昌大說,第一件事情和太太道歉是對的,但從現在起至少要向和太太懺悔一整年。宮崎謙介接著和東出昌大說,現在雖然和杏分居,但如果打從心底真的想要祈求太太的原諒,即便會被討厭,也要努力每天都能碰面。最一開始,對方可能會拒絕見面,但一定要試著去找她,讓人感受到誠意。向對方傳達道歉的心情是很難的,但因此用了一堆華麗辭藻,也只是會讓人感到很空泛,所以如果要道歉的話,用和平常不太一樣的方式就好了,而宮崎謙介的做法就是像是寫日記一樣,每天寫一封信給金子惠美。宮崎謙介將之命名為「情書作戰(ラブレター作戦)」,寫得不好也沒關係,最重要的是要把自己反省心情親筆寫下來,每天寫著、讀著,心情一定會有所變化,很推薦東出昌大參考看看。

宮崎謙介接著建議東出昌大試著煮菜,現在網路上有很多簡易食譜,或教人做料理的影片。宮崎謙介說,每天切菜、炒肉有助於心神安定,他自己就是在反省期間鍛鍊自己的廚藝的。宮崎謙介還說,最理想的菜單是請丈母娘傳授秘傳食譜,去找丈母娘學廚藝的時候一定要以贖罪的心情拜託丈母娘。宮崎謙介建議東出昌大,可以試著替雙胞胎女兒們做便當,雖然工作的關係有可能沒辦法每天替孩子做便當,但盡可能每天持續下去是很重要的。

「特地親手做了便當還被拒絕,那就沒轍了,」宮崎謙介給東出昌大的建議還沒結束。如果做到這樣杏還是不願意見東出昌大一面,宮崎謙介建議東出昌大,趁杏不在家的時候回去打掃家裡,特別是那些平常不太會去掃的角落,「只要成為一名名副其實的家庭主夫(イクメン),道路自然就打開了」。

宮崎謙介認為,東出昌大缺乏的不只是旁人所說的「身為丈夫的自覺」,而是「作為一名父親的自覺」,正是因為東出昌大缺乏「作為一名父親的自覺」,才會讓杏如此絕望。宮崎謙介接著說,作為男性,遇到這種時候選擇離婚展開新的人生會比較容易,但這樣只會永遠被世人貼上「不合格的丈夫」、「不合格的父親」或「失格的人」。選擇不離婚,和妻子重新來過的這條路是修羅道,不論和妻子想要走去哪一個方向,都會被世人用嚴格的標準緊緊盯著。如果有承認自己的過錯並重新來過的覺悟,縱使在這條佈滿荊棘的道路上會傷痕累累,但還是能向前走的。

「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立場,也許會想一死了事也說不定。但是,只要能活著就絕對會有好事發生的。過去雖然不會消失,但可以改變未來,如果是你的話一定辦得到的。」

「請孩子們看到你是心地善良的丈夫、強壯得可以讓人依靠的父親身影吧。我打從心裡支持你能東山再起,以及挺身面對的勇氣。只要跨越了這個障礙,非常幸福又溫暖的家人就在等你,」宮崎謙介說。

東出昌大様

拝啓

街の風も骨身にしみる厳寒の候、益々ご清祥のこととお慶び申し上げます。

先般の報道を受けて、東出様の心労は想像を絶するものと推察いたしますが、私はそのお気持ちを理解できる数少ない一人だと思い手紙をしたためております。日本中、いや、世界中から批判をされるかもしれませんが、私だけは貴方の応援者です。

ただ、応援をしているだけであって、肯定をしているわけではないので誤解のないよう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私も4年前に苦しいことがございました。身から出たさびでしたが、世間からたたかれることは生きた心地がしませんでした。人生が終わったと思い、失意に打ちひしがれておりました。

しかし、今や明るく元気に生きており、仕事も順調ですし、何より家族も円満で生活しております。今日の私に至るまで、どのように逆境を乗り越えたのかを、ご参考までにお伝えいたしますので、役立てていただけましたら幸いです。

 まずは初動についてです。

報道によりますと、東出様は奥様に平謝りをされたとのことですが、それは正解です。これから最低でも1年間は平謝りでお願いします。

そして、今は別居中で奥様にお会いできない日々が続いていることとのことですが、もしもやり直したいと心底思っているのでしたら、嫌がられても必ず毎日顔を合わせる努力をしてください。日にち薬(ひにちぐすり)とはよく言ったもので、月日がたてばだんだんと怒りは静まるものです。

もちろん、ゼロにはなりませんし、最初はとても顔を合わせるのがつらいです。逃げたくなると思います。家の前で中に入れてもらえないかもしれません。でも、必ずやってください。少なからず誠意は通じるはずです。

謝意を相手に伝えることは難しいものです。いくら美辞麗句を並べたところで、その言葉は空虚に響きます。だからこそ、普段とは違った形で意思表示をすることが求められます。

私がやったことは「手紙」です。日記のような形で毎日、妻におわびの気持ちと反省の弁と改心する決意をつづります。それを毎日読んでもらうのです。文章というのは心に響きます。少なくとも軽い言葉より残ります。下手くそでもいいのです。自分の心と真剣に向き合って、真心をその筆と紙に込めて書くのです。時間をかけることによって貴方の中でも変化が必ず訪れることでしょう。いわゆるラブレター作戦。ぜひ実行してください。

それから下手でもいいので料理をしてみてください。昔から「相手を落とすには胃袋をつかめ」といいますが、今の時代は男性もそれを実践するべきです。私は反省期間中に料理の腕を磨きました。今やインターネット上にレシピも動画サイトも上がっているので、簡単に料理を覚えることができます。しかも野菜を切ったり、肉を炒めたりすることは心の安定につながります。貴方の精神安定のためにもぜひお試しください。きっとスッキリしますよ。

どんな料理を作ったらいいかと問われれば、もっとも理想的なものとしては、奥様のお母様から秘伝のレシピを教わって作る料理をお薦めします。私は義母のお手製のハンバーグのレシピを伝授してもらいました。練習に練習を重ね、免許皆伝の腕前にまで仕上げました。

お義母様に教わるのは気が引けると思いますが、そこは思い切って贖罪のつもりで頭を下げてレシピを教わってみてください。そして私からの提案ですが、双子の娘さんにお弁当を作ってあげてください。現在3歳で数カ月後には4歳になるお子様たちに毎日お弁当を作るのです。お仕事で作れない日もあるでしょう。でも、できるだけ毎日続けることが大事です。

せっかく手料理を作っても、お弁当を拒否されたら万事休す。ですが、まだ手はあります。掃除です。

杏さんから「顔も見たくない」と言われるかもしれません。だったら、杏さんが留守の時間を確認して、掃除をしてみましょう。隅から隅まで、普段は掃除をしないようなところまできれいにしてみてはいかがでしょうか。

これまで育児や家事をやってこなかったという報道を目にしました。私からすれば信じられないようなことですが、ぜひ、これを機に心を入れ替えて、掃除だけではなく洗濯にもチャレンジしてみてください。名実ともにイクメンになることで、道は開けると思います。

 最後に、夫としての自覚が足りなかったと批判される貴方に、もう一つ大きく欠けていたのが父親としての自覚です。杏さんはきっとその自覚のなさにも絶望していたことと思います。そこも改めていきましょう。

毎日、お子様の送り迎えをしましょう。そして、一緒に遊び、お風呂に入れ、ご飯を食べ、寝かしつけまでやりましょう。寝る前には絵本の読み聞かせをして、朝も一緒に目覚めて、貴方の作った朝食で一日を始めてみてください。一緒に住めないのなら、できるところだけでいいです。父親として子どもたちと接する姿勢を見せていけば、貴方は変われるはずです。

以前、上沼恵美子さんに言われました。「貴方はいつまでたっても針の筵(むしろ)。いっそ別れた方が楽なんじゃないの?別れた方がいいわよ」と。

確かに、一人の男としては離婚してまた新しい人生を歩み出す方が楽なのかもしれません。しかし、それでは永遠にダメ夫、ダメ親父、ダメ人間のレッテルがついて回ります。離婚せずにやり直すことを選ぶのは修羅の道です。どこへ行っても厳しい目にさらされて、いやな思いをすることでしょう。

でも、自分の過ちを認め、もう一度やり直していく覚悟をしたのであれば、いばらの道を傷だらけになって進んでいきましょうよ。

私も貴方の立場はよく理解できます。死にたくなるかもしれません。でも、生きていれば絶対に良いことはやってきます。過去の過ちは消せませんが、未来を変えることはできます。貴方ならきっとできます。

心優しい良き夫、たくましくて頼れる父親の背中をお子様たちに見せてあげてください。私は貴方の再起と、それに立ち向かう勇気を心から応援します。乗り越えた先にはとても幸せで温かい家庭が待っていますよ。

まだまだ、厳冬の風が吹き荒れることと思いますがご自愛くださいませ。

敬具

令和二年一月吉日

宮崎 謙介


參考資料

  1. 東出昌大に送る、宮崎謙介からの手紙
  2. 宮崎謙介がイクメン不倫の東出にエールも「3年は長い!俺は2週間だもん」
  3. 金子恵美氏 東出不倫問題…裏切られた妻の立場から「皆さん離婚だっておっしゃいますけど…」

2020.1.23 大阪西成區・釜ヶ崎ココルーム的夜巡(夜回り)初體驗

Photo by Zac Durant on Unsplash

至今寫了很多篇關於釜ヶ崎的文章,自己這一年來也實際到釜ヶ崎這個地方走過很多回(昨天被問到來過幾次時還數不出來到底來過幾次,我想這大概就是不是只有來過一、兩次的證明吧),但有一個是我很早之前就知道,卻一直擦身而過的活動——釜ヶ崎夜回り(夜巡)。

關於釜ヶ崎的介紹,請參考主站的舊文:
大阪西成區釜ヶ崎(あいりん地区)見學(一)|到底是「釜ヶ崎」還是「あいりん」?
大阪西成區釜ヶ崎(あいりん地区)見學(二)|改變釜ヶ崎的1970大阪萬國博覽會
大阪西成區釜ヶ崎(あいりん地区)見學(三)|1990年代泡沫經濟崩壞到2010年代
大阪西成區釜ヶ崎(あいりん地区)見學(四)|「要的是工作不是一個家」日雇型勞工的自我認同
【大阪釜ヶ崎✕外籍勞工】|外國人是夥伴:工人階級不分國籍共生的可能性

釜ヶ崎是日雇型勞動者的集散地,想要找日雇型的體力活,來到釜ヶ崎的あいりんセンター都能找到工作。釜ヶ崎的日雇型勞工們早上 5點就在あいりんセンター找工作,一找到工作就由工頭直接載到工地,等到一天工作結束再把一整車的日雇型勞工載回釜ヶ崎。當天有工作,就有收入,有了收入就能在釜ヶ崎的簡易宿所休息一晚,隔一天一早就是新的開始。

但工作再怎麼多,營建業很容易受到經濟好壞影響,不是天天在過年每天都能幸運找到工作。當天沒了收入,簡易宿所再便宜,也可能住不起,此時就剩下露宿街頭這個選項。雖然現在已經有不少NPO進駐,也有夜間庇護中心,但誰說外人眼中「最好的安排」對於當事人來說就是最好的呢?不願領生活補助,不願入住夜間庇護中心,在釜ヶ崎的街頭上住習慣了,將釜ヶ崎的街頭視為家的人亦有所在。

釜ヶ崎就是一個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的地方。

守護釜ヶ崎大叔的夜巡

首次知道釜ヶ崎夜回り(夜巡)這個活動,是從紀錄釜ヶ崎一間照顧社區孩子的社福機構「こどもの里」紀錄片《さとにきたらええやん》得知的。

距今 2、30年前,民眾欺負街友的新聞層出不窮,施暴者不乏在地未成年,當中又以寒、暑假這種長假期間最容易發生未成年欺負比自己弱勢的街友,甚至有街友因此傷重致死的案例。如果仔細探究這些加害者欺負街友的原因,加害者給出的理由不外乎是「這些街友又髒又臭,應該要消失在社會上」這種已經構成歧視的答案。顯見社會上對於街友的偏見已經深植人心,未成年在根本不知道真實情況的狀況下,將之視為行為準則,合理化施暴的行為。

為了避免類似的憾事出現在釜ヶ崎,「こどもの里」希望在地的孩子們可以了解到這群被暱稱為「大叔(おっちゃん)」其實都是為求溫飽辛勤工作的工人,只是因為時局或突然遭遇變故,在人生最低潮的時候來到釜ヶ崎的街頭而已,而推出了「小朋友夜巡(こども夜回り)」——讓在地的小朋友自己捏飯糰,推著味噌湯和剛剛捏好的飯糰,到釜ヶ崎街頭上發送食物給釜ヶ崎的「大叔」們。在發送食物的過程中,還可以藉由這個機會和「大叔」們聊天,問問「大叔」最近過得好嗎、平常是做什麼樣的工作、為什麼會來到釜ヶ崎⋯⋯來認識釜ヶ崎的「大叔」們。

The 39th Kamagasaki Wintering Strike — via Wiki Media (CC 3.0)

「夜巡」的概念其實可以回溯到 1970年起每年 12月25日到新年 1月11日的「越冬鬥爭(越冬闘争)」。每年在這段跨/新年期間,氣候嚴寒,再加上大家都放年假去了根本沒有工作,沒有工作就沒有收入,對於在釜ヶ崎生活的日雇型勞工來說是一年之中最難熬的日子。天主・基督教的宗教團體便發起了「越冬鬥爭」,透過夜巡和發送熱湯食物的方式,希望讓釜ヶ崎的人們都能夠撐過跨年。

「こどもの里」的小朋友夜巡則是從 1985年冬天加入釜ヶ崎的夜巡行列,在每年 12–2月負責每週六晚上的夜巡。

當我得知這個活動時,就一直期待能到釜ヶ崎參加夜巡。然後終於在各種錯過之後,終於在 2020/1/23這一天成功趕上了。不過,我參加的夜巡既不是天主・基督教的宗教團體派的夜巡,也不是「こどもの里」的小朋友夜巡,而是NPOこえとことばとこころの部屋(又稱ココルーム)辦給一般民眾參加的夜巡。

ココルーム夜巡初體驗

ココルーム的「釜ヶ崎芸術大学」(簡稱「釜芸」,不是真的大學而是活動名稱)每個月會舉辦一次夜巡。下午 4點先在ココルーム集合,一起準備晚上夜巡用的「結緣品(おむすび)」,接著暫時解散各自吃晚餐,等到晚上 8點再次集合,準備夜巡。

這是我第二次去ココルーム,基本上ココルーム就是一個結合guesthouse、café的藝文活動空間(同時也是一個NPO,釜ヶ崎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這次提早滿早到現場的(因為已經錯過夜巡太多次,不想要再錯過),就在商店街來回走了兩、三遍,連飛田新地都逛了一圈(咦)。

16:00–17:00 事前準備

下午 4點在ココルーム集合的人除了我之外,只有另外 3個活動參加者,再加上 4名ココルーム的工作人員。大家各自介紹完一圈之後,便開始製作「結緣品」。一份「結緣品」包含 2粒飯糰、1瓶熱茶、1袋糖果、2個暖暖包和 1張卡片。當天預計要發 30份「結緣品」。

製作「結緣品」的第一步就是包飯糰——ココルーム的人已經煮好一大鍋飯,為了方便計算(這也和設備、場地因素有關)一次做 10人份;2個人負責撕保鮮膜,把保鮮膜蓋在碗上;1個人負責撕海苔,並把海苔放在保鮮膜上;1個人負責打飯,先把飯從超大電鍋裡面盛到洗菜藍,撒上味島香鬆拌勻後,再分裝到已經鋪好保鮮膜和海苔的碗裡;其他的人負責把海苔+飯連同保鮮膜整碗拿起來,捏成飯糰該有的形狀。以這樣的步驟重複 6次,就能做好 30人份共 60粒飯糰。剛捏好的飯糰先在ココルーム靜置一段時間,等涼了之後再分裝起來。

與此同時,在另一個桌子有另一群人負責裝熱茶(不知道哪來 30個相同的綾鷹寶特瓶,再把茶裝進去,覺得騙很大),分裝小糖果(1個小糖果袋裡面好像有 2種共 3顆糖的樣子),接著再將熱茶、小糖果袋、2包暖暖包放進塑膠袋裡。

接著,每個人會拿到一張紙片,在紙片上面寫下自己的留言,最後會將今天所有參加者的留言縮小印刷在ココルーム的傳單上——上面寫有以ココルーム為名義,漢字附假名的信,及大家的留言,另一面則是ココルーム下個月的活動行事曆。

17:00–19:30 自由活動

完成上述作業花不到 1個小時的時間,也就是說我中間有 2個半將近 3個小時的空檔⋯⋯(大學友人在ココルーム工作,她沒有和我說中間會休息這麼久啊⋯⋯)當天一起參加活動的參加者約一起到附近友人家坐坐,我本來以為是去小酒吧之類的地方(釜ヶ崎和商店街什麼沒有,小酒吧最多)坐坐,沒想到真的是要去某個人家,和初次見面的人 3男1女共處一室實在太詭異便作罷。當下真的是心想早知道就把電腦帶出門,手邊什麼都沒有,也不曉得可以幹嘛,在附近繞了幾圈之後最後決定搭一站電車到天王寺隨便找一家咖啡廳坐著。

19:30–20:00 再度集合

大家約好晚上 7點半回到ココルーム,把冷卻過的飯糰放進「結緣品」的袋子裡。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在 6點就回到ココルーム吃晚餐。

這次一起參加夜巡的參加者當中,有一個是這幾天剛好住在ココルーム的法國籍房客。在法國人眼中,我們接下來的行動很詭異(其實我一開始也疑惑了一下,但想說就跟著照做就對了):飯糰早就 1個個用保鮮膜包好了,為什麼要特別拿紙把 2個飯糰包再一起,變成 1份?

日本人說,這樣包起來看起來比較衛生、比較細心,拿到的人再吃之前還需要打開包裝,這樣感覺比較好。我覺得這可能和以前的壽司有關(例如:奈良的柿葉壽司),以前的出家人、行人要出遠門時,隨身攜帶的飯糰、壽司、饅頭啊什麼的,都會包起來,所以才會覺得在吃飯糰之前要「打開」吧。雖然我也是覺得直接把用保鮮膜包好的飯糰直接放進「結緣品」的袋子裡就好了。

當天計畫做 30份「結緣品」,是預期晚上 8點會有更多人參加,但最後只有我們這幾個人——加我 5名共活動參加者,和 3名ココルーム工作人員。所以一個人負責發送 3–4份「結緣品」,比平常活動有更多機會可以和釜ヶ崎的「大叔」交流。

20:00–21:20 夜巡開始

我們先到ココルーム旁邊的山王市場商店街,山王市場商店街講直白一點,就是連接動物園前一番街商店街和飛田新地的人行道。聽說最近商店街多了很多中資小酒吧,商店街變得很熱鬧也就很吵雜,對於需要早睡早起的日固型勞動者來說,雖然可以遮風避雨,但未必是最好的休息地點。當天晚上共有 3名「大叔」落腳於此。

我跟在ココルーム的工作人員A旁邊,一起拜訪了當天夜巡的第一站。「我們是ココルーム的夜巡,我們準備了飯糰、茶還有暖暖包。這個星期天在ココルーム有免費的⋯⋯」大概就是像這樣說完一套範例,然後把「結緣品」給了這名「大叔」。

工作人員A問「大叔」說,現在這裡多了很多小酒吧,在這裡休息會不會很吵。「大叔」說不會啦,已經習慣了,接著又指了隔壁的店說,平常那裡還有一個人,但他今天還沒有出現。我們問說,那需要多留一份「結緣品」嗎?「大叔」說不用啦,他大概今天是不會出現了。

山王市場商店街很短,我們接著兵分兩路前往あいりんセンター。

說到あいりんセンター就會想到這個畫面:上次我和香港《蘋果日報》的副刊記者來釜ヶ崎的時候,在あいりんセンター旁邊遇到一名提醒我們「女孩子不要來這種地方」的大叔,然後兩個女生聽完後在那邊大笑。完整影片和採訪內容,請見蘋果副刊〈【暗黑之旅】大阪有個貧民窟 深入暴動之鄉西成區〉。

抵達あいりんセンター後,我們先繞到醫院入口。在那裡有幾名「大叔」已經擺好地鋪準備睡了,還有 2男2女圍坐一圈飲酒作樂。

我問ココルーム工作人員B,遇到像這樣圍坐一圈的人會發「結緣品」嗎?工作人員B說,如果他們是街友的話就會發。說完便向前詢問這一群人是不是平常就在這裡,其中一人答是,「我們這邊準備了飯糰、茶和暖爐,大家注意身子早點休息喔」,便每人發一袋「結緣品」。事後工作人員B說,他感覺這 4個人不是所有人都是街友,有 2個人看起來像是來這裡找朋友玩的,而且他們還有閒錢可以買酒喝,感覺有點怪。

離開醫院入口,あいりんセンター的外圍就沒有可以避雨的屋頂了。當天下著小雨,あいりんセンター外圍堆積了各種「行李」,看不出來這些「行李」是不是某個人的物品,還是被遺棄在這裡。對於第一次參加夜巡的我來說,我其實沒有辦法一眼看出來,這「一堆東西」到底是不是「一堆東西」,還是街友為了要避寒避雨打造的「小屋」,簡單來說就是我看不出來在「一堆東西」裡面有沒有人。

這個時候就可以看出夜巡經驗值:ココルーム工作人員總是能一眼看出哪裡有人「那邊那個你看過了嗎」,或是突然間對著在我眼中就是一片漆黑的空間說話,仔細一看才發現那裡有人。

第一次一個人行動,看到熟睡的街友到底該不該打擾他,我遲疑了一下後選擇不吵他,然後後來發現其他人在這種情況下還是會對街友打個招呼,確認一下他們意識是不是清醒的。我想這才是夜巡的重點,手上的「結緣品」只是一個開啟對話的契機,最重要的是確定釜ヶ崎的「大叔」們身體狀況如何,不要凍死在街上。只是如果是我的話,我可能會很不想被吵醒,已經夠難睡了好不容易睡著又被吵醒真的是很煩,但這也只是我現在的想法而已,假如某一天自己真的得長期露宿街頭,到時候的看法會改變也說不定。

ココルーム工作人員A在一輛車中發現了「大叔」。我有注意到A經過每一輛車子都會看一下裡面,但我沒有想到這些看似停在路邊的車子裡面真的會有「大叔」,我以為這種場景只會出現在某某地方大地震有家歸不得的「車內避難」。我問A,為什麼會發現車裡面有人。A說,那個人她剛好認識,所以想說打個招呼。如果我沒有觀察錯,那輛車原本並沒有發動,是A跑去打招呼時,對方搖下車窗才發動的。

手上還剩下 1袋「結緣品」,在這輛車的前方有 2名「大叔」在下象棋,在另一側則躺了 3個人,其中 1人可能被我們這行人吵到而醒來。我向前去說:「我們是ココルーム的夜巡,我們準備了⋯⋯」我話還沒說完,「大叔」就用很銳利地眼神看著我和我說不必了,我也就和他說很抱歉打擾他睡覺,請好好休息。

繞了あいりんセンター四分之三圈,最後四分之一是南海電鐵那一側。那一側因為長期有反あいりんセンター重建的工運團體,感覺背後有一股看不見得雄厚財力支撐著,在分不出來真的是需要幫忙的街友還是工運團體的人的情況下,最後才繞去南海電鐵那一側。

這一次,又是A指著在我眼中的「一堆東西」和我說那裡有人。向前走過去,那個位置還真的睡著一個人,他的小屋和附近的「一堆東西」一樣用藍色塑膠布蓋著,只留下額頭一小塊空間是空的,可以看到外面的狀況。A打了幾聲招呼,「大叔」醒了,說起一貫的起手式:「我們是來自ココルーム的夜巡,我們準備了飯糰和茶。」「大叔」對我眨了眨眼,看起來還在半睡半醒的狀態,好像似懂非懂的樣子,我遲疑了一下,A要我把「結緣品」拿給他,我在等他把手伸出來,但他看起來並沒有動作,還在半睡半醒的狀態,A叫我把東西拿到他的臉旁邊,我一放過去,大叔才緩緩地把手從被窩裡面伸出來。我和大叔說晚安,抱歉打擾到他睡覺,希望他能好好休息。

21:20–22:00 心得分享

回到ココルーム之後,上廁所的上廁所,喝茶的喝茶,各自休息一下後,便是分享時間。

當下的心得是,覺得熟能生巧,在這趟夜巡的過程中可以看到經驗值的差異:ココルーム的工作人員總是能一眼找到「大叔」在哪裡,對於要如何和「大叔」展開對話也很熟練,除了所謂的「範例」之外,還會多問幾句來這裡多久了,最近過得怎麼樣。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工作人員C,因為他在上前去搭話前,會刻意收傘,但我們其他人頂多是彎下身子,讓自己的目光和「大叔」平行而已。

我被C問到,他覺得我在這趟夜巡裡面好像不太會和「大叔」多聊幾句。當下我一時之間給不出一個很好的答案,但我知道自己不是「害怕」和他們互動,而是不知道還可以多聊些什麼,感覺多問下去就會侵犯到他人隱私,突然冒出一個未曾謀面的人問今天做了什麼,幹嘛要回答對方?不知道還可以問什麼是一個因素,另一個因素是覺得人家已經在休息了,不想要打擾人家。

我知道自己並不是害怕和「大叔」對話,畢竟我是那種如果遇上話匣子打開的大叔,可以一直聊下去的那種人,不管是上次和《蘋果日報》的記者來釜ヶ崎,或是之前去福島遇到一大群卡車司機的時候。而且我發現自己對於和釜ヶ崎的「大叔」對話時,視線高度要一致這點一點遲疑都沒有,在ココルーム工作人員提醒之前,我就覺得該這麼做。我想我最大的癥結是在,覺得對方已經在睡了,不想要打擾對方。但這其實又和夜巡的宗旨相左:夜巡就是要確保大家都能平安渡過今晚。

另一個癥結是,「結緣品」是一個好的開場白,透過發送「結緣品」開啟對話,就能進一步和「大叔」們交流。但發送「結緣品」這個動作本身,未嘗不是一個「施捨與被施捨」、「由上而下」的關係,不論多仔細慎選字詞,希望能讓對方感受到幫助者的同理,但似乎撇除不了這種「救世主看到困苦的生活前來相救」的形象。也許因人而異,但不無可能。在生活最困苦的時候,有人出手相救,提供食物、茶和暖暖包渡冬,是很高興也很感謝,但同時也可能會加劇愧疚的自責心理,覺得自己怎麼會落到這種局面而陷得更深。覺得這真的是助人者的兩難。

夜巡當下,其實我心裡面還有另一個聲音:這是我第一次夜巡,也很有可能是我唯一一次夜巡,在完全不了解當地狀況的情況下(例如:這個角落平常都有幾個人,今天多了誰又少了誰),我只是一個過客,我只是一個來發送「結緣品」的過客,這讓我無法甩開「現在的自己就像個以救世主視角想要拯救我認為需要被拯救的人」的心理,而這正是我最排斥,也最不想要的。雖然我知道自己從來就沒有抱持過這種「覺得釜ヶ崎的『大叔』需要『被拯救』」的想法,但當下我正在做的事情——發送「結緣品」——讓我覺得當下的自己就是如此。

如果沒有「結緣品」就好了,吧?

活動結束後,工作人員C問我有沒有興趣以後有空就來夜巡,沒有發東西的夜巡,就單純 2、3人一組去釜ヶ崎走走,和「大叔」們打個照面聊聊天。

我說好。

網傳「在大考日對考生癡漢吧」,新創公司號召「#withyellow」運動守護應考生

圖片出處:QCCCA官方新聞稿

「在大學中心入學考試(*)當天,對考生癡漢吧」

在日本社群網站上搜尋「入試(*)」和「癡漢」,就能看到一些網友號召大家在大學入學考試當天對考生下手,理由是:大學考試不能遲到,所以對考生下手的話他們也不敢反擊,因為考試比較重要。

*大學入學中心考試(大学入試センター試験)簡稱「入試」,相當於台灣的大學學測。關於日本的大學入學中心考試介紹,可參考舊文:

日本大學入學考試風波(上)|引進民間英文考試踢鐵板,開放報考當天急喊卡
日本大學入學考試風波(下)|全國考試手寫題居然交給民間業者改

大考當天真的有比較多癡漢出沒?

著有《癡漢是什麼?被害與冤罪的社會學》(痴漢とはなにか 被害と冤罪をめぐる社会学,暫譯)一書的龍谷大學犯罪學研究中心博士研究員牧野雅子就在書中指出,雖然在網路上有「一年當中大學聯考當天癡漢最多」的傳聞,但從實際通報的情況來看,大學聯考當天並沒有比較多「被癡漢」的通報案例。

新創公司QCCCA(キュカ)的公關長片山玲文認為,不論大學聯考當天是否有比較多的癡漢受害者,每年到了這個時節就會出現有人號召對考生下手的風潮,將性犯罪當作娛樂,就是一個很大問題。

說不出口的話,就讓「癡漢雷達」來幫忙

時間回到去年 9月,QCCCA開發了一款名為「癡漢雷達(痴漢レーダー,ChikanRadar)」的行動裝置APP。透過這款APP,當你遇上癡漢、被偷拍或其他讓人不愉快的行為,或是作為第三者的你目擊了整個案發過程,透過這款APP就能即時通報給身邊同樣有使用這款APP的使用者,讓大家多加警覺周遭環境,或讓正義勇為的人代替你出面發聲、伸張正義。

在APP上線後,片山玲文注意到網路上有人號召網友「癡漢」考生,決定先發制人發起「#withyellow」活動,希望大家在大學入學考試當天配戴黃色配件,並在推特上hashtag「#withyellow」與「絕不容許癡漢行為」、「守護考生不被癡漢」發文力挺考生。

「#withyellow」的概念是從「#MeToo」衍生出來的「#withyou」發想而來的,「#withyellow」和「#withyou」一樣強調和受害者站在同一陣線的陪伴,之所以會選用黃色當作和癡漢受害者站在同一陣線的顏色,則和「癡漢雷達」的主視覺就是黃色有關。

https://twitter.com/kate_nanahoshi/status/1218303644749029376?s=20

不只是當事人之間的事,見者也有份

片山玲文說:「癡漢行為常被當作僅限於被害者和加害者之間的問題,但這癡漢行為是發生在電車或車站,這種有可以阻止癡漢發生的第三者的空間裡,大家應該要重新思考這個問題:並不是一味要求應考生自我防衛就好,第三者也要動起來這很重要。提高大眾絕對不允許癡漢行為的社會意識,萬一發生類似情況可以互相幫助,是這次計劃的目的。」

片山玲文表示,她之前有試著要在網路上找「曾在大考當天被癡漢」的受害者,最一開始真的找不太到,但隨著「#withyellow」活動被媒體報導之後,網路上開始出現有受害者告白自己曾在應考日幫天被癡漢的經驗。

https://medium.com/%E7%9F%B3%E5%B7%9D%E3%82%AB%E3%82%AA%E3%83%AA%E7%9A%84%E6%97%A5%E6%9C%AC%E6%99%82%E4%BA%8B%E3%81%BE%E3%81%A8%E3%82%81%E7%BF%BB%E8%AD%AF/centerexam-1-bdf35a0432f9

大考當天遇到癡漢不需要忍耐

話說回來,網傳「因為大考不能遲到,所以被癡漢的人只會忍受」,難道在大考日當天遇上這種事情就只能自認倒霉嗎?負責大學入學中心考試的大考中心表示,考生萬一在應考當天遇到緊急狀況,希望能先撥打印在准考證上的聯絡電話通知大考中心,萬一考生真的因為警方需要做筆錄而趕不及考試,只要能出示證明,就可以延長考試時間或是擇日補考。

截圖自「癡漢雷達」App Store網頁

粗估日本一年有十萬多件癡漢行為

自從「癡漢雷達」APP去年 9月上線以來,現在約有 5萬3,000多名使用者,共計有 2,400則被害通報。片山玲文說:「癡漢雷達上線以來才過了半年,就已經幾近警方發表的每年約 3,000件被害通報的數據。現在癡漢雷達的用戶還算很少,如果以日本人口數來推算的話,很有可能日本一年有 10萬多件的癡漢行為發生中。」

現在「癡漢雷達」內建的功能,除了癡漢行為之外,被偷拍、被跟蹤、暴露狂、被刻意撞到(ぶつかり)或「其他」都在通報選項當中。QCCCA表示,他們現在正在分析用戶通報的被害情況,例如同樣是對頭髮「癡漢」,有的癡漢是用咬的,有的是用舔的,有的是用抓的。QCCCA也發現,有某幾站特別容易「被刻意撞」,這可能和車站結構的設計有關,今後他們將會就整理出來的數據和犯罪學專家、鐵路公司、鐵路警察等合作,一起思考可以如何調整車站結構或規劃巡邏路線,來阻止類似行為發生。

QCCCA的社長禹ナリ表示,除了大學入學考試之外,入學典禮、社會新鮮人進入職場的入社式、萬聖節等都是相對容易被癡漢的節日,未來QCCCA希望能針對這些日子集中進行宣傳,提高大眾對於癡漢行為的警覺心。

「癡漢雷達」網頁版上,可以直接看到目前各地的通報狀況,還有哪些車站最常被通報有癡漢。


參考資料

  1. 「入試は遅刻厳禁だから受験生が狙い目」 卑劣な痴漢から守る活動、ネットで拡散中
  2. 「まじで痴漢やめろ」センター試験痴漢に電車内パトロールで対抗、女子中高生や男性も
  3. センター試験 受験生を痴漢から守れ!
  4. センター試験日に痴漢が増えるってホント?受験生のSOSがスマホに届く画期的サービスも
  5. 「犯罪が少ないっぽい」日本を変える? 痴漢レーダーが作るビッグデータの意義

美空雲雀死後 30週年,靠AI人工智慧在NHK紅白死而復生

「[NHKスペシャル] AIでよみがえる美空ひばり | 新曲 あれから | NHK」YouTube影片截圖

2019年12月31日的第 70屆NHK紅白歌合戰(紅白歌合戦)亮點之一,就是已故 30年的歌手美空雲雀(美空ひばり)將以「AI美空雲雀」之姿起死回生。

時間回到 3個月前的 2019年9月29日,NHK在【NHKスペシャル】節目上以〈靠AI復活的美空雲雀(AIでよみがえる美空ひばり,暫譯)〉為題,在電視上首次公開「AI美空雲雀」,獲得廣大迴響。「AI美空雲雀」更一度躍上日本Twitter的熱門關鍵字。

聲音合成+機器深度學習

「AI美空雲雀」採用YAMAHA的「VOCALOID:AI」聲音合成技術,利用機器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的方式,將美空雲雀生前演唱的音檔進行分析,找出美空雲雀歌聲及演唱方式的波形特徵,打造一套只要輸入一段符合美空雲雀音域範圍的樂譜,就可以近似完美地仿造出美空雲雀歌聲的效果。

在這之前,「VOCALOID:AI」最為人所知的應用實例就是初音未來(初音ミク)。然而,「VOCALOID:AI」充其量只是聲音合成技術,如果想要模擬出美空雲雀的聲線,就必須要仰賴AI人工智慧的深度學習,找出美空雲雀生前演唱時的音色、顫音、抑揚頓挫等演唱技巧的特色,才有辦法模擬出美空雲雀的聲線。

由於深度學習是從事前輸進的資料找出規則,並依照這些歸納出來的規則設計出一套演算法,如果沒有辦法輸入足夠多的資訊,就沒有辦法得出的仿真度很高的成品。這次之所以能利用「VOCALOID:AI」搭配AI人工智慧的深度學習模擬出美空雲雀的聲線,這都有賴於美空雲雀生前累積夠多音檔資料,得以讓AI人工智慧歸納出美空雲雀演唱時的波形特徵,再套用在「VOCALOID:AI」合成出美空雲雀的聲音。

找死後30年的現役演歌歌手幫忙

除了美空雲雀的聲音之外,NHK在〈靠AI復活的美空雲雀〉節目上還結合了CG電腦動畫打造出 1:1大小的美空雲雀 4K影像。至於「AI美空雲雀」在紅白上的演出,則找來演歌歌手天童芳美(天童よしみ)模仿美空雲雀演唱時的動作,讓電腦進行路徑追蹤,掌握「AI美空雲雀」演唱時的肢體動作。

不僅如此,2019年的紅白歌合戰還要挑戰讓「AI美空雲雀」演唱新曲《在那之後(あれから,暫譯)》。這首曲子是由美空雲雀生前最後一首單曲《川流不息(川の流れのように)》的作詞家秋元康從 200首候選曲當中挑出最適合「AI美空雲雀」的曲子。「AI美空雲雀」在紅白歌合戰上的服裝,則由美空雲雀晚年正記標誌的「不死鳥」造型師森英惠負責。

這次表演的困難之處,就是「AI美空雲雀」不是只有唱歌而已,而是在間奏穿插口白。要讓「AI美空雲雀」唱歌與說話,其實分別需要兩套演算法,分別輸入美空雲雀唱歌時的音檔或對話時的音檔,才能讓仿真度最大化。而且輸入的歌曲音檔,還要從伴奏或和音當中抓出美空雲雀的聲音(也就是把配樂當作雜訊過濾掉),沒有一定的聲音處理技術沒有辦法達成這次的任務。

《在那之後(あれから)》日文・中文歌詞對照

演唱:美空ひばり(AI歌唱)

作曲:佐藤嘉風
作詞︰秋元康

中文翻譯:張 郁婕

夕陽が また沈んで行く       | 夕陽再次落下
あっという間の一日         | 稍縱即逝的一天
どこかに大事な何かを        | 好似忘記把重要的東西
置き忘れたような自分の影      | 遺忘在某處的我的身影

地平線は変わらないのに       | 地平線不曾改變
静かに移ろう景色          | 風景靜靜地變化
生きるというのは別れを知ること   | 活著,讓人知道離別
愛しい人よ             | 親愛的人啊

あれから どうしていましたか?   | 在那之後,過得如何啊?
私も歳を取りました         | 我也老了
今でも 昔の歌を          | 即便是現在,想到以前的歌
気づくと 口ずさんでいます     | 注意到的時候,已經在哼著唱了
振り向けば幸せな時代でしたね    | 回想起來那真是幸福的時代啊,對吧

いくつか 星が煌めいて       | 有幾顆星星閃爍著光芒
後悔さえ美しい           | 後悔是美麗的
今日できなかった何かが       | 今天沒有辦法做到的事
明日はできるような気がして来る   | 覺得等到明天就一定能做到

長い道を歩き続けて         | 在漫長的道路上持續地走
ようやくたどり着けそう       | 好像就快到達終點
生まれた瞬間から追いかけて来たのは | 從出生的那一刻直到現在
母のその背中            | 才追上母親的身影

あれから 元気でいましたか?    | 在那之後,你過得好嗎?
随分 月日が経ちました       | 過了好一段時間了
何度も歌った歌を          | 已經唱了好幾次的歌
もう一度 歌いたくなります     | 現在還想再唱一次
そう誰も大切な思い出が人生     | 每一個人都有重要的回憶才是人生

「お久しぶりです。あなたのことをずっと見ていましたよ。頑張りましたね。さあ 私の分まで、まだまだ、頑張って」

口白:「好久不見,我一直在(天上)看著你喔。這段時間真的很努力呢!好了,包含我的份,請繼續加油下去吧」

なぜだか 涙が止まらない      | 不知為何,淚流不止
心がただ震えています        | 我的心一直在顫抖

あれから どうしていましたか?   | 在那之後,過得如何啊?
私も歳を取りました         | 我也老了
今でも 昔の歌を          | 即便是現在,想到以前的歌
気づくと 口ずさんでいます     | 注意到的時候,已經在哼著唱了
振り向けば幸せな時代でしたね    | 回想起來那真是幸福的時代啊,對吧


「AI美空雲雀」是誰的?

這一次「AI美空雲雀」登上NHK,也引起外界注意到AI人工智慧的應用在法律上的問題。

以「AI美空雲雀」來說,最大的問題就是利用AI人工智慧打造出來的「AI美空雲雀」到底是屬於誰的?是打造這套AI人工智慧的工程師?還是美空雲雀的遺族?利用「AI美空雲雀」的名義發表新單曲,著作權又屬於誰的?這一次的「AI美空雲雀」計畫經過美空雲雀的遺族同意,整個計畫也是由美空雲雀的養子加藤和也負責管理,所以在法律上沒有問題。

「重現真人」之前,要先取得同意

像是「AI美空雲雀」這樣,利用AI人工智慧「重現真人」的技術稱之為「digital human(デジタルヒューマン)」。這一次參與「AI美空雲雀」計畫的成員當中,其中一家企業是 2018年新創立的stu.inc。在成立stu.inc之前,該公司的成員就曾經「重現」過已故的X JAPAN團員hide等多名音樂人士。

stu.inc的CEO黑田貴泰接受日版《商業透視》採訪時指出,想要「重現」已經過世的故人,其關鍵掌握在遺族手中。黑田貴泰以過去「重現」已故hide為例,hide在生前曾經預告「有一天將以虛擬人物的方式復活」,也就是取得hide生前同意。

利用AI人工智慧「重現真人」之前,是否能取得被「重現」的當事人同意是一大重點。其中一個案例是,2018年的超級盃中場秀上投影了在 2016年過世的「王子」(Prince Rogers Nelson)生前影像,遭到不少粉絲和演出人員反彈。「王子」在生前便一直主張藝術家必須要能夠掌握自己的作品和形象,而不能交由市場決定。在 2018年超級盃中場秀爭議爆發之後,更有人翻出「王子」在 1998年一場採訪時曾經表明對虛擬實境抱持反對的態度,但當時的表演在技術上並未使用 3D全像投影(hologram),最終不了了之。

這是「AI美空雲雀」最新單曲《在那之後》的專輯封面,可以看到在美空雲雀的名字底下有加上「AI歌唱」,在專輯封面左下角還有打上「VOCALOID:AI」的文字。圖片出處:日本コロムビア株式会社新聞稿

還有法律問題沒解決⋯⋯

以美空雲雀來說,美空雲雀過世時的 1989年,雖然已有錄影錄音技術,但未必能想到在未來某一天居然可以利用這些影像資料讓人在虛擬世界「起死回生」。

這一次「AI美空雲雀」計畫雖然經過美空雲雀遺族的同意,但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因為人一定會隨著時間有所變化,那這一次要「重現」出來的樣貌究竟要選美空雲雀在哪個時期的外型或聲線,目前雖然是以按照遺族的希望進行設計,那這樣設計出來的成品究竟是屬於一次性的娛樂計畫,還是長期讓美空雲雀以「AI美空雲雀」的方式復活?這部分都還有待解決。

熟知著作權法律問題的律師福井健策擔心,不管是「重現」像美空雲雀這樣的名人,或是已經過世的市井小民,往後如果遺族可以輕鬆利用AI人工智慧讓已經過世的家人或情人在虛擬世界「起死回生」,很有可能造成人們無法走出親人過世的傷痛,沉浸在「親人或許還沒有死」的虛擬世界裡,難辨虛實。

福井健策接著提到,當今利用AI人工智慧的「深偽技術(deepfake,另譯為「深假」)」,剪接他人頭像到色情片上成為「deepfake假A片」在網路上散佈已成問題。福井健策表示,現行法律上只有禁止「侵犯他人名譽或隱私」,所以「在不侵犯故人名譽或隱私」的情況下利用AI人工智慧將死去的人「復活」,在法律上應該是可行的。但利用AI人工智慧「讓死者在虛擬世界復活」的權利歸誰?又允許做到哪些程度,目前在社會上並沒有共識。

福井健策希望能藉由「AI美空雲雀」喚起大家對這個議題的重視。

關於deepfake「假A片」的討論,可以參考友站【DQ地球圖輯隊】的文章《把他人臉孔轉移到色情片上 deepfake「假A片」惹議

距離實現「digital human」還差一步

stu.inc的CEO黑田貴泰接著說道,在開發AI人工智慧的領域裡,「digital human」的目標並不是只有「重現故人」而已。現在像Siri這些個人語音助理軟體可以做到「很有人味」的聲音,但這些個人語音助理並沒有「外型」。「digital human」的下一步,就是要做到可以看到表情變化「很有人味」的外型。

利用AI人工智慧打造出有豐富表情變化的虛擬人物,最廣為人知的例子當屬初音未來或近年成為日本網路話題的「虛擬YouTuber(virtual YouTuber,簡稱VTuber)」。但不管是初音未來或是VTuber,在這些虛擬角色的背後還是需要真人賦予這些角色個性。以初音未來來說,背後的「真人」就是負責將樂譜輸進「VOCALOID:AI」,讓「VOCALOID:AI」進行聲音合成的人。正因為初音未來或VTuber背後有真人負責操控,初音未來或VTuber才能表現出大家想要的樣子。

「digital human」的目標是希望在未來的某一天,這些虛擬影像的背後並不需要「真人」操控,而能由AI人工智慧自行運作,只是現階段AI人工智慧的技術還沒有走到那一步。

關於虛擬YouTuber的介紹,歡迎參考友站【DQ地球圖輯隊】的文章《日本2018網路流行語第一名 :VTuber》。


參考資料

  1. “紅白出場”AI美空ひばり「気持ち悪さ」の正体 法規制は必要か
  2. “AI美空ひばり”きょうの紅白歌合戦に登場 新曲「あれから」披露
  3. “AI美空ひばり”の紅白新曲「あれから」が音楽業界で注目の理由
  4. Nスぺ5min.「AIでよみがえる美空ひばり」
  5. 紅白で話題「AI美空ひばり」の“中の人”の1社が語る「デジタルヒューマン」の可能性

本文同步刊載於【未來城市@天下

為什麼一定要24小時全年無休?促使日本零售業與外食連鎖店改變的7–11加盟店

東大阪市・南上小阪店以「7–11加盟店」身份最後一天營業的身影。2019/12/30,筆者攝影。

2019年2月,以「再這樣下去一定會過勞死」在日本引爆便利商店加盟契約不給休爭議的 7–11東大阪市南上小阪店,在 2019年底再度喚起外界對於「24小時全年無休」的注意——南上小阪店店長松本實敏在 2019年10月預告,南上小阪店將在年底和元旦連休 2天(2019/12/31–2020/1/1)。

關於 2019年2月,南上小阪店因為宣布要縮短營業時間,遭 7-11總公司開罰的事件,請參考舊文《「再這樣下去一定會過勞死」日本7–11不准加盟店縮短營業時間惹議

事實上近年來,過去總是主打「全年無休」的餐飲連鎖店、超級市場或百貨公司,都吹起了除夕和元旦暫停營業的風潮。例如在台灣也有不少門市的大戶屋,就在 2017年底宣布日本全國 350家門市當中的 167家門市將在 2018年元旦當天暫停營業 1天,並在接下來的這 2年陸續擴大適用店家,今年有 183家門市在元旦當天暫停營業,當中的 57家門市更是從除夕開始連休。大戶屋表示,自從他們引進元旦暫停營業的制度後,受到不少求職新鮮人的好評,認為大戶屋是會體恤員工的企業,提升企業形象。

當年就是便利商店帶頭的

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永濱利廣指出,直到 1990年代前期,多數的店在元旦當天都是休息的,但因為 24小時全年無休便利商店的出現,讓其他服務業(超市、百貨公司、餐飲連鎖店等)跟著在元旦當天開店,強調 365天全年無休。因此,現在這波「元旦暫停營業」的潮流當中,比起後來才加入 365天元年無休的服務業,一直以來主打 24小時全年無休的便利商店到底能不能在元旦當天休息,就是一個重要分水嶺。

根據Recruit Lifestyle在 2019年11月發表的調查,有 10.5%接受抽樣調查的民眾表示自己曾在深夜時段(午夜 0點到凌晨 5點)進到餐飲店消費;有 13.5%的民眾認為餐飲店到深夜時段還有開,對於自己的生活來說是必要的。


改變中的日本便利商店

回到今年初,自從南上小阪店表示要取消深夜營業之後,獲得便利商店加盟業者工會的支持,一舉讓便利商店龍頭(7–11、全家FamilyMart和Lawson)動起來。

縮短營業時間,便利商店不再24小時全年無休

全家便利商店從 2019年6月起在部分店家開辦縮短營業時間的實驗,並在 2019年11月宣布從 2020年3月起,只要加盟店和總公司達成協議,加盟店就可以選擇是要縮短每天的營業時間,或是只有每週日縮短營業時間。門市休息時間可以從晚上 11點休息到早上 7點,最長 8小時。

早在 2018年底就有 40間門市縮短營業時間的Lawson,到 2019年12月1日已有 142間門市是每天都是「縮短營業時間」的狀態,意即不是 24小時營業。規模排行第 4的Mini Stop則是在 2019年12月1日的時間點,共有 115門市縮短營業時間。

至於話題焦點的 7–11,先是只開放直營店縮短營業時間「作為實驗」,一直拖到 2019年11月才同意讓加盟店門市可以縮短短營業時間,到 12月1日已有 350間門市參與。

不只縮短營業時間,還要能公休一整天

在連鎖便利商店開始縮短每天營業時間的另一方面,門市能不能從縮短每天營業時間到休息一整天,就是新的課題。日本經濟產業省召開的「新便利商店方式檢討會(新たなコンビニのあり方検討会)」上,12月23日公開的報告書草案上就有提到,除了營業時間之外也應考慮設置公休日,「從勞動改革的觀點,應要依據各店鋪的狀況柔軟地應對」。

對此,Lawson選定 102間加盟店店舖於 2020年元旦當天實驗性的公休一整天。這幾間被選定的門市,都是由Lawson總公司評估縮短營業時間後對於收支平衡沒有太大影響的門市。

至於全家便利商店則是運用既有的總公司支援制度,只要加盟店主提出申請,總公司就會派總公司的員工在早上 9點到下午 5點45分這段時間內到各個加盟店幫忙,讓店長得以暫時休息。根據全家事前釋出的消息,元旦當天共有 109間門市申請總公司支援,如果計算 12月31日到 1月2日期間,則共有 320間門市申請。

7–11踩到地雷,加盟店要在元旦一起罷工

位居日本三大便利商店之首的 7–11,雖然和Lawson一樣打出 2020年元旦當天有部分門市得以實驗性公休一整天,但被選定的 50間門市通通都是位在東京都內並由 7–11直營的門市,造成 7–11加盟業者強烈不滿,讓便利商店加盟業者工會(コンビニ加盟店ユニオン)直接在 12月24日召開記者會,要求 7–11讓加盟業者也能自由決定年末年始的營業時間。

便利商店業者公會為表示不滿,有加入公會的加盟店將在 2020年元旦當天拒絕營業。在便利商店業者公會召開記者會之前,包括東大阪市的南上小阪店外,只有 2間加盟店表示元旦當天不開店,在記者會後日本全國約有 20間便利商店加盟店表示會在元旦當天公休一天。

7–11的突襲,總公司說要解約就會解約

元旦公休風波並沒有隨著便利商店加盟店公會召開記者會說要自主在元旦當店罷工而結束。

客訴過多,十天內不改善就解約

在東大阪市南上小阪店縮短營業時間風波時,曾發誓不會因為店長自行縮短營業時間就和店長解約的 7–11總公司,在 2019年12月20日突然發函給南上小阪店的松本實敏店長。

在這封通知當中,7–11總公司表示從 2012年4月到 2019年10月有 336件針對南上小阪店的客訴,客訴案件過多,再加上松本實敏店長經常在個人的推特帳號上發表中傷 7–11總公司的言論,如果南上小阪店店長松本實敏沒有限期改善的話,7–11總公司就會在 2019年12月31日和南上小阪店解約。

此外,7–11總公司在這封文件當中並未提及南上小阪店自行縮短營業時間,或自行預告將在 2019年12月31日和 2020年1月1日這 2天公休的事情。

談判破局,隔天就是最後一天

而後,南上小阪店店長松本實敏已經刪除個人推特帳號,並在 12月23日和 7–11總公司表明會改善服務態度,希望能維持和總公司的加盟合約,但 12月29日當天 7–11總公司代表和南上小阪店店長松本實敏談判破局,7–11總公司表明將在 2019年12月31日和南上小阪店解約,屆時南上小阪店將無法和總公司的系統連線,意即無法使用 7–11的收銀機系統與物流系統等。

由於南上小阪店店長松本實敏在早前即宣布南上小阪店將在 2019年12月31日和 2020年1月1日這 2天公休,所以南上小阪店和總公司談判破局的隔天(2019年12月30日)就是南上小阪店以「7–11加盟店」身份營業的最後一天。

年後開工上訴法院申請假處分

面對這麼突然的狀況,南上小阪店店長松本實敏表示門市內還有不少沒有銷售完的商品,所以在 2020年1月2日當天他還是會開店清空庫存,並預定在 2020年1月6日向法院申請假處分,確保松本實敏能維持南上小阪店店長的身份,和 7–11總公司繼續談判。


東大阪市・南上小阪店的停車場繳費機。2019/12/30,筆者攝影。

南上小阪店真如傳言服務態度很差?

回到 7–11總公司所謂「南上小阪店客訴過多,所以要解除加盟合約」的理由本身。根據 7–11在文件上的說法,9成的店舖一年不到 10件客訴,但南上小阪店光是 2019年1-10月就有 78件客訴,相較之下確實會認為南上小阪店客訴比較多。至於被客訴的內容,絕大多數都和停車場或亂丟垃圾有關。

附近停車格不足,在便利商店長時間停車造成不便

南上小阪店鄰近近畿大學東大阪校區,除了有大學校區外,近畿大學附設國高中也在附近。由於附近路很小條,沒有太多停車空間,每當近畿大學舉辦活動的時候,就會有不少要到學校參加活動的學生家長們,把車停在附近便利商店的停車格,南上小阪店也不例外。近畿大學只要一辦活動,附近便利商店的停車格就會被擠爆的問題,造成當地社區居民或消費者的不便。

聽取總公司和警察建議,上鎖加收一萬元

南上小阪店店長松本實敏就曾向近畿大學提議,學校辦活動的時候是否可以讓學生家長們把車停放在校內停車場,但遭到近畿大學拒絕。松本實敏和 7–11總公司反應後,7–11總公司的建議是在南上小阪店的停車場加掛一張「長時間停車的話,將收取 1萬日圓」的看板。

然而,加掛了這個看板並沒有辦法解決問題,還時常要找警察出面解決,但南上小阪店的腹地屬於私有地,所以也不是警察能夠直接介入的範疇。就在這個時候,警察和松本實敏透露其他便利商店遇到有顧客長時間停車的話,就會把那輛車子的輪胎上鎖。聽到這個方法的松本實敏,跑去買了腳踏車用的鎖頭,只要有人長時間停車,就會把那輛車的輪胎上鎖,如果車主想要解鎖的話,勢必要到店裡面付 1萬日圓才會幫忙解鎖。

東大阪市・南上小阪店停車場告示牌。2019/12/30,筆者攝影。

長時間停車,輪胎被鎖,解鎖後又累犯

但其實這個做法也是治標不治本,車主其實可以在輪胎被腳踏車鎖鎖上的狀態下,直接把車子開出停車場。松本實敏也遇到很多車主其實是累犯,一直在南上小阪店前長時間停車,輪胎被鎖住,然後跑到店裡要解鎖。

南上小阪店收到的客訴,就是有顧客把車子停在南上小阪店外,結果輪胎被上鎖,要求門市解鎖還「威脅」要先付 1萬日圓才能解鎖。這個問題一直到 2018年5月才稍微獲得解決:7–11總公司在南上小阪店裝了停車格收費裝置,但並沒有在停車格裝設擋板,換言之,縱使有車子在南上小阪店停車超過 20分鐘,沒有繳停車費還是可以把車子移開。最後,當近畿大學要辦活動的時候,近畿大學會到附近便利商店的停車場加派警衛,不讓學生家長把車停在便利商店的停車格。

南上小阪店另一個客訴大宗則和亂丟垃圾有關:店長在處理有人亂丟垃圾時的態度很差。亂丟垃圾問題,在公園、高速公路休息站都造成很大的問題,便利商店各家門市的垃圾須自行清理,而不是由清潔隊負責。

東大阪市・南上小阪店停車場告示牌上寫著:「7–11的停車場,考慮到顧客的安心・安全,是沒有擋版的停車場。透過監視器管理車輛號碼」。2019/12/30,筆者攝影。

「大阪的好歐吉桑」

《弁護士ドットコム》的記者櫻井杏里在 2019年11月到南上小阪店採訪時就碰到,有民眾把家裡的垃圾帶到南上小阪店丟,或是停車的時候把車上煙灰缸的煙蒂大量倒在南上小阪店前,此時松本實敏就會對亂丟垃圾的人說:「不可以在這裡亂丟垃圾(そこに捨てたらあかんでえ)!」。松本實敏就說,他大概每個小時都要出來巡一下有沒有人亂丟垃圾。

櫻井杏里評論道,或許正如同 7–11信中所寫的,松本實敏面對客人的態度可能不佳,但如果只有單方面的聽信顧客的說詞,沒有注意到是顧客有錯在先,這難道不是「顧客永遠是對的」衍生出來的「顧客騷擾(カスタマーハラスメント,簡稱「カスハラ」)」嗎?在櫻井杏里眼中,松本實敏會對亂丟垃圾的人說「不可以在這裡亂丟垃圾」,其實可以說是「大阪的好歐吉桑」。

7–11東大阪市・南上小阪店店內一景。2019/12/30,筆者攝影。

一旦先有了成見,怎麼看都覺得是那樣

筆者實際在「7–11加盟店兼 2019年最後一天營業日」的 2019年12月30日和「被 7–11解約兼 2020年開張大吉」的 2020年1月2日實際前往東大阪市南上小阪店。2020年1月2日那一天剛好遇到松本實敏在處理消費糾紛,最後竟然鬧到警方須出面處理。

實情是,2020年1月2日那一天,南上小阪店架上的商品有兩個標價,一個標價是架上的 7–11商品原價,另一個標價則是之前為了促銷貼上的折扣價。2020年1月2日那一天的售價計算方式是,按照架上的 7–11商品原價再打 7折以上(菸酒類不打折,冷藏櫃商品打 5折,其餘商品打 7折)。

這名消費者誤以為是看包裝上的折扣價再打折,以致於最後結帳時的金額和預期的不同,結帳完對著發票看怎麼數都不對,所以跑去找松本實敏理論。當得知不是看折扣價打折,而是商品原價再打折後,便希望能退貨,但松本實敏不給退。這名消費者一氣之下就打電話找警察來處理。

日本的法律和台灣的《消費者保護法》很類似,消費者在實體店面消費並沒有所謂「七天鑑賞期」,如果再買了之後想要退貨,能不能退貨以店家公告為準,店家不給退就只能理虧。如果是網路購物、電視購物、電話行銷、路邊訪問推銷的情況,才有所謂的「七天鑑賞期」。

當警察在處理糾紛時,筆者和這名消費者的友人聊了一下。事主的友人說:「你也知道這家店的情況」、「這家店的店長風評不佳,服務態度不好」、「商品又沒有開封,一般來說都可以退貨,不給退真的太過分了」,我在旁邊點點頭,只說我不清楚日本的法規如何,但在台灣的話實體店面能不能退貨一切都看店家公告為準,而且他們買的是乾糧類,基本上食品類除非是變質,不然就算未開封都不能退貨。

事實上,在警方來之前我有聽到松本實敏和案主解釋商品售價的計算方式,我覺得松本實敏整個過程都很心平氣和地重說當天的商品就是原價再打 7折,服務態度上並無不妥。如果硬要說的話,應該說松本實敏這個人很有原則,就是因為太有原則了,規定是這樣就是這樣,而不會退一步給顧客方便。至於南上小阪店是不是真的服務態度很糟,如果大家對於南上小阪店或松本實敏已經有先入為主的觀念,不管松本實敏做了什麼,都會用有色的眼光在看他或整間南上小阪店吧。

目前到 7–11的徵人網站連到東大阪市・南上小阪店的頁面,會出現目前這間門市沒有在徵人,可以考慮到附近店家求職的訊息。


參考資料

  1. 大阪の時短営業セブンが閉店
  2. セブン、時短店の契約解除 物言うオーナー排除か
  3. セブン東大阪の時短店主、地位確認の仮処分申し立てへ
  4. “時短”東大阪オーナーと31日で契約解除へ セブン‐イレブン
  5. コンビニ各社 元日休業実験 三が日、時短も検証
  6. 元日営業見直し続出で岐路に立つコンビニ大手、疲弊するオーナーは「もう限界」
  7. コンビニオーナーらで作る組合 “一部店舗で元日営業拒否”
  8. セブン「元日休業は直営店だけ」に加盟店オーナーの不満爆発
  9. 元日営業見直し続出で岐路に立つコンビニ大手、疲弊するオーナーは「もう限界」
  10. ついにコンビニまで・・・広がる「元日休業」の動き どんなメリットがあるのか?
  11. セブン時短店 契約解除通告 東大阪本部「客の苦情多い」
  12. セブン、契約解除を通告 苦情多発で東大阪の加盟店に
  13. セブン東大阪オーナー、クレーム背景に「長時間駐車」 私大保護者らとトラブル絶えず

新時代的NHK紅白歌合戰,是時候拋開女生是紅隊男生是白隊的規則了

紅白歌合戰首頁截圖

70年來從不間斷的跨年節目

說到日本跨年,就要提到NHK從 1951年起每年都會在 12月31日晚上播出的歌唱節目《NHK紅白歌合戦》(以下簡稱「紅白」)。紅白是將男、女歌手分成紅隊(女)和白隊(男)PK,由當天的來賓審查員(通常是當年度著名的運動選手、演員,特別是有參與NHK連續劇演出的主要演員擔任)、現場觀眾,以及電視機前的觀眾按遙控器投票,選出當年度是由紅隊還是白隊獲勝。

2018年底就有歌手在節目上反抗

由於紅白的特色是將男、女歌手分成兩隊,當遇到音樂團體的成員不限單一性別的時候,多半會依照主唱的生理性別來決定要歸在紅隊(女)還是白隊(男)。時至今日,這樣的分類方式已經不能滿足越來越多元的音樂型態,亦會將性別限縮在非男即女的二元觀點之中。前年(2018),歌手星野源就在紅白上說到:

思ったのは、紅白もこれからね、紅組も白組も性別関係なく、混合チームでいけばいいと思う

我在想的是,今後的紅白,紅隊和白隊都和性別沒有關係,可以組成(男女)混合隊的話就好了

星野源在NHK有一個期間限定的音樂節目《おげんさんといっしょ》,在節目中星野源會穿女裝扮演「おげんさん(註:星野源的「源」就讀作「げん」)」,「おげんさん」是「おげんさん」Family裡的媽媽,「おげんさん」Family的爸爸則是由女扮男裝的高畑充希飾演,另外還有男扮女裝的藤井隆飾演「おげんさん」Family的長女,聲優宮野真守則替「おげんさん」Family的老鼠配音。

2018年的第 69屆紅白,《おげんさんといっしょ》就以特別節目的方式在紅白上參了一角。當時,由宮野真守配音的老鼠問星野源,「おげんさん」到底該歸在紅隊還是白隊?星野源接著答到:「到底是哪一邊呢?『おげんさん』既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我在想的是,今後的紅白,紅隊和白隊都和性別沒有關係,可以組成(男女)混合隊的話就好了」,接著星野源轉向女扮男裝飾演爸爸的高畑充希說:「這樣的話,爸爸也可以登上紅白了!」

當時這段內容透過NHK在日本國內外播出之後,在網路上獲得不少網友支持,認為紅白是時候該打破這種硬是將歌手以非男即女的二分法拆成兩隊的做法了。

挑戰傳統男女二分法的「令和初紅白」

時隔一年,日本的紀元也隨著德仁天皇登基從平成進入令和,在令和首次的紅白上,確實也可以看到紅白的工作人員為了「令和首次的紅白」,想要和觀眾傳遞的訊息——也許,按照非男即女的二分法將歌手硬是拆成紅隊(女)和白隊(男)的傳統,將在令和年間劃下句點也說不定。

在本次NHK公布紅白歌手名單後,27號NHK發表了追加來賓名單,以獨特的「Matt化」照片修圖方式自成一格的現役模特兒,同時也是前巨人投手桑田真澄次男的Matt桑田將司,將在演歌歌手天童芳美(天童よしみ)演唱《大阪恋時雨》一曲時擔任鋼琴伴奏。

身為星二代的Matt,靠著獨特的Matt修圖美學在社群網路上引起很大的話題(想知道Matt風的修圖長怎樣,請直接點此連到Matt的Instagram百聞不如一見)。Matt除了模特兒的身份,本來就是音樂科系出身的他,早在 2017年為了宣傳電影《布拉格間奏曲(Interlude in Prague,暫譯)》就曾扮裝成莫札特小露一手,更於 2019年11月預告自己將在 2020年情人節這一天舉辦首次個人演唱會。

這次被NHK找來擔任天童芳美的鋼琴伴奏,就連Matt本人似乎都有些意外。Matt在記者會上便說道:「可以和天童小姐一起上紅白,驚訝到想說『我真的可以嗎?』」

https://www.instagram.com/p/B6xdxCGDD9C/?utm_source=ig_web_copy_link

❗注意❗過度修圖以至於無法分辨真實世界與自拍照中的自己,這很有可能是「Snapchat身體畸形恐懼症」(Snapchat dysmorphia),應儘速尋求專業人員協助。

https://www.instagram.com/p/B6xlkoEjtla/?utm_source=ig_web_copy_link

在NHK發表Matt將在紅白上和天童芳美共同演出後,素有「演歌王子」之稱的冰川清志(氷川きよし)在 28號紅白彩排那一天,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一直以來一直被貼上『冰川清志』的形象,現在正好來到(出道)20週年的一年,有想要用力打破這個形象的心情。時代變了,想要用有自我風格的自己原本的樣貌來表現音樂。表現出真實的自我,用自己真實的樣貌來表演。」

由於 28號的彩排內容並沒有對外公開,當時只知道冰川清志將在紅白上演唱新曲《大丈夫》和《限界突破×サバイバー》,到時候將換上「像是紅隊也像白隊」的服裝,被外界視為打破紅(女)白(男)界限的出櫃宣言。

《大丈夫》是冰川清志在 2019年3月最新發行的單曲,《限界突破×サバイバー》則是冰川清志在 2017年替動漫《七龍珠超(ドラゴンボール超)》獻唱的主題曲,是冰川清志以演歌歌手出道以來首次跨界替動漫獻唱主題曲。

事實上冰川清志在 2019下半年就能看出冰川清志想要打破 20年來的「演歌王子」形象。先是在 11月成立官方Instagram帳號,以「kii」自稱和粉絲互動,露出不同於過去華麗演歌王子形象的水嫩美感,更大方分享自己年過 40膚質卻能越活躍水嫩的秘訣就是每天喝 3公升的水。在 12月初發行的《週刊新潮》更以〈冰川清志首次告白:「被說要活得像個男生,就會想要自殺⋯⋯」〉為題,寫到冰川清志至今出道 20週年想要徹底改變至今被塑造出來的歌手形象。

❗注意❗自殺不能解決問題,求救是勇敢的表現。如果覺得自己快撐不下去,需要幫忙的話,你可以撥打 1925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1995生命線協談專線或 1980張老師專線。

「至今一直貫徹扮演著大家想要的『冰川清志』,過了 40歲後,有了作為一個人想要擴大表演範圍的心情。原本演歌是一種樣式美(編註:日文中的「樣式美」指的是經過推敲琢磨經練出來的藝術風格上的美感),也就是有應該要這樣做的模板。(演歌)是日本獨特又很棒的音樂風格沒錯,但有在演歌裡容不下的『自我的個性』⋯⋯」冰川清志接受採訪時說。

所以這次當紅白名單確定有冰川清志,曲目為《紅白限界突破スペシャルメドレー(紅白《限界突破》特別組曲)》時,冰川清志屆時的造型變成一大話題。

「一直覺得要表現自我,運用自己的才能演唱至今,(出道)20年有了想要稍微用力打破這個被賦予的冰川清志形象。時代也變了,想要用自己原本的姿態來表現音樂。我在想,人們為什麼會有幫人分門別類再和其他人比較的傾向呢,要這樣生活真的會很辛苦。所以我一直都在想什麼時候才能在紅白上演唱《限界突破》這首曲子,這是我很有感的一首曲子。因為能和唱演歌時的『清志君(きよしくん)』告別,用『kii醬(きーちゃん)』的方式演唱」
——冰川清志,於 2019/12/28紅白彩排記者會

https://www.facebook.com/kiyoshi6/videos/574326120013543/https://www.instagram.com/p/B6ve36blYc1/?utm_source=ig_web_copy_link

本屆紅白的驚喜還不僅如此,在冰川清志之後的紅隊壓軸MISIA(米希亞)以《愛的形狀組曲(アイノカタチメドレー,暫譯)》,演唱〈愛的形狀(アイノカタチ)〉、〈INTO THE LIGHT〉和〈你是一切(Everything)〉。從〈愛的形狀(アイノカタチ)〉換到〈INTO THE LIGHT〉時,加入DJ EMMA、DJ Noodles和變裝皇后,最後換到〈你是一切(Everything)〉時舞台上出現超大一面六色彩虹旗,就連在舞台兩側加油的紅、白兩隊也都人手一支小彩虹旗,將同志大遊行的派對直接搬上NHK的紅白舞台。

至於在「平成最後的紅白」上率先開砲說:「我在想的是,今後的紅白,紅隊和白隊都和性別沒有關係,可以組成(男女)混合隊的話就好了」的星野源呢?

這一次在星野源上場前再度召集《おげんさんといっしょ》的成員,在《おげんさんといっしょ》的攝影棚小唱一首日本版的《哆啦A夢》主題曲(第一次聽到日本版的《哆啦A夢》主題曲,台灣的「童年回憶」完全不一樣啊,所以那個「ㄤㄤㄤ」呢!!!)亮點是星野源的服裝——星野源扮演「おげんさん」時身穿粉紅色毛衣,畫面切到預錄的演唱現場時,星野源身穿粉紅色的羽絨外套在某處屋頂演唱《Same Thing》。對於台灣的觀眾來說,身穿粉紅色可能沒什麼特別,也許會覺得這是為了連戲(從「おげんさん」切換到星野源本人)而穿粉紅色,但是只要想到紅白原本的設定是紅隊(女)的人穿紅色,白隊(男)的人穿白色,就會發現星野源這一次在服裝上其實下了一點功夫(我還真的很少見到有店家在賣粉紅色的羽絨外套)

輪到冰川清志和MISIA上場的時候,攝影機都會特別CUE到人就在白隊側第一排的星野源,而星野源看到冰川清志騎著龍換上視覺系造型登場時的表情,還有彩虹旗出來的時候跟著大力揮旗,都可以看出星野源本人是真的很開心大家真的在紅白上挑戰那個不成文的傳統,在體制內做出改變。

也許在不久的將來,紅白再也不用受限於非男即女的二分法,紅隊和白隊不分性別,回歸到最原始的歌唱PK賽。而這一天,在令和年間應該會到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