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在日本】常作為日劇開場白的「醫療崩壞」即將在現實上演

回上一頁:病床數不足,日本面臨「醫療崩壞」臨界點

偏鄉醫院最先爆出院內群聚感染

今年 2月,和歌山縣湯淺町的濟生會有田病院爆出院內群聚感染。兩名 30多歲的外科醫生與其中一人的妻子,曾到濟生會有田病院就診的 60多歲男性及 70多歲男性確診。濟生會有田病院的群聚案例最終收束在這 5例,但最初發病的外科醫生(2/13確診),以及在進到醫院前就出現症狀的 70多歲男子究竟是如何感染到病毒的,至今仍未釐清(有一種可能因素是,70多歲男子原先可能是一般感冒,之後到濟生會有田病院就診時才感染到新型冠狀病毒,但上述純屬推測。這名 70歲男子最終因COVID-19逝世)。

和歌山縣和濟生會有田病院有關的確診個案,最後總計 11例。

從濟生會有田病院的案例中就發現,這 2名外科醫生雙雙中獎的原因,極有可能是在兩人共通的休息室。不僅如此,最先出現症狀的外科醫生其實是不是全職在濟生會有田病院工作,他在出現症狀後仍到大阪府泉南市的新泉南病院兼差,所幸在新泉南病院接觸到的職員和患者檢驗結果皆為陰性。

和歌山縣在 2月24日前完成 474名和濟生會有田病院相關的檢測,除了上述 5名個案外其餘皆為陰性,並經過 2週觀察期後沒有任何和確診個案有接觸史的人出現症狀後,濟生會有田病院最終在 3月4日重新開業。

不甩當時政府方針,才能抓到有田病院群聚感染

和歌山縣福祉保健部的野尻孝子技監表示,當時按照日本政府「要有中國旅遊史」或重症才能驗的方針,就會錯過濟生會有田病院這起院內群聚,進一步讓疫情擴大。野尻孝子坦言,當時會決定不甩政府方針自己驗的理由是,濟生會有田病院院長注意到 2起疑似個案和主責的醫生都出現肺炎症狀而起疑,再加上擔心爆發院內感染或老人機構群聚感染,才決定都驗。

濟生會有田病院的院內感染能這麼快速宣告結案的原因,還和和歌山縣知事仁坂吉伸有關。當初,野尻孝子只有要求濟生會有田病院關閉外來門診、已經住院的患者暫時不得出院,還有近期內有到濟生會有田病院看過門診的人,如果出現發燒等症狀,就要追蹤調查。是和歌山縣知事邀七齵,盡可能要全驗所有近距離接觸者和確診個案工作上會互動到的人。

殊不知,濟生會有田病院根本還沒有引進電子病歷(是手寫病例),光是要追查和醫生接觸過的患者就花上不少時間。和歌山縣還進一步不甩當時厚生勞動省的方針,連無症狀者都驗(當時日本只有出現症狀、並有中國旅遊史的人才能驗),濟生會有田病院的院內群聚這樣就驗了 474人。最後,野尻孝子決定加驗和歌山縣內 171名肺炎患者,所幸沒有其他確診個案發生。

野尻孝子表示,醫生感染COVID-19帶來的衝擊很大,所以要盡可能都驗,才能讓醫療從業人員或和歌山縣民安心。野尻孝子強調,在疫情初期最重要的就是要把握縣內的感染狀況,這樣才有辦法防止疫情擴散,防止「醫療崩壞」的發生,而不該搞錯重點,誤以為擔心驗太多會抓出大量確診個案,會讓「醫療崩壞」而不敢擴大採驗。

下一頁:二月的關東還可以追到醫護人員的感染源

對「【武漢肺炎在日本】常作為日劇開場白的「醫療崩壞」即將在現實上演」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