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在日本】常作為日劇開場白的「醫療崩壞」即將在現實上演

回上一頁:二月的關東還可以追到醫護人員的感染源

兼差跑院成常態+掉以輕心

總的來說,從上述例子可以看出日本在疫情爆發初期,就已經出現不少是無法追溯感染源的例子, 特別是無法追溯感染源的確診病患當中,就有數起和醫療從業人員有關。在職場上和同事互動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醫療從業人員又是感染風險較高的群體,如果在休息時間稍一懈怠(例如:在休息室拿下口罩,和同事一起吃飯、閒聊),很有可能就會造成醫療人員間的院內感染。

此外,從上述這些例子當中還可以觀察到一個現象是,確診COVID-19的醫療人員當中,就有幾例是同時在兩個以上的單位服務的醫療從業人員,包括最早期的和歌山縣濟生會有田病院外科醫生,與大阪府吹田市國立循環器病研究中心的護士。如果日本醫療體系的僱傭狀況是,非全職的醫療從業人員比例較高,醫療從業人員必須要「跑院」兼差工作,就更容易將病毒「跨院」傳播出去。

另一方面,從最早期在神奈川相模原中央病院曾照顧日本首例死亡病例的護士,再到大阪府吹田市的國立循環器病研究中心的護士,這 2例都是曾經照顧過「事後才知道是COVID-19」確診個案的護士中獎,也可以看出日本在第一線工作的醫療人員不夠謹慎,事前沒有預想可能情況充分做好防疫措施,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醫療人員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因曾經接觸過「事後才確診」的個案而中標。

然而,在 4月初院內群聚感染的問題成為媒體關注焦點的原因,其實是東京都在 4月2日出現 97起確診個案當中,有 21起和永壽綜合病院(永寿総合病院)有關,13起和慶應大學附屬醫院有關,雙雙出現院內感染的跡象。重點是,兩間醫院內還有不少等待檢驗結果的疑似病患,而且這兩間醫院是有交集的——從永壽綜合醫院轉去慶應大學附屬醫院的患者,在轉院後確診COVID-19。

下一頁:永壽綜合醫院已成日本最大院內群聚感染

對「【武漢肺炎在日本】常作為日劇開場白的「醫療崩壞」即將在現實上演」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