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大的萌萌就是自民黨,不顧反對和黨團決裂的茨城縣知事

Photo by Clem Onojeghuo on Unsplash

第一個都道府縣層級的伴侶制度

24號,日本茨城縣知事大井川和彦宣布,茨城縣將於下個月 1號正式實施同性伴侶制度(パートナーシップ宣誓制度),讓茨城縣即將成為日本一級行政區(都道府縣)層級實施同性伴侶制度的首例。

目前茨城縣發表的同性伴侶制度為,取得茨城縣的同性伴侶制度證明書的同性伴侶,可以申請入住原則上僅供家庭申請的茨城縣公營公宅、在茨城縣公立醫院就診時,可以同性伴侶的身份代替當事人簽署手術同意書等。

茨城縣知事大井川和彦在 24號的記者會上表示,歧視和偏見都是侵害人權的問題,所以認為應該要儘早實施同性伴侶制度。但大井川和彦也強調,同性伴侶制度只是讓性少數(性的マイノリティー)可以挺起胸膛過人生的起跑線而已。

大井川和彦會這麼說,其實和這段時間茨城縣政府和地方議會為了同性伴侶制度的攻防戰有關。

和自民黨決斷的茨城縣知事

茨城縣議會內擁有最多席次的是自民黨派系的「茨城自民黨」(いばらき自民党),大井川和彦在 2016年選上茨城縣知事時,也是以自民黨推薦(不是自民黨籍)的方式選上席次。

最初,茨城縣政府的構想是希望透過修正既有的《男女共同参画推進条例》,將同性伴侶制度與「禁止歧視LGBT等性少數者」納入地方條例之中。但議會最大黨團「茨城自民黨」認為,茨城縣要實施同性伴侶制度為時尚早,不得不慎重考慮。最後,《男女共同参画推進条例》修正案在今年 3月通過,但刪掉了所有和同性伴侶制度有關的內容,只留下禁止歧視同志的段落,所以這次的修正案又稱「LGBTへの差別禁止を明文化する男女共同参画推進条例の改正案」。

雖然茨城縣政府提出的《男女共同参画推進条例》修正案,在議會被「茨城自民黨」打槍,但茨城縣知事大井川和彦當時便表示,縱使同性伴侶制度沒有辦法列入條例修正案內文裡,他也會以知事的身份推出同性伴侶制度。

這次茨城縣的同性伴侶制度,就是大井川和彦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實施的,所以日本《朝日新聞》就以「和自民黨對立」、「知事的決斷」為主軸,製作這一系列茨城縣同性伴侶制度攻防戰的系列報導。


東京都議會也只有自民黨反對

但在地方議會遭到自民黨團扯後腿的不只茨城縣,茨城縣隔壁的東京都也是如此。

本月 19號,東京都議會通過了「選擇性夫婦別姓」意見書,要求中央政府盡快將「選擇性夫婦別姓」法制化,讓民眾不用再為了「婚後必須要同姓氏」而吃盡苦頭。然而,在都議會表決過程中,東京都議會最大黨團「都民First之會」(都民ファーストの会)、公明黨和共產黨全員表示贊同,唯獨自民黨又以「時期尚早」為由,表明反對。

關於「選擇性夫妻別姓」的介紹,請參考舊文:《受夠婚後要改姓,日本「選擇性夫妻別姓」持續抗爭中》或《千葉市伴侶制度不只LGBT連異性戀「事實婚」都能申請,到底「事實婚」是什麼?》。日本異性戀夫婦選擇「事實婚」而不是「法律婚」的主要因素,就是不希望婚後其中一方需要改姓而產生的困擾。

從地方包圍中央的「選擇性夫妻別姓」

時間回到 2015年12月,日本最高法院判定現行的「夫婦婚後要同姓氏」合乎憲法以來,關於「選擇性夫婦別姓」法制化的討論立即浮上檯面。除了以サイボウズ(Cybozu)社長青野慶久為代表,在日本各地打官司的方式之外,去年 11月在網路上也有人發起了「選擇性夫妻別姓・全國陳情Action」(選択的夫婦別姓・全国陳情アクション),由民眾向各地方政府陳情,希望從地方推動中央改制。

「選擇性夫妻別姓・全國陳情Action」事務局長井田奈穂表示,目前「選擇性夫妻別姓・全國陳情Action」共有 110名以上的會員在日本全國 77個地方議會推行「選擇性夫妻別姓」,目前已有 14個地方議會通過要提交給中央政府的「選擇性夫婦別姓」意見書。


參考資料

  1. 茨城県 同性のカップルにパートナー制度を導入へ 都道府県初
  2. 茨城県がパートナーシップ制度 自民反対したが知事決断
  3. 自民系知事、同性カップルへの証明書発行巡り自民と対立
  4. 茨城)パートナーシップ、自民が条例修正案 知事と対立
  5. 都議会、選択的夫婦別姓の法制化求める請願を賛成多数で可決 反対は自民だけ
  6. 選択的夫婦別姓法制化へ都議会が国への請願採択 自民は反対「時期尚早」

日本高齡駕駛肇事頻傳(二)|地方政府該如何解決?

Photo by Jessica Furtney on Unsplash

今年 4月,日本東京・池袋發生一名 87歲男性駕駛開車暴衝,造成 12人死傷(兩名死者為在路口等紅燈的 31歲媽媽和她的 3歲小孩)。本月 4號,福岡市早良區一對老夫妻開車出門,在路口逆向行駛造成 6台車相撞、9人死傷(兩名死者為肇事車輛的老夫婦)。13號,兵庫縣西宮市一名 69歲女性駕駛開車撞上保育園幼童,造成 2名女童受傷。15號於群馬縣伊勢崎市,也有一名高齡駕駛發生交通事故,造成 3人死傷。

自從 4月東京・池袋的高齡駕駛暴走事件以來,高齡駕駛問題備受討論。高齡駕駛的認知能力退化、運動・神經反射能力衰退,是造成高齡駕駛交通事故的原因,不少人因而呼籲高齡駕駛主動繳回駕照。然而,對於住在距離商圈較遠的高齡者來說,平常想要外出購物或到醫院看病,不能沒有汽車代步。

根據日本內閣府的調查,目前在日本 80歲以上的高齡人口,每 4人就有 1人會開車代步。該如何解決高齡者外出需要代步工具,以及降低高齡駕駛交通事故問題,變成為日本政府一大難題。

— ▌前篇:日本高齡駕駛肇事頻傳(一)|評估認知能力有用嗎?

為了鼓勵高齡駕駛主動繳回駕照,有的地方政府推出地區限定或次數限定的定額制計程車搭到飽,也有的地方政府推出計程車共乘優惠等。其中一個靠著好康優惠,讓高齡駕駛主動繳回駕照比例大幅提升的案例就是栃木縣鹿沼市。

栃木県鹿沼市:免費巴士直接開到家

栃木縣鹿沼市針對 65歲以上主動繳回駕照的高齡駕駛們提供「終身免費乘車券」,只要持有這張「終身免費乘車券」,就能終身免費搭乘鹿沼市內路線巴士。不僅如此,鹿沼市內四個地區還有「預約巴士」,只要一通電話,就能指定時間和上車地點(市役所、醫院等),讓巴士專車送到家,而且「預約巴士」也是用這張「終身免費乘車券」。

栃木縣鹿沼市表示,這一個月和去年同時期相比,「終身免費乘車券」申請數多了近 2倍。然而,這張「終身免費乘車券」只適用於鹿沼市內,有時「預約巴士」預約人數一多,就很難在指定時間內到站。目前栃木縣鹿沼市不排除增加巴士車輛,以及這張「終身免費乘車券」適用範圍。


東京都:高齡駕駛加裝防誤踩系統打一折

本月 11號,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議會質詢上表示,為了防止駕駛開車時不小心把煞車踩成油門,東京都計畫針對高齡駕駛的車輛加裝防誤踩油門系統提供一折補助(民眾只需要負擔一折的費用,其他部分由東京都補助)。具體的適用駕駛年齡及補助上路時間,將於日後正式公布,該補助方案預定為期一年。目前市面上的防誤踩油門系統價格介在 3–9萬元不等,東京都這次祭出一折補助,相當於只要 3,000–9,000元就能加裝防誤踩油門系統,可說是相當划算。

在小池百合子發言的前一天(10),她才剛造訪汽車用品店「APITオートバックス東雲」,實際體驗過防誤踩油門系統的效果。該間汽車用品店負責人表示,自從 4月發生池袋高齡駕駛暴走事件後,價格介在 3–4萬元的防誤踩油門系統 5月的銷量就比前一年同期提高了 26倍。

除了提供高齡駕駛車輛加裝防誤踩油門系統補助外,小池百合子也提到,未來將於假日實施家庭諮詢會,並提供更多好康優惠來鼓勵高齡駕駛主動繳回駕照。另一方面,為了要確保學童安全,東京都將和警視廳配合,重新檢視學生上學、散步路段的交通安全,如果發現保育園附近有危險路段,也會通知警察署來解決。

日本政府:考慮推出高齡駕駛限定駕照

在小池百合子剛承諾東京都要補助高齡駕駛加裝防誤踩系統後不久,日本中央政府在 18號表示,未來計劃推出高齡駕駛專用駕駛執照新制,高齡駕駛的車輛非得加裝防誤踩系統、能自動偵測危險的自動煞車等功能,才能開車上路。但日本政府目前關於高齡駕照適用車種需具備哪些功能,還有待各部會進一步討論,不排除未來所有新車都必須搭載自動煞車系統,預定將於今年內做出決定並推出具體方針。

此外,有鑒於今年 5月的滋賀縣大津市的對向車擦撞後衝上保育園幼童,造成 16人死傷意外。目前日本政府考慮在保育園、幼兒園附近路段,比照小學周邊地區於上、下學時間實施車速限制或禁止車輛通行的「school zone」(スクールゾーン),取名為「kids zone」(キッズゾーン),或設置「kids guard」(キッズガード)保護學齡前幼童集體外出散步的安全。

上線時間:2019.06.24
增修時間:2019.06.24,修正內文


參考資料
  1. 急発進防止装置、都が9割補助 高齢者事故で対策
  2. アクセルの踏み間違い防止装置、都が購入費の9割補助へ
  3. 政府、高齢者向けに安全機能車の限定免許案を検討
  4. 免許返納夫婦に特典 電話一本で無料バスが自宅に

本文同步刊載於【未來城市Future City@天下】,並授權未來城市編輯重新編排上線。

日本高齡駕駛肇事頻傳(一)|評估認知能力有用嗎?

Photo by chuttersnap on Unsplash

今年 4月,日本東京・池袋發生一名 87歲男性駕駛開車暴衝,造成 12人死傷(兩名死者為在路口等紅燈的 31歲媽媽和她的 3歲小孩)。本月 4號,福岡市早良區一對老夫妻開車出門,在路口逆向行駛造成 6台車相撞、9人死傷(兩名死者為肇事車輛的老夫婦)。13號,兵庫縣西宮市一名 69歲女性駕駛開車撞上保育園幼童,造成 2名女童受傷。15號於群馬縣伊勢崎市,也有一名高齡駕駛發生交通事故,造成 3人死傷。

自從 4月東京・池袋的高齡駕駛暴走事件以來,高齡駕駛問題備受討論。高齡駕駛的認知能力退化、運動・神經反射能力衰退,是造成高齡駕駛交通事故的原因,不少人因而呼籲高齡駕駛主動繳回駕照。然而,對於住在距離商圈較遠的高齡者來說,平常想要外出購物或到醫院看病,不能沒有汽車代步。

根據日本內閣府的調查,目前在日本 80歲以上的高齡人口,每 4人就有 1人會開車代步。該如何解決高齡者外出需要代步工具,以及降低高齡駕駛交通事故問題,變成為日本政府一大難題。

— ▌後篇:日本高齡駕駛肇事頻傳(二)|地方政府該如何解決?

高齡駕駛肇事率不減反增

根據日本警察廳的資料,2008年發生的交通事故當中,肇事者是 75歲以上的高齡駕駛比例佔 4.1%,但 2018年肇事者是 75歲以上高齡駕駛的交通事故比例佔整體的 7.9%(約 3萬2,000起)。如果比對 2008年和 2018年的交通事故總數,2018年一整年共發生 40萬6,755起交通事故,相較於 2008年減少了 44%,但 75歲以上高齡駕駛的肇事率不減反增。高齡駕駛肇事率在十年內不減反增原因,在於擁有駕照的高齡者人數較多:目前 75歲以上擁有駕照的人數為 540萬人(佔全體 9%),如果是 65歲以上的高齡駕駛則佔所有駕照擁有人數的 25%,對比十年前只有 257萬名左右的高齡駕駛,擁有駕照的高齡者人數足足多了兩倍以上。


2009年修法:75歲以上高齡駕駛須通過認知檢查

2009年6月,日本《道路交通法》修法過後,要求 75歲以上高齡駕駛必須先通過「認知機能檢查」,才可以申請換發駕照。今年正好是修法後第十年,值得比對修法前後這十年來的轉變。

檢查內容有三關

「認知機能檢查」內容主要是確認高齡駕駛的記憶力和判斷力是否正常。檢查時間約 30分鐘,分成三個項目:回答檢查日期當天是幾年幾月幾日星期幾,以及當下的時間為何,接著受試者須回答出時鐘上指定的時間是幾點幾分、以及記憶圖片內容再回答問題(考驗短期記憶)。

檢查結果分三種

「認知機能檢查」結果分成三個類別:第一分類為「有失智症的可能性」,第二分類為「有認知功能衰退的可能性」,第三分類為「沒有認知功能衰退的可能性」。

2017年3月《道路交通法》再度修法,如果是在換發駕照的「認知機能檢查」被判定為「有失智症的可能性」(第一分類),就必須要進一步接受醫生檢查。在 2017年修法前,如果是被判定為「有失智症的可能性」(第一分類),只要沒有違反交通規則,就不需要接受醫生檢查。

第一分類需要醫生進一步檢查

根據警察廳的調查資料,2018年接受駕照換發「認知機能檢查」約有 216萬5,000人,當中被判定為「有失智症的可能性」(第一分類)的高齡駕駛約有 5萬4,700人(2.5%)。這些被判定為「有失智症的可能性」的高齡駕駛進一步接受醫生檢查的結果,降為「有認知功能衰退的可能性」(第二分類)或「沒有認知功能衰退的可能性」(第三分類)的人數約為 8,700人。

至於在「認知機能檢查」被判定為「有失智症的可能性」(第一分類),醫生進一步診斷後依舊被判定為「有失智症的可能性」(第一分類)約 3萬9,000名高齡駕駛當中,因為被醫生診斷患有「失智症」而被吊銷駕照的人數有 1,965人(5%),主動繳回駕照或當駕照過期不再換發的人數約有 2萬3,700人(60%),繼續使用駕照開車上路(駕照還沒過期)的人數則有 1萬3,700人(約 35%)。

另一方面,如果在第二階段被醫生診斷為「不是失智症,但出現認知功能衰退,未來有失智症的可能性」,原則上必須要在 6個月後再度提出醫生診斷證明的人數約 1萬人(26.3%)。

第二分類原則上可以再開車三年

此外,2018年在「認知機能檢查」被判為「有認知功能衰退的可能性」(第二分類)約 53萬1,000名(24.5%)的高齡駕駛,只要完成高齡駕駛講習課,就能原則 3年繼續開車上路。

高齡駕駛肇事者,半數通過「認知機能檢查」

然而實際上,造成交通事故且有死者出現的 75歲以上高齡駕駛肇事者當中,約有半數在「認知機能檢查」當中都是「沒有認知功能衰退的可能性」(第三分類),凸顯出「認知機能檢查」並不能完全防範高齡駕駛交通事故。

名古屋大學專門研究交通政策的加藤博和教授指出,駕駛一旦被吊銷駕照,就很難再次考到駕照,所以在執行上不得不慎重。雖然目前在高齡駕駛「認知機能檢查」上採取兩階段(如果第一次被判定為「有失智症的可能性」,還需要醫生進一步診斷),但即使有第二階段醫生複檢,如果當天檢查很順利也有可能取得認知功能「沒有問題」的結果。

日本神經學會就曾在 2017年指出,不應該以高齡駕駛是否患有失智症作為判斷依據,而應以高齡駕駛實際的駕駛能力,來判斷該名高齡駕駛是否能繼續開車上路。加藤博和教授表示,認知功能衰退的駕駛很難注意到自己的駕駛能力衰退,應該要求駕駛提交一個月份的行車紀錄器資料,作為駕駛能力判斷依據。


或許AI人工智慧能幫上忙

從高齡者獨立/自立生活(Independent Living)的角度來看,不管是外出購物、到醫院就診,有汽車代步是高齡者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比起強制高齡者繳回駕照,更重要的是能夠客觀評估高齡駕駛是否為一名安全駕駛的判斷依據,或許AI人工智慧就是其中一個方法。

宮崎縣新創公司オファサポート研發了一款「AI型汽車駕駛評價系統」(AI型自動車運転評価システム,S.D.A.P.),結合GPS衛星定位、距離量測技術與AI機械學習。只要讓駕駛在駕訓場裡利用搭載「AI型汽車駕駛評價系統」的駕訓車實際繞行駕訓場一圈,這套系統就會自動比對該名駕駛打方向盤、車速變換、踩煞車的時間點、轉彎方式和確認左右來車等細節,和事先輸進「AI型汽車駕駛評價系統」的模範駕駛(駕訓場教練)行車紀錄差異,就能替該名駕駛的駕駛能力進行評分。

— ▌後篇:日本高齡駕駛肇事頻傳(二)|地方政府該如何解決?

參考資料
  1. 自動ブレーキ車限定免許を検討へ 政府が高齢事故防止策
  2. 「暴走」高齢者、後付け防止装置に商機 評価に課題も
  3. 認知機能検査で「すり抜け」も、高齢ドライバー事故対策に課題
  4. 高齢者事故が多発する現在、AI型自動車運転評価システムが高齢者を加害運転から救う

本文同步刊載於【未來城市Future City@天下】,並授權未來城市編輯重新編排上線。

外國不懂日本護照姓名欄的括號加註,一則推文讓外務省動起來

由於日本婚後夫妻雙方必須同姓氏(夫或妻其中一方改為另一方的姓氏即可,即為「入籍」),有些民眾在婚後仍在職場上沿用自己婚前的姓氏(舊姓),就會出現職業生活中使用的姓名和戶籍上的姓名不一致的麻煩。

最具代表性的案例就是軟體開發公司サイボウズ(Cybozu)的社長青野慶久,他是少數在婚後選擇「從妻姓」的男性,但這造成他在職場上很大的麻煩,應而提出「選擇性夫妻別姓」的概念,希望能透過打官司來解決這個問題。

關於青野慶久和「選擇性夫妻別姓」的故事,請參考舊文:《受夠婚後要改姓,日本「選擇性夫妻別姓」持續抗爭中》或《千葉市伴侶制度不只LGBT連異性戀「事實婚」都能申請,到底「事實婚」是什麼?》。日本異性戀夫婦選擇「事實婚」而不是「法律婚」的主要因素,就是不希望婚後其中一方需要改姓而產生的困擾。

雖然目前「選擇性夫妻別姓」的官司還沒結束,日本《民法》第 750條「夫妻婚後要同姓」的規定也還沒改掉,但在實務面上,日本行政程序上為了一因應「夫妻婚後必須同姓」造成的困擾,在特殊情況下可以保留婚前的姓氏(舊姓),例如護照就是其中一例。

如果要在護照上加印婚前的「舊姓」,護照上的姓氏欄位就會以括號的方式加註。圖片來源:日本外務省

如果當事人因為在海外工作的關係,會使用到婚前的「舊姓」,這種情況下可以申請將護照上的姓名同時列出婚前和婚後的姓氏。

然而,日本外務省採用的「舊姓併記」是在姓氏欄位以括號加註舊姓。這個做法看似解決了日本人婚後可以提出保有婚前舊姓的官方文件的困擾,但實務面上日本國外並不清楚這種註記方式。

抱怨舊姓註記沒有英文解說,被外務大臣轉推

東京都 29歲的羽賀美樹因為工作關係,時常需要到海外出差,就會遇到「護照上已經加註了婚前舊姓,到了外國卻行不通」的困擾。

本月初(3),羽賀女士在推特上寫到,自己已經特別帶了一本印有婚前舊姓的護照出國,但在國外申請簽證時卻遇上不少麻煩。羽賀女士希望外務省能製作一份官方的英文版說明,讓她們不需要一直和國外的對口單位解釋。

羽賀女士接著提到,她向外務省詢問是否能提供一份官方的英文版說明,想當然耳得到的答案就是「沒有」。

沒想到羽賀女士的推文在隔天(4)就被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轉推,河野太郎還回說:「已經指示(下級)處理了。」河野太郎這則推文獲得 1萬次以上的轉推。

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官方解說

21號,日本外務省的網站上終於推出「護照上加註別名制度」(SYSTEM TO INDICATE OTHER SURNAME AND/OR OTHER GIVEN NAME ON JAPANESE PASSPORT)的日、英文版解說。外務大臣河野太郎也在個人部落格上發表聲明

「護照上加註別名制度」的說明寫到,下列三種情況,會在護照的姓名欄位上以括號加註別名:

  1. 外國籍配偶的姓氏
  2. 雙重國籍者的外國國籍姓名
  3. (譯者加註:婚前)舊姓
這是日本外務省網站英文版的說明。圖片來源:日本外務省
如果有「別名」(例如擁有雙重國籍)的情況,別名一樣是以括號的方式加註在名字欄位。圖片出處:日本外務省

目前,如果要申請在護照上加註婚前舊姓的話,必須要提出自己確實會在海外使用到舊姓的文件。河野太郎在 21號的記者會上表示,截至 2018年外務省發行了 430萬本左右的一般護照當中有 3萬2,700本(約 0.76%)護照有加註婚前舊姓或別名。

同時,外務省也考慮在今年內修改規定,只要當事人能提出戶籍證明、不需要提出在海外確實會使用到舊姓的證明文件,就可以在護照上加註舊姓。然而,目前護照上的括號加註別名系統,只有在護照上「加印」舊姓或別名,如果外國海關讀取護照內的IC晶片時,並不會出現舊姓或別名。外務省表示,不排除未來在發行「以括號加註別名」的護照時,會一併附上護照大小的括號加註別名的說明書,方便民眾通關。

沒有從源頭解決問題

在外務省發表說明後,羽賀美樹接受《朝日新聞》的採訪,表示自己很意外自己發的推文居然會被官方看到。羽賀女士也指出,外務省目前的做法並沒有從根本解決問題,希望能藉有這個機會讓「選擇性夫婦別姓」有更盡一步的討論。

接下來是國民身分證、住名票和駕照?

除了護照之外,日本的國民身分證「マイナンバーカード」(my number card)、住民票將於今年 11月5日開放加註舊姓。日本警察廳於本月 13號表示,目前計畫讓駕照也能在 11月起開放加註舊姓,目前相關行政程序還在進行中。


 

參考資料

  1. パスポートの旧姓トラブル対策 ツイートが外相動かす
  2. 「旅券の旧姓併記」説明資料をHP掲載へ、河野外相がツイッター投稿に対応
  3. 運転免許の旧姓併記可能に 11月からの運用検討 警察庁
  4. 住民票と番号カード旧姓併記=11月5日から-政府

本文同步刊載於【關鍵評論網

大阪府吹田市阪急千里線襲警奪槍事件,嫌犯被捕、子彈少一發(6/21更新)

16號清晨 5點39分左右,大阪府吹田市阪急千里線千里山車站的站務員撥打 110報警通報,一名員警倒在車站前派出所血流成河,而後發現這名員警身上配戴的手槍遭歹徒搶走。目前這名受害員警仍在醫院昏迷不醒,歹徒仍在逃亡中。

從GoogleMap的照片中可以看出,阪急千里山車站東口(右邊)和車站前派出所(左邊寫著KOBAN的建築物)距離很近。GoogleMap地標位置等點此

遇害員警:「槍被搶了」

時間往前回到幾分鐘前,16號清晨 5點28分,警方接獲有民眾電話通報家裡疑似遭小偷闖空門。當時千里山車站前派出所有 3名員警留守(巡查部長、巡查長和巡查),位階較高的巡查部長和巡查長隨即騎上機車趕往現場,留下一名巡查在派出所內準備鑑識所需的器材。正當這名巡查一踏出派出準備趕往現場時,遭到嫌犯刺傷。該名嫌犯朝著巡查刺了七刀,包含背後、手腕、左胸等,當這名巡查倒在地上被人發現時,刀子還刺在左胸上。

這名遇害員警在送醫前仍有意識,並和調查完闖空門事件回到派出所的同事說「被一名男子刺傷,槍被搶了」,這才發現該名員警身上配戴的手槍不見。當時這名員警身上配戴的手槍是一把裝有五發子彈的左輪手槍。這名遇害員警在送醫途中病情急轉直下,目前仍在搶救中。

「闖空門」是假的

根據大阪警方表示,來電通報「闖空門」的民眾是利用阪急千里線關大前車站月台的公共電話報警。然而當警方趕到「闖空門」現場後,才發現根本沒有這麼一回事。接著在警方接獲「闖空門」電話的 10分鐘後,便在下一站的千里山車站發現員警遇害。

目前大阪府警以「強盜殺人未遂」在吹田署設立搜查本部,懷疑這通「闖空門」電話就是刺傷員警的嫌犯謊報的,並經過事前計畫才犯案。

這是阪急電鐵的路線圖,千里線(綠色左邊那條)指的是從「淡路」(HK63)一直到終點站「北千里」(HK95)的支線。這次案件的故事背景就在阪急千里線。圖片出處:阪急電鐵

阪急電鐵:嫌犯不可能搭電車移動到案發現場

阪急電鐵表示,從關大前車站搭一站到千里山車站只需要 1–2分鐘。但當天所有的電車都照表定時間發車,要從關大前車站搭去千里山車站,只有「闖空門電話」前的 5點21分,和員警遇害後的 5點42分各一班車。暗指如果這通「闖空門」電話真的是嫌犯本人在關大前車站的月台上撥打的,嫌犯不太可能在 5點28-39分利用阪急電鐵移動到案發現場。


關大前站→千里山站→北千里站→?

目前確認,在案發後上午 9點過後,阪急千里線的終點站北千里車站發現嫌犯身影。北千里車站的AEON千里店店員發現一名右手上沾有血跡的男子買了一件夾克和長褲。目前嫌犯在AEON千里店購買的穿著也已經對外公開。

https://twitter.com/OPP_seian/status/1140247103345582081

事件發生後,大阪府警調閱千里山車站前派出所附近的監視器畫面,發現在案發前一個小時左右(4:13–5:00)有一名男子曾八度行經派出所周邊。目前大阪府警已經在公佈監視器拍到的嫌犯長相,以及嫌犯犯案時的穿著,呼籲民眾沒事不要外出,如果有看到疑似嫌犯的身影,請盡快通報。

https://twitter.com/OPP_seian/status/1140110196749959168

生父、旅館老闆都通報

在警方公開嫌犯的長相後,東京一名 30多歲的男子的父親和大阪府警聯繫,表示監視器畫面中的嫌犯疑似自己的兒子。吹田市內的一間旅館也指出,一名 14號入住、15號退房的房客酷似監視器畫面中的嫌犯。基於這些情報,目前大阪府警幾乎已經可以掌握畫面中的人物是誰。


這不是派出所員警遇害的第一次

去年 6月,富山縣富山市的派出所就曾發生員警遭男子殺害後,搶走遇害員警身上的手槍,以這把手槍殺害附近小學的警衛。去年 9月,仙台縣仙台市的派出所也曾發生男大學生拿刀刺死員警的事件。

隨時身穿防刺背心、換發新式槍套

為了防止類似的案件再度發生,日本警方在這兩起事件發生後,已經強化各地派出所員警的安全,不僅所有員警必須要隨時穿著防刺背心,派出所也增加留守人數。此外,為了防止再有員警的槍枝被搶,今年 3月日本各地警察依序換成新式槍套,當手槍要放入槍套時,必須要將手槍的握把部分和腰間皮帶綁在一起,用來綁住手槍和皮帶的扣環含有類似金屬的材質,不容易被剪斷,如此一來就能讓手槍比較不容易被搶。

這次受傷的員警身穿防刺背心,或許能稍微減緩傷勢(目前該名員警還在醫院昏迷不醒)。然而,大阪府表定 5月起依序換發新式槍套,這是受傷的員警身上的槍套還是舊款的。嫌犯是直接拆下遇害員警舊款槍套上的金屬鉤環,將手槍連同扣環一並偷走。


月底G20就在大阪,槍枝被搶時機敏感

由於這起事件案發時機敏感,大阪市預定在本月底(28、29號)舉辦G20高峰會,大阪已經從日本各地調派員警前來支援,整個大阪可說是警戒相當森嚴。這起事件發生後,勢必又需要加派人手將嫌犯逮捕到案。大阪府警高層(石田高久本部長)罕見地親上火線召開記者會,希望能在G20前將嫌犯逮捕到案,無疑透露出嫌犯如果將這把槍用在G20上的擔心。


沒抓到嫌犯,公立學校停課一天

雖然案發當天是週日,吹田市與鄰近縣市的公立機關(圖書館、公民會館)宣布休館,各級學校也宣布暫停所有課外活動,希望在嫌犯緝捕到案前大家沒事不要外出。

傍晚,吹田市與鄰近的縣市(茨木市高槻市箕面市豊中市等同屬大阪府北部北摂地域的地方行政單位)宣布,如果在 17號早上 7點前還沒抓到嫌犯,則所有公立國中、小的學生不要出門上學;如果到了 17號早上 9點都還沒抓到嫌犯,則停課一天。接著,大阪府新任知事吉村洋文也宣布,如果 17號早上 6點還沒抓到嫌犯,北摂地區的府立高中職停課一天。

保育園還是有開,但最好自己帶

至於保育園的部分,考慮到家長需要外出工作仍有幼托需求,雖然吹田市、箕面市和豊中市的保育園都會正常開門,但希望民眾能盡可能在家自己照顧小孩。

關西大學、大阪學院大學也可能停課一天

至於鄰近大學的處理方式依距離案發現場的遠近各有異同。距離案發現場只有 500公里的關西大學千里山校區,如果在 17號早上 6點前還沒有抓到嫌犯,就會宣布停課半天;如果到下午 1點還沒抓到嫌犯則停課一天。距離案發現場 4公里左右的大阪學院大學則是早上 6點前沒有抓到嫌犯,先宣布停課半天;早上 10點前沒有抓到嫌犯則停課一天。

另一方面,距離案發現場 5公里遠,但距離吹田校區最近車站就是阪急千里線北千里車站的大阪大學則宣布,17號校園會加強警備但一切照常上課。事實上目前遇害員警送醫地點,就在大阪大學吹田校區內的阪大醫院。

晚上回住處時經過千里山車站(左)車內異常地很空,右圖則是案發當天晚上的北千里派出所。

6/17 09:00(GMT+9)更新:

▍在箕面山區抓到嫌犯

清晨,大阪府警方在吹田市相鄰的箕面市今宮便利商店監視器中發現嫌犯蹤影,懷疑嫌犯逃往箕面市山區。接著在 17號早上 6點半左右發現了嫌犯飯森裕次郎。當大阪府警方詢問嫌犯姓名時,嫌犯據實以告,講出大阪府警方手上掌握資料的嫌犯姓名,便隨即以強盜殺人未遂的嫌犯將之逮捕。

嫌犯在逮捕過程中除了自己的姓名外,全程保持緘默。嫌犯被警方發現當下,被搶的手槍以塑膠袋子裝好,藏在躺椅下方。由於這把手槍被搶時應有五發子彈,目前只剩下四發,疑似曾發射過一發子彈,但應無人員傷亡。

▍嫌犯小時候就在大阪・吹田長大

根據目前已知的消息,嫌犯生於神奈川縣,但由於父親是大阪某間媒體的職員,所以嫌犯國、高中時代都住在大阪府吹田市,一直到大學才回到東京。

這名嫌犯大學畢業後,曾在東北地區的民間電視台工作,但由於不適應工作環境,辭職後回到東京。去年 11月起,在東京品川區一間高爾夫球場打工,一週工作五天,主要負責打掃等工作。

該名男子在本月 11號以身體狀況不佳為由請假,並於 15號在電話中表示,如果身體狀況有比較好一點的話,預計在 25號回到職場。

另一方面,嫌犯的國中、小同學表示,嫌犯在幾天前曾透過Facebook詢問地址,表示自己想要寄新年的年賀狀,所以想問一下地址。據傳嫌犯發送了類似的訊息給了同年級 50名左右的同學。

▍遇害巡查還沒有消息

至於本次事件受害員警,目前警方表示,該名巡查遇害當下雖然身穿防刺背心,但左胸這一刀貫穿肺部直達心臟。目前還沒有關於巡查的更多消息。

*6/21更新:遇害巡查古瀬鈴之佑經過兩次手術、切除部分肺臟後,目前情況逐漸好轉,聽到醫生的聲音可以手握拳的方式回應,但還無法說話。

▍沒有營養午餐,公立學校上半天

至於昨天傍晚宣布 17號視情況決定學生是否停課的北摂地區(吹田市、茨木市、箕面市、豊中市等),由於嫌犯在早上 7點前遭逮捕,學生上午照常上課。但由於國小營養午餐來不及準備,所以今天只上半天班、下午停課。

至於昨天宣布可能停課的大阪府立高中 35校則由各校自行判斷今天是否須上學,但 18所府立特殊學校則確定本日停課。

*本次案發現場與嫌犯逃亡路線,是在大阪府吹田市北部。阪急千里線北千里站,已經將近吹田市和箕面市的交界,徒步 20分鐘即從吹田市走到箕面市。

參考資料:《產經新聞》、《NHK》、《週刊朝日.dot》


前面這一段是新聞編譯,以下這段是我的故事。
我就住在北千里車站附近,每次外出都是搭阪急千里線,阪急千里線的車站順序已經到了倒背如流的熟度。

今天一早醒來看一下手機,從Yahoo! JAPAN的緊急通知得知千里山發生一起派出所警方遇害的事件,但沒有想太多,只覺得可能是因為我地標就設在吹田市,所以會通知我吹田市又發生了什麼事這樣。

接著我從床上爬起來刷牙洗臉,準備吃早餐邊滑一下今天的新聞(這是例行公事)。一點開Yahoo! JAPAN的新聞,發現千里山的襲警事件出現在首頁頭條,當下還覺得今天Yahoo! JAPAN連結出問題,不小心把地方新聞弄到第一頁了嗎。然後才發現不對,因為槍被偷了算大事,所以所有人今天的Yahoo! JAPAN頭條就是千里山襲警事件,不是因為我住很近演算法才拉到頭條(Yahoo! JAPAN的演算法沒有這麼厲害⋯⋯)

是說一早看到這起新聞,雖然只有文字卻覺得很有畫面感⋯⋯因為我自己前個星期前才去了一趟關西大學,從關大前站下車、繞了一圈關大的千里山校區,再走到千里山站搭車。阪急千里線沿線對我來說是在熟悉不過的風景,千里山車站因為 1970年代的大阪萬博成名,基本上那個車站真的是只要看過一次就很難忘記。不管是千里山車站的歷史意義上,或是它本身的樣貌真算是很有特色的車站。(想知道千里山故事的,可以參考舊文《享譽國際的千里新市鎮,回顧日本公營住宅「團地」歷史》)

由於今天有私人行程,看時間差不多便出門搭我的阪急千里線和熟人會合。然後我現在發現我早上出門的時間,就是嫌犯在住處斜對面的AEON買衣服的時候⋯⋯我要去搭車一定會穿過這間AEON⋯⋯

一到阪急梅田車站,就看到一名全副武裝還帶了一個盾牌的大阪府警在京都本線/千里支線的驗票口守著。當下心想這應該不是G20的事前預演(最近警備是比較嚴,但沒有到這麼誇張),而是早上的襲警事件。

一整天在外面一直都有在追事件發展,但人都已經外出了也不能怎麼辦。而且我覺得新聞報成這樣,大阪府警一直加強關大、千里山周邊的警備,嫌犯才不會回去呢。要犯案也要到遠一點的地方,警備相對較弱的地方才是(一個自我催眠的概念),然後很期待明天不用上學(阪大讓我失望了嗚嗚)

晚上搭車回住處,今天的千里線真的很空,理論上我很少遇過才到千里山站就空車空城這樣的阪急千里線,平常再晚到了終點站的北千里車上還是有不少人,不太會拍到畫面中的這種照片(空成這樣嚇了我一大跳,早上出門也沒有說很空啊)。聽下午待在住處的室友說,一整個下午幾乎都能聽到直升機的聲音在搜尋嫌犯。

只能說最近的日本不太平靜,前幾天中油的船在阿曼灣遭到攻擊一事,其實當時安倍人在附近的伊朗,所以有一說是這個攻擊是要警告安倍(日本),然後臺灣的船只是不小心被捲入(以上是道聽塗說)。雖然目前中油或日本租借的船隻遭到攻擊一事還不明朗,但最近的日本不太平靜是真的⋯⋯


參考資料

  1. 交番の警察官刺され意識不明 拳銃奪い犯人逃走 大阪 吹田
  2. 「空き巣事件」虚偽の通報後、警官刺したか 逃走中の男
  3. 拳銃強奪、防犯カメラの人物は東京在住の30歳代の男か
  4. 交番で警官刺され拳銃奪われる 防犯カメラに映った男の画像公開
  5. 交番襲撃、拳銃奪われる=26歳巡査重体、男が逃走-大阪府吹田市
  6. 迫るG20、焦る大阪府警「拳銃が使われでもしたら…」
  7. 交番襲撃 17日朝までに未解決なら小中高校や大学 休校も
  8. 都内の33歳男の逮捕状請求へ 警官襲撃
  9. 大阪 拳銃強奪事件 33歳の男を逮捕 拳銃所持も銃弾1発不明
  10. 襲撃事件 学校への影響
  11. 逃走中の拳銃強奪犯を大阪府箕面市の山中で逮捕 父親は在阪メディア役員
  12. 交番襲撃で重体の巡査、呼びかけに反応 医師の手握る

【閱讀筆記】宮地尚子《環狀島效應:寫給倖存者、支援者和旁觀者關於創傷與復原的十堂課》

Photo by Kevin Wolf on Unsplash

環状島=トラウマの地政学

前陣子在臉書上看到《環狀島效應:寫給倖存者、支援者和旁觀者關於創傷與復原的十堂課》這本書的介紹,覺得很有意思很想看看「環狀島」模型在說什麼。但人在日本要看到中譯本太困難了(想到運費又是新出版的書整個打退堂鼓),只好找一下原書書名《環状島=トラウマの地政学》,發現學校圖書館正好有原著,事不宜遲馬上預約了這本書。

關於《環狀島效應:寫給倖存者、支援者和旁觀者關於創傷與復原的十堂課》的介紹(應該說已經把「環狀島」模型的精華都節錄出來了)可以參考底下《關鍵評論網》的書摘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20107

先說,日文版原著首刷是 2007年,乍看之下會覺得這本書感覺已經上市一段時間,但我在學校圖書館預約這本書時其實排了一段時間(剛好被借走,同一時間也有其他人在排隊等書),好不容易借到手中卻因為一忙沒空看,就這樣拖到今天。原本想說來延長一下借閱時間好了,結果系統和我說我後面已經有人在等這本書了(這是我在學校圖書館借書第一次遇上無法續借),只好在還書到期日的今天迅速花了一點時間快速看完整本書。


受困「內海」無法發聲的受害者

「環狀島」的概念最初是從廣島、長崎的二戰原子彈爆炸受害者角度出發,「環狀島」的圓心就是投下核彈的地點。在「環狀島」內有著「內海」,代表在核彈爆發當下炸成黑炭面目全非根本沒有辦法發聲、也沒有辦法被認出來的受害者。這裡的內海可以是海、火海、深淵、泥濘,在內海的人們是受害最深的角色,卻也是無法被看見、無法說出自己的聲音,就在這樣被淹沒在「內海」中的受害者。

重力、風、水面

從「內海」在往外一點,是「環狀島」的「內斜面」。「內斜面」上的人也是受害者,隨著所在位置距離海平面越高,便意味者話語權(對外發聲的權利)越高。值得注意的是,在「環狀島」上的人們所在的位置並不是固定的,人們會隨著「重力」(我會把「重力」解釋成時間,隨著時間拉扯,如果沒有人拉了一把或靠著自己的力量往上爬,就會往下掉)、「」(當時的社會風氣、輿論)改變自己所處的位置。在「內海」和「內斜面」之間是海浪拍打的岸邊,「環狀島」的「水面」會隨著時間有高有低,在岸邊的人是最貼近「內海」裡的人,他們可以向外傳遞「內海」的聲音,也可能一個不注意跟著落入「內海」的深淵當中。

站在山脊上與外海的「外人」

「環狀島」再往外一點,「山脊」是話語權最大的人們,可以是受害者當事人,也可能是因為支持性角色、受害者的家屬、社運人士,而站在「山脊」上。至於在「外斜面」的人雖然不是受害者,卻是積極參與、想幫助受害者的角色,他們往上爬就有機會來到「山脊」的位置,也可以選擇隨著「重力」回到「外海」 — — 「外海」就是將自己完全置身事外的旁觀者。

「圓錐島」示意圖。Photo by Benjamin Behre on Unsplash

「環狀島」vs. 圓錐島

不知道「圓錐島」中譯本是怎麼翻的,一般來說最常見的島嶼應該就是中間最高,然後輻射向外遞減直到海平面。宮地尚子會提出「環狀島」的概念,其實是要對比「圓錐島」。

在過去的理論當中,大家總會認為受害者當事人就是話語權最高的人(受害者站在中心,同時也是島嶼的至高處),然而在廣島、長崎的二戰原子彈爆炸的受害現場,受害最深的人已經死了,而且是在原子彈投下後就死了。在這種情況下受害最深的人根本不是話語權最高的人,而是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的一群人,宮地尚子因而提出「環狀島」的構想,來補充「圓錐島」模型的不足。

「水面」高低影響「環狀島」的能見度

在書中除了核彈爆炸之外,宮地尚子也將「環狀島」的概念應用在慰安婦、性騷擾、民族歧視的問題上。舉例來說,宮地尚子指出日本第一起性騷擾官司或慰安婦議題浮出檯面,正是社會上女性主義高漲的時期——女性主義讓環狀島的「水面」下降,因而讓這些原本被淹沒在水中的「環狀島」浮了出來。

宮地尚子在書中也有討論到「環狀島」的形成,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環狀島」得以逐漸形成或浮出水面。這部分可以參考書中關於日本第一起性騷擾官司的描述,如果說二戰廣島、長崎的兩個原子彈讓宮地尚子有了「環狀島」模型的構想,日本第一起性騷擾官司就是宮地尚子得以完成「環狀島」完整論述的實踐。

複數的「環狀島」

一起事件很多時候可以同時符合各種「標籤」,例如:階級(社會地位)、性別、種族、身心障礙⋯⋯這些「標籤」可以各種排列組合,一起事件可以同時滿足多個標籤。這時候在描繪「環狀島」時,應該是要將所有標籤綁在一起畫成一個「環狀島」,還是依據各個標籤分別畫成數個「環狀島」?

起初我的想法是畫成同一個。確實,同一個事件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切入方向,但只要想成大家是從「環狀島」上不同的 角度/入口 進到「環狀島」,見木不見林,身在島上的每個人看到的「環狀島」就不會一致,如此而已。

但我錯了。

宮地尚子認為要將一個事件細分成數個子標籤,將每個子標籤分別畫成「環狀島」,依據子標籤彼此的關係排列出「環狀島」的相對位置。(因為版權問題我不可能把圖片放上來,但可以參考Google圖書的「圖八 複數課題化的樣貌」,Google圖書有限的閱讀範圍內剛好有這張圖,或是金石堂購書連結的圖片倒數第二張,正好就是第 85頁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20107

這麼做是因為,A角度的受害方很有可能是B角度的加害方,如果用「環狀島」的語言,當複數個「環狀島」依據彼此關係疊加起來之後,有個角色可能在C島是位在山脊的位置,但到了D島就會落入內海。

事實上加害者的位置很難定義,很難定義加害者應該要放在「環狀島」的哪個位置。宮地尚子在這部分舉了慰安婦問題當作例子:日本男性就是加害者的角色,但南韓男性「選擇」站在民族立場,將自己視為受害者、和受害者一起奮鬥,但南韓男性同時也是父權立場的加害者。

研究者的角度

最後是研究者在「環狀島」上的位置。宮地尚子認為有三種可能性:

  1. 從天空鳥瞰整座「環狀島」及外海,將自己視為公正無私的上帝視角描繪全局
  2. 登上「環狀島」以參與觀察的方式展開田野調查,這時候就不能忽視研究員的加入對於「環狀島」或社會風氣、社運走向的影響
  3. 研究者本身就是當事者,原本就在「環狀島」上

最後附上《博客來》購書連結(我沒有抽成也不是業配,只是覺得這本書很有意思,而且我本身對於創傷修復這件事情就很在乎)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20107

然後這是在找資料時發現出版社的Medium 經濟新潮社 有放目錄和名言佳句XD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20107


後記:
這篇文章刊登後收到中譯本出版社「經濟新潮社」來信,詢問是否能分享這篇文章到經濟新潮社的部落格和臉書粉絲團。老實說,我個人認為這篇文章已經公開在網路上,如果只是分享文章連結,而不是要轉載、摘錄之類的,並不需要特別和我聯繫。而且經濟新潮社竟然真的寄了一本《環狀島效應:寫給倖存者、支援者和旁觀者關於創傷與復原的十堂課》中譯版給我,是以國際快捷的方式寄到大阪送我。在此向經濟新潮社的行銷和編輯表達謝意。

對向車擦撞後衝上人行道,滋賀縣大津市保育園死傷意外已過一個月

Photo by Jenn Evelyn-Ann on Unsplash

上個月 8號,滋賀縣大津市的大萱六丁目交叉口,發生一起直行車輛和對向待轉車輛擦撞後,衝向在人行道內側等紅綠燈的レイモンド淡海保育園(13名 2–3歲的幼童和 3名保育士),造成 2死 15傷(傷者含 2名保育士)。

距離這起事件正好過了一個月,現在這些小朋友過著怎麼樣的生活呢?最近,《每日新聞》和這起事件的傷者家屬取得聯繫,讓我們得以一窺後續發展。

山下遥的女兒因為這起交通事故右大腿骨折,目前仍在住院治療中。回憶起事件當下,山下太太表示當時自己在公司開會,手機突然不停接到來自保育園和親人的電話,才知道保育園出事了。山下太太趕到醫院時,看到在診療間女兒的樣子淚流不止。當女兒用盡自己會的單字對著自己說:「媽媽、好痛。媽媽、抱抱、抱抱。好害怕」,山下太太只能握著女兒的手,緊貼著女兒和女兒說:「媽媽來了,很痛、很恐怖對吧。不用擔心了,媽媽會一直在妳旁邊喔」接著山下先生也趕到因院,夫婦兩個人一直緊握著女兒的手,直到女兒進到手術室裡開刀。

手術過後一星期內,女兒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會做惡夢,一邊喊著山下太太「媽媽、要掉下去了、我不要」,身體顫抖不段拉扯著床邊的柵欄嚎哭。

醫生表示,女兒最快還要 2個月後才能出院,出院後也有可能需要長期使用輪椅,留下後遺症或影響到發育。在事件發生之後,女兒到現在很少和保育園或朋友說話。

孩子的生命只能靠大人守護

山下太太表示,孩子們心理和身體的傷都需要花時間療癒,雖然感到不安但別無他法,並強調「孩子的生命只能靠大人守護」、「(駕駛)能互相讓車、抱著一顆體貼的心,就能防止這起事故」,希望駕駛們在這起事件後能重新思考互相體諒。

山下太太也希望,交叉路口能成為安全的等待空間,批評政府「發生事故才開始準備(安全措施)已經太慢了」,「希望國家能徹底檢視所有的道路,在交通量大的路口設置圍籬或旗桿,或設置安全的等待空間」。

路口加裝護欄、派遣臨床心理師

目前,滋賀縣大津市在事件發生之後,已於上個月 27號起在事故現場加裝護欄(工程仍在進行中)。在交叉路口附近設置的獻花台,至今還供奉著不少的零食與花束,預定將於明天(9)撤除。

另一方面,大津市也在事故發生後,持續派遣臨床心理師進駐レイモンド淡海保育園,協助保育園的兒童、家長與職員們走過心理創傷。



參考資料

  1. 2歳娘「ママーおちるー」病院ベッドで泣き叫んだ 大津園児死傷事故1カ月
  2. 運転者「譲り合いの心を」=重傷女児の両親コメント-大津事故

關於「避孕藥」一文的聲明啟事(6/4更新)

大家好,我是「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這個粉專唯一的校長兼撞鐘張郁婕(CHANG, Yu-Chieh),「石川カオリ」是我的筆名。

這個週末因為《「現役女高中生會吃避孕藥」一則推文讓NHK記者撰文聲援原PO》和《日本第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擬推婚姻平等法案》(*)這兩篇文章,讓本站流量暴增,粉絲人數從 400人左右一瞬間飆到 2,000多人追蹤,大概就像美江的鑽石一樣會從天而降。

*目前《日本第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擬推婚姻平等法案》這篇文章已改為《日本第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已將婚姻平權草案送進眾議院(6/4更新)》,網址連結相同。

Photo by Nadine Shaabana on Unsplash

首先,我想要先和因為避孕藥那篇文章,站出來說出自身經歷的 妳/你 說一聲謝謝。謝謝妳們說出自己的故事,不管是悲傷的、難過的、憤怒的、懷疑的,或是單純因為這篇文章得知事前低劑量口服避孕藥還有「避孕以外的功效」的人,謝謝你們願意說出自己的故事,並將這篇文章(以及個人經驗)分享給更多人知道。我只有一個請求,有生理痛困惱的妳,在看了這篇文章後想嘗試看看這個方法的話,拜託【請先諮詢婦產科醫生或藥師的意見】,再評估自己的身體是否適合這個方法。

此外,對於在貼文、分享底下留言提到,「自己早就知道這件事、怎麼還有人不知道的」網友,老實說我自己「理論上」可能在國、高中時學過,但有時候在學校學過的事情,考完試之後就還給老師了(這種經驗應該不少人都有過,自己大家選擇記得、選擇忘記的科目或單元不太一樣就是了)。其實我當初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沒有想這麼多,NHK的文章上線日期是 5月21日,當時看到這篇文章時沒有仔細看完全文,只覺得「那個老師說出『我想在妳們裡面應該沒有人在吃(避孕藥)』這句話是怎樣,避孕錯了嗎」,是的我沒有點開仔細看完全文,只是先把這篇文章存起來而已。

前天(2)晚上剛好有一點空閒時間,決定來寫篇文章,這時候我從草稿匣裡挑出的主題就是避孕藥這一篇。老實說一開始有點猶豫,畢竟我個人對於避孕藥並不熟悉,但最後決定寫下這篇文章的原因在於,我發現NHK這篇文章很不一樣 — — 這篇文章明明是新聞,乍看之下就是很NHK風格的新聞稿,但在文章最後居然出現了:「為記者的我曾因經期不順很苦惱⋯⋯」新聞稿裡面怎麼會出現記者以第一人稱說起自身經歷的內容?!因為這一點,所以我動筆寫了《「現役女高中生會吃避孕藥」一則推文讓NHK記者撰文聲援原PO》這篇文章。

在寫編譯的過程中,除了NHK的新聞之外,我還加入了FINDERSAbema TIMES的報導內容,最後的成品就是這一兩天在臉書、Medium、噗浪瘋傳的那篇「避孕藥」文章。

我只有授權DQ地球圖輯隊和ETtoday的評論編輯全文轉載

在「避孕藥」這篇文章上線之後,我注意到它的擴散程度遠遠超乎我平常的文章的觸及率,隔天(3),長期以來都有合作的《地球圖輯隊 情報總部》小隊長私訊我是否可以轉載。如果是在更早之前就知道這個粉專的粉絲們應該知道,這個粉專和DQ地球圖輯隊的合作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了,每一次和DQ地球圖輯隊合作轉載,我都會和編編們一起討論要如何改寫文章,讓文章更符合DQ的風格與版型,這一次也不例外。如果有比對過這次放在DQ地球圖輯隊的轉載文章的話,可能就會注意到文末底下還新增了NHK推文底下日本網友的留言翻譯。

與此同時,ETtoday的評論編輯私訊到這個粉專和我聯繫,希望能授權轉載「避孕藥」這篇文章,我答應了,而這篇ETtoday雲論的授權轉載文,也已經在昨天傍晚上線(點此可連結到雲論轉載文頁面)。然而,我在搜尋文章的過程中發現,《自由時報》、《ETtoday新聞網》和《中時電子報》的國際新聞部,在未經我同意的狀況下,以我認為就是抄襲的程度進行「中文改寫」

我只有授權ETtoday雲論全文轉載,我並沒有授權ETtoday國際新聞部以「國際中心/綜合報導」的名義「改寫」,更不用提《自由時報》和《中時電子報》事前完全沒有知會我。

我認為文字有半數以上雷同就是抄襲,不管是抄全文還是只抄一半(這三家的國際新聞都只抄了前半段),我也有證據可以指出這幾篇是抄襲:《自由時報》的文章在我改寫之前上線,所以有一句話他們的翻譯是我改寫前的版本,也就是翻錯的句子,如果他們今天是自己看原文自己翻譯的話,不可能會犯了和我一樣的錯誤,而且句字還一模模一樣樣。我的文章在最底下都有附上參考資料和出處,如果是自己去看原文自己翻譯那我沒有話說,但正因為我知道原文長怎樣、我擷取了哪些段落、省略了哪些部分以及調整了哪些段落順序,我認為這三篇「國際中心/綜合報導」就是抄襲。從鍵盤柯南的角度,這三篇「國際中心/綜合報導」上線的時間就是在我的文章爆紅之後,NHK原文上線日期是 5/21,以台灣媒體的國際新聞部編譯日本新聞的速度,當天就會上線了,拖到這個時間才出稿、內容又如出一徹,不免令人起疑。

目前我已經透過ETtoday的評論編輯、ETtoday的粉專私訊與客服信箱、自由時報粉專私訊、中時電子報的粉專私訊與客服信箱反應這件事情。中時電子報已經單方面將文章下架,ETtoday目前算是處理中,而自由時報粉專私訊還處在已讀不回我的狀況。

(GMT+9)20:30 更新:《中時電子報》默默地刊登了期間限定的道歉啟事,雖然目前連結網址又失效了,感謝Facebook粉絲專頁「小克時事新聞台」協助備份網站,讓我得以看到道歉啟事,已經覺得心滿意足。

6/5 更新:稍早《中時電子報》來信說明事情原委並向我致歉,並在新的文章網址底下附上道歉啟事。同一時間ETtoday評論編輯來訊通知,ETtoday國際新聞部已將文章下架。

《自由時報》2019/06/03 14:52上線的〈避孕藥≠避孕…日本女高生貼文 NHK記者撰文力挺〉文章截圖備份,新聞連結: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810437?fbclid=IwAR3LtFmuvgzyYVd958rmDtsmxCNK-yMglvAxemfeZ8RdSBgOCPxIZkyrt8U

《ETtoday》2019/06/03 19:13上線的〈吃避孕藥不代表「避孕」 日女高生推文引6萬人轉貼〉文章截圖備份,新聞連結: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90603/1459087.html?fbclid=IwAR2Wfj38iPW17cIIfH40v21UuQJ_peuKNp9lCUpACeiwUjtQULcJwWbKZsc(連結已失效)

左圖為《中時電子報》2019/06/04 08:24上線的〈避孕藥≠避孕 少女一席話網瘋傳〉文章截圖備份,新聞連結:https://www.chinatimes.com/hottopic/20190604001147-260804?chdtv(連結已失效)右圖為網友協助備份的網頁畫面,在文章底下可以看到一段【道歉啟事】。

6/5《中時電子報》文章重新上線後,底下附有道歉啟事及文章來源連結。新文章連結:https://www.chinatimes.com/hottopic/20190604001147-260804?chdtv。

事實上《「現役女高中生會吃避孕藥」一則推文讓NHK記者撰文聲援原PO》這篇文章在上線之後經過幾次修正,當中包括有網友指出翻譯有誤。關於這些指正,我承認自己的錯誤,從Medium上大家也可以看到修正前後的原句為何,我並沒有將這些錯誤完全掩蓋掉。我認為這才是負責任的態度:不管我今天是職業還是業餘的新聞編譯,我認為道理皆同。

最後的最後,請大家多多支持像《DQ地球圖輯隊》這種有堅持有良心的優質編譯網站,編編們都是品格高尚的好人,沒有《DQ地球圖輯隊》就沒有今天的我(表示狀態為和DQ地球圖輯隊的編編們私交甚篤),要不是《DQ地球圖輯隊》我現在才不會閒來無事就在編譯日文新聞打發時間(在此附上DQ地球圖輯隊贊助連結,看是要定期定額或單篇文章贊助都行)。

由於我寫作範圍很廣,我也沒有辦法很篤定的說自己接下來大概會寫哪些題材的內容(真的就是一個滑到什麼樣的新聞覺得有感就寫什麼的概念),但我可以確定的是在短時間之內大概不會再出現類似「避孕藥」之類的主題(苦笑)。希望長期以來一直支持這個粉專的 你/妳,或最近剛逛到這個粉專的新成員,都能和我一起從日本新聞編譯當中,看見台灣、日本以及全世界。

「現役女高中生會吃避孕藥」一則推文讓NHK記者撰文聲援原PO

Photo by Thought Catalog on Unsplash

上個月 15號,推特上一則女高中生的推文在短時間內獲得六萬人轉推(retweet),這則推文是這麼開始的:

請聽我說,現役女高中生會吃避孕藥(ピル=pill)。
希望不要再有偏見了
前陣子,健教課上老師說:「我想在妳們裡面應該沒有人在吃(避孕藥)」聽到老師這麼說覺得悲從中來
這樣的教育不覺得很落伍嗎?
吃避孕藥並不是只有「避孕」這個目的而已
不要連老師都加入來為難正在忍受生理痛的同學

https://twitter.com/75cW0Bj6e1j08C6/status/1128610797687468032

這名健教課老師八成是將避孕藥和「避孕」劃上等號,誤以為只有「需要避孕」的人才會吃避孕藥。殊不知這是很大的誤解,低劑量口服避孕藥因為含有女性賀爾蒙,可用於緩解生理痛或經期不順。而坐在台下聽到老師這席話的原PO,正好就是靠著低劑量避孕藥緩解生理痛的女高中生,老師這一句「我想在妳們裡面應該沒有人在吃(避孕藥)」大大傷了這名女學生的心。

這名女高中生在推文底下繼續寫到,現在女高中生使用的教科書裡,關於避孕藥的介紹只有為了「避孕」而已,這樣會造成更多人對於避孕藥的誤解。

避孕藥的日文「ピル」正是英文「pill」的音譯,比起中文直接將「避孕藥」命名為「避孕藥」,從這個角度來看說不定中文圈對於避孕藥的誤解更深也說不定。

身為生理女性的筆者個人觀點,在中文圈或是在台灣提到避孕藥一詞,並不像日本是一大禁忌。在台灣,如果因為生理痛可以很自然地走去買止痛藥或是和身邊的親友談到這件事;就算是為了「避孕」而吃「避孕藥」,除了一直施加壓力要想抱金孫的家中長輩之外,相對來說也可以很大方地承認自己在吃避孕藥。

然而在日本,「吃避孕藥=避孕=性慾旺盛=這個女生一定性生活不檢點才需要避孕」的偏見很重,「需要避孕=性行為不檢點」的偏見,造成「避孕」本身剩下負面含義。這個邏輯也可以套用到日本社會或以保守派中高年男性為主的政壇上,時不時就會出現「女生最好生兩三胎」,或有女性眾議員說出「同性戀沒有『生產力』」的話,一再出現「女性=要結婚生子」、「沒有『生產力』就不是女性」的刻板印象,讓社會大眾對於「避孕」的偏見越來越深。

在這則推文受到熱烈迴響之後,NHK記者牧本真由美與野田綾,更為此寫了一篇報導力挺這名女學生,從女學生的推文內容開始,再邀請專家解說低劑量避孕藥的功效,以及女學生在校園內生理痛時有苦難言的現況。在這篇報導的最後,NHK記者最後還親自向這名女學生分享自身經驗:「作為記者的我曾因經期不順很苦惱,我至今還忘不了當時去找藥師開低劑量避孕藥時,藥師對我說的話:『會需要吃這個藥是工作性質有避孕需求的人才吃的喔』當時感受到各式各樣的偏見令人厭惡的心情,我到都還記得很清楚」,NHK記者更將低劑量避孕藥譽為「女性的生活改善藥」,希望可以讓更多人知道關於低劑量避孕藥的正確知識,讓需要服用低劑量避孕要來緩解經痛的女性不會再因為世人的誤解而受到傷害。

為了未來,提前保護身體

東京アトラスレディースクリニック婦產科醫生塚田訓子接受NHK記者採訪表示,「低劑量避孕藥現在被稱為女性的生活改善藥」,每天一顆低劑量避孕藥可以控制女性賀爾蒙與排卵,防止子宮內膜增生,就能減少經期的量、緩解生理痛與改善貧血症狀。此外,低劑量避孕藥對於預防子宮內膜症或PMS經前症候群也很有效。

塚田訓子接著指出,只要是來過初經的女性,即使是國中生或高中生也能吃低劑量避孕藥,有一說是低劑量口服避孕藥有助於降低未來罹患子宮內膜癌、卵巢癌的風險,所以低劑量口服避孕藥可以說是為了將來可以懷孕,用來保護青春期身體的藥。但塚田訓子也提到,現實上很少人知道低劑量口服避孕藥是「為了女性未來能懷孕而保護身體」的重要性。

在學校不能談

2016年,NPO日本子宮内膜症啓発会議針對千葉縣 600多名國中生與高中生實施問卷調查後發現,有八成學生表示自己曾因生理期造成的身體不適,影響到學習或運動。但如果接著問到有生理期的煩惱時,會不會求助於別人,有 65%表示會問自己的爸媽、3%問學校保健室、2%會問班導(正好是女性)。

調查結果出爐後,NPO日本子宮内膜症啓発会議接著詢問日本全國的國、高中校長及健教課老師,詢問他們當學生因為生理因素求助於他們時,他們會做出怎麼樣的處理。結果只有 32%的教師表示他們會幫忙解決,有 68%的人置之不理。

NPO日本子宮内膜症啓発会議總結到:「有很多學生因生理期而苦,希望學校方面可以更了解學生的實際情況,以及關於低劑量避孕藥、緩解生理痛的正確知識。」

不只避孕藥,連去婦產科都有偏見

在這篇推文爆紅之後,推特上也有不少女性站出來分享自身經驗。一名家庭主婦就在推特上寫到,自己的丈夫對於「去婦產科」有很大的誤解。

男女有別的性教育

由於日本至今未將性教育列為必修課程,一旦女學生進入青春期,校方會將所有女學生聚集在大禮堂上課,讓男、女學生隔開。身為生理男性的Abema記者平石直之便在節目中說道:「學校即使有性教育的課程,也沒有教過和生理期有關的事」,在一旁的生理男性搞笑藝人向井慧也說,以前學校曾有女學生限定的課程,那時候可以感覺得出大概是在講這方面的事情,雖然很想聽課,卻沒有知的機會。

現代人一生經歷的月經次數史上最多?

熟知生理用品歷史、著有《生理用品の社会史》一書的歷史社會學家田中ひかる指出,明治時期婦女平均每人生五胎,再加上當時的人哺乳期較長,每名婦女一生可能只需經歷 50次左右的生理期,但現代人的生理期次數是過去的 9倍,堪稱是人類歷史上平均月經來潮次數最多的年代,或許也因為如此而讓生理痛、經期不順等問題浮上檯面。

田中ひかる補充道,從日本平安時代(794–1185)開始,如果妻子遇上生理期,丈夫不得參與宮廷內的工作,形同「男性的生理假」,而這項制度一直延續到明治時代為止。一直到今天日本社會還是將生理期視為不潔,女性不能站到相撲土俵上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田中ひかる接著說道,她年輕的時候還沒有專為生理痛設計的止痛藥,有不少止痛藥吃了根本沒辦法緩解生理痛。如果早知道去婦產科的話,醫生會開更強的止痛藥或低劑量避孕藥來緩解生理痛,就不必過量服用市售的止痛藥,一邊忍著生理痛一邊工作了。

#NoBagForMe:不要再把衛生棉藏起來了

另一方面,日本推特上也有新一股風潮「#NoBagForMe」。多摩美術大學畢業生新成立的illuminate工作室,號召大家使用標籤「#NoBagForMe」,去藥局買生理用品的時候,不要再讓工作人員多裝一個袋子,把生理用品藏起來。

illuminate代表ハヤカワ五味表示:「藥局會特別裝進袋子裡的東西是保險套、生髮水和生理用品,但為什麼生理用品一定要藏起來?我認為這種『不能在人前給別人看到』的刻板印象,造成女生們可以大聊戀愛話題卻不能談關於生理用品的煩惱,也不能伴侶說。」將來illuminate工作室希望能成立一間生理用品專賣店,但在這之前先和店員說不要再把生理用品裝進紙袋了。

上線日期:2019/6/2
增修日期:2019/6/3,修正內文


參考資料

  1. “現役女子高生 ピル飲んでます”
  2. 「ピルは避妊目的」 先生の偏見を受け、治療薬として服用する女子高生の切実な訴えが話題に
  3. 「男性上司に言えない、女性同士でも話しづらい…」今もタブー視される生理、理解促進には男女の”歩み寄り”が必要?

本文授權【地球圖輯隊】、ETtoday轉載,並於【地球圖輯隊】文末新增NHK推文底下網友留言翻譯。

橫濱海岸線自動駕駛電車倒退開,車內乘客14人輕重傷

横浜新都市交通2000形(並木中央駅ホームから撮影)。Photo Credit: Toshinori via Wiki Commons

1號晚間 8點15分左右,橫濱海岸線(シーサイドライン)發生自動駕駛電車反向行駛,撞上後方停駛車輛,造成車內 14名乘客輕、重傷(含 6人骨折,8人輕傷)。

照表定時間發車,卻車庫倒退開

本次事故橫濱海岸線首發站新杉田車站,5節車站內約載有 50名以上的乘客。該列車依表定發車時間關上車門後,隨即往反向行駛,行駛速度為每小時 6公里,在列車滑行約 25公尺後撞上原先停靠在車庫的列車,才得以停下。兩台列車對撞衝擊力道之大,造成車內乘客輕撞傷。

「覺得整個身體都要飛出去了」

當時坐在第 2節車廂的上班族青木健一回憶道,當時列車才剛發動沒過幾秒,就因為很大的衝擊而停了下來,「覺得整個身體都要飛出去了」,接著就看到前、後車廂都有人因為這場撞擊而流血,「聽得到孩子們的哭聲,陷入一陣混亂」。當時車內乘客過了 5分鐘後,才聽到廣播指示可從第一節車廂離開列車。

橫濱海岸線全線停止

這起事故也造成橫濱海岸線全線停止,國土安全省運輸安全委員會已派遣 2名鐵道事故調查官調查本起事件,在找出事故原因並確保橫濱海岸線可以安全行駛之前,橫濱海岸線暫時不會行駛。至於當地警方則朝向橫濱海岸線營運公司「横浜シーサイドライン」是否有業務上的過失展開調查。

事實上,本次事故發生的兩天前(5/30),橫濱海岸線才剛經過目測點檢,當時並沒有發現車輛或系統出現異常。

社長:不是人為失誤

橫濱海岸線社長三上章彦也在第一時間召開記者會,向所有因此受傷的乘客道歉,並提到兩天前的定期檢查並沒有發現異常,事前完全沒有想到車輛會倒著開,這也是橫濱海岸線從平成元年開業以來,發生的第一起人身事故。雖然目前事發原因還在調查中,三上章彦表示:「因為(橫濱海岸線)是自動運轉,所以不是人為因素造成的,而是電路系統或車輛出問題。」

關於橫濱海岸線和自動駕駛系統

橫濱海岸線成立於 1989年,全長約 11公里,連結新杉田站和金澤八景站,最大特徵即為列車上完全沒有駕駛員,採用ATO自動駕駛裝置 — — 列車行駛在專用軌道上,車內搭載的自動駕駛裝置內建固定路線,搭配來自各車站即時資訊與自動列車控制系統(ATC, Auto matic Train Control)的訊號,調整列車速度並計算實際行走距離,抵達次站後能自動停車。

目前和橫濱海岸線一樣採用ATO自動駕駛系統的還有俗稱「百合海鷗號」(ゆりかもめ)的東京臨海新交通臨海線與東京都交通局的日暮里・舍人線(日暮里・舎人ライナー),JR東日本也正考慮要在山手線的新型列車上引進自動駕駛系統。國土交通省表示,這是「新交通系統」(指採用自動駕駛的大眾運輸系統)第一次發生倒退開的事件。

這不是自動駕駛系統第一次出包

事實上,本次事件並不是「新交通系統」第一次出事。1993年10月,大阪市交通局(現改為Osaka Metro)旗下的New Tram南港港城線(ニュートラム南港ポートタウン線),就曾發生即將停靠住之江公園站的列車並未減速,暴衝滑行 60公尺,造成 210名乘客受傷。

當時大阪市交通局的事故調查委員會在最終報告上只點出,這是「煞車系統極其罕見的一時故障」,但並沒有指出事故原因。New Tram南港港城線在這起事件後花了 1個月半的時間才重新上路,並花了 6年的時間在列車內配置「隨車員」,來解除乘客的不安。

上線日期:2019/6/2
增修日期:2019/6/3,修正內文


參考資料

  1. 横浜シーサイドライン、始発から運休 再開メド立たず
  2. 無人運行の横浜「シーサイドライン」逆走、14人けが
  3. 子どもの泣き声、血だらけの人…シーサイドライン車内
  4. 「体が飛ばされた」シーサイドライン逆走 自動運転 車内パニック
  5. 路線データ記憶し自動運転 逆走したシーサイドライン
  6. シーサイドライン25m逆走し衝突、14人重軽傷 横浜
  7. 運輸安全委が現地調査 横浜の自動運転車両事故
  8. 逆走事故、社長が謝罪「開業以来人身事故な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