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5 【貼身跟拍】日本新婚夫婦拍婚紗 in 兵庫・神戶

同標題,我在聖誕節這天跟著一對新婚夫婦拍了一整天的婚紗(一整個被閃瞎)。其實我在去之前並沒有很懂到底是要幹嘛,我掌握的資訊只有那一天有找模特兒要拍證婚儀式(誓い式)的宣傳照,問我有沒有空要不要一起去。我心想機會難得可以跟在攝影團隊旁邊學,當事人如果不介意的話好啊去看看啊,反正我聖誕節也沒事,感覺跟著一起去應該可以感受到一點聖誕節氛圍之類的(事後證明是想太多)。

會有這件事情,純粹是因為我上次寫了《【現場直擊】日本基督教、神道教、佛教聯手替同志伴侶證婚,靠民間的力量讓想結婚的人都可以辦婚禮》這篇文章,然後全力支持結婚協會(一般社団法人結婚トータルサポート協会)他們很喜歡,所以這次他們要找模特兒拍「誓い式」宣傳照,就問我要不要一起來這樣。

然後一到集合現場(我那天超早起怕遲到,結果模特兒們晚點到,相當於我提早了半小時以上吹海風真的是超冷),發現啊呀是閃亮亮的異性戀伴侶,女方外型有點像混血,兩個人一出站就一直十指緊扣握緊緊,眼睛整個被閃瞎到不曉得要看哪裡(在看到模特兒們之前,我還以為這次拍攝主題是同志伴侶,所以愣了一下)。

模特兒們(以下就稱他們新婚夫婦好了,是一對上週才剛舉辦神前式的新人)人很好,攝影師啊什麼的大家人都很好,隨便我一個老外亂入,還會和我聊天XD 作為交差(感謝他們讓我跟著他們的拍攝行程一整天,雖然我的功用只有偶爾當個衣架這樣),所以這篇文章就是一個介紹大家去兵庫縣可以去哪裡拍婚紗照的概念,大家如果有想要去日本拍婚紗的話,看是要穿和服、西裝什麼的,需要服裝、攝影師、私房景點,都可以在底下留言或私訊我,我可以幫忙牽線這樣(因為他們的網站還在製作中,這次的宣傳照就是為了架網站和網路宣傳用的)。

一、舞子公園・旧武藤山治邸・移情閣

這一天我們在JR舞子站集合,一出站就能看到明石跨海大橋和淡路島近在眼前,開車過去到淡路島大概只要 10–15分鐘左右吧我想。

只要買票就能進到旧武藤山治邸內部攝影(註:旧武藤山治邸內部禁止商業拍照),當天配合聖誕節館內都是聖誕節風的裝飾,果然聖誕節飾品就是要配洋房才搭啊。

從窗戶往外看就是明石跨海大橋和淡路島。

新娘當天超high,我其實當時鏡頭沒有開,她一看到我就擺好pose要我幫忙拍一張,所以趕緊開鏡頭。

新娘身材真的是有點太好

這是旧武藤山治邸外觀。

回到正題,我們當天的重點是要拍證婚儀式的宣傳照(只是在拍宣傳照之餘,會順便幫這對新婚夫婦拍一下婚紗照這樣)所以在每個景點都要走過一次證婚流程:

  1. 交換誓言(朗讀寫給對方的一封信)
  2. 交換信物(戒指)
  3. 牽著對方的手一起喊「我願意」
  4. 簽結婚證書

當天天氣很好,所以我們決定在旧武藤山治邸戶外小陽台拍攝。

天氣真的是超好,氣溫也很舒服,大家一邊笑說今年的聖誕節不是白色聖誕節,我心裡想的卻是天啊全球暖化讓今年日本暖冬成這樣⋯⋯
彩排中
司儀(中)和新人看起來都很緊張

當天天氣真的很好,戶外還有人在釣魚(眼前這片就是瀨戶內海)。

當天第一次交換戒指,身為證婚專家的岸本誠不免俗地現場教學該如何替另一半戴上戒指,怎麼戴才好套上去,畫面看起來也好看(果然經驗豐富)。

當女方替男方戴上戒指時,男方一臉嬌羞貌,我心想說這是第一次被帶戒指嗎(當時我還不知道他們已經完婚了)

交換完戒指,接著就是當天第一次互相朗讀給對方的一封信。其實這封信(拍攝道具)只是一張白紙,上面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說話有點尷尬,所以要新人現場發揮。兩個人一開始都露出一臉很期待、不曉得對方會說什麼內容的表情,結果輪到自己要講的時候就會噴笑,想不到要講什麼,最後兩個人都只有說「請多指教(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而已。好歹也要有個開頭,互喊對方的名字吧,怎麼就只有「請多指教」這樣XD(在旁邊敲飯碗)

笑場都是因為不知道要和對方說什麼

說我願意的時候兩個人倒是挺有默契的,都能同時說出那句話。

當天的天氣真的超好,所以我們順便走到旁邊的移情閣拍幾張照。

我很少在日本看到男方幫女方提包包(也可能是我平常不會特別去注意),覺得男方一定是個溫柔的好人。他們兩個真的整天黏緊緊,男方還會擔心女方穿高跟鞋走路時的安全。

這裡就是移情閣,我從JR舞子站一出來就一直看到「移情閣」的指標。說老實話,從「移情閣」字面上的意義來看,我實在是覺得不太適合來這裡拍婚紗照。但聽說移情閣別稱「孫文紀念館」,所以這邊現在是滿熱門的觀光景點,有很多中國觀光客會來拍照,雖然我們當天是沒有遇到觀光客啦。

當天的攝影大哥,還有鏡頭之外(左)與鏡頭之內(又)的新人。

新娘那個高衩!!!!

覺得自己真的是在聖誕節自願來被閃瞎
me的鏡頭不夠好,沒有辦法拍出更清楚的畫面⋯⋯
在移情閣的成品(我的成品)是這張。

二、小林ブライダルハウス・小林貸衣裳店

結束了在舞子公園的拍攝,接著我們再往西來到明石市的小林ブライダルハウス・小林貸衣裳店棚拍。這間攝影棚有提供禮服租借,所以我們在這裡拍了一組新人自己的衣服的證婚儀式,又拍了一套穿西裝和婚紗的版本。

新娘一整天真的都超開心的

再度來到兩個人互相朗讀寫給對方的一封信,然後兩個人又因為不知道要說什麼而笑場了。

當天第二次由男替女方戴上戒指。

換女方替男方戴戒指

新的橋段:(假裝)在結婚契約上簽名

喔對,我們拍攝當天其實有兩個證婚人輪流拍一組(我們真的是來拍圖庫的XD)

正式宣布兩位結為夫妻⋯⋯也要來個兩遍

不只要有側拍,還要有背影照。覺得右邊這張的「背景」很鬧

以為結束了嗎?還沒,因為現在這對新婚夫婦跑去換婚紗,上述這些流程通通要再來一次。

開場

雖然是一個笑場的概念,但女方真的笑得很開心

人家女方是真的很認真在聽你要說什麼,結果男方什麼都沒有說,真是的
平常交互戒指的時候,牧師會把戒指舉這麼高嗎⋯⋯

男方先替女方戴戒指

再換女方替男方戴戒指

「接著進行一個男方準備親吻女方臉頰的動作」

在拍這幾張照片的時候,一直覺得右邊有點多餘XD

這一次還加入了掀頭紗的部分(照程序來看,應該要先掀頭紗在親臉頰,但因為我們從最一開始的拍照頭紗就一直是掀起來的狀態⋯⋯)岸本誠這次又來了個掀頭紗教學,男方的腳其實要站到裙擺底下(這樣才夠近),掀頭紗的時候要用兩隻手的虎口勾住頭紗,然後把頭紗直直往上舉起,讓頭紗整個高過新娘的頭,與此同時新娘要隨著新郎把手舉高的時候順勢往下蹲,最後新郎在一口氣把頭紗翻到另一側,就完成了多數情況下「人生只有一次機會」的掀與被掀頭紗的動作。

這是掀頭紗的分解動作。

最後是兩個人在結婚證書上(假裝)簽名

正經的事情拍完之後,接下來就是這對新人最期待的事:專業攝影師要來幫忙拍婚紗啦。

是照相館老闆(娘)用照相館的相機拍的

三、アメリカンハウス攝影棚

結束了在明石市小林ブライダルハウス・小林貸衣裳攝影棚的拍攝,接著我們分兩路前往神戶・北野異人館的アメリカンハウス(Hallows Amerikan House Studio)。這棟建物是大正末期美國商人的家,保留下當時木造建物的主體,翻修成攝影棚。然後我們在這裡又要在拍一次一整套照片(這是最後的一整套證婚儀式照了)

準備中

再度來到新人必笑場的「看著白紙朗讀寫給對方的一封信」

還沒有抓到要如何抓光圈的概念。

男方先替女方戴上戒指

換女方替男方戴上戒指

接著是雙方互相牽著對方的手,當牧師說完是否願意在往後的路上共同扶持,兩個人同時回答「我發誓」

這次不親臉頰了,換成擁抱。

這次這兩個人終於可以在結婚證書上簽名了。

男方簽完

換女方簽

拍完照片之後換拍短片XD(我就沒有拍了,不然快門聲會收錄進去,我平常也不太喜歡剪影片)
拍了一整天終於可以在證書上簽名的兩人

拍完證婚儀式宣傳照後,又到了新人最開心的有攝影師在隨便拍都好看時間XD

不知道為何覺得這風格有點老派⋯⋯
新人拍得開心就好

四、神戶北野美術館

結束了在アメリカンハウス攝影棚的攝影,接下來我們下坡走了幾步來到北野美術館。神戶真的是「我家前面有大海,後面有山坡」,整個神戶市就在一個山坡上,對於踩著高跟鞋的新娘來說真的是不太好走。這時候我真的要大力誇獎新郎,新郎真的是全程把新娘護得超好,手抓緊緊絕對不會讓新娘採空滑倒。因為我一直走在新人後面,有一個瞬間新娘突然倒退下坡(後面有跟的情況下這樣比較好走,但也因爲是高跟鞋不是厚底的,而且地面為了要增強抓地力是弄得像鞋底那樣很凹凸,這樣走會比往前下坡還更容易跌倒)新郎真的是抓超緊,新娘一個華麗轉身也很穩(根本就在我眼前上演信任遊戲),我當時應該問他們是不是有在練什麼國標舞之類的XD

這個大門屋簷的顏色還有造型,讓我想到中正廟⋯⋯

在北野美術館也是一樣只要購買入場券,就可以入內拍照。但因為內部就是個美術館,不是很好拍,當天天氣又太好,根本沒有辦法避開陰影,所以我們只有在戶外空間隨性拍拍而已(在戶外拍照的話不需要買入場券)。老闆娘還很好,請我們一人喝一杯飲料,當作我們幫忙宣傳的謝禮。

https://goo.gl/maps/Hid1SqAxPn6hjYWn8

五、舊外國人居留地9番地

因爲時間的關係,其實我們回到神戶已經有一點delay,所以最後這一個行程一度取消,但因為新人好像很期待最後一個景點(因為本來說可以在這裡喝精釀啤酒),大家時間也都okay,所以我們就還是拉車到舊外國人居留地 9番地。其實從北野異人館可以走到舊外國人居留地,直直走下坡就可以了,只是因為新人的服裝實在不方便走路,所以就開車+包計程車下去。

舊外國人居留地 9番地目前內部是藝廊、西裝店和高級戶外用品店。

舊外國人居留地 9番地現在是由藝廊Gallery8、「突擊洋服店」和高級戶外用品店共同經營,從側門可以進到Gallery8和「突擊洋服店」(這個名字我覺得很尷尬,聽說是高級品牌),基本上樓梯間什麼的都可以自由拍照。我們原本的計畫是要進到藝廊拍,但因為前面的拍攝時間有delay,藝廊當天傍晚有包場活動,所以我們沒有進到藝廊內部拍攝,就只有在樓梯間這樣。

不過既然都來到舊外國人居留地了,其實不用進到裡面,在戶外也很好拍(拍完之後覺得很像在自來水博物館拍婚紗照,畢竟那個年代的建築風格就長這樣)

結束完一天的拍攝,雖然新人沒有喝到心心念念的精釀啤酒(當初到底是和新人說了什麼),不過他們當天本來的行程就是拍完照之後要一起去居酒屋再喝一攤,嚇傻我們其他人:「你們兩個真的要穿這樣去居酒屋嗎?!穿這樣進去居酒屋,整間店的人都會愣住覺得你們走錯地方了吧⋯⋯」

我真的滿想知道他們最後到底是去哪裡的居酒屋(他們說要去找日本路邊攤「野台」那種),還有店家和其他顧客的反應XDD 他們如果穿這樣去什麼法式小酒館我覺得還OK,但日式路邊攤這到底⋯⋯

雖然我沒有跟新人去續攤(沒有人想要再被閃瞎,一拍完照就放他們進到他們的兩個人世界,沒有人想繼續當電燈泡),但我和岸本誠在一家居酒屋也聊了快 4個小時(覺得驚人)。聖誕節這種日子,還是要找點事情做不要一個人悶在家裡好。

(終)

承認被害者沒有同意性交,卻判加害者無罪:為什麼日本的性侵案難從刑事訴訟獲得正義?

淺談日本 2017年《刑法》修正後「(準)強制性交罪」留下的問題

目錄(點擊底線文字即可快速跳至各章節)

・百年來首次修改《刑法》性犯罪相關條文
・擴大性犯罪定義,但法律要件不變讓舉證很困難
・今年3月連續四起性侵案都判加害者無罪
 。久留米判決與濱松判決:採信加害者證詞,認定加害者「不是故意的」
 。岡崎判決:長期遭狼父性虐待,卻因「可以抵抗」而判狼父無罪
 。靜岡判決:強制性交罪證不足,但其他事由獲判有罪現行的「強制性交罪」的法律要件難度太高民間團體呼籲將「強制性交罪」改為「不同意性交罪」
Photo by Mihai Surdu on Unsplash

百年來首次修改《刑法》性犯罪相關條文

2017年7月,日本在《刑法》上路後 110年首次修改性犯罪相關條文,修正內容重點條列如下:

  1. 將「強姦」改稱「強制性交」,「準強姦」亦改為「準強制性交」。
  2. 修法後的「強制性交罪」從告訴乃論罪改為非告訴乃論罪,刑責從 3年以上有期徒刑,上調到 5年以上。
  3. 新增「監護者猥褻罪」(新版《刑法》第 179條第 1項)與「監護者性交等罪」(新版《刑法》第 179條第 2項)。法定監護人如果對未滿 18歲的未成年子女做出猥褻或性交行為,不論過程中是否有使用暴力或恐嚇未成年子女,都適用「強制猥褻罪」或「強制性交等罪」的罰則。
  4. 過去的「強盜強姦罪」定義上必須要「在『強姦受害女性』的『同時』強取財物」。所以如果是在強姦後才強盜,就無法使用「強盜強姦罪」,「強姦罪」(3年以上有期徒刑)和「強盜罪」(5年以上有期徒刑)合併罪只須罰 5年以上、30年以下有期徒刑。2017年《刑法》修法過後,無論「強姦」和「強盜」的先後順序為和,只要能在同一個機會下發生,就能成立「強盜行為與強制性交等罪」,可判處無期或 7年以上有期徒刑。
  5. 原本的「強姦致死傷罪・準強姦致死傷罪」改為「強制性交等致死傷罪」後,法定刑期從無期徒刑或 5年以上有期徒刑,上修為無期或 6年以上有期徒刑。伴隨刑罰上修,廢除原本刑期比「強姦罪」和「強姦致死罪」還要重的「集團強姦罪」與「集團強姦致死傷罪」。

擴大性犯罪定義,但法律要件不變讓舉證很困難

總的來說,2017年的《刑法》修正最大的特徵,就是將「強姦」改成「強制性交」。這是因為原本《刑法》第 177條將「強姦罪」定義為「姦淫女性」,受害者只限女性,而且處罰的行為只有「插入女性性器」這一種「性交」而已。所以將「強姦」改成「強制性交等罪」,除了擴大受害者範圍,不再將受害者限定於女性,處罰對象的行為也從「插入女性性器」這一種「性交」,擴大到涵蓋肛交與口交。

然而,2017年的《刑法》修正後,「強制性交罪」還是留下了「加害者使用暴力或恐嚇被害人」的法律要件。換言之,被害者必須要舉證自己受到來自加害者的暴力或恐嚇,或在當時情境下無法抵抗加害人,「強制性交罪」才有可能成立。

類似的問題也出現在「準強制性交罪」上:「準強制性交罪」指的是當受害者在「心神喪失、無法抵抗」加害者(例如:受害者當時醉到不省人事)的狀態下遇害,就可以告加害者「準強制性交罪」。然而,日本《刑法》並沒有明確定義何謂「被害人心神喪失、無法抵抗」,使用「準強制性交罪」吿加害者時,法庭上的論點會圍繞在「加害者當下是否能判斷」被害人當下是否處在「心神喪失、無法抵抗」的狀態。最著名的例子莫過於《Black Box》一書作者伊藤詩織就是以「準強制性交罪」吿前TBS記者山口敬之,但最後東京地檢署以罪證不足為由,不起訴山口敬之。

值得慶幸的是,2017年的《刑法》修正案其實留了一條路:在《刑法》修正案上路後 3年(意即 2020年)必須要重新檢視這次的《刑法》修法內容,是否有其他需要調整的地方。眼見 2017年的《刑法》修正案預留了 2020年有機會再修法這條路,再加上近年來連續出現數起「對大眾認知的常理來說已經構成性侵案的案件,法院都判無罪」的消息,讓不少民間團體發起連署呼籲應盡快再度修改《刑法》中和性侵相關的條文。


今年3月連續四起性侵案都判加害者無罪

今年(2019)3月,日本地方法院就 4起性侵案件連續做出加害者無罪判決,引發社會譁然。這 4起社會案件按照判決先後順序分別是:3月12日福岡地方法院久留米支部的「久留米判決」、3月19日靜岡地方法院濱松支部的「濱松判決」、3月26日名古屋地方法院岡崎支部的「岡崎判決」,與 3月28日靜岡地方法院的「靜岡判決」。

以下將就這 4起性侵案件的論點,分析現行日本《刑法》在審理性侵案(涵蓋「強制性交等罪」與「準強制性交罪」)時會出現的問題。

【點擊底線文字即可快速跳至以下各章節】
・今年3月連續四起性侵案都判加害者無罪
 。久留米判決與濱松判決:採信加害者證詞,認定加害者「不是故意的」
 。岡崎判決:長期遭狼父性虐待,卻因「可以抵抗」而判狼父無罪
 。靜岡判決:強制性交罪證不足,但其他事由獲判有罪現行的「強制性交罪」的法律要件難度太高民間團體呼籲將「強制性交罪」改為「不同意性交罪」

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久留米判決與濱松判決:採信加害者證詞,認定加害者「不是故意的」

福島第一核電廠所在的福島縣大熊町,當地種植的越光米首度全數未檢出

Photo by Nick Fewings on Unsplash

根據福島地方報紙《福島民報》的報導,今年 4月解除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避難指示的大熊町大川原地區的「實證栽培田」(*)所收成的越光米,首次全量全袋檢驗(=非抽樣檢驗)全部都未檢出(N.D.:NOT DETECTED,劑量低於偵測儀器可以準確測量出的最小值,也就是測不到的意思)。

大熊町的大川原地區在 2014年就已經完成除輻射汙染的工作,並於同年度展開「試驗栽培」。自從「試驗栽培」以來,種出來的米一次都沒有超過日本政府規定的放射性銫濃度的基準值(每公斤 100貝克),所以在去年已將「試驗栽培」農田轉為有機會對外販售的「實證栽培」農田。

大熊町表示,2014年的「試驗栽培」收成的米銫濃度為 66貝克(Bq),去年收成的米銫濃度只剩 2貝克(Bq),這是因為使用氯化鉀作為肥料能有效抑制農作物吸收放射性物質的關係。大熊町表示,到明年為止他們都會持續進行「實證栽培」,不排除解除對外販售(=市售)的限制。

「實證栽培」是什麼?

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避難指示地區現在分成「返鄉困難區域(帰還困難区域)」、「限制居住區域(居住制限区域)」和「解除避難指示準備區域(避難指示解除準備区域)」這 3種。撇開一般民眾無法進入的「返鄉困難區域」,「限制居住區域」和「解除避難指示準備區域」允許在事故前居住在當地的住民在指定時間內可以回家,如果農家的農田位處「限制居住區域」或「解除避難指示準備區域」,而且當地已經完成除輻射汙染的工作,在「農地保全・試驗栽培區域(農地保全・試験栽培区域)」可以進行「#試驗栽培」,但所有「試驗栽培」的米只能用來檢測輻射劑量,不得對外販售,須全數廢棄。

如果當地的避難指示降為「解除避難指示準備區域」,就有機會將「農地保全・試驗栽培區域」降為「重啟農田準備區域(作付再開準備区域)」進行「實證栽培」。「重啟農田準備區域」的「實證栽培」進行全量管制,在「實證栽培」下所收成的米如果輻射劑量低於基準值,就可以市售。

#大熊町大川原地區正好就是這次參訪的地點
#大熊町大川原地區的米歷年輻射劑量值都有在影片裡


參考資料

  1. 福島民報社:放射性物質 初の不検出 大熊の大川原地区実証栽培コシヒカリ
  2. 農林水產省:米生産についてのQ&A

要求跨性別職員去別層樓上廁所,地方法院判日本政府該國賠

Photo by Franck V. on Unsplash

12號,日本・東京地方法院判日本政府不許一名 50多歲跨性別女性的經濟產業省職員使用女廁是歧視,要求日本中央政府賠償這名職員 132萬日圓。

可以上女廁,但要跑兩層樓

當事人出生時的性別是生理男性,從大學畢業後便以生理男性身份進到經濟產業省工作。1998年,當事人取得「性別認同障礙(GID,日文『性同一性障礙』。現應改稱為『性別不安,gender dysphoria』,對應的日文為『性別違和』)」的診斷證明書,接受荷爾蒙治療。和上級討論之後,經濟產業省同意讓當事人從 2010年7月起以「女性職員」的身份工作。

然而,經濟產業省雖然同意讓當事人使用女職員休息室、女更衣室與接受乳癌健診,但如果當事人想要使用女廁,當事人必須要使用距離在自己辦公室 2層樓以上的女廁才行。經濟產業省的說法是,如果讓當事人使用和自己部門同一層樓的女廁,有可能會和其他的女性職員發生衝突,所以要求當事人使用距離自己辦公室 2層樓以上遠的女廁是「合理的判斷」。

不改戶籍性別就不能升遷?

另一方面,當事人因為健康因素,所以只有接受荷爾蒙治療而沒有進行手術。日本法律上規定,如果跨性別想要變更戶籍上的性別,必須要完成全套的跨性別手術才行。所以當事人在戶籍上仍舊是「男性」。

通常,經濟產業省每 2–3年就會進行人事異動,但在經濟產業省工作的當事人已經有 10年以上沒有接到人事異動的指令。2011年6月,當事人的上司向當事人明確講出「沒有接受跨性別手術、變更性別的話,就沒有辦法人事異動」,上司還在對話中說了「(你)一直沒有去動手術,所以是已經變回男生了嗎」這種話。

是可忍孰不可忍,當事人決定要控告經濟產業省不讓她使用女廁和上述種種不當言行與歧視,要求政府改善待遇並求償 1,650多萬日圓。

只是想上女廁,為什麼這麼難?

在法院上,原告(當事人及其辯護律師)除了主張當事人的上司說了「沒有接受跨性別手術、變更性別的話,就沒有辦法人事異動」已經構成歧視之外,當時上司還威脅當事人「如果沒有變更戶籍上的性別欄,人事異動後就會通知新的部局(當事人)戶籍上的性別是男性,不這麼做就不能使用女廁」。當事人在法庭上表示,她在民間企業工作的跨性別朋友和職場表示想使用女廁時都沒有遇到這種情況,她明明是和經濟產業省提出同樣的要求(想要使用女廁),但經濟產業省卻完全無視當事人的個人隱私,她完全無法認同。

當事人說:「我只是想要和作為女性生活的人受到平等地對待。我沒有要求說要花時間或金錢設計一個新的制度或設施,我覺得如果(經濟產業省)想要改變的話(指讓當事人使用女廁)這馬上就能做到。」

對此,經濟產業省在法院上維持一貫的主張,表示人事異動都是基於綜合考核,至於威脅要向人事異動後的新部局公開當事人的跨性別身份,都是為了要防止發生糾紛,所以必須要事先取得新部局的女性職員的諒解,才會說出如果當事人沒有變更戶籍上的性別,就會「幫出櫃」。

政府應注意而未注意,該國賠

本次訴訟案的法官江原健志在判決時指出,由於當事人的身份認同就是女性,民間企業也有複數案例讓沒有完成全套手術並變更戶籍性別的跨性別者使用符合自己性別認同的廁所,國外政府也有不少類似的案例。再者,現在社會對於LGBTQ+的同志族群已經有一定程度的認識,性別和身為人的生活有密不可分的關係,讓每個人都能以自己認同的性別在社會上生活具有重要的法律意義,應受到《國家賠償法》的保護。

法官接著說道,日本政府如果只是沒有根據憑空推測讓當事人上女廁就一定會發生糾紛,威脅要幫當事人出櫃,就已經構成濫用行政裁量權,而且當事人的上司還說出「一直沒有去動手術,所以是已經變回男生了嗎」這種話,就是在否定當事人個人的性別認同。上述例證都指出政府已經疏於應注意而未注意的義務,這都已經符合《國家賠償法》的要件,國家應該要賠償當事人。

讓跨性別族群獲得勇氣的重要判決

當事人的辯護律師山下敏雅表示,這次的判決結果帶給當事人或是日本全國為此受苦的跨性別同志不少勇氣,表示法院尊重社會上每一個人的多樣性。

另一方面,山下敏雅也不忘提到經濟產業省的顧問律師團曾向經濟產業省提出「如果造成其他職員的不愉快,(經濟產業省)作為組織無法處理時,當事人就必須要忍耐,特別是保護女性職員很重要」的建議,正意味著經濟產業省的顧問律師團對於跨性別族群理解不足,希望今後律師界們應該重視跨性別人權問題。

專門替企業提供同志友善政策建議的NPO虹色ダイバーシティ(Nijiiro Diversity)的代表村木真紀表示,這次的判決結果應該可以促使更多企業跟上腳步,打造對同志友善的職場環境。

至於本次判決的原告方證人大阪府立大學東優子教授則表示,在長時間工作的職場上必定會不斷地使用到廁所,這一次的判決代表職場必須讓當事人使用符合個人性別認同的廁所,而且如果因為當事人的性別認同而影響到員工升遷,這已經侵害到當事人的人權。「現在雖然說是LGBT熱潮,但希望這不要只是一時性的熱潮,而要讓社會能持續改變」,東優子如此說道。


參考資料

  1. “心は女性” 女性トイレの使用認めない国に賠償命令 東京地裁
  2. 女性トイレ制限は違法 性同一性障害の経産省職員が勝訴
  3. 性同一性障害職員、利用トイレ制限は違法 東京地裁
  4. 「女子トイレ制限」は違法、勝訴した性同一性障害の職員「アクション起こさないと変わらない」
  5. 性同一性障害の経産省職員にトイレ使用制限、国に賠償命令 東京地裁

【現場直擊】日本基督教、神道教、佛教聯手替同志伴侶證婚,靠民間的力量讓想結婚的人都可以辦婚禮

在日本同婚運動進到司法訴訟,希望可以一舉讓同婚通過的同時,在關西地區(大阪・京都)有一群神職人員也站了出來,替所有想結婚的人都可以辦一場屬於自己的婚禮。(關於於日本同婚運動上訴法院的細節,請參考舊文《Marriage For All Japan「讓所有人都能結婚」日本LGBT同性伴侶正式提告》)

【文章目錄】(點擊底線文字可以直接跳到該段落)
・後篇:【彩虹伴侶婚禮特展】現場直擊
 。重演相遇過程的基督教經典款婚禮
 。在眾人之前交換誓約的「人前式」
 。雙方親友尷尬到爆炸但超省時的「神前式」
 。媽媽在天之靈也可以見證的「佛前式」
 。基督宗教、神道教、佛教的跨宗教座談會

讓所有人都能想結婚的人都能辦婚禮

全力支持結婚協會(一般社団法人結婚トータルサポート協会)是一群由牧師、行政書士/律師(日本的行政書士近似於英國的事務律師(Solicitor),需要考證照,是日本特有的職業)、婚紗與飯店業者共同發起的民間團體,其成立的宗旨就是希望讓任何想要結婚卻受限於某些現實因素結不了婚的人,也可以辦一場屬於自己和另一半的婚禮。

這個計畫的契機是為了法律上無法結婚的同志伴侶,也能舉辦婚禮。但現實上不單只有同志伴侶有這樣的需求,縱使是異性戀伴侶也可能受限於雙方家庭因素結不了婚,又或是現在日本的婚禮業者已經將婚宴、婚紗、婚禮小物⋯⋯整套全都綁在一起,價格十分高昂,未必是所有人都能負擔得起。難道,因為法律、家庭或經濟因素,相愛的兩個人就不能舉辦自己的婚禮,向另一半許下給對方的承諾嗎?

根本就沒有拒絕同志結婚的理由

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的代表岸本誠是一名牧師。4年前,曾有FTM的跨性別當事人岸本誠幫忙證婚時,岸本誠遲疑了一下。同志可以結婚嗎?幫同志證婚是對的嗎?岸本誠心情上覺得很複雜,覺得好像哪邊怪怪的,但又說不出來是哪裡怪,也想不到「為什麼這樣不行」的理由。

直到某天岸本誠受邀參加一對男同志伴侶的婚宴,他才發現原來同志婚禮就和「一般的婚禮」沒有什麼兩樣,都是相愛的兩個人互相許下給對方的承諾。從那時候開始,岸本誠決定要全力支持同婚,讓所有想要結婚的人都可以辦一場自己的婚禮。

同志想結婚,根本就沒有能拒絕的理由。《聖經》上強調的愛根本就沒有分性別,那些假借《聖經》的名義說結婚一定要一男一女的,那是對於《聖經》的解釋,《聖經》上根本就沒有這樣寫。
——全力支持結婚協會代表・岸本誠

我問岸本誠,既然《聖經》上沒有這樣寫,那是什麼原因讓他一開始對同婚遲疑了一下。岸本誠說,他認為這和社會化的歷程有關,從小到大看過的「結婚」都是一男一女的組合,就會限制住自己對於「結婚」的想像,而沒有辦法想到不是「一男一女」結婚的可能性。岸本誠說,他覺得這種對於婚姻印象的限制是來自於日本社會,而非宗教教導他的:「基督宗教只有強調神愛世人,神愛每一個人,不會因為對方的性別、種族、年齡而有別。」

婚禮之所以「很貴」,都是被業者賺走了

作為牧師的岸本誠至今替這麼多異性戀伴侶證過婚,三折肱而成良醫,對於該如何花少少的錢就能辦一場特別的婚禮,岸本誠很有一套。「辦婚禮一點都不難,」岸本誠說,日本現在的婚禮商業氣息太過濃厚,完全都被飯店也者壟斷,在飯店的宴會廳舉辦婚宴、婚紗什麼的全部都是和飯店配合好的業者,去飯店預約婚宴的時候就像套餐組合那樣整套包在一起,絕大多數人結婚都是「第一次」,根本不知道哪些服務其實不需要,所以飯店說什麼就照單全收,就會讓「結婚」變得很貴,但其實根本就不用花到這麼多的錢,這些錢都被業者賺走了。

對於岸本誠來說,作為一個牧師只要任何有難的人來找他,他都要全力協助。所以岸本誠決定要用自己多年來累積的經驗,再找來他熟悉的婚紗、旅館業者組成全力支持結婚協會。讓所有想要舉辦一場婚禮的人,都可以花小錢客製化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婚禮。

結婚不能和傳宗接代畫上等號

岸本誠說,在日本「辦婚禮」這個概念是近年才流行起來的,老一輩的人根本就沒在「辦婚禮」,所以現在很流行「還曆婚」:孫子輩替不曾辦過婚禮的阿公阿嬤,在阿公阿嬤結婚 60週年的時候送上「還曆婚」這個大禮,讓阿公阿嬤有機會體驗一下當「婚禮主角」的感覺。說到這裡,岸本誠還順帶嗆了一下那些說「同志不能結婚」的人:

那些主張同志不能結婚的人,表面上都是說:『啊呀這種事情沒有前例啊,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其實某些人心裡面真正想的是:『同志不能傳宗接代,所以不能結婚。』你說,現在這麼多異性戀伴侶的高齡者結婚(註),難道會和他們說:『對不起,你們已經沒有辦法生孩子了,所以不能結婚』嗎?
——全力支持結婚代表・岸本誠

(註:這裡的異性戀高齡者結婚,除了上述的「還曆婚」之外,現在在日本因為各種因素和另一半離婚後,「人生七十才開始」,認識新的對象決定一起度過「後半生」的新聞時有所聞。)

獨自發行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

全力協助結婚協會每個月定期舉辦跨業種的交流會,目前已經有婚紗業者、旅館業者、行政書士、保險業者加入,讓大家一起思考有哪些事情是縱使法律上同性伴侶還不能結婚,但民間業者可以先做的。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獨自發行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パートナーズ婚証明書):不管是LGBTQ+還是異性戀伴侶,只要是任何想要和另一半組成「伴侶」的人,都可以向全力協助結婚協會申請「伴侶婚證明書」。

具體來說,這份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經過行政書士或律師協助立定、經過公證具有法律效力的民事契約。透過民事契約的方式制定雙方在「以伴侶關係共同生活」狀態下的權利義務,或當有其中一方遭遇不測時授權讓另一方代替自己簽署手術同意書,概念上就和日本近年異性戀「事實婚」伴侶簽署的婚姻契約雷同,唯獨差在有沒有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獨自發行的「伴侶婚證明書」及隨身攜帶版「伴侶婚證明卡」(パートナーズ婚証明カード)而已。

關於日本異性戀伴侶「事實婚」及「事實婚」的婚姻契約,請參考舊文《千葉市伴侶制度不只LGBT連異性戀「事實婚」都能申請,到底「事實婚」是什麼?

除了獨自發行民間版「伴侶婚證明書」之外,全力支持結婚協會也會定期舉辦LGBTQ+講座,還有對於異性戀伴侶來說也超罕見的基督教、神道教、佛教大集合,一次體驗 3種宗教共 4種婚禮形式的「彩虹伴侶婚禮特展」(Rainbow パートナーズ・ウェディングフェア~ 誰もが自由にウェディングを!~)。

這是全力支持結婚協會發行的「伴侶婚證明書」(上)與隨身攜帶用的小卡(下)

點此前往下一頁:【彩虹伴侶婚禮特展